岁月静好,与君语  第十六章

章节字数:3151  更新时间:13-02-01 20:0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二日还是照常上班,苏婉嫣发现云端一天都在晃神,下班后云端将手中的礼服递给她,示意她穿上。

    淡紫色的礼服,胸前镶嵌着圆滑的珍珠,肩上是轻柔的紫纱盘成的花朵,刚好及膝,将白皙光滑的小腿显露出来,淡紫色更是衬得皮肤愈发像是散发着如牛奶般的光泽。

    从公司出来就直接去了安子夕婚礼举行的酒店,苏婉嫣挽着云端的手,他脸上还是一贯的浅笑,只有她知道,他一定凉到了心底。

    虽然嘴上说着自己已经放弃了安子夕,也不再喜欢了,可如果真的是这样。安子夕那些讽刺的话说出来之后怎么可能会没有反应呢?如此隐忍,即使是自己的心痛极了也强忍着,这也是一种荣宠,爱惨了,即便安子夕变了,不是他心中的安子夕了,还是舍不得说上一句狠戾的话。

    自己再伤,也比伤她要好。

    钱树的朋友圈里,也有不少人和云端打招呼,他也浅浅的应着便也没了下文。

    安子夕出来的时候,是全场的亮点,苏婉嫣扫了她一眼,这下她终于知道她为什么会嫌钱少另附依靠。

    她细长的脖子上是全钻的项链,手上耳朵上全是,云端虽有钱,却也不会富到这个地步,充其量也只能给她买一个手链,若是换了柳何难,也只有被甩得份了。

    从安子夕出来开始,云端的视线始终都落在她身上,没有移开过一秒,苏婉嫣摇摇头,心底母性的光辉再次沸腾,同情心泛滥了。

    但是,在美食前,云端还是略逊一筹的,于是果断的放任他一个人喝闷酒,自己去找食物了。

    等婚宴接近尾声的时候,她满足的擦嘴角的油渍,腆着肚子找到了云端,他已经被酒给撂倒了,趴在桌上眼角还有一丝泪痕。

    苏婉嫣咋舌,情伤最伤了。上前将他扶了起来,真心觉得可怜,多情总被无情伤,她对你这样有何必还想着她呢?

    “师傅,徐东大街888号前面一点的那个商务花园小区。”苏婉嫣费了吃奶的劲才将云端弄进出租车。

    八月的天气热的厉害,更何况是刚从冷气很足的地方出来,还差不多经过了一场剧烈运动的,微喘着抬手抹掉额角的汗水,不满的斜了旁边座位的云端,有些气闷。

    经过九九八十一难后,苏婉嫣成功的将烂醉如泥还满口酒话的云端拖进了房子,用身子支撑着云端,摸索着关了房门。

    还没来得及在玄关处换鞋,光着脚寻找鞋的踪影,云端的脸就在苏婉嫣面前无限放大,唇上一软,云端的舌尖便溜进了苏婉嫣嘴里。

    她先傻了两秒钟,随后努力想要推开他,云端的力气很大,攻击力也强,苏婉嫣一个狠心,咬了下去,云端吃痛离开。

    “子夕,我不值得,不值得你这样对待……”而后就是一些碎碎念,苏婉嫣也没怎么听清。

    “你……你不就是要钱么?我……有的……是钱,你想要什么我都……能买给你。”云端捧起苏婉嫣的脸,在漆黑的夜中四目相对,她却看到了他眼角的泪光。

    “子夕,我有钱,真的有钱。”他舌尖都有些打卷了,嘴里更是含糊不清。

    苏婉嫣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云端便倒在了前面。

    她费力的将他拖到沙发上,插着腰看着一团烂泥的云端,伸起一脚就踹在了云端身上。

    “你妹的,劳资的初吻。”说完之后又觉得不解气,再次在云端身上补了一脚。

    “有钱?却,你真心那么有钱安子夕会跑么?”

    “还在这里说大话,也不知羞。”

    转身走进浴室洗了澡,出来的时候横了眼沙发上的云端,一头扎进了房间,努力的想要说服自己,能把他弄回来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

    却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毕竟现在还是在云端家,也不能表现的台嚣张了。便从床上爬了起来,将云端从沙发上拖到房间里。

    开了空调,盖上被子后才回屋。在入睡前,很不服气的在空间发了一条说说:“妹的,我的初吻啊~~就这样喂了狼……”

    第二日在睡梦中就接到了柳何难的电话,苏婉嫣还没醒,朦胧的接通电话后听到那头柳何难的询问。

    “看见你发的说说了,怎么回事?”

