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静好,与君语  第二十章

章节字数:3170  更新时间:13-02-04 20:0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4号【初见桑云溪】

    周六早晨阳光初绽,霞红的挂在东边的时候,苏婉嫣按照苏战所说的地址,她找到了桑家,在城南郊区里,捣腾了几趟车才来到的。

    铁门上上着厚重的锁,镂空的花纹上斑驳的锈迹,彰显着岁月在此留下的痕迹,时光的积淀使这座老宅的树木比其他别墅要来得葱茏,即使已经进入了初秋,却还是百花摇曳,纵然是满园春色也不敌它的十分之一。

    她虽粗心,却在铁门两侧看到了监视器,没一会儿便有一位年长的老人站在她对面,隔了一个铁门。

    “请问你找谁?”

    “我找桑云溪。”又怕这种大家族不会见她,匆忙补了一句:“我是苏战的妹妹苏婉嫣。”

    长者打开门铁门上的锁,而后领着她穿过桑家的花园,走了接近十分钟才到房前。

    从客厅经过,苏婉嫣被周遭富丽堂皇的装潢所吸引,更是疑窦渐生,直往心头。

    桑家,桑家,怎么她从未听过。

    “烦请小姐在这里等一会儿,大小姐此时正在练琴,我也不方便打扰,还来个五分钟的样子也就该好了。”

    她只是转了个身想仔细观察周边的情况,等再次回头,却没有见到刚才领路的那个长者。

    整个房子,竟然没有一点儿声音,从脚底开始一直往上,毛骨悚然的感觉愈来愈深。

    “这不会是……鬼宅吧?”看多了恐怖片,还有白狐写得那些恐怖小说,越是让自己不要乱想,想得也就越是多。

    她摸摸口袋里要给桑云溪的信,紧攥的手心全是汗水,早知道会这样,应该叫上柳何难的,那厮是遇佛杀佛、遇鬼杀鬼来着,照张他的照片放在床头还能辟邪。

    她将大厅晃了个遍,却又不敢走远,她只是见到了桑家的冰山一角,若是往里走,倘若记忆力一个错乱,那不就gameover了。

    最后努力平顺了气息,静坐在白色上等皮质的沙发上静等桑云溪。

    “真是对不起,刚才正在练琴,等我练完了才有人通知我。”未见其人,先问其声。

    声音温婉甜美,声线也轻柔,苏婉嫣循着声源找到桑云溪的坐标。标准细长的柳叶眉,白皙略显病态的皮肤看上去格外苍白,近乎透明。

    腰身盈盈一握,弱柳扶风,比她要高上一些,估计一米七的样子,一双眼睛很是传神,水雾若隐若现。

    “我是苏婉嫣,苏战的妹妹,那个,这是他要我交给你的信。”

    她上前接过信封,手有些颤抖,本欲拆开了看其中的内容,踟蹰了几下却最终将信攥紧于手心,露出了一个浅浅的微笑。

    “你哥哥最近是不是遇到困难了?”

    “额,就是家里有些事情,比较琐碎,你也不用担心。”她不想说出实话,没有哪个子女,不希望自己的爱情得到父母的认可的。说实话,太过于伤人了。

    她突兀的笑了,眼角却沁出了一点泪水:“是你父母不同意吧?”

    苏婉嫣从来没有被别人这么露骨的反问弄得有些手足无措,本想解释却觉得徒劳,两手垂在两侧没有说话。

    “终究是桑家对不起韩家和苏家,轻易原谅也是不可能的。”

    她只能保持缄默,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话来安慰桑云溪,却在离开的时候碰到了桑云溪的父亲——桑容。

    他眼睛像黑宝石,要将世界万般都归入眼中,了如指掌。

    “你是婉嫣?”

    她点点头,礼貌的叫了声“桑叔叔。”

    他眉眼全部都笑开了,心情很舒畅一般:“像,真的很像。”

    苏婉嫣浑身不自在,从进桑家开始,总觉得处处透露着诡异,只想快点离开,远离是非,匆匆告辞之后才发现地处郊区。一没有地铁,而没有公交。

    一阵喇叭声字身后响起,苏婉嫣回头看见了熟悉的黑色别克,云端摇下车窗向苏婉嫣挥挥手,说:“婉嫣,上车。”

    “端哥哥,你怎么会在这儿?”

