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部 尾声  第四百二十八章

章节字数:4135  更新时间:14-04-01 08:0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对她刚才的挑衅,林皓夜还是有点不爽,不过她的身份是客宾,没置喙权,只能把场面交给自家师傅和师兄处理。

    凌昊天瞧着自家师傅,迟疑着没有说话。雪莱淡淡一笑,神色温润,并无半分芥蒂之色:“自我先师起,剑圣一门与美第奇家族世代故交,寒金小姐此次前来是出于什么意图,凌氏与剑圣一门都非常明白。还请寒金小姐代向令尊转达我的问候和谢意。”

    寒金•美第奇闭上眼,长叹一声:直到此时此刻,她才彻底认输——这样一个人,本就如独立于红尘之外的九天神祇,谪入尘间,有缘得见,已经是他们这些凡夫俗子的幸运,她又有何资格去嫉妒?

    只是……她不着痕迹地看向凌昊天,美丽清峻的脸上露出感慨的意味:对这样一个隔离于世俗之外的男子动心,于凌氏少帅而言,实不知是福是祸。

    她本是一个聪慧的女子,当时不过是隐隐冒出一个念头,而当八年后,已经接手美第奇家族事务的她从凌氏新任董事长飞廉处得知当代剑圣身故,以及凌昊天不惜以身相随的消息时,并未感到太过惊讶,只是坐在办公室里沉默良久。

    她也曾想过,如果早知结局,那个惊才绝艳的男子是否还会坚持自己的选择,哪怕最终结果令自己心痛欲绝,直至以身追随。但无论如何设想,结局大概都不会变更,便如飞蛾扑火,明知是自取灭亡,仍义无返顾。

    但,那已与她没有关联;事实上,她和凌昊天之间,从来就没有过关联,哪怕她再不情愿,也不得不承认这一点。

    那是一个她终生无法企及的世界,能够得窥一二,已是莫大的幸运。

    一周后,寒金•美第奇离开港城,本该松一口气的众人却丝毫没有放松的感觉,因为当代剑圣再度病倒。

    自两年前那场大劫后,雪莱的身体就大不如前,而数月在重伤之下封印东皇太一更是耗尽了他全部精血,纵使最后被那颗千年内丹救回,也已元气大伤,虚弱至极。

    这番因着美第奇家族到来,风波不断,本就大耗心神,加之为了制服水月闻音动用剑圣绝学冰心剑诀,更如雪上加霜,以致寒金•美第奇前脚刚离开港城,他后脚就倒下,接连数日高烧不退。

    凌昊天忧虑焦急,索性一应事务托付给飞廉和李如松处置,连着几日守在床头,不敢合一下眼。饶是他内力深厚,一周下来也疲累不堪,最后还是被林皓夜一掌打昏,才好歹休息了一夜。

    因着雪莱病倒,本想等美第奇家族离开港城后就返回内地的肖明远和荆玥也更改了行程,虽然帮不上忙,守在边上总会踏实一些。好在一周后,当代剑圣病势渐愈,烧也退了,只是身体仍然虚弱,还需卧床静养。

    “害大家担心了,抱歉。”当代剑圣倚靠在床头,虽然脸色还有些苍白,眼底的神采却恢复如常,微笑着道。

    这帮人中,肖明远是唯一一个和雪莱平辈相交的人,因而很自然地接过话:“那倒没什么,不过你身体这么糟糕,以后还是多注意休养,别再操劳了。”

    “我知道。”雪莱淡淡一笑,回头瞧见林皓夜眼下明显的乌青,怜惜道,“这一阵辛苦你了。”

    林皓夜摇摇头,抿嘴一笑:“我还好,最辛苦的还是昊天师兄,连着一周都没合眼,最后还是被我打昏过去,才睡了一会儿。”

    雪莱看向凌昊天,后者站在床尾,半垂着头,脸上带着掩饰不住的倦容,不由心生怜惜,温和道:“你要打理凌氏,已经够辛苦了,怎么还不去休息?”

    凌昊天眼神幽微,不知在想些什么,迟了片刻才道:“弟子没事……师傅病势未愈,弟子无心休息,也实在睡不着。”

    雪莱熟知弟子性格,不再深劝,目光移向林皓夜,落定在她左手中指上所戴的铂金圆环上,微微蹙眉:“皓夜,你和殷文订婚了?”

