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静好,与君语  第二十一章

章节字数:3160  更新时间:13-02-05 16:0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苏婉嫣除了左手还被云端抓着,整个人都已经悬空了,从发现毒枭开始,整个人就处在恐惧中,直到云端出现,她才觉得还有那么一丝温暖的触感。

    她用力的握了握云端的左手,想要将这感觉印在心底,前些日子还觉得云端是一个不能爱上的人,而此时苏婉嫣清晰的知道,自己爱上了他,就在他出现的那一刻。

    即使云端隐藏了更多她所不知道的事情,但她已经没了回头路,而现在却是连活下去的路都没有了。

    “端哥哥,放了我吧!”她已经分不清脸颊上的是泪水还是雨水,浑身都冷的发抖,心脏的地方确实暖和的。

    她渐渐松开云端握着的左手,别人说最倾心最容易沉沦的感情往往是在生死关头体现的。她不想死,却也不想要云端跟着她死。

    “替我照顾好我爸妈,还有,希望我哥哥能快乐……”

    左手的指甲划过云端的右手心,云端吃痛条件反射的松开,下坠的时候,她脑子里全是云端的身影。除了以上的,还有,云端,希望你快乐。

    等苏婉嫣跌坐在一片泥泞里时,诧异的抬头,漆黑中听到云端清浅压抑的笑声,之所以笑,是因为那颗树离地面也不过三四米的样子。

    寻常情况下苏婉嫣肯定殷红了脸颊,可她现在是一个死里逃生的人,心中就只有一个念头,就是想和云端谈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

    云端慢慢地从树上蹦下来,本想上前牵起苏婉嫣的手,苏婉嫣借着云端手心的拉力扑倒在云端的怀里,将头深深的埋在他怀间,脸上一片湿润。

    “好了,好了。我们要快点离开,这里还不安全。”云端轻拍她后背,眼神却扫视着漆黑的夜,准确的判断现在所处的方位。

    他们找到云端的那辆别克后回到云端的房子里,已经是凌晨一点钟的样子,苏婉嫣一直拉着云端的手没有松开。

    一方面是以为后怕,还有一方面是因为真的不想松开。

    云端耐心仔细的将找出安子夕以前穿过的衣服,放在浴室里,说了好久苏婉嫣才松开手进去洗澡,云端等她进去之后就打了110报警,把刚才的事情详细的说了一遍才去洗。

    苏婉嫣是云端半哄着才睡着的,待她睡着之后才再次驱车去警局。

    苏婉嫣醒来的时候已经日薄西山了,张口想要说话却觉得相当难受,嗓子干疼的厉害,还有些火辣辣的疼痛感。

    还是在云端家,只是白狐安静的坐在床边什么都没有说,内疚之色尽显于脸。

    “醒了?感觉怎么样?”

    “水……”白狐听后便传来一阵拖沓的拖鞋摩擦地板的声音,没多久唇边便一阵清冽之感。

    白狐放下手中的纸杯,弯弯的眉头紧蹙:“都是我不好,那天走散之后我就沿途回来了,好在你没有带手机,在你手机里找了常联系最近通话的人,就让他去找你了。”

    苏婉嫣点头,哑着嗓子回答:“没什么,你没事就好了,我也就是参加了一场华丽的冒险而已,透露着血腥,反正现在回来了,有惊无险,咳咳……”

    而且她还知道了自己的内心,在生死命悬一线千钧一发之际云端没有放开她,这就是她最大的收获,这冒一次险也是值得的。

    白狐没有说话,只是轻轻地叹了一口气,伸手碰了一下她额头。

    “烧已经退了,再不退烧你就成傻子了。”

    苏婉嫣两眼汪汪的盯着白狐瞧了好久,半晌委屈道:“你怎么能这样呢?人家还是病患嘛!”

    “得了得了,我最怕你来这一招。再说了,是人家生病又不是你生病……”

    白狐没有陪多久就被一个电话催走了,走的时候还是满面春色,尽显小女儿家的娇羞之态。

    云端很晚才回来,给苏婉嫣带了一些吃的。

    “我爸妈还不知道吧?”

    “嗯,没让她们知道。”

    云端的回答才让她心中松了口气,最近家里因着苏战的事情已经弄的鸡飞狗跳家不成家了,若是她这边再出状况,怕家里更是乱成一锅粥了。

    “你……我哥哥最近和你联系了没有?”

