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五章 北上阳城

章节字数:3628  更新时间:17-07-04 19:5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过了些日子,傅家如今的掌舵人,傅桓真的父亲傅弘安从阳城赶回了靖安。

    一回到安苑,傅弘安便与傅老夫人在书房关门密谈许久。

    不知这母子二人谈了些什么,被唤进门同父亲见面的傅桓真只看见傅老夫人凝重但显然有了主心骨后的镇定神情,和站在傅老夫人身边,面色平淡看不出情绪的陌生男性。

    这位本代傅氏家主,外表十分出众。身材挺拔、着藏蓝色暗纹袍衫、发丝尽数收拢束在幞头、五官清隽神色端肃,目光极其锐利。相对“父亲”这个角色而言,他的年纪实在太轻,应该不到三十。不过,他的长女还不到九岁,这样推算,他为人父的年纪,以时风来看,其实已不算早。

    说起来,这其实算是傅桓真苏醒之后第二次与傅弘安相见。第一次时她刚刚换了躯壳,几乎日日昏迷,是之后才听旁人说傅弘安从阳城赶回老宅看望自己濒死的长女,但没等她醒来就赶回阳城理事。这第二次,他却不是专程为女儿回来。

    都说女儿肖父,往日常听人夸她长得与父亲相像,她现在轮廓还未长开,回忆镜中自己的样貌,只隐约觉得眉目间有几分相似,要说很像却算不上——也许她长得更像母亲。

    傅桓真观察着“父亲”的同时,傅弘安就这样看着她,一双眼称得上平静无波。父女两人这样冷静的相见,倒把一旁躬身等候的老嬷嬷急得不行,老脸堆起无数褶子,笑得眼也不见,躬身凑过来低声劝导:“大小姐快给老爷见礼呀。”

    傅老夫人呵呵笑:“瞧这父女两个,都是一样不慌不忙定得住的性子。”

    傅桓真这才上前一步双膝落地:“女儿给父亲见礼,父亲安好。”磕了三个头。无论如何,今后的很长时间里,面前这个男人的确掌控着她的一切,那么该有的服从她必须要拿捏好。

    “起来吧。”傅弘安开口,声音很醇厚,语气依然很平静,“身子大好了?”

    “是。”傅桓真起身垂头,“叫父亲挂心了。”当真挂心的话,便不会这么长时间不闻不问。

    “听说这些日子都在读书,还跟着练了功夫?”

    “是。”是了,她的情况,傅老夫人这边恐怕是经常同儿子通着气的。

    “好啦好啦,”傅老夫人大概也看不下去这对父女生疏干硬的感情交流,打了圆场,“她虽然好些了,也经不住你这样拷问人样的问法,以后慢慢说也不迟。行了,我这里有真儿陪着,你去做你的事吧。”

    “是,母亲。”傅弘安向傅老夫人欠身,转向傅桓真道,“好好伺候着你祖母。”傅桓真应了,目送他迈步出门。

    “过来。”傅老夫人将她唤到身边,“瞧这一脸绷的,那是你父亲,难道是什么别的人不成?”

    傅桓真倚过去,笑:“父亲板着脸,是不是生真儿的气了?”

    “他做什么生你的气?”傅老夫人拍拍她后脑,“你父亲是如今的家主,这一大家子的事情等着他拿主意,他若是每天只知道笑呵呵对谁都客气,谁还能听他的话?乖孙,你慢慢就晓得了,你父亲是个疼儿女的。”

    傅桓真点头:“我记着了。”

    傅弘安在傍晚回来,陪着傅老夫人用饭,傅桓真自然也要跟着。

    动筷前,傅桓真动手给傅老夫人和傅弘安各盛了碗汤。傅老夫人笑眯眯地看着直说慢点慢点。端到傅弘安面前时,这位父亲只是点了点头,说句:“你吃你的。”

    其实除此之外,傅桓真也没有别的什么讨好招数,即便有,一时也没有做出来的动力,自然是低头乖乖吃饭。

    饭后,照例一碗药水下去。

    傅弘安看着她将药喝下,问道:“大夫可说何时能停药?”

    傅老夫人道:“如今的药都调减过了,多是些补益气血的。”

    “嗯,”傅弘安点头,“去了阳城,再找个大夫看看。”

    傅老夫人看着儿子:“怎么?”

    傅弘安道:“母亲,这次我回阳城,便让她跟着我去吧。”

    傅老夫人敛了笑,看着傅桓真,露出几分不舍,最终点头:“去吧,去吧。”

    傅弘安看向傅桓真:“过些日子,你跟着我回阳城。请祖母帮着看看,要带些什么,提前准备着,人也挑几个常用的。若是差了什么也不要紧,到了阳城,让你母亲给你新做。”

    母亲?傅桓真眉头一跳。这当然指的不是那个她早已作古的亲生母亲,而是如今在阳城的那位继母。傅弘安这样轻描淡写的说起这个词语,是因为本身并不值得注重,还是当真已经不再将那个为他生下嫡长女随后病故的发妻放在心上?

