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幕白莲尽染  第十三章

章节字数:4517  更新时间:13-02-18 18:3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夏侯珺带着我回去的罗华殿时,我心里还在担心在饶都城外的卿华裳,内心受到无比的谴责,一路走来,有很多宫人急急忙忙的奔来走去。

    我疑惑着,在看见素雅的罗华殿在我出去的时间变得喜庆而华贵时,我已经知道是要发生什么事情了,身边的夏侯珺心情很好,唇边一直带着浅浅的笑容。我老远就看见卿华裳站在罗华殿的宫门口指挥着那些挂红菱的宫人,亏我刚刚还为自己的良心受到谴责,他转头看向我的时候,面容上还是带着那万年不变的温柔笑颜。

    “陌陌,你回来了。明日就是新嫁娘了,怎么还那么让人不省心。”他念叨着,扭头又深深的对夏侯珺做了一揖,“皇上。”

    “陌儿,明日大婚还有许多事宜要准备,我就先回朝龙殿了。若是想我了,就来找我。”夏侯珺在我额头落下一吻,微微的朝卿华裳一笑,那降紫色的身影慢慢消失在我的视线里。

    我瞪了笑的花枝乱颤的卿华裳一眼,转身就进了屋里去,卿华裳没有跟进来,我觉得心里闷闷地,不知道为何?心里总有一道声音告诉我,夏侯珺那深情的模样是假的,他不爱你。

    脑海里隐约出现一个画面——

    夏侯珺看着我,邪魅的俊颜满是柔情,“小狐,朕会舍不得。”

    “皇上这句话还是说给慕小漫听吧,我是慕小狐,皇上不要弄错了对象。”

    “你和小漫不一样。小漫是小漫,你是你,不能相提并论。”夏侯珺蹙着眉,低声吼道。

    “没错,小漫才是你心中挚爱,当然不能相提并论。”

    “弱水三千,朕只取一瓢饮。”

    “弱水三千,皇上只取一瓢饮,可那一瓢是慕小漫,不是我。”

    我的头又开始隐隐作痛,耳边传来卿华裳气急败坏的声音,“陌陌,你做什么强逼自己呢?”

    卿华裳,什么叫强逼自己,我曾经空白的记忆里,突然出现了夏侯瑄温柔似水的模样,还有夏侯珺邪魅深情的样子。可若站在他们身旁的人真的是我,我不禁有些心寒起来,我是那种不顾及情分的女子吗?那飘渺空灵的声音在耳边荡起,我怎么也忘不掉。

    待我平静下来的时候,天也有些晚了,罗华殿已经上了灯,我看着房间里那袭妖艳的嫁衣,没有想到短短七天之内,我就要穿两次嫁衣。

    我正在出神的时候,卿华裳那抹华白的影子从窗外跃进我的房间,我看着他俊俏的脸,“时辰还早,有门不走,你干什么翻窗进来。”

    “陌陌。”卿华裳上前拉住我,那双我一直看不清的眼现在是一片的清澈,“我后悔了。陌陌,我带你走,你不要嫁给夏侯珺,我们逃好不好?”

    “卿华裳……你今天不对劲。”我收回自己的手,“我答应了夏侯珺的事情,一定要做到的。”

    “陌陌,你愿意你的枕边人抱着你心里却想着别人么,你不过是和慕小狐有一张相似的容颜罢了,何况,夏侯珺和慕小漫还有牵扯不清的情愫,陌陌,我们不要淌这浑水,我带你走好不好。”

    卿华裳站在我的面前,眼里是企求,“卿华裳,我以为你是没有感情的,联姻的主意是你出的,救夏侯瑄的主意也是你出的。你将我向夏侯珺的面前推,现在你做到了,你又反悔了,是你再说宿命,现在又要带我走,你真不是人。”我一脚踹在卿华裳的小腿上,气冲冲的拿起床底下早就准备好的包袱,心里还是觉得怒气难平。

    “原来你早就准备好逃婚了。”卿华裳嘴角抽搐,“是我多考虑了一步。”

    我怒气冲冲的瞪了他一眼,“逃婚是可以,不过我们要先去一趟苏府。”

    “去苏府干嘛,你不怕苏白那个腹黑的暗帝将你剁了做药酒?”

