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静好,与君语  第十七章

章节字数:3078  更新时间:13-02-02 22:1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一周后是八月的中旬,云端很难得的晚上需要加班,而她也只能留下,并不是能起到什么作用,只是她这样回去就得挤地铁或者是公交了。

    她是在一次交谈中才知道云端要她来上班,纯属是怕她无聊才带来的,一般做助理的,就如她先前想得一眼,都是律师科班出身的。

    帮着处理法律上的事情,协助开庭、调查取证、编写法律文书找证人问话等等,可是她却什么都不知道。也只能在云端的办公室里没事发个传真,打印和复印一些文件,更多的时候是玩游戏,即使对她有什么意见,也成了没有意见的。

    等到云端忙完,已经是九点多钟了,夜色层层压下,整个城南都陷入了昏睡。

    在进入旭东大街的拐角,却异常的热闹,一辆轿车和重型机车对撞,轿车的车头变形了,机车的车主躺在地上,身下是一滩血迹,人已经陷入昏迷。

    周围全是围观的群众,各种声音混杂一片。

    “喂,是110指挥中心吗?旭东大街大概234号的位置发生一起车祸……嗯,好。”云端挂了电话,才打了方向盘,离开出事地点。

    “这种情况下一般都是有人报警了的。”云端后面没有说出来得话,摆明了已经有人报警了。

    云端脸上神色不变,焦距还是落在前方:“别人报警和我们是没有关系的,若是每个人都这么想,也就不会有人报警了。遇到这种情况,报警是我们每个公民应尽的义务,也是对那些伤者最好的救助。”

    车窗外是各式各样店铺LED显示牌的颜色,远处还有霓虹灯,照射到云端脸上,长长的睫毛像一把刷子,她看得认真,听得更是真切。宛如一件器物里装着一江春水,被云端的话语击的微微荡漾,缓缓流入心底,颤动不已。

    她从来没有觉得遇到事情报警会体现一个人的公民责任意识,但现在却深刻的懂得了,而随着懂得的,还有,那说不清道不明的爱情。

    她和云端认识时间不长,刚刚好一个月的时间,只是感情的事又是如何才能说得清呢?就像刚才一样,他能轻易的拨动她心底的琴弦。

    吃过饭后她就一头扎进了《法网狙击》里,看着那些在法庭上威严而正义的律师,她满脑子都是云端在庭上的样子。

    只是在想到安子夕后,所以的热情都被扑灭了,安子夕婚礼上云端的反应说明了一切,云端心底,还是深深爱着安子夕。

    她抓着满头黑发,焦躁的安慰自己,也是有伪爱情的,或许只是一时的错觉,毕竟在她生命中,遇到的男生也确实少的可怜。云端无疑是她遇到的相对于比较优秀的男性,也常常拿他比作标准丈夫人选,却也不能排除她只是同情他,或者是,觉得他和苏站一样,有着哥哥的感觉。

    那一夜,苏婉嫣睡的很不安稳,整夜都在做梦,醒来却什么也记不清,只知道是和云端有关系的。

    她向云端提出就宅在云端家,不去公司了,去了,也只是阻碍云端工作而已。一个下午对着电脑屏幕,写了又删,删了又写,等云端回来的时候,半个字都没有。

    “你最近在看《法网狙击》吧?”

    苏婉嫣扒了一口饭,点点头。

    “还是少看一点,像我们就不会看。”

    “为什么?”

    “因为一般立志要当律师的,大多都是看了港台的电视剧。大陆和香港的法系却不一样,等你要深入学习的时候才知道,原来当年的满腔热血,全部和自己想象的不一样。”云端的话语了,含着惋惜。

    苏婉嫣耸耸肩:“我无所谓,就算自己真的喜欢,也不会从事这一行。”

    云端确实给苏婉嫣的感觉和苏站差不多,却也不一样,她只能期盼着苏家那几个能早点回来,这样她就可以脱离苦海了。

    这就是苏家定律,要是你喜欢的人不喜欢你,还是趁早放弃的要好,这样也就不会太难过,将自己的爱情扼杀在摇篮中。

    很显然,云端是一条康庄大道,可是怎奈何安子夕是一块拦路石,想要无忧无虑的走到这条康庄大道上,先得移开这块石头。

    而很不凑巧的是,这块石头年月太长,想要一次性撼动是不可能的,苏婉嫣的性格,骨子里还是自私的,即使扼杀爱情,也不想让自己受伤,这便是,保护自己最好的方法,所以放弃云端,在意料之中。

