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章 世上可有神佛?

章节字数:4759  更新时间:16-09-28 18:1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两天后,紫青连同钱氏、李氏的家人一起被牙婆来带走发卖。傅桓真让水香送了些钱过去给牙婆,让她善待紫青,又悄悄塞了些给紫青藏着自用。水香回来说,紫青离开时,朝着她院子的方向拜了三拜,嘱咐水香一定要细心照料她。

    傅桓真终究还是难受,因此晕沉睡了一天。

    隔了几日,傅弘平带着傅桓志来向傅老夫人辞行。张氏跟在后头,眼睛红肿如桃,到底不敢在傅老夫人面前嚎哭,不过那姿态也做了十足,到后来,引得傅弘平跟着红了眼眶。然而傅老夫人并未因此心软收回送傅桓志离开的决定,没多久就将这一家三口遣了出去。

    傅桓真没有去见那个也许要为“傅桓真”的性命负责的少年。她说不上恨,只是觉得不该原谅,但因此要对方以命换命,又狠不下心肠。然而,明知张伯不会就此放那少年安然脱身,她最终仍是选择了默许。

    张伯原本并非傅家仆人,是随傅桓真生母一起进的傅家。据说,他年少时曾在名师门下求学,得了一身好武功,因缘际会,成了陶家小姐的贴身仆人。真母死后,傅桓真被接到靖安城,他也就跟着进了安苑,一心服侍在傅桓真身边。他平常待人宽厚,傅家的武师也爱跟他交流武艺,因此在傅家下人中颇有人缘。若他肯接手别的事务,恐怕早就成为独掌一方的大管事,只是不知为何甘于给傅桓真做个护卫。

    傅桓真屋里有许多他用自己寥寥无几的月钱买来的物事——之前的傅桓真大概年纪小不懂事,对这些物品总是三分钟热情,玩过后转眼不知扔到哪里去——她醒来后慢慢收集,才将这些屡有残损的物品收纳起来,不至于时时把玩,却很清楚这些小物品背后的意义。即使他的忠诚,也许只是对傅桓真生母的忠诚,但如今,这份忠诚,已随着“小主人”三个字,转移到她的身上。

    在这个陌生的世界,这样的忠诚和关怀,是傅桓真珍之又珍,惜之又惜的宝物。

    而明知傅桓志极有可能做了对傅桓真不利的事情,张伯这样看重她,又怎么会任由他自在?傅桓真若是去阻止,又怎么对得起自己,对得起那个夭折的小女孩,对得起张伯一腔忠义?

    ……

    ……

    紫青等人被发卖后,府里下了禁口令不能议论,一应事务如常,仿佛并没有什么意外发生过。

    几日之后,在济通寺遇见过的王氏夫妇登门致谢。王公子芝兰玉树,王夫人娉婷动人,又专程送上家存的药方,姓陆的仆人应对风趣很会说话,傅老夫人对他们十分有好感,开了晚宴迎客。傅弘孝作为年轻子侄中领头人,在席作陪。

    与济通寺初见一样,王公子仍旧神色淡淡,然而应对施然有度,有些冷漠疏离,却不令旁人感觉不适。他容颜清隽,身形修长,衣上只一个压袍的玉佩再无冗余,举手投足间皆如画,生生将傅弘孝比了下去。也不知此前他们在书房中聊了些什么,傅弘孝对着王公子时一副钦佩无比的表情,双眼灼灼有神,言语之间丝毫不掩饰赞誉,大有相见恨晚之感。

    傅老夫人看得皱眉。好在傅弘孝并非是个没脑子的,何况饭桌上礼仪,也容不得他话痨,于是一席饭吃得还算和睦。

    因此前投毒一事傅府的厨子换了人,新来的掌勺祖籍东南,所做菜品喜爱带点甜味,老夫人吃不惯,特意嘱咐改过,今日餐桌上的菜式,偏辣偏酸。傅桓真本人是爱辛辣的,但因吃药忌口,布菜时紫兰特意将素菜往她面前安排。王夫人大概初来乍到不自在,加之口味不合,进食很少。傅桓真坐在她旁边,自然要尽地主之谊,于是叫紫兰。王夫人微笑低声致谢,目光轮转间,朝自己的夫君投注一瞬,若是能得王公子回顾,目中便添一分安宁,唇角的浅笑也愈发温婉。

    傅桓真看在眼里,不禁心生感触。

    世上女子,无论古今、不论贵贱,恐怕都逃不过“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的祈盼。王夫人蕙质兰心,容貌脱俗,嫁的夫君如此人才出众,夫妇二人又情深眷眷,不知羡煞多少旁人。

    她正自感叹,就听见小叔叔傅弘孝突然扬声一句:“贤伉俪这样快便要离开?”