    “我答应了沁音,若是我要走,就将苍苍也带走,我现在去是要履行诺言的,管他苏白会把我怎样,我都还是要去的。”

    “你要救那个冰美人,那我们的逃婚之旅不是走的会很艰难。万一被夏侯珺抓住先死的会是谁?”

    黑漆漆飘散着灯光的夜里,我开始不想理身边这个喋喋不休的男人,我们很快就潜进了苏府,卿华裳是一个神奇的男子,他一进苏府就直捣苍苍休息的卧房。

    沁音被突然出现的我们吓了个正着,随即就是激动的泪流满面,“紫陌公主,你们快带公主走吧,她恐怕坚持不了多少日子了。”

    “苍苍怎么了?”

    “公主她中了情蛊的毒。”沁音泛红的双眼,“已经有半年的时间了吧,每毒发一次,她就要消瘦好几分,我真的不想看公主这样下去了,紫陌公主,沁音知道,你一定会帮助公主的,所以,带着公主走吧,再也不要让她回苏府了。”

    “情蛊?是很难解的一种毒吗?”屏风后无声无息,想苍苍已经入睡了。

    “情蛊说不上是多毒的毒物,若是遇上用情至深之人,它倒也不会要了你的命,只是缓缓的折磨你。情至深处,刻骨铭心,它毒发的也就越快,最快可能每天毒发一次,毒发时,就像万蚁侵蚀心脏一般,身体处处都泛着疼,还会咳出黑血。”

    卿华裳的话音才落,屏风后面传出苍苍痛苦难忍的声音,我们连忙飞奔进去,看见苍苍的指甲掐进自己的胳膊,白色的里衣上带着点点的红梅,苍白的小脸满是涓涓的汗意,努力忍着痛的她,看见我们后,一口血吐了出来。

    “看来公主真的是情根深种,到了这番模样,还不肯停下对心上人的思念吗?”

    “如卿公子所说,情深至骨,苍苍怎么停的下来,就算能停下来,我也舍不得,不是吗?”

    沁音嘤嘤的啜泣,她幽怨的说道,“若是他有心,就将解药给了公主了,公主你为何那么看不开。那晚驸马和楚姑娘的对话我都听清楚了,楚姑娘已经将唯一的解药给了驸马,这么长的时间,他还是没有将解药给你,公主,你看开些,好不好。”

    “陌陌,你要是不嫌弃,就和卿公子带着我走吧。那一朵白莲,我怎么努力也是得不到的,那就让他去了吧,我在乎的累了,不想在乎了。”苍苍说道。

    “好。”    
夏侯苍苍篇。

    那年,我才是孩童的年纪,苏白也才是个温文的少年。

    夏日的骤雨一逝即过,荷塘如雪的白莲开得灿烂,美丽中又带着丝丝的清傲。雨后的骄阳下,一朵朵的莲花,似雪的花瓣让人绚丽的睁不开眼眸。

    王宫的莲池旁,一个美得宛如是莲花做成的小女孩,高高的站在雨打湿的白玉的栏杆上,踮起小小的脚尖,伸手去采摘一朵含苞待放的白莲。

    调皮的白莲在风中摇曳,任我的小手伸的老远,也够不着那绿幽幽的翡翠脖颈。连续多次的不成功让我有些恼怒,我气恼的跺了一下脚,踩着的雨水溅起小小的水花,四散的开在我的衣裳上。

    “啊…”雨打湿的栏杆上,我不小心滑倒,娇小的身体直直的倒向深不可测的莲池。

    一道白影闪过,我落在一个坚实的怀抱里。温文的如春风般的少年踏过朵朵的白莲,将我送到安全的岸边,眼里满含对我的责备。

    “苏白……”我诺诺的唤了一声,美丽的小脸知错般的低的不能再低了,怯怯的拉了拉少年的衣袖。

    原想凶神恶煞的对待犯错的我,冰冷的面皮没维持一会儿,被我这么低低的一唤,少年的眼里又满是丝丝的心疼与担心。

    “白痴,你……”淡淡的羞红跃上脸庞,少年被我期盼的眼光盯得有些不好意思,“你不知道,那样很危险吗?万一你摔下去怎么办?万一我没及时赶到怎么办?你不知道……”