    林皓夜本想等师傅身体好转,找个无人的时机再行禀报,没想竟被当代剑圣一语道破,不由愣了愣,下意识转动手指上的戒指,方答道:“是……是那天在马场时提到的,所以未及向师傅禀报。”

    殷文上前一步,与林皓夜并肩而立,右手垂下,将她戴着戒指的左手不动声色包入掌心,正容道:“晚辈真心求娶皓夜,请前辈成全。”

    雪莱掩唇咳嗽两声,低低笑道:“皓夜已经戴上你的戒指,我还能说什么呢?”

    明知他不会反对,可亲耳听到这一句,殷文还是如释重负,眼底绽出一抹极温润的笑意,如乌云破日:“多谢前辈。”

    雪莱微微颔首,忽然敛起笑意,神色郑重:“我知道你对皓夜的心意,不过即便如此,我还是要叮咛你一句:别忘了那晚我说过的话。”

    那晚的话……他说,皓夜是我最钟爱的弟子,而我此刻还是当代剑圣,用意不外乎叮嘱他,如果敢有负于林皓夜,自己必将以剑圣掌门的威望召令所有修行之人,上天入地追杀于彼。

    那是他作为一个师长,或者父兄,对家中最疼爱的小女儿的爱宠和保护,即便哪一日他不在人世,这份牵挂与守护也会延续下去,庇佑这个女子一生安顺。

    他微微躬身,以一个晚辈面对长辈的恭敬姿态诚恳道:“是,晚辈谨记。”

    荆玥憋了好久,终于逮到说话机会,忙插口道:“啊啊,原来阿文已经跟皓夜求婚了吗?真是的我们都没看到,太奸诈了!话说你们俩婚期定在什么时候?反正凌氏什么都齐备,干脆现在就结婚,我们参加完婚礼再回内地算了。”

    此言一出,连肖明远都看过来,眼底压着乌沉沉的笑意,表情十分期待——也无怪他们有此反应,这一对走到现在,经历了多少坎坷变故,所有人都看在眼里。好不容易走到这一步,回首来时路,连他们这些旁观者都觉恍如隔世,何况当事人。

    如今这一对修成正果,他们自然乐观其成,也巴不得找个缘由好好热闹一番,已冲淡当代剑圣病倒后的压抑沉闷。

    殷文低咳一声,被这么多双眼睛盯着,终究觉得不自在,低头询问似的瞧向林皓夜。女子咬了咬唇,忽然抬头:“师傅……弟子、弟子不想现在成婚。”

    话音未落,周遭倏尔安静下来,哪怕冷静深沉如殷文都微变脸色,低呼:“皓夜!”

    雪莱倚着羊绒软枕,日光从落地窗口映入,半张面颊白得近乎透明:“为什么?”

    林皓夜走到床边,单膝跪下,把他单薄苍白的右手合入掌心,低声道:“弟子不想在这个时候成婚……我想陪在师傅身边,等师傅身体痊愈后再行婚礼。”

    雪莱抬手轻抚她长发,对这个小弟子的心意了如指掌,不是不感动,可更多却是无奈:“师傅身体如何,你是知道的……如果等我身体痊愈,恐怕这一世你都未必等得到,又何苦呢?”

    “师傅!”两名剑圣弟子同时出言劝阻,不想听到当代剑圣吐露这般不祥之语。

    “为师说的是事实。”雪莱微敛笑意,温和凝注于爱徒面上,“有些事不可逆转,但我希望至少能在此之前见到你们成家立室——有人在身边照顾你,为师也能放心。”

    这话林皓夜还不觉怎样,凌昊天却觉大为刺心,不由打断他的话:“弟子不想成家!弟子只想陪在师傅身边!”

    这是他第一次肆无忌惮地于人前吐露藏于心底的夙愿,惹得众人纷纷侧目,微露出讶异的表情——早知道这位凌氏少帅对授业恩师感情极深,却还是头一回意识到,这份羁绊似乎远比他们所预期的要深刻、执着。

    “是啊是啊!”不待当代剑圣开口,林皓夜已抢先道,牵住雪莱衣袖轻摇了摇,“师傅,你就让我们多陪您几年吧,这是我们唯一能为您做的了。”

    雪莱有些无奈,第一次发现纵横联手的威力竟连自己这个做师傅的都有点招架不住,这算不算……搬了石头砸自己的脚?

