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静好,与君语  第五十二章

章节字数:3138  更新时间:13-02-26 19:0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那晚她还是没能忍住,要白狐将她送回了苏家,苏年和韩清显得也不怎么意外,什么也没问,什么也没说。

    苏婉嫣还是脸皮厚,想着往后一直呆在苏家也好,这样,她的生活除了苏战独立成家外,对于她来说,也没用什么特别大的变化。

    阳姝拿着报表看了很久,敛着眉指着一处漏洞耐心的告诉苏婉嫣哪里错了,是怎么造成的。

    等她拿着东西回到办公桌,办公室里的女同志一片骚动,窃窃私语的谈论着什么,她经过白狐的桌子时将熟睡中的她打了一下,等白狐清醒了想要找到始作俑者时她已经翩然离去了。

    她仔细的看着阳姝给她的资料,因为她不是财务专业出身,除了努力的恶补之外也没用其他什么捷径了。

    “听说没有?我们公司最近换了法律咨询公司。”

    “不是一直和金曲律师事务所合作的很好的么?怎么说换就换了?”

    “这个我也不太清楚,高层的决定我们怎么清楚。”

    “哦,不过听说合作的大律师是个大帅哥……”

    “是这样说的,具体不太清楚。”

    “……”

    “……”

    苏婉嫣专心的看着资料,白狐有点两天打鱼,三天晒网的感觉,但投资部的组长也没有为难她。也是,一个开着兰博基尼车拿着一个月三千元的人,没有点家庭背景也只能证明她不是小三就是二奶,还是有背景。

    快到吃午饭的点了,白狐再也按捺不住,拖着苏婉嫣就往楼下跑去,电梯门开,里面站着的两人赫然是云端和白爸爸——白明远。

    苏婉嫣敛眉垂目的站了进去,白狐跟在身后站在她和云端中间,鼻中发出了一个冷哼,轻轻浅浅的,声音虽然不大。但是电梯也不大,相信白明远和云端也都听到了。

    她伸手拉拉白狐的棉质裙摆,白狐回过头给了她一个安心的眼神。

    从口中缓缓吐出音节,那柔媚的声音清清冽冽,依稀含笑,只是句句刺骨:“唉!真是出门没有看黄历,我当初是瞎了眼睛才会觉得是块肉,现在看来不是你是狗,而是某些人是坨屎。我都说了,早知道就答应计算机系的那个帅哥了,有钱又喜欢你,和他在一起多好啊!总归不会守着一坨屎。”

    苏婉嫣明白白狐说的是什么,就是上次她对白狐吐露心迹时白狐鼓励她说:“狼行千里吃肉,狗行千里吃屎,云端是块肉,值得你拼一拼。”

    她用眼角偷偷瞥了眼隔了个白狐的云端,白狐说的很隐晦,也不知道云端能不能听懂。他脸上还是一派的从容淡定,嘴角还是浅浅的微笑,就像她所熟悉的他一样。倒是白明远,一头雾水的盯着白狐,想要开口,却因着云端在没有开口。

    她张口想要说什么,白狐却激奋的接着说:“哎呀!昨天你可是答应了那个金融系的追求者说陪他看电影的,千万别忘了啊,我可是收了他好处费的。”

    苏婉嫣一头雾水,慢吞吞的开口:“白狐……”你记错了吧,今晚是她们两人去看《人再囧途之泰囧》的。

    没能将后面的话说完,就听见白狐大声一喝:“看吧,别这副表情,我就知道你记不起是谁了。就是那个大学时每天吃饭都坐在你不远处偷看你的那个男生,用‘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来形容你的,想起来没?”

    还没待她大脑转动,电梯门一开,白狐就率先拉着苏婉嫣往外奔去。直到坐在白狐车上的时候,苏婉嫣才弱弱地说:“狐狸,你是不是把人给弄错了。”

    白狐大笑,趴在方向盘上一阵乱锤,喇叭也随之响起,笑到快断气时才正视她,朱唇掀起:“你不觉得这样很好玩吗?”

    “噢……我懂了。”

    白狐鄙视的横了眼她:“只有牵扯到云端的事情,你都会慢很多拍。”

    “可是他不是毫无反应么?”

    “好了好了,满足我舒畅的心情好了吧!晚上带你去看电影,将不开心的都忘光光,我们是快乐的桃狸组合。”

    苏婉嫣点点头,眼底却渐渐湿润,白狐和云端根本就没有过节,要说有,那也是因着她的。

    得一好友,还有什么比这个更重要呢?

