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静好,与君语  第三十二章

章节字数:3075  更新时间:13-02-11 08:0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最近有没有觉得伤口有些痒?”查房的医生问苏婉嫣。

    她低头想要咒骂几声,还痒呢?差点没有疼死她。也只是心里这么想想,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她是病人,保不准再说几句她不爽了,再给你来几针。

    医生转头对着旁边的小护士说:“去把东西拿来,我给她换一下纱布。”

    伤了肩头,每每换药的时候都要露出肩膀来,好在暖气开的很足,也不冷。但苏婉嫣毕竟是一个未经世事的小姑娘,总觉得别扭,死活不肯换药,云端没有办法了,也只能依着她的小性子,和主任交谈了一下,便换成了现在的这个女医生。换药的时候,她也不准云端在病房,那样总会尴尬的。

    冰凉的碘伏在伤口上轻轻划过,即使这般轻,还是疼得她倒抽一口凉气。医生对身边的护士使了个颜色,小护士很自觉的出去将云端叫了进来。

    苏婉嫣见到云端进来后本能的想要拉上衣服,却被医生制止只能裸露出玉肩,她绯红了脸颊,将头压得很低很低,不停搅弄着手指。

    “苏婉嫣,我现在要在你背上上药,你告诉我到底是疼还是不疼。”

    她听后点点头。

    女医生用镊子夹着沾了碘伏的棉球按在伤口的一端,问:“疼吗?”

    “疼。”

    镊子一转,按在中间,还没等医生问,她自己一个没忍住“疼”。

    而后医生也没问了,包扎好伤口后转头对云端说:“你妹妹的伤口是不是碰过水了的?”

    苏婉嫣听后心头一凉,前三天的时候还行,可等到第四天的时候,她再也受不了了,嚷嚷着要洗澡,云端自然是不同意的,她软磨硬泡很久他才同意的。

    “前几日洗过澡,那时估计碰到些水了。”苏婉嫣见云端不知如何回答的样子,自己也就回答了。

    女医生是上了年纪的,经验丰富的女医生,拧着眉头半天没有说出话来,晃神回来后拿着处方笺大笔一挥后直接递给了云端。

    “伤口感染,从明天开始,恢复到一天换一次纱布,挂三天水,三天之后再看情况。”

    然后留下云端久久凝视着处方,和苏婉嫣凝视着他。

    第三日点滴输完后,外面的太阳正好,苏婉嫣看着被扎的像马蜂窝的左手,悲戚的注视着云端。

    “云端,我们出去晒晒太阳吧!”苏婉嫣自从和云端坦白自己的感觉后,也就不曾叫过他端哥哥,她觉得那样特别有距离感。

    云端也没用反对,只是天气再怎么暖和,冬日里也只有十几度,薄薄的病号服是不可能起到很御寒的作用的。穿太多又怕压着伤口了,云端就拿了他的一件长款的羽绒服,套在苏婉嫣身上就像唱戏的,却刚刚好,保暖又没有压着伤口。

    “嫣儿,是端哥哥害了你。”云端盯着长椅前全部沐浴着太阳光泽的红枫,像极了她流血的后背。

    这句话,从她进医院开始,就是他一直想要说的话。

    她的视线落在红枫上,恍若未闻,半晌后才毫不介意的说:“没什么,归咎其根源,还是我的事。”

    良久后两人之间没有半点声音,她张合了几次,显得很犹豫,却还是开了口:“若你是因为这个才到医院照顾我的,那现在也没这个必要了,你可以回去了。”

    其实她最想的便是他能陪在她身边,只是她要的是爱情,而不是内疚。若是这样,那她要着,还有什么用呢?

