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幕彼岸花尽  第二十五章

章节字数:2753  更新时间:13-03-01 08:0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你回来该告诉我的,不然也不会让你吃这些不必要的苦头,姝离谷到处都是我布的阵,就算你侥幸从这个阵里逃脱出来,也会掉入另外一个阵法里去的。”他牵住我的手,朝树林的深处走了去,他将我护在怀里,拨开碍眼的树枝。嘴里还不停的念叨着。

    “我走后你是禁了多久的嘴,竟然停不下了。”我闷闷的笑着,忽然感觉心里很温暖,其实我与卿华裳也并不是想象中的那么远,可也不是嘴上说的那么近。

    “陌陌,这么久不见,我没有听见你说过一丝想念,你倒是嫌弃我来了,早知道,就让你在外面多待一会儿,省得老是嘲笑我。”

    “就算这样做,怕你也舍不得吧,方才是谁听见陌陌那石破天惊的咒骂声后,不管不顾的就跑了过去。卿华裳,是你说这山谷里危险,不要四处乱跑,可就在刚才我却看见你乱了阵脚一般的乱窜,你说,你当真舍得将陌陌丢在那里么?”苍苍戏谑的声音自高处传来。

    我才从卿华裳的怀里抬起头来看她,目光不禁意的就瞥见了卿华裳“腾”的一下羞红的桃花面,我掩下从心底跳跃起的笑意,故作镇定的将目光投向了苍苍,当然还有在她身边无微不至的苏夜。

    苍苍看起来气色好了很多,脸色也没有了我离开时那般苍白,苏夜在她的身后小心翼翼的护着,就怕一有闪失,这么一个美人儿就香消玉殒了。

    “苏夜,你的手脚倒是来的快啊,炎国距姝离谷是最远的,没想到你那么快就将寒冰椛拿到了手,卿华裳当初你不说那东西是最难取的么,怎么他回来的比我还快。”我瞪着卿华裳,卿华裳张了张嘴,委屈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是炎国的皇帝比较好说话,我答应他治疗一个女子,他也应诺我会将寒冰椛交给我,我一拿到就快马加鞭回来了,只是比你早了两三天罢了。”苏夜笑道。

    我本想打趣一下苏夜,卿华裳好似识破了我的阴谋,“,苍苍最近稳定了许多,我也将其余需要的东西备的差不多,现在就差纰纱的银狐血了,若她将银狐血带了回来,苍苍的毒可以开始解了。”我暗地里踹了他一脚,他只是笑了笑,气的我将头扭向了一边。

    “慕小漫也回来了?她怎么不在?”如若只差银狐血的话,说明慕小漫已经拿到了修罗草,可为何到现在都不见她出来。

    “小漫只是派人将修罗草带了回来,她的人么,自然是留在夜国了。”卿华裳提起这件事情眼睛眯得跟月儿弯似的,扎眼的很。

    “她留在夜国有事?”

    “呵呵……”苍苍轻笑出声,“紫陌,小漫去夜国取修罗草,去了怎么可能还有回来的理儿,你的好哥哥可是用修罗草换了她整个人儿。”

    我嘴角僵硬的抽搐了几下,这个交易当真是划算,一株灵草换一个人儿,我怎么就不知道我那个温柔似水的哥哥突然之间就耍起了小诡计了,我就说为何卿华裳不让我这个堂堂的夜国公主去取修罗草,偏偏就让慕小漫去,我哥哥会这样做,一半是受了他的蛊惑。

    还美名曰是不让我太过于明显的曝露在夏侯珺的追兵之下,这个卿华裳,心机还当真是重啊。

    “陌陌,你见我还没有一个时辰,都瞪我不下数百次了,你就不怕你的眼珠掉了下来么?”