    “一个朋友住在这里,拜访朋友了的。”

    “噢。对了,你家里的钥匙和门禁卡还在我那里,你什么时候有时间通知我一声我送过去。”

    “……”

    “……”

    九月中旬淅淅沥沥下起了小雨,梧桐树叶萧萧落下,连绵着一直下到十月初,国庆黄金周的第二天太阳才冲破云层,赐予温暖给大地。

    苏战和韩清还有苏年彻底谈崩了,已经有一个星期没有回来了,她和白狐约好了一起爬山,随便找了城南郊区的一座荒山,山上还有绿意。

    只是刚下过雨,脚下有些湿滑,却丝毫没有影响到登山的热情,却在傍晚时和白狐走散了,她怎么找都没有找到,等到天空完全黑下来的时候,苏婉嫣还一个人在山顶。

    她沿着茂盛的树丛一直喊,蜿蜒向下,却没有能找到白狐,直到精疲力竭,寻了一根树枝支撑自己做拐杖用,又怕有蛇的出没。

    一个小时后还是没能和白狐成功会师,瞥见远处隐约出现了一些火光,便循着那一丝亮点找了过去,苏婉嫣心头还想着一丝希望,白狐手中有火,说不说是她特意燃起的,方便苏婉嫣找她。

    “大哥,这批白粉纯度不够,这些天的雨水还使他受了潮,必须提炼,老板才会收货,他要求的纯度也只有我们能够达到,倒也不担心会又其它散货的。”

    “那是,这批可卡因可是前些日子老二用性命换回来的,不能再有什么差错了。”

    苏婉嫣蹲在离他们十米远的距离,借着半枯黄了的灌木遮挡自己,脚上的酸麻感像蚂蚁一样侵蚀着她,但她不能出声,保不准毒贩手中还会有枪。

    这一刻她才知道怕,离死那么远,只要被发现,便也就是一个死字了,但同时又担心白狐,不知道她是不是也遇到了这一批人。

    “你能确保这里是不是十成的安全?”

    苏婉嫣全身都是冷汗,嘴上出现冰凉的触感,一只手捂住了她的嘴,她的恐惧达到了最高点,使劲想要掰开捂着她嘴的那只手。宛如从高空坠落,身边没有一个可以延缓下降速度的东西,可对面是毒贩,更加不能出声。

    淡淡的柠檬清香,就和她喜欢的一样,她听得真切:“婉嫣,是我。”

    眼角又一滴泪水滑落,她已经在这里蹲了一个小时没有动,回头接着微弱的火光,看清了那个人的脸眼泪更是汹涌而至。

    他伸手擦掉她脸上的泪痕,接过她身上的背包,他能清晰的感觉到,她正颤抖不已的身子,苏婉嫣再要强,她也只是个女孩子。

    他牵起她的手想要轻声离开,却踩到了枯死的树枝。

    “大哥,有人。”

    “周围全是前来寻人的警察,若是你们开枪,必定会将它们引来。”云端心头一紧,大声喊道。

    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拉起苏婉嫣就往山下跑去,苏婉嫣久蹲未起,两条腿已经不是自己的了,咬咬牙跟在云端身后迈开了腿。

    身后是穷追不舍的毒贩,云端拉着他绕着山头跑了很久,久到苏婉嫣觉得过了几个世纪,却没能摆脱毒贩。

    不知何时,天空再次下起了小雨,本就湿滑的山路更加泥泞不堪。

    苏婉嫣几次摔倒在这软泥之下,云端却也没用舍弃她一人先走,仍是扶起苏婉嫣后才会一同往前跑。先前绵密的雨点也不知道在这奔波的夜中何时变得如豆点般大,砸在脸上顿觉生疼。

    苏婉嫣抬手抹了把脸上的雨水,雨幕大而绵密,可见度很低。

    “端哥哥,我们分头走吧,这样下去,我会拖累你的。”

    云端没有说话,脚下愈加快了一些,苏婉嫣脚下一个踉跄险些再次摔倒。

    “端哥哥,你听我说,分开了,我们活下去的几率会大一些的。”

    苏婉嫣等了很久,云端一直都没有说话,只是沉默的往前跑。她见他没有反应,努力想要挣脱他紧握的手,脚下一滑,才知是一处断壁。

    失重感瞬时传来,云端和苏婉嫣一起滚了下来,慌乱中云端左手紧紧地抓住了横着断壁生长的一棵树,刚生不久的,年轮很小,在雨水的冲刷下已经显露了下面微黄的根部,云端和苏婉嫣的重量使它显得摇摇欲坠。

    【小芷在这边,枝枝砸过来】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