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静好,与君语  第五十一章

章节字数:3104  更新时间:13-02-25 08:0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对于桑云溪,苏婉嫣还是很喜欢的,微笑仿若叹息:“桑姐姐,你太让我失望了。”

    桑云溪抓着苏婉嫣的双肩不住的摇头,嘴里低低的哭声宛如困兽,颤抖的说不出话,泪痕布满了脸颊。

    “桃桃,桃桃……你听我说,我……我是真的爱你哥的,即使没有爸爸的授意我也喜欢他,当年爸爸告诉我我并非他生女的时候,我也接受不了。所以就央求云端安排我和他见一面,我……我对你哥哥是一见钟情。”

    苏婉嫣听后心里不是滋味,她本来是想要在苏战面前拆穿她的,可拆穿了又能怎样,徒添烦恼罢了。

    人生难得糊涂,这样的苏战也没什么不好的,苏战是苏年的儿子,桑容的女婿,仅此而已。她也不想再深究这件事,深究下去也于事无补。

    “嫂子,我不管你对我哥到底怎样,既然你们两人结婚了,那就好好在一起过日子,照顾好我哥。”语毕和桑云溪对视,“我今天什么都没有说,你可懂我的意思?”

    桑云溪擦掉泪水,眼底迸出了异样的神采,感激的拉着她的手:“谢谢你,真的太谢谢你了,有的时候我都很想向他坦白的,却始终是没有勇气,又怕他……”

    “不要让他知道就要好。”

    “嗯。”

    末了苏婉嫣也觉得自己做的过份了一些,扭捏着低声说:“嫂子,刚才,对不起。”

    桑云溪笑笑,表示无事,却忽的转身问:“桃桃,我不明白为什么你会和云端在一起?”

    苏婉嫣脸上的笑容再也挂不住了,苍白着脸转头看着外面升起的太阳:“没什么,被狐狸摆了一道。”

    桑云溪愣了一会儿,须臾便意味深长的点点头,她相信她已经明白了。

    苏婉嫣有个习惯,就是在自己心情不好的时候就喜欢在高处喊喊,她称着楼梯到顶楼,从安全通道里爬到天台,俯瞰城南全景。

    手成喇叭状,大声喊:“我什么也不知道,什么都不知道。”

    人生难得糊涂,既然是秘密,那就让它永远只是秘密就好了。这样对谁都好,苏年和韩清也肯定不希望苏战知道自己的审视,不然怎么可能宁可和苏站闹翻,也不将这件事情说出来。桑云溪也不希望苏战知道,而她,大家都好,她便好了,毕竟,她的幸福,暂时还是痛苦。

    眼角出却冰凉一片,腿软的跌坐在低山,捂着眼睛哭了出来,最后直到泪水枯尽,才哽咽的说:“云端,这是我苏婉嫣为你流得最后一滴泪。”

    好在和苏站是对门,对于厨房杀手的苏婉嫣来说,去苏战那边蹭饭无疑是最好的选择。

    “啊…嫂子的菜做的实在太好处了。”苏婉嫣摸摸自己圆鼓鼓的肚子,毫不悯惜自己的夸奖。

    苏战扫了她一眼,冷哼一声,不无鄙视的说:“你看看你,你现在是有家的人了,怎么能天天在这边蹭饭呢?晚点等云端忙完了回家都没有一口热饭菜,他心里能舒服吗?”

    苏婉嫣听后手一顿,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她和云端现在这样畸形的关系,只是垂着头没有接话。

    “怎么了怎么了,说你几句你还不开心了。”

    桑云溪见有走火的迹象,忙不迭的劝阻:“好了好了,你都说她是有家的人了,说她干什么呀,总会长大的。”

    苏婉嫣含着眼中的泪水,腾地起身,转身往门外冲去,她并不是和苏站置气,只是刚才苏战无疑说出的话刺痛了她,‘家’,她哪里还有家,唯一的家自己还不能轻易回去。

    她没有立刻上前,在小区里转转,人工湖上驾着木板桥,她走在上面发出吱吱的声音,周围三三两两有一些晚归的人,他们都有家,而她却没有。

    她想要自己变得强大,到头来却发现,自己也只不过是一个小孩子而已,根本就谈不上勇敢坚强的孩子,更谈不上强大。

    小区里几颗芭蕉树,高高大大形成大片阴影,风轻轻吹动就会摇曳不停,在地上斑驳的变换着各色影子的样子,像一个多情的画家。

    她抱着手臂往住处走,雾气已降下,等她进电梯后才发现自己的头发已经处于潮湿状态了。

    在门前站了很久,看着门缝里溜出来的那一抹灯光,伸手拍拍脑袋:“唉,怎么出来的时候忘了关灯啊!”

