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静好,与君语  第四十九章

章节字数:1509  更新时间:13-02-21 20:0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云端,我肚子疼……”末了还气若游丝的补了句:“不要……不要怪婉嫣……”

    苏婉嫣的恶心感再度上升,却瞥见安子夕身上被血浸红的羽绒服,终于明白了安子夕安排这出戏的真正目的。她不能断定自己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却又想着一个理由打掉,现在不仅不需要多想,还能成功的陷害她。

    云端慌乱着急的表情刺痛了她的双眼,他抱起安子夕就往门外奔去,只是在出门的当口给了她一个狠戾而尖锐的眼神。

    他从来就不知道,她在他心中的印象,其实很重要的。

    房门腾地关上,一切都归于宁静,她强迫自己淡定的拿着拖把擦净安子夕留下的血迹,洗澡时放足了热水将自己沉入水底。

    她不能判断安子夕所说的话的真实性,却又觉得安子夕没必要骗自己,那苏战怎么办?苏战怎么可能又不是苏年的孩子呢?

    脑子里灵光乍现的事件虽不能证实安子夕说的是真的,却也能明白韩清和苏年有事情瞒着她们。

    苏婉嫣一直记得柳家和苏家得到关系好是教书后,可韩清生苏战的时候也不过十九岁,她那时还在读书。而柳何难父母却一口咬定是从小看着苏战长大的,这便是一个漏洞。

    她甩甩头上的水珠,穿上睡衣后吹干头发,昏昏沉沉的归入梦乡,梦里一片混乱。要说安子夕今天摔的如此凄惨,她却没有半分愧疚,一切都是安子夕咎由自取,关她苏婉嫣何事。

    “苏婉嫣,苏婉嫣……”云端暴怒的将苏婉嫣从被子里拖了出来。

    她朦胧中并未完全清醒,耷拉着眼皮瞥了眼云端,拍掉云端揪着她睡衣的手,再次躺下,这次清醒了,却不想就这样和云端继续,再往下,估计会动手了。

    “苏婉嫣,你杀了我的孩子你还能睡的着。”云端掀开盖在她身上的被子,推搡着将她从床上拽起。

    她冷着眸子和云端对视,低眉顺目的淡然开口:“是安子夕自己摔下去的。”挣扎了两下,宽大的睡衣垂下,露出玉白的左肩。

    云端很滑稽的笑了两声,声音很轻很轻:“苏婉嫣,你觉得我会信吗?”

    她脸上神情没有半分改变,心碎了,便是再也粘不上的,被自己爱得人这样质疑,这样的审问,却还是让她想要落泪,即使再苦,也不能再云端面前哭。

    “信不信由你,我要睡了,你请自便。”伸手努力的想要掰开他钳制在胸前的手,却是徒劳,睁大着眼睛盯着云端满是怒火的眼底。

    她还记得她在他家住的时候,他每天会给她做各式的饭菜,带她出去玩,两人在阳台上看夕阳,沉静的就像小两口一样。本以为是因着苏战的关系,那现在看来,只不过都是云端为了离开桑家而不得不做的。

    “今天不说清楚你休想睡。”

    苏婉嫣暴怒,从床上站了起来,低头一口咬上云端的手背,他吃痛放开,她却没有因此而放弃纠缠。赤脚站在冰冷的地砖上趁云端一个不注意推得他踉跄的后退了数步。

    微微细起眼眸,削薄的唇角带出一弯高傲的浅弧:“云端,你还好意思找我麻烦?你利用我哥答到你离开桑家的目的,我也不过是你爸爸排挤安子夕的棋子罢了,利用我哥那么多年,你就毫无愧色么?”

    其实苏婉嫣也不能确定安子夕所说话的真假,趁这个时候好好探探口风也是个很好得主意。

    他眼底忽然变得涣散,黑沉沉瞳仁犹如深不见底的漩涡,却在转瞬间变得寒意噬人。

    “你怎么会知道的?”

    苏婉嫣不蠢,这个问题就说明了安子夕先前所说的,全部都是真的。她冷笑:“你觉得还有谁会希望我知道呢?”云端还没做出反应,她再次开口:“那我就不用多说了,你是聪明人,钱树才死了多久,仔细想想孩子是谁的。”转身,微笑:“可千万别做了——喜当爹啊!”

    【小芷都没有力气了,求枝枝啊~】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