    她和柳何难两人之间从来没有什么很隐秘的事情,就如柳何难的初吻献给了谁,高中时和谁接吻,什么感觉,是蜻蜓点水还是法式湿吻,柳何难在亲身实践后一定会在第一时间说给她听。

    “就是……”

    本来这件事说出来也没用什么关系,可无奈就体现在云端是苏战的同学,说破了也不好,更何况云端昨晚醉醺醺的,说不定压根就不知道自己做过什么。

    “哎呀,说不清,反正就是无语了。”拉上被子将整个头蒙进去,没了先前的无奈,多了一份慵懒。

    她一直都是这样,若是有什么想不通的,那就不要再想了。人生就这么几万天,也不知道是不是一转身,就成了末日,甚至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好好享受当下才是最重要的。

    柳何难那头是一阵良久的沉默,他艰难的张开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电话里时一阵噪杂的“哧哧”声,还没来得及说出自己想要说的,就已经断线了。

    抬手观察手机,不论怎么摇晃,信号上还是空格。

    苏婉嫣举着手机半晌,发现没了声音,再看时已然断线。

    “真是的,每次都撂我电话……”细声抱怨后再次归入梦乡。

    等她醒来的时候,云端正在阳台上眺望城南电视塔,手中是一杯新沏的咖啡,脸上没了平日里惯常的笑容,沉寂的坐在那儿,落日余晖撞在他脸上,微红着脸颊被夕阳给揉搓的更加泛红。

    换好衣服给自己沏了一杯茉莉清茶,很自然的落座在云端对面,刚坐下就想跑。八月的余晖,没了室内的冷气,闷热袭来,加上手中滚烫的茶水,手心处早已渗出粘腻的汗液。

    “昨天还好有你在,谢谢你把我弄回来。”云端将焦距定格在她脸上,恢复了往日的模样,嘴角像一汪化不开的春水,汤汤的流淌在两岸翠绿的风景里,给人耳目一新,涣然舒适的感觉。

    苏婉嫣纤长葱白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敲打着透明的玻璃杯壁,发出泉水叮咚的声音。

    “没什么事,在你家住了那么久,也是我该做的。”

    云端嘴角逸出轻柔的笑声,像羽毛一样,轻轻地划过肌肤留下柔软的触感。

    “那要是你不住在这儿,是不是就放任我醉倒街边?”

    苏婉嫣点点头,她又不是慈善机构的,说句不好听的,想云端这种为情自伤的人,她是最瞧不起的。以为将所有的心思简约成一杯酒,埋着泪水喝下去,相思也便没了,很傻很天真。

    此后两人一直没有说话,待到茉莉清茶喝完后,不仅仅是手心,连额角也沁出了些许汗珠。

    “我先进去了,你慢慢欣赏日落吧!”苏婉嫣的性子一直都要比一般人的急,在自己难受的时候更是,她的原则就是绝不亏待自己。

    直到云端敲门叫她出来吃饭,她才放下手中的电脑慢吞吞的从床上爬了下来。

    从进去后就一直在房间里码字,作为一个写手,最怕的就是手比脑子快,而很不幸的是,整整一个晚上,她都是在卡文中度过的。

    第二日去商业街的写字楼时,她惊奇的发现云安律师事务所的名字换成了云苏律师事务所。

    “端哥哥,这个是怎么回事?”苏婉嫣指着电脑背景上云苏律师事务所大大的红色LOGO问云端。

    他正在看文件,头都没有抬起来,只是随口回答了一下:“你哥哥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收购了安子夕手中‘云安律师事务所’的股权,所以也自然成了‘云苏律师事务所’。”

    她支着下巴凝视LOGO很久,嘴角噙着淡淡的微笑。城南地处南方,shu和su的发音也差不多是一样的,典型四十不分的城市。

    “宠辱不惊,闲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漫随天外云卷云舒。”浅吟着这句,她想苏战当时选名字的时候,肯定有这么一层含义。怕是希望云端能摆脱安子夕给他的伤,一切朝前看。

    【啊啊啊……求枝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