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二章 官奴三重

章节字数:3696  更新时间:17-01-21 19:1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傅桓真盯着小孩的头顶:“你究竟是什么人?”

    小孩一震抬头,继而又低头,死死咬住嘴唇,许久才道:“奴才叫三重。”声音微微发抖,脸色复现苍白。

    “三重难道不是你乳母之子的名字?”傅桓真道。那时梁兆阳曾说过,小孩的乳母之子名唤三重,名字还是眼前这小孩所取。

    小孩的脸更白一层,小小的身体微微战栗,垂在体侧的双手紧握成拳,仿佛经历着极大的折磨。傅桓真一时动了恻隐之心,犹豫着是否就此放过,却听小孩抖着声音道:“三重替奴才死了,奴才替他活着,奴才叫做三重。”

    傅桓真暗叹一声,问道:“你做三重之前,又是谁?”

    小孩沉默。

    傅桓真道:“你该知道,若你身份有什么隐秘,或许会给我家惹来坏事,当真这样,即便你叔父他日兴师问罪,我也不能留下你。”小孩双膝落地。傅桓真肃声道,“你失去过家人,懂得其中苦痛,该知道这不是玩笑。我不会因为看你可怜就一时心软而给家里惹下祸端,殃及亲属。你说了,我还能斟酌,不说,我给你路费去找你叔父。”

    小孩抬了头,片刻道:“叔父说,小姐执意要问,便说与小姐听,不过便止于小姐这里。叔父说,他能信得过小姐,信不过旁人。若是太多人知道,反而对小姐不利。”

    傅桓真凝眉:“你先说。宣不宣扬,我会定夺。”

    小孩点头:“奴才原姓管,名邵宁。”顿了顿,见傅桓真仍是看着他不发一语,便接着道,“先父管宗,在户部任职。他们说父亲贪墨朝廷的钱,被判抄斩,奴才年幼免死,发配官奴。”

    傅桓真暗自咬牙。果然是个烫手山芋。水香那死丫头的零用钱真该给她扣了!

    “水香!”傅桓真唤道,等小丫头蹦跳着过来,实在忍不住一脚踢在她脚弯,“即是来找你的,就交给你带着!”说完转身就走,走出两步泄了气,回头交代,“带去交给张伯,问什么就说不知道,让来问我!”

    水香笑呵呵地拉着小孩跑走。

    傅桓真站在原地,左思右想半晌,叹口气招来个小丫头:“去和屋里的姐姐们说,我在外头走走。有什么事,让人到书房找我。”

    王公子的作息很有规律,这个时间,多半在书房。他既然认得梁兆阳,这小孩的身世背景她想来想去,只能去问他。

    能不能留,怎么留?

    即便问不到什么紧要的,与那人商量一下,或许她也会安心许多。

    内院书房并不远,不过没等傅桓真走到门前,张伯已经躬身等候着。

    “——老奴已将人留在房里,老奴回去前让他们哪里也不去。”

    傅桓真点头:“我知道了。我想先问过先生。”

    张伯道:“王公子颇有远见卓识,问问也好。”说着上前去扣响房门。

    不一时屋内传来语声,张伯轻推开门进去行礼:“公子打扰了。怎么也没个使唤的人候着?鄙下失礼怠慢了。”

    “我一向不喜人在跟前,张管事不用客气。”王公子道。

    傅桓真跟着进去,屈膝一礼:“先生。”

    “你来了。”王公子点点头,“坐吧。”

    张伯搬动座椅,让傅桓真与王公子隔桌对坐。

    “先生,”傅桓真道,“桓真有事要请教先生。”王公子放下手中书册,平静看过来。傅桓真没绕圈子,简略将事说了,“先生怎么看?”

    “你是如何想的?”王公子道。

    傅桓真道:“我猜梁将军怕是知道自己身份已经被我家知晓,这样一来,那孩子留在这里,自然不会有人敢慢待。那小孩说他父亲因贪墨获罪,他被罚为官奴,我家从奴市将他买来,这上头应该不会有什么牵扯,只是他身份特殊,倒叫人轻不得重不得,烫手得很。若要将他送走,只怕得罪梁将军;留下他,又怕他家还有什么宿敌,见不得他好,因此与傅家为难。何况他父亲的案子当年只怕动静不小,傅家毕竟是皇商,会不会有什么该避嫌的?能不能留,怎么留,我实在拿不定主意,所以来请教先生。”

    “嗯,此事是我大意了。”王公子点头道,“那时天色幽暗,陆平又未与他直接碰面,这许多年过去,只当他不会认得,不想仍是低估了梁的洞察如炬。既然梁易名而来,自然是因为其中有为难之处,至于又将人送回——”他屈指在桌面轻点指划,“谷城之北是凉州,奉安关外便是胡族。镇远将军驻守北疆,这时匆忙离开,恐怕是胡人越了境。”

    “即便军情紧急,”傅桓真道,“将军这样大的官,就连安置一个小孩的空闲都没有?”

