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静好,与君语  第四十四章

章节字数:3335  更新时间:13-02-18 20:0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二日是圣诞节,满大街都是《圣诞快乐》的音乐,苏婉嫣只要一晃神就有自己回到了童年的感觉。

    她本来是准备去上班的,却被白狐一个电话拉出来逛街了。白狐是一个超级能逛的人,穿着十公分细根的高跟鞋,逛一整天后还绝对不会喊脚疼的人。

    白狐突然想到之前喜欢的衣服想要买下来,可苏婉嫣已然没了精神,只能买了份《城南日报》坐在奶茶店悠闲的等着白狐回来。

    却瞥见电视上的地方台,“现在报道特别新闻,城南著名企业领导人、钱氏首席执行总监钱树今日凌晨在近郊的一栋豪华公寓中坠楼身亡,原因不详。据警方发言人称,他们接到报警后立刻赶到现场,并未发现有疑点的线索。现场医护人员赶到时钱树已经死亡。其妻子著名律师安子夕称,钱氏最近财务出现严重问题,资金链已然全面崩断,钱氏也面临清盘,那这是不是就是钱树坠楼的原因呢,我们也不得而知。”

    她心下一凉,钱树死了,法律上就自然而然的解除了婚姻关系,而恰好云端还对她念念不忘,若让安子夕知道云端原本姓桑,那她会如何抉择呢?

    苏婉嫣陡升莫名地烦躁,是对自己的不自信,还有就是对云端心中感情的不透明,她不懂云端对她到底是何感觉,爱情抑或是暧昧?

    她拿着报纸晃晃悠悠的回到了苏家,还没进门就接到了白狐的电话,劈头盖脸乱骂了一通后便也解气了。

    苏婉嫣什么都听不进去,耳边全是嗡嗡作响的声音,却什么都听出个所以然来,爱得如此卑微,她都觉得自己都快不是自己了。

    往后一个星期还是照常,她不联系云端,云端也不会联系她。先前的担忧却也一点点增加,事情却是也好。

    元旦是苏战二十七岁的生日,她趁着闲暇时间,给苏战织了一条围巾,全手工且无人帮助,是织了有拆,因为打得是上下针,苏婉嫣在织的时候口中一直是,下、绕一圈,绕回来,上,绕一圈……的不住循环,好在耐力还比较强,成功的收针了。

    老天是眷顾苏战的,典型的冬日里的好天气,阳光铺洒在床上的时候苏婉嫣才醒来。

    苏战生日,早晨自然是长寿面了,她拿着筷子搅了碗里的面条,恍惚一下觉得像是回到了童年时代。不管是苏战还是苏年生日的时候,她总会特别羡慕吃长寿面的,会拿着筷子在苏战碗里挑拨几根尝尝味道。

    也不是多饿,就是觉得苏战吃的时候她不吃,那种感觉特别别扭。

    吃完早餐刚回房,手机铃声便响了,“喂,你好!请问您是?”苏婉嫣好奇的盯着手机上显示的陌生号码。

    “我是桑叔叔,你现在可以来一下桑家吗?叔叔有些事情想要和你谈谈。切记,不能让你妈知道。”

    她一愣,心下便知道是云端的父亲,桑容。

    答应后拎着包就往外走,风风火火的路过客厅时听到韩清不满的抱怨:“你这是去哪里?这么着急的样子。”

    “这不是上班要迟到了吗,快些去以免被扣奖金。”她有预感,这将会是苏战和桑云溪的转机,她一定要争取,为苏战减压。

    她到桑家的时候,张安宴已经在门外等着了,带着苏婉嫣一路畅通无阻的来到了桑容的书房。

    桑容满脸和蔼可亲的笑容,乐呵呵的注视着她进来,指着对面的椅子朗声说:“婉嫣来了啊,坐,快坐。”

    她也没有客气,眉眼间全是盈盈的笑意,坐在了桑容示意的那张椅子上。

    到底年轻,什么话也憋不住,直直地问:“桑叔叔今天要婉嫣过来,怕是想和婉嫣谈哥哥和桑姐姐的婚事吧?”