    谈话间已经知晓,王氏夫妇本是北方人,新婚之后新郎官特意陪着妻子往南方远行,沿途赏景散心,也让体弱的王夫人,借南方暖和的气候调养身体。靖安城并非什么名胜古迹,能看能玩的地方不多。他们已经待了这么些日子,要走也是正常。

    可显然傅弘孝是舍不得的。看他一脸焦急,仿佛要离开的人是至亲好友。

    傅老夫人开了口:“走什么,这才登了我家的门,索性住下,趁这几日天气晴好,叫弘孝陪着你们在城中玩耍玩耍……”

    傅弘孝大喜,连声应和。可惜王公子婉拒傅老夫人的挽留,只说家里有事情等着打理。

    “那也不该这样着急,”傅老夫人道,拍拍身边傅桓真肩头,“我瞧我这孙女与你家夫人很是投缘,实在难得。看在这小丫头的面子上,好歹住些时日再走不迟,不然传了出去,还说我傅家小气,不懂待客之道。再一则,过两日给我家真儿治病的大夫要上门复诊,不妨给夫人瞧瞧,远行路上也好安心。”

    王公子原本隐约有几分不豫之色,却在听到后面一句时敛去,垂首向老夫人一礼:“恭敬不如从命,多谢老夫人美意。”

    “夫人看可好?”傅老夫人转向王夫人问道。

    王夫人抿嘴一笑,看一眼王公子,带着几分羞意点头:“多谢老夫人了。”

    “客气什么?”傅老夫人呵呵笑,“这府里一向冷清得很,你们来了,我们也添些热闹。”

    饭后在偏厅喝茶。其间陆管事陪了笑道:“小人瞧着小姐有些体弱,身子骨还是太单薄,不知可有修习内家功法?”

    傅老夫人对傅桓真的身体一向重视,若是有用只怕连月亮也要摘下来熬药,听到陆管事这样说,忙欠了身道:“这是怎样说法?”候在外头的张伯也抬眼看过来。

    “小人也是外头听来的道理,”陆管事道,语气却不像是在说什么随便听来的道理,“似小姐这样,体弱年幼,只靠着汤药,难保虚不受补。俗话说是药三分毒,外力终究不如内体强健的好。小人年轻时,曾随一位道家高人习得一套养生之法,简练易学,长期以往,能强健内体、颐养元神。若老夫人允许,小人愿意陪小姐练一练。”

    傅老夫人并非普通内宅妇人,也是有见识的,听了陆管事一番话,略一思酌便点头道:“大夫也曾说过这样的话,只是我家的人多只会些拳脚功夫。陆管事有这个心,老妇人就先行替孙儿在此谢过了。”

    陆管事连称不敢:“也不过是浅显的入门法,老弱都是习得的。老夫人太客气了。”

    傅桓真在他们说话时抬眼看了张伯,见张伯满脸喜色,便知道这位陆管事所说的功法恐怕当真有用,心里也是高兴,毕竟如今她的身体实在太弱,连自保也不成,更别说做其他事情。若真能恢复健康,能跑能跳,也是好事。

    王氏夫妇便在傅府住下。

    隔日,替傅桓真治病的方大夫登门,在傅桓真这里例行检查调整用药之后,便依傅老夫人请,去给王夫人诊脉。不想这一诊,竟诊出个喜脉。王夫人怀了一个多月身孕,按医嘱胎稳之前不宜劳动,王公子原打算在城中寻一处宅子租下,可王夫人本就娇弱,知道自己怀孕,惊喜之下竟有些支撑不住,在床上养了几天才恢复过来。王公子初为人父,又忧心妻子身体,只能安心住下。

    王氏夫妇所居客院,面东背西,天晴时,一日里好几个时辰阳光满屋。王夫人怕冷,能起身之后,时时都在院中斜卧暖阳之下。王公子初时担心妻子,总留在家中陪伴,无奈傅弘孝屡次邀约,王夫人怕自己丈夫闷在家中无聊,也劝说他外出游玩。

    傅桓真其实对这个温婉心善的女性颇有好感。这样美丽的女人,就是在一旁看着都是享受,何况还有避雨、赠药的因缘,而且就心理年龄,她对这个不到二十岁、初孕将为人母的女孩子总是带有几分怜惜,怕她客居寂寞,于是时常去给她作陪,或是听她读书,一起写字,或是做女红。后来即便王公子不外出的日子,她也不时过去,偶尔王公子有兴致,会在她看书习字时指点一二。

    相处愈久,愈是觉得王氏夫妇的不寻常,言谈举止、待人接物,无不彰显大家风范。傅家也算是靖安豪门,但与王氏夫妇相比,仍然暴露出许多商贾人家的随性和俗风。傅桓真仿若海绵一般,竭力想要从王公子兴致来时向她展露的学识中汲取所需的养分,好在陆管事教授的功法渐渐起了作用,她的身体渐渐强健,才不至于因为思虑太过体力不足而败下来。