    王公子微微一笑:“即便手眼通天之人,也有束手无策之时。武将无征召不得擅离,梁私离驻地,可是犯了大忌的。更何况那孩子若当真是管宗之子——一年前户部尚书管宗贪墨一案炒得沸沸扬扬,牵连不少大小官员。三部会审之后,皇上御笔钦点判了个抄斩灭族。镇远将军梁兆阳手握军权,掌着十万铁军的大旗,便只能做个孤臣。梁掩人耳目行事,自然是防着被谏官御史参本,闹到朝堂上去,天子再是胸襟广博,也难保猜忌——”

    “王公子,”张伯露出几分为难之色:“我家小姐年幼,这朝堂上的事——”

    王公子不置可否,执了茶杯饮水。

    傅桓真道:“张伯放心,我晓得轻重。”又朝王公子道,“先生,桓真听着。”

    王公子淡淡一笑,放下茶杯:“按本朝律,获罪族中若有不满十岁的嫡子,可有一人能免死罪,罚为官奴,三世不得脱奴籍,以示朝廷仁德。这孩子当真是管宗之子,贵府也是自官市买出,文书人证齐备,并无违法之嫌。官奴是死契,按国律,一旦归档录入,每次转手买卖都要在官府记录办理文书。若是不去官府销档,无论去了哪里,仍是贵府下仆,也不可能再重入户籍。不入户籍,便不能有田地产业,连婚配育儿,都要主家点头,即便将军大人地位超然,能以权势为他筹谋,也不过是异姓更名,再不能以管氏立户。与其将人带在身边与人话柄、惹人耳目,不如留在傅家,至少衣食性命无忧。毕竟以傅家而言,又怎可能平白无故为个稚儿得罪堂堂镇远将军。何况一旦北疆开战,梁军务缠身,怎么理会得了这孩子。两相比较,留在傅府能保平安,管氏这点血脉也算保住了。何乐而不为?”

    傅桓真点点头:“桓真懂了。”

    王公子看着她:“如何?”

    傅桓真抬头,道:“那孩子仍归在我名下,日后我去阳城也将他带着。张伯曾夸他根骨好,就让他拜了张伯做师父学武功,给我做护卫。旁人问起,我只是在靖安城买了个官奴,不知有管宗,不知有梁镇远。”

    王公子点头,不再说话。

    傅桓真站起行礼:“多谢先生指点,桓真不打扰先生,先回去了。”

    王公子“嗯”了声,悠然抬起桌面书册。灯光下,他脸上手上仿佛泛着玉色,温润无暇。傅桓真硬生生转开眼,按捺下心头的悸动。

    ——人人都爱美景,但有些景观却只能远望,即便如此引人入胜。

    ……

    ……

    小官奴仍旧唤作沉香。他人小不起眼,只需交待了水香那蠢丫头别嘴碎乱说,府中甚至没有多少人知道这小孩曾经离开又回返。

    梁兆阳一去便没了音讯,仿佛从来不曾出现过,沉香这小孩竟也沉得住气,不问不说,每天乖顺地跟在傅桓真身旁,或是在书房陪着她向王公子讨教学问,或是同张伯学功夫,日子又回到他刚到傅府的样子,只是比起那时他眼底多了几分精气神。

    没过多久,北疆蛮族进犯的消息果然传来。

    傅家有个傅弘孝这样的大喇叭,傅桓真足不出户便能知道事态发展。

    照着往年的情形,人人都估摸着这仗打不长,更有梁兆阳镇守北疆数年,与北蛮打的仗一双手都数不完,有他坐镇,朝廷没显出慌乱,该谈的谈,该打的打。而靖安城隔着战场千万里,北疆的战争愈显遥远,如同说书先生嘴里的传奇故事,听的时候自然跟着情节嬉笑怒骂,一旦散了场,那些壮烈的、鲜血淋漓的人或事也就只剩下单薄的影子,被柴米油盐一吹就飘开去了。

    不过也有深表忧虑的人,傅弘孝便是其一。自从自家侄女流露出那么一丁点对时政的兴趣,他便开始以师者自居,逮着机会就传导他所认为的局势变化,说这场仗并非像常人想象的那样轻松,眼看着秋去冬来,若是战事不能在北方雪季之前结束,恐怕就要拖个没完没了,届时即便江南的粮仓都补上,说不准都不够用。

    傅桓真初时对这个时不时不着边际的小舅舅的话并不是很上心,但听他讲得多了,某次同王公子说话的时候,就当作话题提了出来,不想王公子竟然给予了认同——

    皇帝近些年爱上了求仙问道疏远政事,朝廷党派林立,各自争权谋利。堂上门下侍中赵举一派,主张推行新政,外戚黄广、兵部侍郎王绅一派,主张革新兵制,丞相杨廷中和太子少保卢皎各执观点,一时和稀泥,一时偏制一方,朝会上常常吵得不可开交。若是平时,吵也就吵了,而如今北疆开战,朝堂上却如散沙,更加战事作为己方牟利的工具,必然会有各种牵制。一旦战争拖延下去,粮草跟不上,势必加赋、征兵,民怨一起,难免生祸,届时内忧外困,国恐不保……

    傅弘孝自己大概都没想那么深远,碰巧听见王公子的话,急得不行,径直跳起来转圈,说要去屯粮,又说要去信给兄长,尽快将傅家的生意往南边挪一挪,仿佛灭国之灾就在眼前。稍微冷静后,他自己也觉得太咋呼,又来安慰被他吓着的人,道镇远将军天纵英才、如有神助,怎么可能任由北蛮将战事拖延至冬雪时!

    “梁镇远这样的人物,在朝堂军中浸润已久,又怎么可能一点势力经营?只看他如何运作罢。”王公子言语中毫不掩饰对梁兆阳的欣赏,“镇远将军赫赫威名,可不是平白得来。”

    傅桓真原本对军政这些事情并没有什么兴趣,但一来二去听得多了,不由关注起梁兆阳这个人来。镇远将军的事迹天下几乎都传遍了,不过毕竟许多事情有渲染虚假的成分,但她身边还有王公子这样的人物解惑,那可不是说书先生或是普通百姓能有的切入点,渐渐地,一个生理和心理都无比强大,却也会犯错会执拗的军事天才形象树立在了她眼前,刻意忽视都无法抹除,甚至隐隐成为某种范本。

    不过,不知为何她始终无法将之同那个掀发露出头上伤疤的“铁牛”结合在一起。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