    云端坐在那里没有说话,她穿的多,羽绒服还是黑色的,再太阳的映照下有些热,还有些困倦,站起身独自回了病房,剩云端一个人坐在长椅上,呆呆的对着那颗红枫。

    苏婉嫣醒来的时候,环顾病房,没有寻到云端的身影,在坚强的伪装在这时也全部坍塌了,捂着眼睛呜咽的哭出了声。

    泪水顺着手指一滴滴的落在白色被子上,留下透明的水印,是不是她再怎么努力,云端都不可能喜欢上她呢?就像他说的,他有难处,可是那又怎样,只不过是一个拒绝她的借口而已。

    她伤口也基本上愈合了,偶尔会出现奇痒难耐的现象,她简单的收拾了一下东西,有用的装着,没用的就留在了病房里。

    给医生看了一下伤口,医生也觉得伤口没什么问题了,隔一天换一次纱布就可以了。就签了一个条子,晚上去了白狐那里。

    并没有办出院手续,这种繁复的事情,还是交给白狐第二天去完成吧。

    到白狐的出租屋后,手机一直不停的在响,一个是柳何难,一个是云端。

    在她的潜意识里认为,柳何难找她准没好事,而云端,想必是因为她提前出院的事情,只是充满内疚的关切,苏婉嫣不想要,也要不起。

    索性关机了,然后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跟白狐倾倒近日的苦水,听得白狐是一愣一愣的,最后连嗑瓜子的手抖那不动瓜子,颤颤巍巍宛如年老般苍老的说:“我的儿,苦了你了。”

    她给了白狐一个白眼,说:“别在这儿猫哭耗子假慈悲了,要是真心疼我,明天去把出院手续给办了,至于钱嘛,你家有的是,也一并给我出了吧!”

    白狐的手横在她肩头,须臾才僵硬的说:“苏婉嫣,你是上天派下来偷我小金库的人吧?”

    再等个几天,也就是拆线的日子了,现在即使用手碰到了伤口,也不会疼了,只是一直不敢看,背后一定有条伤疤,丑丑的搁在后背。

    “你后不后悔为他挡的那一刀?”白狐盖着被子小声的问她。

    她趴在枕头上诚实的回答:“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那你现在想想。”

    “嗯……应该是没有后悔过的,虽然他因为内疚照顾我了十来天的样子,可是这几天中去却过得很开心。况且当时的情况也容不得我思考,自己就挡下了那刀。”

    白狐很得瑟的说:“看吧,这就是我说的绝招,若是真心喜欢,招招都是绝招。你若是不在意他,当时那个情景,关心自己肯定会多一些,也就铁定不会不顾自己安慰上前挡那一刀了。”

    “得了,我这还没有康复,等康复了再夸我吧!不然伤口会更疼得,现在悔死我了,早知道就让他受那一刀,疼死他。”虽嘴上这么说,心中却还是觉得有些微微地遗憾。

    白狐嗤之以鼻:“我说苏婉嫣,你怎么死鸭子嘴硬啊?刚才都说不后悔了,一个转身就变成了后悔。不就是别人不喜欢你至于这么说吗?”

    “他不喜欢我这让我很不爽……不是不是,我哪里喜欢他了,我就没有喜欢过他。”

    “好,那我问你,情景模拟,若是让事情再发生一遍,你还会为他挡那刀吗?”

    苏婉嫣闭着眼睛想了很久,若是再来一遍,她想,她还是会挡在他身后。若两个人中必定要有一个人受伤,那她希望他平安,即使他不喜欢她,她还是希望能够守护他。

    一生护他健康幸福,生活安慰,倘若她努力了,他还是没能喜欢上她,那也是他们无缘。

    她也还是想对他说:“祝你幸福。”因为他的幸福,便也是她的幸福了。当然她也不会就这样吊死,找个好人,记着他,将他放在心底最深处,然后爱别人。

    两两都是幸福,快乐,经年后回首往事,她还能在弥留之际唤起他的名字,这也是最好的了。

    在漆黑中,苏婉嫣回答:“不会挡那一刀了,任由他去。”

    她白狐虽然也不太会照顾人,因为她是个连自己都照顾不好的人,怎么能照顾好别人呢?但苏婉嫣算是个病患,白狐也只能硬着头皮下厨房了。

    白狐掀被子将她从被子里拖出来的时候嘴里大言不惭、振振有词的喊着:“苏婉嫣,劳资早餐都做好了,你快点来给劳资捧场。”

    苏婉嫣本来还处于昏睡中的意识被这么一句炸的瞬时起床,以最快的速度刷牙洗脸后到餐桌前,望着两碗白胖胖的汤圆,苏婉嫣感动的吃了一口。

    不断地称赞:“好吃好吃,真看不出你这么会做汤圆。”

    【摇旗呐喊——求枝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