    不时地,陆管事会说些路上的见闻趣事。一开始,恐怕是这位陆管事觉得傅桓真年纪幼小捱不了闷,不能与他家主母作伴而调剂气氛所为,不想竟然一发不能收拾。他也是个厉害的,竟有那样多的故事来说,加之言语风趣、绘声绘色,实在让养在深院中的人如同窥见另一个光彩陆离的世界。尤其水香,时时听得双眼发光,听到悲伤时流眼泪,听到惊吓时哇哇大叫,高兴时开怀而乐,有她这样捧场的观众,愈发有趣。

    相比较在傅老夫人面前的拘谨,王夫人显然更喜爱有傅桓真和水香这样的小孩陪伴,每日里说说笑笑,再加上傅老夫人刻意交代过厨房安排养身补气的饮食,王夫人的气色比刚得知有孕那时好上许多,几人之间的情谊也慢慢建立起来。而王公子那里,似乎有些投桃报李的意味,从最初兴致所至的指点,慢慢到有了几分刻意为之的教导,傅桓真总算有了喘息的空间,囫囵吞下去的东西终于能够留出些力气来消化。

    又过了些时日,王夫人有了孕吐的现象,虽不算厉害,但总归耗费心力。她应当是不愿丈夫日日面对自己狼狈的样子,执拗不依将他往外赶,要他出门交友游玩。王公子却不愿在这样的时候抛下妻子出门,夫妇二人反倒因此互生闷气。傅桓真看在眼里,一面感叹他二人鹣鲽情深,一面又怕孕妇真的生气伤身,于是想了个理由,鼓动傅弘孝劝说王公子去济通寺给妻子求个母子平安的福签。王公子不过是关心则乱,借坡而下应允出门。

    傅桓真磨了傅老夫人许久,于是又得了次出门的机会。相比上回一步三喘的模样,这次她好歹能自己步行,证明陆管事那套养身气功着实有用。

    济通寺住持见了傅桓真,自然是好一通吉言,接着想要捧一下随行来的王公子,人家已经负手施然往殿后逛去,讨了个没趣。傅桓真暗自好笑,依足规矩去佛前上香求签捐过香火钱,才绕去殿后寻王公子和傅弘孝。

    正殿大佛后头,是个百佛长廊,台上大小不一的佛像参差林立,青烟氤氲,森严庄重。王公子驻足站在一尊菩萨像前仰首观看。风自长廊另一头拂来,掀动他袍角飘飞,光影幻动中,实在有几分油然宇飞的错觉。傅桓真没来由地有些心慌,于是加快脚步过去。脚步声惊动了王公子回首,她胸口那一点慌乱才消退不见,心跟着定下来。

    她很清楚自己的异样一定瞒不过王公子的眼,有些难为情地自辩道:“方才先生的模样,好似仙人一样要乘风飞了,吓我一跳。先生要是不见了,回了家,小叔叔不知该如何跟静柔姐姐交代。”

    傅弘孝失笑,嗔骂:“小鬼灵精,这些日子身子大好,顽劣的性子也跟着回来七分。”

    王公子神色淡然,眼底有一丝丝不可辨别的笑意,没有说话。

    傅桓真也不介意,跟着抬头看那尊佛像:“先生在看文殊菩萨?”

    王公子扯了嘴角:“所谓文殊,一面二臂,头戴天冠,一手持剑,一手持莲花,座有雄狮,这尊像臃肿不堪,可有半分菩萨威仪?”

    “爷——”陆管事在后头苦了脸。王公子斜睨一眼,陆管事立刻噤口不语。傅弘孝在一旁捂嘴忍笑。

    傅桓真看一眼佛像,心头隐约涌上几许迷惘。鬼神之说,她向来是不信的,如今却不知道到底应该信还是不信。若信,难道世上真有神佛?若不信,在她身上发生的事情,该如何解释?潜意识里,又觉得将所有的事情推脱鬼神,似乎并不足以说明一切。不过,无论如何,如今的她,比起以往的任何时刻,对这个世界,无比地怀着敬畏之心,感激造物主的伟大和恩赐,并因此时刻警醒自己,不要妄悖。

    她正苦思,却听见身旁王公子似有似无一声低叹:“佛渡众生,谁来渡佛……”语气极尽嘲讽。

    傅桓真诧异回头,王公子已折身而去,傅弘孝自然跟得极快。陆管事却是一副全然不曾听见的模样低头朝她微笑。

    王公子那句话,不可能是她听错,既不是她听错,这句话却又是哪里来的由头?那语气中的荒凉疲惫,到底又是从何而生?傅桓真震惊莫名,几乎要令她将一直以来对王公子的认知颠覆。这个众人眼中人才绝伦、夫妻和睦的贵公子,原来无波的表面竟隐藏着如此沉郁的负面情绪。她很想将之理解为少年强说伤愁,但这些时日的交往,足够让她了解这个人绝非那样懵懂做派的酸儒。然而,真相究竟是什么,她又无法依靠此前的言谈举止做出判断。

    而开口直问,却是更加不可能的。

    “小主人可累了?”张伯在旁边问,“先回车里歇息?”

    傅桓真一时有些意志消沉,便点头答应了。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