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静好,与君语  第四十五章

章节字数:3059  更新时间:13-02-19 20:0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她也曾经想过,找一个两情相悦的老公,牵着手一起白头,就和刚才的那对夫妻一样,相互扶持,给对方最真诚的感动。只是她的愿望却是那样地难,而如今面临的,更是艰巨的选择,赌?抑或是不赌?而这场赌局到底是输还是赢?

    她心中也有底,无外乎就是守着婚姻的空壳子,到最后除了云端的怨恨什么也不会得到,却也不希望云端守着安子夕。

    她不想得到什么,只是对于云端来说,安子夕她不配得到。她伤云端在前,那么不管云端有多么爱她,归根到底也不过是一个钱字。

    簌簌的白雪积压着繁茂的树枝,路过小区绿化带的时候看见花坛里的红梅开得正艳,花瓣上是积雪,晶莹圆润的挂着化了的雪水。

    像极了荒山上的红梅,她不知道自己在雪地里站了多久,只听见身后传来苏战的声音:“桃桃,一个人站在这里干什么呢?”

    声音和唤法再熟悉不过了,她缓缓的转过头来,视线上扬和苏站对视,心中有千万巨浪涌过,剩下一片水渍和荒芜。

    张合很久才勉强的拢起笑容问:“哥哥,怎么下来了?”

    “刚才在阳台上就看到你站在这里了,在屋里也实属无聊,就下了看看我妹妹是不是有这闲情逸致在这里赏梅尝雪。”苏战抿着嘴角,语罢伸手拂尽她肩上和发梢上的雪花,免不了教训的,“女孩子要学着照顾自己,这样冷的天也不知道戴个手套和围巾。”取下脖子上她早晨才送给她的围巾。

    苏婉嫣此时除了和他对视,心中的苦楚却也倒不出半分,上前拥住苏战,感伤的问:“哥哥今日生日,想不想桑姐姐能够在哥哥身边?”

    她不是想要去揭他的伤疤,只是桑容所说的事情,她也确实想要努力撮合他们两人,代价却是未知的。她不敢轻易向前迈出一步,惶恐前面就是万丈深渊,将为此万劫不复。

    苏战面上的笑容越发苍凉,极尽绵软绮丽,像极了现在积雪覆盖住的红梅。“想又能怎么样,还不若不想,也只会让自己更痛一些罢了。”

    “云端是个好人吧?”

    苏战心升疑惑,拉开怀中的苏婉嫣,盯着她惨白的脸色,关切的问:“桃桃,你今天是怎么了?我觉得很奇怪。”

    她强颜欢笑,拉着苏战的袖子撒娇着嘟哝:“我现在脚都没了知觉,哥哥背我上楼吧!”说完没等苏战有所反应,就挂在了他背上。

    苏战无奈,只能蹲下来了背起苏婉嫣往楼道走去,“都这么大的人了,我们桃桃被我们娇养惯了,以后嫁人一定要找一个比哥哥年龄还要大一些的人,这样才能包容你的坏缺点。”

    苏婉嫣趴在苏战的背上,紧咬着下唇应了声,眼泪顺着眼角渗进苏战深色的衣服上,情难自抑。

    出了电梯苏婉嫣还是不想下来,苏战宽阔的后背她最熟悉了,读小学的时候,每个放学的晚上,都是苏战这样背回来的,即使学校离家不远,她还是喜欢呆在苏战背上。

    她想要留住这一刻,往后,苏战的后背,就是留给桑云溪的。

    “妈妈,你看桃桃越活越小了,刚才下去还要我背着上来。”苏战换了鞋,调侃的对韩清说。

    苏婉嫣没有听太多,转身进了房间,她仍然记得桑容的那句‘那婉嫣还是尽快,否则,指不定叔叔明天就变卦了’,拿出手机拨了电话。

    “桑叔叔,我答应你所说的条件,但是你得保证我妈一定会同意我哥娶桑姐姐。”

    “没问题,下午两点,在民政局前等云端。”

    她挂断电话后很清晰的知道,自己和云端的缘分,也到尽头了。她阻了他娶安子夕的路,她为了苏战绑住一段婚姻,虽是自己喜欢的人那有能怎样,本来可以潇洒的转身,现在却只能屈服。

    她不断地安慰自己,她还年轻,即使和云端陌路,等过几年了,苏战和桑云溪的事情定了,她还可以离婚,到时候她也没什么损失。

    张安宴在桑容和苏婉嫣通完电话后谨慎的问:“如果苏小姐不同意,那您是不是就不准备和韩清去谈大少爷和小姐的婚事?”