    “你们便不要再闹了,快进屋吧。”许久未开腔的苏夜笑的如沐春风,招呼我们进屋去。

    卿华裳如大赦一般窜进了屋里去,苍苍将我拉了过去,“你走那些日子,可不知道他多少沉默,今日见你回来了,往日那温文的性子说回来就回来,还当真让人不习惯呢。”

    “谁知道他葫芦里到底卖了些什么药,小心是些迷魂药,吃了你都不知道。”我觉得苍苍是收了卿华裳的好处,才会在我的面前说卿华裳的好处。

    苍苍掩着嘴偷偷地笑着,看的我心里极为不舒服,我扭头不想理睬她,谁叫她嘲笑我,“陌陌,我知道或许卿华裳比皇兄来的更好,可是,卿华裳和皇兄,你的心里,究竟装的是谁?”苍苍突然问道。

    我直觉性的想要逃避这个问题,“苍苍,今日我有些累了,还是早点休息的好了。”

    “你现在不回答我可以,陌陌,你不可能一直逃避的。卿华裳也不会让你一直逃避下去的,皇兄与他,你终究是要有一个抉择的。”苍苍拉住我的手,顺势扳住了我的肩。

    我看着她的眼,良久,“苍苍,你有没有想过,你的皇兄或许爱的只是‘慕小狐’而已,我只是与慕小狐有一张相像的面皮,他爱的不是我。”

    “那你有没有想过,或许你就是……”

    “苍苍,可以吃药了。”卿华裳从屋子里出来,笑的一脸温文的对苍苍说,苍苍看了卿华裳一眼,便走进了屋里。

    “陌陌,我带你去休息吧。”

    “好。”气氛突然之间变得奇怪起来,我跟在卿华裳的身后,他将我带到一个房间的门口,帮我推开了门,我朝着里面张望了一下,要用的东西都是齐全的,屋子也是很干净,想来是有人整理过的。

    “那我就去睡了。”我走进房间,觉得这个房间颇让我满意,转身对卿华裳说道。我的手才准备将房门关上,卿华裳伸出他的手臂将我搂进了他的怀里,我一怔,浑身上下都觉得不舒服起来,本来想要挣扎,无奈他搂的确实是紧,“卿华裳,你怎么了?”

    “就算是逆天行事好了,背叛了所谓的宿命又如何,陌陌,是你一次又一次的让我情不自禁,你知道么?”

    在我还来不及反应他话语中的意思,他却松开了我,为我掩上了门,他落寞的身影缓缓的离开了房间的门口,明明是极其轻微的步履声,如此安静的环境下,变得却沉重起来了。

    次日,我起了一个大早,或许是卿华裳和苍苍那一番话,我这一晚睡的不是那么的安稳,隐隐的总是听见一个魅惑的男声不停的在我的耳边唤着我的名字,陌儿,陌儿。

    心口不知为何隐隐泛着疼,卿华裳说姝离谷到处都是他布的阵法,若是没有他带路,是没有人能走出姝离谷的,若夏侯珺是早我几天来的姝离谷,那他现在还好么?

    打开房门,就看见卿华裳那抹华白的身影在一片的花海中,白色的小药花将他衬得很好看,他好像感觉到了我在看他,本来是很认真的看着手里的药草,突然转过头来对我微微一笑。

    “卿……”

    “卿华裳,你个混蛋!!!”石破天惊的吼声在山谷里来回的回荡,我本想说出的话语硬生生的咽了下去,这个爆发力极其强大的女声不就是纰纱么,难不成昨日我那声大吼也是这样传过来的?

    卿华裳好看的眉微微一拧,我就见他向那片密密的树林走去,苍苍似乎也是被那叫声干扰了,她从另外一件屋子里出来,笑着解释道,“出口距这里是不远的,只是因为卿华裳布了阵法,所以外面的人才会找不到这里,其实这周边发生的事情,这里可以听的一清二楚。”

    没一会儿,我和苍苍就看见卿华裳将纰纱带了进来,纰纱的脸色很不好,向来妩媚的凤眼也失去了原本的味道,呆呆的,她看见我们后,只是扬了一抹苦涩的笑,“对不起,我没有拿到银狐血。”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