    其实傅桓真自认并没有去指责这位父亲的立场,只是一想到那个恐怕不到二十岁、给了她这一世躯壳却一病不起的“母亲”;一想到没了亲娘,又几乎被亲生父亲放逐,最后因为至今她还不清楚的缘故死去的小女孩,对面前这个男人淡然的面容,她虽没有指责的立场,却同样没有了亲近的立场。

    好在,隔天,傅弘安便赶去了滇平,省去傅桓真许多次不由衷的应对。

    又过几天,傅弘安、傅弘平带着傅忠等人扶棺而回。

    接下来,傅桓真预料的一系列吵闹、纠葛并没有发生,相反,连之前反应最为激烈的张氏也没有撒泼打混乱骂乱咬,只是作为一个悲伤的母亲完成了整个葬礼过程。如果不是每每看到她时张氏眼底的怨毒依旧鲜明,傅桓真当真要以为是自己心胸狭窄斤斤计较。

    傅桓志的死因,对外称的是遇了劫匪,争夺花妓那部分被撇开不提。

    傅桓真能理解死者为大,既然人已经死了,那些会给傅这个姓氏抹黑的东西自然能掩就掩。可让她就此默认傅桓志变成一个含冤含恨而死的乖顺少年形象,却有些难。

    联系前后,不难猜出傅弘安在其中起了什么作用。傅桓志与人争抢花妓是真,害过傅桓真也是真,因此傅弘安并没有动用自己的影响力去像傅弘平夫妇期待的那样为傅桓志“申冤”,而是任由县衙依律结案,并施压让二房乖乖接回了傅桓志尸体、乖乖办了丧事。傅弘安做出的安抚,便是跟他的母亲一样,选择掩去了傅桓志身上的丑闻和他曾经加害傅桓真的真相。

    后来张伯多方查来的消息证实了这个猜测。

    整件事中,似乎没有谁受委屈,除了真正无辜死去的傅桓真。

    至此,傅桓真有些想不出傅弘安这个父亲究竟打算在女儿的人生中扮演什么角色。所谓父爱如山,可这座山若只是遮蔽了别人的风雨,于她有什么意义?

    葬礼过后,傅弘安带着傅桓真和傅弘孝收集的第二批抚春茶启程回阳城。

    为了照顾傅桓真,傅老夫人安排了一众丫头嬷嬷,又让她带上水香沉香两个孩子上路,张伯自然也是随行的,老老小小一批,车马累赘,速度无法加快,傅桓真原以为傅弘安定然不喜,结果往往临近某个城镇他便留了车马在后,自己轻装带着数人朝前去,等后头的人赶到,他在城里的事情也办完,与众人一起歇息一晚重新上路,安排得十分紧凑,什么都没耽误。

    抛开其它,这位冷静沉默、不爱言辞的傅家家主,就个人能力和志向来说,十分惹人瞩目。

    这样的一个人,如果没有那些纠葛,如果是真正的父亲,傅桓真不知道该有多骄傲。

    ……

    ……

    阳城作为西南方向入京的必经之地,是西南西北商品最大集散地,人口超过百万,周围连接各地的道路四通八达,南有运河通江,北有前朝征伐北方胡族时所修驰道,临近城市乡镇星罗棋布。在人们口中,是一个繁荣兴盛的大城市。

    出靖安去阳城,最快的走法,是一半陆路,一半水路。水路行船沿运河东去,是顺水而下,但陆路要向北,翻越群山,穿州过县。城镇若大,通的是官道,相对平整宽阔,但途中多数小镇只通了车马道,地面状况良莠不齐,有些路段骑马还好,马车就显得捉襟见肘。傅家的马车已算精良,车上的傅桓真仍觉一路苦不堪言,这样一路颠下去,恐怕骨头都要散架。

    自启程之后,天气一直不错,直到距离码头几里路程时,铅云压顶,下起大雪,渐渐不能视物,车马难行,于是找了户农家小院歇足。

    农家不大,一个老汉独居,接钱指了灶房水壶便不知躲去哪里。院子里有两间房,只正屋能住人。紫玉带着丫头婆子们收拾了好半天才来将傅桓真领进去。

    屋里头熏着香,但时间还短,原有的异味不能完全遮盖,香臭结合,十分提神醒脑。桌面地面灰尘被婆子们清理过,陈年的污垢却无法去除,到处是油黑的污痕。一张木板床,上头已经铺了自家带来的褥品,就是不晓得木板缝里这样那样的虫还在不在,倒是两盆炭已经烧红,暖融融的。

    傅桓真站在屋中心啧嘴。两世为人,即便是最尴尬潦倒的时候,也没住过这样的屋子,成为傅桓真之后,一径锦衣玉食,如今由奢入简难,看着这处至少能遮风避雨的土坯房,十分感慨。

    “时间仓促,带的东西也不全,收拾出这个样子已经难得,”她笑着安慰旁边尤自认为不足的紫玉等人,“又不比在家里,能歇脚就行。”

    “委屈小姐。”紫玉领她坐到火边,又塞了暖炉到被子里,“这家人的炉灶也得收拾一下,先烧些水喝着,饭要再等会儿。”

    “吃饼就成。”

    “外头人也得吃饭,又不是单为小姐做,”紫玉道,“也不费力,只是耗些时间。总归不急着赶路,时间耗了便耗了。只怕小姐肚饿等不得。”

    “等得。”傅桓真就着她手喝了几口水,斜靠着身体,眯眼看火盆里明暗变化的火炭。旁边屋子勉强收拾出来,能给傅弘安休息,张伯他们一众管事、仆人、马夫什么的,大概只能借马车过夜了。此刻外头仍旧漫天大雪,虽已入春,没有屋子挡避,要熬过一夜,实在受罪。

    然而,等到晚饭用过,傅弘安却让婆子来屋里用毯子杆子支起一道屏风将小屋隔成两半,丫鬟婆子们陪着傅桓真用里头一半,他和张伯,还有两个地位较高的管事或坐或倚在外间休息。看样子,另一间屋子大概是让仆人马夫们歇脚了。

    傅桓真便将沉香唤进来,让他和水香各自在床边一侧打了地铺。

    即使傅桓真得了这里最好的条件,仍旧入睡困难,睡睡醒醒之间,直到夜深仍能听见一毯之隔的傅弘安在低声同他的管事们交代着事情。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