    云端摇摇头,良久之后才是:“主要问题还是在你爸妈这边,多做做工作就好了,想来也不是什么大事。”

    她点点头表示认同,特别是这次差不多在鬼门关前走了一遭,什么也都看开了,没什么比亲情来的更重要。

    苏婉嫣病好之后就回到苏家,黄金周刚刚过去,最近每每回家,还是同样的压迫感。韩清和苏年两两相依偎的坐在沙发上,目光有些呆滞,眼角是未干涸的泪痕。

    听闻响动后将视线移至玄关,她换好鞋子,拍拍惨白的脸颊给自己打气:“苏婉嫣,精神点。”

    “爸妈,我回来了。”

    韩清在见到她时眼睫一颤,清亮的眼泪顺着脸颊滑落,喉咙处发出似受伤小兽一般的呜咽声,一声声催人泪落如雨肠断相思。

    “我以为……我以为你和我置气,不想回来了?”韩清的声音破碎的不像话,随着初秋难耐的寒意飘得更远。

    苏婉嫣眼底水汽渐渐升起,汇聚成眼泪,落下。

    “怎么可能,我和你置气,老爸指不定要打死我,怎么敢呢?”嘴角轻扯,努力挤了一个微笑。

    苏婉嫣抱着韩清的时候,望向漆黑的秋夜:哥哥,我们家就差你一个了。

    柳何难SOS电话打给苏婉嫣时她正在家,那头是柳何难呐喊的声音:“苏婉嫣,你快点来,我顶不住了。”

    虽然苏婉嫣还是一头雾水,但还是很仗义的挂了电话就往城南大学赶,速度慢体现在虽然城南大学和苏家很近,但是柳何难所处系别不一样,没地铁也没公交,只能靠两条腿。

    她赶到柳何难说的地点的时候,柳何难正坐在学生餐厅里悠闲的抱着学校的鸳鸯奶茶喝得起劲。

    “你这是耍我呢?”大口喘气坐到柳何难对面。

    “表妹,好久不见。”柳何难身边的女生开口,苏婉嫣盯着那个女生看了很久,指着她结巴了半天。

    “潘……潘……潘绮……表姐?”

    那如芭比娃娃一般的女生点点头。

    “你不是在米国么?”

    潘绮优雅的喝了一口果汁,淡粉色的薄唇微微掀动:“我是做城南大学的交换生的,今年才刚来,没几个月。”

    “姑姑还在米国?你怎么来了也不打个电话。”

    潘绮十二岁的时候因为姑姑改嫁随着一起移民到了米国,从那以后便是一直电联,一次也没用见过面。

    “妈妈还在那边,我十一的时候去你家还住了几天,只是凑巧你没在而已。”

    “哦哦……”

    和潘绮寒暄了很久,柳何难一直缄默没有开口,但视线移至落在苏婉嫣身上。

    柳何难冲着她眨了几下眼睛,她一愣,须臾后意味深长的‘哦’了一声。

    “表姐,你刚来城南肯定有很多地方不熟的吧,这位你也认识,就是小时候送花讨你欢心的那一位,让他带着你逛逛,他绝对愿意。”

    潘绮的眼睛圆圆的,一瞬不瞬的盯着柳何难:“你愿意吗?”

    “愿……愿意……当然愿意。”柳何难一阵头皮发麻有种绝望的感觉,在心里将苏婉嫣咒了个上万遍,这是整他呢还是会错意了?

    “不仅愿意,而且还甘之如饴呢。”她含笑着补了一句。

    苏婉嫣是真的会错意了,她以为柳何难看上了潘绮,想要追她,所以就顺着推了一把,当月老也是好的。

    沿着来时的路返回,城南大学的学习氛围确实好,城南那么多所大学,城南大学却独占鳌头,从建校以来稳坐第一,已经有一百二十几年的历史了。

    人文学院的墙壁都是裸露在外的红砖,一看就知道是上了年月的,最老的院校。

    校园里是大朵大朵的木芙蓉,姹紫嫣红开遍,各色自有不同特色和美丽,但她偏爱淡紫色,所以即便是木芙蓉,也尤为喜爱紫色,纤细的右手捻着木芙蓉的茎秆,伫足盯着花坛里淡紫色的木芙蓉欣赏。

    “婉嫣。”苍劲有力的声音从身后响起,她闻声回头。

    【好吧,想必看官们都累了,小芷还是想说——求枝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