    他抚一抚女弟子软玉一般的面颊,低声道:“即便你不想成婚,你可有征求过殷文的意见?他是否愿意拖后婚期?”

    林皓夜咬咬唇角,回头看向殷文,眼神里极难得地带上求恳意味——那是她第一次求人,却是为了这样一个理由……殷文无声喟叹着,走到她身旁,递过一个安抚性的微笑:“没问题,我尊重皓夜的选择。”

    雪莱长叹一声,恍惚觉着一生从未败于人手的纵横绝技在这几个小辈面前竟毫无施展余地,只能无奈摇头:“罢了……随你们吧。”

    当代剑圣精神不济,说不了几句便沉沉睡下,唯留凌昊天一人在床前服侍,其余人则悄然退出,回卧房自行休息。

    带上房门,林皓夜瞧着径直走向洗手间的殷文背影,一个箭步抢上去环抱住他腰身,低声道:“殷文……你生我的气了吗?”

    后背突然贴上一个温香软玉的身子,殷文骤然僵了一瞬,隔了片刻才道:“我没有生气。”

    林皓夜贴住他背脊,轻轻蹭触:“对不起……我知道你的心意,可是这几天,看着师傅一直昏迷不醒,我忍不住就想起几个月前他生死一线的时候,突然觉得很怕,怕他就这样一睡不起……”

    诚如她之前所言,这两个男人是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她半生冷戾乖僻,从不顾及他人,唯独这两人……是她不惜赌上性命去守护的对象!

    “我知道师傅是怎么想的……他怕自己不能在我身边,所以想我快点成婚,只要身边有人陪着我、照顾我,他就能安心——我就是不要他安心!就是要他担心我,念着我!只要他不能安心,他就会继续撑下去,一直守护着我们。”

    林皓夜在她怀里蹭着面颊,声音沉闷,微微带着哽意:“殷文,我是不是很差劲?”

    “不会的……”殷文轻声道,第一次看到这个女子软弱的一面,心底感慨万千,却不知该如何劝解,只能回过身,将她揽入怀中,紧紧抱住,“我很清楚你师傅在你心里的分量,也明白那种眼睁睁看着在意的人在面前离开却无能为力的痛苦,所以我尊重你的决定,你毋需为这个担心。”

    正因为他亲身感受过眼看着至爱之人在眼前死去的绝望、悲恸,与无可奈何的愤怒,所以他完全明白林皓夜此刻的感受,虽然婚期拖延,但只要与她日日耳鬓厮磨,是否举行那个仪式倒不是十分重要。

    只要,他们在彼此身边……

    然而无论是他,抑或林皓夜都没有想到,这一拖,竟然拖了整整八年——

    “癸巳年一月,剑圣三十八代掌门昭告天下,逐大弟子天出剑圣门墙,并传衣钵于弟子夜。

    庚子年五月十五日,剑圣三十九代掌门继任,于是日同行大婚之礼。礼方毕,先代剑圣即泣血委地,力竭而亡。彼时日月惊落,剑鸣铿锵。其尸身葬于禁地冰室,盖棺之际,大弟子天以“寂”诀闭六识五感,置身棺中,随师殉葬。虽勉力不可分之。

    夜不胜悲,遂将两人合葬,于棺前静坐三日不出。及日出,终以万钧闸门封墓室,曰不可扰之。”

    ——出自剑圣秘卷《捭阖本纪》

    彼时夜沉风定,静静相拥的一对男女并不知道日后结局的惨烈。远处海面,一轮皓月升入夜空,光华皎洁圆满,铺陈一地清凉。

    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情人怨遥夜,竟夕起相思。

    至少此时此地,他们就在彼此身边,没有天各一方,亦毋需仰望明月怀念彼此。

    与浩渺无尽的天地沧海相比,他们只是渺小如蝼蚁的凡人,一生不过数十载光阴,短暂如白驹过隙。但在这平凡的身躯里却蕴藏着连神明都不得不为之变色的可怕力量,终其一生都奋斗不息,用生命、血泪、乃至灵魂与宿命抗争,在这片土地上写下属于自己的篇章!

    而今,风云未息,沧桑亦未过尽。

    只是当星辰再度转动的时刻来临,人的命运,已不由神来主宰!

    全文完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