    “才不会呢!因为我有苏白你啊!”我打断少年的话,笑得灿烂。

    “你哟…”摇摇头,少年笑的无奈,宠溺的捏了捏我美丽的脸颊。

    那一年,他和我,如金童玉女一般,着实的让人羡慕……

    那年,我已是个稚气全脱的少女,苏白才是个宫廷的御用的琴师。

    “苍姐姐,你是来找白哥哥的吗?”那时的妩儿也是少女的年纪,相对我来说,却还如同一个孩子一般,需要苏白娇着、惯着,一如她本来就是一个孩子,至少在疼她如命的苏白面前。

    “才…才不是,我是有些地方不懂,来问他的。”这时的我有了少女的矜持与羞涩,我低头从袖中拿出一本琴谱,脸上的飞霞,却没逃过别人的眼。

    “不是吗?”无邪的问句,让我羞的低颔着玉首,“那苍姐姐,你带妩儿出去好不好?”机灵的小脑袋依在我的手臂上,恳求的问道。

    “好吧!”我轻点了下头,不舍的再看了一眼手中的琴谱,小手在掌心留下淡淡的红痕,最终还是将琴谱收好,拉着妩儿离开。

    于是错误便由此诞生了,妩儿因为在屋顶的高处摔了下来,最终走了。

    苏白就像是没了灵魂的木偶一般的,直至他遇到了楚蓝,那个与妩儿有七分相像的女子,他的生命才有不一样的色彩,人毕竟是不一样的,尽管,楚蓝与妩儿再怎么相像,也不可能替代妩儿在苏白心中的位置。

    只是,这仇恨的种子,也因此深埋在了心中,潜意识里,苏白永远都不会忘记,妩儿的死是我造成的。

    本该青梅竹马是一对,却因误会彼此误一生。

    沁音说我变了,我不知道自己哪里变了,我只是不再喜欢去御花园的莲池看莲花了,那里离蓦苍宫有一段很远的距离,一个人走那段路,我会寂寞。

    我渐渐的只喜欢呆在蓦苍宫,或许是不想看见苏白与楚蓝鹣鲽情深、如胶似漆的模样吧。皇兄为我定了一门亲,是夜国的皇帝,皇兄说,“若是在饶国是那么不快乐,苍苍,哥哥给你自由,让你放了自己。”

    我没有拒绝,乱世之中,一个公主最大的作用,也就是维护自己国家的利益和和平。虽然,饶国暂时是不需要的,可皇兄找了这么一个理由,无非是想让我忘记苏白,离开这个伤心之地。

    为夜国接风洗尘的那天夜国的国君没有来,皇兄和三哥发生了一点小小的摩擦。那是这几年我第一次在宴会上露面。苏白的位置上,俨然多了一个人。那个女子楚楚可怜,娟秀雅丽的容颜与妩儿有着七分相似,我悄悄的离席了,不想惊动任何人。

    我是听宫里的人说,梨亭的花开了。白色的梨花漫天飞舞,好美的梨花,好美的月色,只是再过一些日子,我恐怕就看不见了。

    风起,花落,一地香。弹指之间,烟雨翩翩。琴声喑哑,梨花片片。眉头轻蹙,珠语连绵。水袖轻舞,玉指芊芊。回眸望,寻你在人世之间。

    我才到梨亭,就听闻到琴音,原来有人早我一步捷足先登了。我心里一片开朗,循着琴音,穿过花海。

    琴音浮浮沉沉,恰似一江春水,波涛汹涌,男子白衣,在清冷的月色下,寒意更甚,梨亭的花漫天飞舞,他清朗俊逸的面庞显得有些扑朔迷离。他抬首看着我,眼底一片的冷然。

    “苏白。”我掩下笑容,开阔的心情瞬间低落下去,我迟疑着,前进的步子渐渐向后退去。

    琴音止,一开始苏白的目光就一直在我的身上,月光依稀,花落一地。“公主。”我的晃神只是刹那,随即就听见苏白冷冷的语调。

    就是这么一句话,我的心宛如被利爪狠狠的抓了一把,痛,不自觉得蔓延。

    冷清的月光下,苏白的脸不似看见楚蓝那般温和,他,没有任何的表情。对于苏白来说,这辈子最珍惜的人也就是楚蓝了,世间,也无他需牵挂的人了。

    他如白莲般的静默,泪,自我如玉的脸颊边滑过,眼,无奈的轻闭上。

    我忆起几年前,为了采莲的我,差点失足跌进莲池,那日,我只记得,勾魂摄魄,惟有一抹白。

    此情此景,历历在目。只是,几年沉淀,白莲注定湿那么一回。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