    二十几号的时候,苏年和韩清终于回来了,苏婉嫣如看到曙光一般,在接到消息之后就将自己的东西全部打包整理好,在云端还没有下班的时候,拦了个车,就到家了。

    九月是开学的时间,在回去没多久柳何难也随着浩浩荡荡的支教大军一起回来了。

    苏婉嫣看着沙发对面黑了一圈的柳何难,磕着手心的瓜子,挑衅的说:“如果不是我先前就知道你去了哪里,我保准以为你是去了非洲。”

    柳爸柳妈正在客厅里交谈这一个月的心得,柳何难面上一点神色都没有,却似打了寒霜的茄子,伸出手抓住苏婉嫣的手就往她房里拖,手心的瓜子也随之散落一地。

    “干嘛呢你?”手腕处传来一阵刺痛,她不明白柳何难要干什么,只是知道他和平常有些不一样。

    “我问你上次你的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苏婉嫣轻揉着手腕处,终于知道柳何难指的是哪一件事了。

    “就是不告诉你,我又没有说接吻了还得一点告诉你心得。”说完转身出了房门,剩柳何难一个人在房间里呆愣了很久。

    “苏——婉——嫣——”房内传来柳何难一声咆哮。

    “你这死孩子,才刚回来就欺负婉嫣,你作死啊……”柳母听闻房内传来柳何难的叫声,以为柳何难欺负了苏婉嫣。

    苏婉嫣走进客厅,秀致的远山眉凝聚在一起,楚楚可怜的模样盯着柳母,嘟着嘴,就是不说话。

    柳何难从房间里出来,准备追着苏婉嫣问她那件事,却没料想到被柳母再次教训,她坐在对面半掩着嘴,调皮的冲柳何难眨眨眼,给了一个挑衅的眼神。

    柳家和苏家在一起吃着晚饭,苏婉嫣想到了桑云溪,那个她素未谋面的嫂子,拨弄着碗里的菜故意问:“妈,你知道吗?哥哥快要结婚了?”

    此话一出,四周皆静,柳家加上苏家五个人,十只眼睛都盯着苏婉嫣,半晌没能说话。

    “听说那个女的叫桑云溪。”苏婉嫣在这滚滚油锅中再次加了把火。

    “桑家的?”苏年问。

    苏婉嫣虽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问,但还是点了头,她还清晰的记得,云端也提起了桑家。

    苏年将碗筷放在桌上,右手抬了一下鼻梁上的无框眼镜,满脸愠色的对苏婉嫣说:“给你哥打电话,要他现在就回来。”

    “他不会回来的,我早就给他打过电话了。”她这是说的大实话,她自从知道桑云溪这个名字后,就一直催促着苏战回来,可他完全不顾她的死活,到后来干脆不接她电话了。

    “那你就跟他说,她妈快死了。”

    韩清的情绪像是不能完全控制,苏婉嫣一直觉得韩清的心理年龄,要比她的小一些,从小到大,她几乎没有看到韩清发怒的样子,也从来没有过想今天这般严肃的情况。

    苏婉嫣在这一刻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酝酿好感情后掏出手机,拨通了苏战的电话。

    “哥哥,你快点回来,咱妈快不行了。”哭腔像真的一般。

    苏战在那头听到电话后大脑一片空白,忙断线后直奔家里。

    如是以往,韩清一定会说:“哎呀,我们家婉嫣的演技真好,这都是遗传我的基因。”

    在韩清的理论里,苏战和苏婉嫣好得方面都是遗传的她的,而缺点,全部是遗传自苏年。苏年对韩清的宠爱也是到了极致的,几乎从来没有事情反驳过韩清。

    好好的一桌饭菜,因为苏婉嫣的一句话,瞬间变得死寂,盯着满桌自己喜欢吃的菜,心中哀嚎了很久,不就是交了一个女朋友?至于这么严肃么?

    【继续混,求枝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