    桑容的瞳孔渐渐失去焦距,一片涣散,窗外洁白的事情,声音苍凉的传来:“不,还是会的。你知道吗?今天是战儿二十七岁的生日,我已经错过他的生日二十七年了,再也不可能错过,也不允许错过。即使婉嫣不答应,多的是办法让她答应,云端想娶安子夕,那绝对是不可能的。”

    张安宴点头退在了一旁。

    苏婉嫣拿着结婚证从民政局出来,大雪瞬间要淹没人一样,白色的雪花落在大红的结婚证上,不消片刻就变成了一滩水渍。云端就站在离她不远的地方,一直冷着脸没有说话,她站在他身边却仓皇的想要逃窜。

    “苏婉嫣,我没有想到你这么卑鄙。”

    她心中已经千疮百孔了,多这么一句也就这样,她不知道云端此时是怎么想她的,却也已经觉得不是那么重要了,信任这种事情,是解释不来的。

    从‘婉嫣’到‘嫣儿’称呼的转换,再到现在的‘苏婉嫣’,明显的说明了她在云端心中的印象。

    “我一直都这样,只是你没有发现。”说完干净利落的转身,余云端一个人在原地呆愣,直到头发全白的时候才蹒跚着步子离去。

    她收起结婚证,拿出手机给桑容回了短信:“结婚证领了,希望您能履行承诺。”

    她在外面晃了很久,暮色沉沉后踏上回家的路,道路两旁梧桐树的枯叶都被积雪埋住了,枯留了一树白。

    推开门才发现云端和桑容都在苏家,显然所以的事情,都在按部就班的进行。

    “苏婉嫣,你是越发不把我和你爸放在眼里了,偷拿户口本去登记结婚,你还知道回来?”韩清语气很冲,却真正没有多少责怪的意思。

    云端坐在沙发上没有半点表示,她不知道他是不是从民政局出来就已经在苏家了。

    桑容端起手中的茶杯,斜了云端一眼,冷声说:“你老婆回来了也不知道上去接一下?”

    苏婉嫣知道云端肯定不是乐意来这边的,却也不知道桑容是拿什么来钳制住云端的。

    “没什么,可能是一下子不太习惯,可能都还没有意思到自己已婚了。”苏年忙着打圆场。

    苏婉嫣努力挤了一个微笑,她很累,真的累了。云端就像是一道伤,横在她心尖里,却又不想撇开。

    晚饭时间满桌的欢声笑语,晚一点的时候,桑云溪也来了苏家,一桌子人吃起了团圆饭。韩清和苏年显得很开心,苏婉嫣最终没能知道桑容跟韩清说了什么,让她对苏战和桑云溪的婚事送了口。

    “妈妈,我和云溪商量了一下,准备明天就去领证去,婚礼的事就算了,两人就了婚礼也只是一个仪式罢了,有没有都这样。”苏战发自心底的笑容,怎么也掩盖不了心中的欣喜。

    韩清一愣,旋即笑开了:“这种事情随你们,都是形式。”

    “至于住房的问题,我们不娶不嫁,给云端和云溪买了房子,两家是对门,拎包入住,我也都安排好了。今天算是结婚第一天,云溪就留在这里”桑容和蔼的说着,满脸都是堆着笑,转头对上有些晃神的苏婉嫣,“嫣儿等会儿收拾收拾东西了就随云端一起去你们的新家看看,想回那边都随意。”

    说完就将钥匙给了他们,还是地址和门禁卡。

    这一桌饭局,各怀心思,要属最高兴的,莫过于苏战和桑云溪,爱情长跑最终圆满了。

    饭局好之后,苏婉嫣和韩清告白的时候,心中的苍凉更是一发不可收拾,都好了,只有她不是。抱着韩清哭了很久后才跟着云端、桑容一起下楼。

    等他们来的到桑容所说的公寓时,已经是晚上九点,冬日的九点,冷风见缝插针,不管怎样都能转进你的脖子里,冷的发抖,忍不住搓搓手,却不敢看向云端。

    并不是有愧与他,而是觉得现在这种关系,已经是末路了。

    【无耻的继续求枝枝中……】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