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静好,与君语  第三十三章

章节字数:3088  更新时间:13-02-12 08:0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白狐也不谦虚,说:“那是,我白狐什么不会做啊!这很简单的,就是先把水烧沸,然后将汤圆放进去。”

    在白狐激扬的讲解的时候,苏婉嫣发现了一个很严肃的问题,伸手一挡:“等等……”等白狐住嘴疑惑的看着她时,她接着说:“你刚才说,直接下汤圆?”

    “是啊,怎么了?”

    苏婉嫣腾地站起来,奔向厨房的垃圾篓,在里面安静的躺着一个汤圆的包装袋,她扶额,转身坐在原先的位置上。

    咬牙切齿的说:“妖怪,我还真是看高你了。”

    白狐明显也明白了她说的是什么意思,翻了她一眼,没好气的说:“姓苏的,你还是知足吧,我一个人在的时候基本不是外卖就是方便面,不是看着你的蹄子伤了,我能这么委屈自己吗?”

    “蹄子?什么蹄子啊?我那是肩膀受伤了。”

    “你就是和蹄子一样的么?”

    苏婉嫣气结,半晌憋出一句:“果然是文科生。”接着补了句,“文科生中的败类。”

    白狐毫不介意的顶回一句:“你还是理科生中的豆腐渣呢。”

    白狐收拾完碗筷后又去楼下的超市采购了很多苏婉嫣能吃或者是适合吃的货物,然后在苏婉嫣天然萌、自然呆的视线中很傻很天真的带着证件去了医院办出院手续。

    苏婉嫣的日子就更加的悠闲了些,吃着橘子在白狐的地盘里称王,朋友之间,或许正是如此,嘴里再怎么厉害,心里头却还是为了你好的。

    一个小时后,门开了,苏婉嫣头都没抬,塞了瓣橘子放在嘴里,起身倒了杯茶,递了过去:“幸苦了,喝杯茶。”

    抬头才发现不是白狐,是云端,就这样站在她面前,离她一臂的距离,可她却觉得像有千里般远。心不近,人靠的再怎么近,还是不会觉得温暖。

    云端面上没了惯常的笑容,隐隐浮现出一丝愠色,低头接过她手里的纸杯,薄唇掀起,小泯了一口,完全没有要客气的样子。

    一时气氛尤为尴尬,她指着杯子弱弱地说:“那个,我给你换一杯吧,我不知道是你。额……这个茶杯是我用过了的。”

    云端还是没有吭声,自顾自走到沙发上,坐在了她先前的位置。云端一走,她就看到了躲在云端身后的白狐,忙上去小声问:“他怎么来了?”

    白狐缩了缩脖子,胆怯的说:“那个……你不是要我办出院手续吗?我,咳……没带银行卡。刚刚好,他路过……”

    她远山眉一挑:“路过?”显然不信。

    苏婉嫣这个表情惹怒了白狐,蹿起来大声说:“就是路过,那点钱我还是舍得出的,别弄得像我把你给卖了一样。”

    看到白狐这样样子,苏婉嫣自己也明白踩了雷区,她也不是不相信白狐,只是这个路过太顺手了一点吧!

    白狐绕过她,一屁股坐在了云端旁边,凝思了一会儿将云端从沙发上直接提起来,一直拖到门外,云端也没有反抗,相当于是自愿出去的。

    苏婉嫣心中顿觉亮堂,云端走了,她就自在多了,可转身白狐也把她推了出去,关紧大门。

    她和云端对视了一眼,互相交代了心底的疑惑,最后无果。

    只能上前拍门说:“白狐,开门啊!”

    苏婉嫣将这个句子重复到第五句的时候,门开了,丢出她的行李和一句:“给我有多远,滚多远。”

    她先是愣了几秒钟,而后殷红了脸颊。白狐因为这点小事就表现的这么激烈,也不过是为了跟她创造一个条件,一个和云端相处的更好地条件罢了。

    她想要左手拎起地上的行李,却牵扯后背一阵疼。云端什么都没有说,上前拿过她手上的行李,就往楼下走去。

    她在原地想了很久,和他去了也好,就当是再给自己一个奋斗和努力的机会。

    还是那间屋子,还是她喜欢的淡紫色,墙上也仍然是安子夕美艳性感的照片。

    她心中的那点奋斗的渴望由一百分直降了五十分。

    便一直沉默着,某日她想起了自己那本开了一个坑,却没有写多长的小说,吃过晚饭后便在房间里奋斗了。

    十点钟的时候传来一阵敲门声,云端在门外轻语:“这么晚了,早点睡,明天也该是去医院拆线的日子了。”