    桑容笑笑,即使看上去再年轻,苏婉嫣还是看清了他脸上的皱纹,一条条的,显示着岁月流逝带来的伤感与遗憾,一道道遗憾在脸上就形成了皱纹。

    “婉嫣果然聪明,你既然问了,那我们就直切话题吧,桑叔叔可以答应和你妈妈好好谈谈,而且绝对可以让你妈妈同意云溪和战儿的婚事。”

    她听后为苏战松了一口气,她都能想象出来苏战听到这句话后的反应,绝对开心的不知所措。

    “那谢谢桑叔叔了,我代我哥哥谢谢您,而且今儿正巧是哥哥的生日。”说着起身向桑容鞠躬,标准九十度的。

    古人云,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桑容虽说也是为了自己的女儿,但也不失是好人,她也隐约从苏战口中得知苏桑两家本有过节的,能容纳世仇的儿子娶自己的女儿想必也要有广阔的胸襟,也着实来之不易。

    “等等,婉嫣,桑叔叔这事是有条件的。”桑容上去扶正苏婉嫣的身体,她听后也没怎么放在心上,桑容今天既然将这句话摆在这里,那事情也必定是她能够办到的。

    如若不是,大可直接找苏战,也不会要她来。

    “什么条件?”她直视桑容黑若漩涡的眼底。

    桑容轻笑,目光不变,娓娓道来:“这件事也只有你做的到,除了你,谁都不能。”

    苏婉嫣听后更放松了一些,却被下面的话炸的说不出话来。

    “我要你嫁给云端!”

    她听后心下不是个滋味,她一直想着有一天能够嫁给云端,却没有想过会成为成全苏战和桑云溪的条件。

    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她若是答应了,云端呢?他又怎样想这件事情。

    “叔叔,这件事……您是否和云端商量过呢?”她迟疑的问。

    桑容的笑容凝结于此,却在转瞬间恢复了原先的神色:“没有,而且不止没有和他商量过,叔叔还需要你帮我守住今天这个秘密。”

    她微蹙着眉头,蠕动着嘴唇,明知道不该问,却还是问了:“为什么?”

    桑容听后宛如瞬间苍老了不少,敛着眉头犹豫了片刻,才缓缓的说:“也不瞒婉嫣,他想和安子夕结婚,我不同意。再者就是我和他的关系一直很僵,你也看得出,他基本很少回这里,甚至不用我一分钱。若今天交易的事情被他知道了,他必定和我势不两立。”

    苏婉嫣觉得自己的世界都塌了,她还试图想要挽回云端,等着他忘记安子夕,却没有料到,一个转身他还是要娶安子夕。

    那她的那点心思算什么?她在云端心中又算什么?

    眼中酸涩,却还是强忍着要落下的泪珠,张合了很久才能发出声音:“桑叔叔,这件事情,能否容我想想?即便您用我排挤掉安子夕进桑家的门,却也不能将她从云端心中抽取掉,倘若我真如您说的做了,那云端——不知道该是多么恨我。”

    苏婉嫣的回答明显就在桑容的预料之内,嘴角扬起的弧度都没有减少半分,还是一脸的和善,乐呵呵的回答:“那婉嫣还是尽快,否则,指不定叔叔明天就变卦了。”

    桑容的话再次给她冰凉的心上再浇了冷水,如坠冰窖,她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从桑家回去的。

    忽的飘起了小雪,由先前细碎的冰雹变成了大朵的雪花,纷纷扬扬自天空飘落,等缓过神的时候,自己已经身处集市了。

    是城南的小市场,里面全是吆喝的人群,她抬眼就看见了一对年轻的情侣,也或许是新婚夫妻正对着一条裙子看得出神。

    女人没有刘海也没用弄过头发,皮肤略黑,微胖。

    那女的像是很喜欢裙摆上串上的珠子,反复的用指腹摩擦了很多遍,转身问老板:“老板,这条裙子多少钱?”

    “不贵,只要五十元,这颜色是黑色的,可是百搭,不管上身穿的是什么颜色的短袄或羽绒服,穿着都好看。”店家见有人问,很开心乐意的解释道。

    她女人又来回摸了几下面料,拉着身旁的男人转身欲走,男的微蹙眉眼,大声说:“喜欢就买下来呗,上个星期你也看了这条裙子的,再不买就没有了。”

    那女人微红了脸颊,拉着男人的手小声说道:“算了,我们在工地上也穿不上,孩子还有奶粉钱,也浪费钱。”

    男人听后更加不悦,搂着女人挪回了原先的摊位,将钱给了点老板,拎着裙子塞在女人手中,说:“没什么,大不了我把烟戒了,这样就可以省更多的钱,还可以给你买更多的裙子。”

    女人听后眼睛也湿润了,拿着裙子不知所措,良久后钻进男人怀中小声抽噎起来:“我真的不想再加重家庭的经济负担了。”

    “这不关你的事,是我没用,让你跟着我吃苦了。”男人不顾白天人多,深情的摸摸女人头顶,缱绻温柔尽显眼中。

    苏婉嫣看着那对夫妻走远,直至看不见,视野里全是雪花,白茫茫一片后才沿着小道往家的方向走。

    【这章的字数算是补上一章的缺,就是不知道够不够】

    【求枝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