    关上房门在玄关处换鞋,在鞋架上发现一双男式皮鞋,她一愣,就听到身后传来清冷的声音:“劳烦你以后不要玩失踪,我很忙,没空理你。”

    声音很熟悉很熟悉,只是没了她所熟悉的温柔,声线里全是僵硬和冰冷。

    她一个仰角,将快流出的泪水硬生生的逼了回去,转过身来莞尔一笑:“我这里好像没有什么可以麻烦云大律师的事情?”

    他抬头和她对视,视线所及处一片冷意:“你哥哥跟我说你和他闹矛盾,在家没看见你,要我看看你在哪里?”

    苏婉嫣轻笑出声,上前一步靠近云端,良久后如兰花吐露芬芳:“我哥?不也是你哥吗?”

    云端听后盛怒,两眼里全是火光,似乎要烧掉他所看到的一切:“苏婉嫣,你不要得寸进尺。别忘了,你两手还沾着我儿子的鲜血。”

    她轻哼一声,丹唇仿若未启:“是吗?我不记得有这么一回事。”

    他没再搭话,丢下一句:“以后你的事情少找我的好。”就径直走到玄关处换鞋出去,没有回过头再看她一眼。

    她缓慢的蹲在地上,将脸埋在两腿间,没有眼泪,再也流不出眼泪了。他不快乐,她就真正快乐吗?

    即便如此,她却也不愿意看着他和安子夕圆满美好的生活在一起。她有多爱他,也只有她自己知道而已。

    天色微明时,漫漫星隐时分,她才沉沉入睡,穿了一身职业装,和白狐接头后一起来到了她爸爸手下的一家中型企业,没有云端介绍时的盛大与正式。

    甚至大多数人都不知道公司多了一个员工,就这样的默默地开始工作,她跟的是财务总监,做她的秘书。财务总监是白狐的妈妈,姓阳,单名一个姝字。

    阳姝待她很好,白狐也在财务部,却不是秘书,而是在投资部里当一个小小的工作人员,甚至没有人知道她是老板千金。

    白狐曾经和她抱怨过阳姝对她的苛刻,苏婉嫣只是笑笑,淡淡的回道:“那是你妈妈想要培养你,一个人在自己不能胜任的位置,必定会遭到质疑。倘若你从基层做起,日后必定会坐稳她想要你做的位置,不至于摔的很惨。”

    她知道白狐其实也是懂这个问题的,只是不愿意说破,就像阳姝待她好,也是因着白狐的原因。

    晚上和阳姝一起加班到夜深了才回去,白狐开着她最近买的车将苏婉嫣送到小区门前,好在两人住在同一条线上,免了她挤公交或是地铁的麻烦。

    白狐的车,是一辆很显眼而骚包的青苹果绿的兰博基尼,记得是大三时一次出去玩,兰博基尼4S店门前刚好有一个红绿灯,公交车被阻停在店前。

    大大的橱窗里就是她买的那辆车,记得她当时说:“婉嫣,你看着,等我大四实习的时候一定要找我老爸敲一辆车。”

    她冥想了很久,如果她找苏年敲一辆车,苏年是送不起名车的,顶多送她一辆二奶专用QQ车。

    她哀嚎了很久对白狐说:“妖怪,你去死吧。”

    苏婉嫣走在小区的小径上,恍惚的想着这些事情,明明这些事都没有一年,她却觉得过了好久好久。时间不长,只是心很长,记忆是一条明灭起伏的河流,恍如她遗留在云端身上的那颗心。

    是她老了,还是心态变了?

    她给自己煮了一碗面条,看着新闻将一碗面下肚,洗澡后想要将东西收拾一下,却意外的在包里发现了挂着桃子的那串钥匙和门禁卡。

    握在手里半晌,将上面的桃子取了下来,放在桌上,心里不住的对自己说:“云端,将所有属于你的东西都还给你。”

    第二日上班前就去快递公司将钥匙和门禁卡寄到了律师事务所。她也能看出,阳姝也是有意要栽培她,她也不想辜负这番美意,也极力的想要做到阳姝期望的目标。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