    苏婉嫣在房里应了一声,继续奋斗,十分钟之后云端再次来敲门,她没有办法,只能先遏制住自己如泉涌般的思路归入梦乡。

    在粉色的梦中,她梦见了云端,他们的世界里没有内疚,也没有安子夕,他们俩最终走到了一起,安安稳稳的生活。

    梦醒时分,苏婉嫣按了一下手机,才凌晨四点,她翻了个身眼睛在黑夜里亮闪闪的,人人都说梦境与现实是相反的,都到他们俩无缘。

    她永远记得荒山上云端温热的手,拉着她奔跑在泥泞的山路上,即使到最后一刻也没有想过放弃她。她在黑暗中盯着自己的左手看了很久,上面依稀残留着他手心的温度。

    轻轻地将唇印在上面,云端,你能知道我有多么爱你吗?

    第二日云端起的很早,早餐是苏婉嫣喜欢吃的汤圆,她一直喜欢吃甜食,希望这种感觉就和自己的人生是一样的。不求一帆风顺,却也不要大起大落。

    即使碌碌无为那又有何妨,就像你再怎么喜欢钓鱼不能掉回钓鱼岛一样,一生安乐便是幸福和满足。

    越接近医院,苏婉嫣心中就越发的慌乱,一跳一跳的,在心房里猛烈不安的跳动,但她面上却没怎么表现出来,只是手心已然全是汗水。

    从医院出来的时候,事实证明她的直觉是对的,拆线这种事情,让所有的事情,回到了原点,一如她受伤的那一刻。

    阳光穿过树叶的间隙斑驳的落在青黄色地砖上,苏婉嫣耷拉着脑袋,眼眶里尽是蓄满的泪水,背后的疼痛感还在一点点的蔓延。地心引力这种东西终于让她眼眶里一直忍着的泪水落出,滴在地砖上明暗深浅不一,倔强的不愿意让云端知道她哭了。

    转身偷偷抹掉眼角的泪痕才抬头,虽然想极力的掩饰,却还是从她泛红的眼眶中能够看出她哭过了的。

    云端正了正身子,凝视着她微红的眼眶,故作轻松的说:“等会想去哪里?”

    她垂着眸子很久,才恢复清明,兴奋的抬头:“《人再囧途之泰囧》都出来好久了我都没有看过,今天我们一起去看看吧!”

    他还没来得及回答,电话铃声就响了。

    “对不起,先接一个电话。”转身往前踏出一步,絮语般的接起电话。

    苏婉嫣无事,细数着地上地砖的数量,等他回来的时候一脸的歉意就明白了他的答案。

    无所谓般的耸耸肩,说:“你去忙吧,我想起来还有些事要去做,先走了。”说完抬脚就走。

    “我送你!”云端三步并两步上前拦住苏婉嫣。

    “不用了,就在前面没有一站的距离,先走了,拜拜。”绕过云端直挺的身子,朝不远处翠绿的香樟树下走去。

    现在背上的痛都已经不算痛了,最痛的就是心,凌迟一般的痛,一刀一刀的在心中剜出一个洞,眼眼睁睁的看着它流血,直到最后一丝血液流完,人干枯苍白而亡那样地无力。

    苏婉嫣绕了一圈走到了自家楼下,却没带钥匙,只有云端家的钥匙,在门前徘徊了许久,因着身上的伤,又不敢进去。

    “桃桃,怎么不上去啊?”身后是苏战疑惑的声音。

    她转身正对上苏战浓黑的眼眸,还有同样黑的黑眼圈。

    “这不是没带钥匙和门禁卡吗?踩点啊!看谁进去就跟着进去,没想到却等来哥哥了。”她上前用左手挽上苏战的胳膊,用头在他肩上蹭了蹭。

    跟着苏战进了家门,苏年和韩清不在,最近学校很忙,毕竟一个多月后就要考试了,老师忙,学生也忙,不过最忙的,要属图书馆。

    趁苏年他们不在,苏婉嫣赶紧问:“哥哥,怎么样,和桑姐姐的事情有没有什么实质性的突破?”

    【表烦小芷,继续求枝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