    从电影院出来时苏婉嫣满肚子都是爆米花和可乐,走一步都会觉得肚子里像装了一口水缸,晃晃荡荡的左右偏移。

    散场的电影,出入的都是行人,她一挑眼就发现白狐不见了,愣愣地在原地等了很久才看见一路朝她狂奔的白狐,顿在她面前喘着粗气举着手中的特大号棒棒糖。

    她一愣,不知道白狐什么意思。白狐给了她一个白眼,微喘着站直了腰身,连忙解释道:“你小时候不是每次输液都哭么,只有你哥哥举个棒棒糖在你面前你就立刻不哭了。”

    苏婉嫣点点头,其实这些她也不太清楚,只是大人们特别爱回忆孩子小时候的情形,总会一遍又一遍的回忆她小时候那些丑事或者可爱的事情。

    白狐说的这件事也是从韩清和苏年口中听来的,苏婉嫣那时才一岁,一次感冒高烧,就被带到医院去输液。本来刚学会走路的,一场病虚弱的连哭声都很微弱了。

    针头插进脑袋后不停的哭,不论韩清和苏年怎么哄都不行,苏战那时也才七岁,拿了颗棒棒糖舔了一口,虽说万分不舍,却还是心疼妹妹。

    举着棒棒糖递了过去,然后后面的事也就明了了,苏婉嫣抱着一根棒棒糖挂着圆眼睛下面的两行清泪,舔了口棒棒糖,冲着苏战很不要脸的笑了。

    从那以后,每每苏婉嫣不开心的时候,苏战就会给她买一根棒棒糖,只是随着年龄的增长,他也觉得没有这个必要了,因为给钱会很方便且能随她自己买东西,往往就直接给的钱。

    “所以我跟你买个棒棒糖,让你把不开心的事情都甩一边去。”白狐咧着嘴呵呵的笑开了。

    苏婉嫣也跟着笑,笑着笑着眼泪就簌簌的流了下来,把白狐弄的措手不及,半晌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狐狸,谢谢你,真的谢谢你。”说着眼泪越发的汹涌,上前抱住白狐大哭,良久后才慢吞吞的说,“可是狐狸,你知道的,我不喜欢草莓味的。”

    白狐痴傻的盯着她很久,半晌给了个白眼转头,对着暗夜大声喊了句:“额滴神啊,我怎么摊上你这么个脑残了。”

    白狐将苏婉嫣送回苏家后才走,临走前摇下她骚包车的车窗,说了句:“不同路啊,明天记得给油费。”

    苏婉嫣没有回头,举着棒棒糖挥挥手大喊道:“会的,要多少冥钞,我都会烧给你的,多了就自己留着,不用客气。”

    开门进屋后因为已经是凌晨了,所以没有开灯,蹑手蹑脚的就摸进了客厅,怕吵到韩清和苏年。

    刚进门时听见他们房间里传来一些声音,小步挪了过去,一不小心就听了墙角。

    “你知道吗?我心中的石头终于落地了。”是韩清的声音。

    紧接着是苏年的回答:“是战儿的事情吗?”

    “嗯,我开始知道他和桑云溪在一起时险些没有晕过去,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说,我怕失去他,更怕你失去他。”

    苏年轻叹一声擦缓缓回答:“战儿比嫣儿懂事,知道了还是会理性对待的,就这样回到桑家也不失是一个好办法,他和我再亲,毕竟不是他生父,这样至少可以唤桑容一声‘父亲’。”

    “……”

    “……”

    余下的话她没有再听下去,她忽然之间松了一口气,不知道确实对谁都好,转身就小声的回房,又因着没有洗澡,不能弄出响声。

    灵光一闪,转身又偷偷的走到玄关处,打开灯,将房门‘砰’的一声给关上,然后打开客厅所以的灯,显示——她回来了。

    果然没多久韩清就披着衣服走了出来,看着仍在客厅磨蹭的苏婉嫣,朗声训斥:“你这是去哪里了?这么晚才回来,快点去洗澡,洗澡了去睡,明天还有上班。”

    “老妈,吃不吃棒棒糖?”讨好般的将糖递了过去。

    韩清无奈:“都刷牙了,吃什么糖啊!”

    苏婉嫣一脸的怯弱,不住的点头后溜回了自己房间,末了补了句:“老妈关灯啊!”这才敢放水洗澡。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