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七章 鬼罗刹

章节字数:3105  更新时间:17-11-27 21:1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傅桓真倒抽一口气,抬手隔阻都来不及,好在跟着张伯和陆管事学了些时日的内功拳脚,毕竟有些力气,于是侧头抬肩,钗子尖头扎在她肩上,被肩骨阻住。她咬牙忍痛,就势挣扎,婆子拔出钗子又要刺下,忽又转回头去,就见沉香合身压在婆子腿上,奋力往外拖,被婆子一脚踢出车厢。

    傅桓真来不及细想,借着沉香方才那一阻,回身自枕下拿出短匕反手挥去,不知划伤哪里,只听得婆子一声痛呼后仰,傅桓真趁机从她身旁挤出去落下马车。

    沉香扑过来扶,不等她站稳便拽着跑起来。傅桓真仓促回头,昏暗天光下后头孤零零一辆马车停着,却不见了傅家的车队,更不见张伯等人。

    那婆子不知为何一时没有追来,沉香拖着傅桓真一路不停,直往密林里钻。不知跑了多久,终于在一处灌木边止步,借着身材矮小藏进一处沟坎里,扯了枝叶遮住两人。

    傅桓真忍着肩头的刺疼,尽量控制着呼吸。身侧沉香用身体遮住她,警惕看着外头,全身绷紧像只小兽。好一阵没听得外头有什么异常动静,傅桓真伸手握住沉香手臂,沉香回头看她,点点头,无声道:“主子别怕。”

    傅桓真胸口一暖,也无声问道:“怎么回事?”

    沉香将她手掌翻过,在她掌心写道:昨夜的人,车队冲散,她趁乱赶走马车,我藏在车后。

    傅桓真点头,又做口型:“张伯?”

    沉香摇头,写道:贼人有帮手。

    傅桓真还要再问,却听得外头有了动静。有人走了过来,一边走一边在说:“大小姐,大小姐,你在哪里?老爷叫我们来寻你,你若是听见便出个声。……”

    沉香握住傅桓真的手,坚定地摇了摇头,嘴唇开合:“帮手。”

    “大小姐——大小姐诶——”来人一路喊着,从一旁绕过去,渐渐走远。

    沉香仍旧护着傅桓真躲在原地不动,没过多久,人果然又绕了回来,嘴里骂骂咧咧地,挥舞着什么东西往草丛里四处敲打:“小娘皮挺灵光,知道躲起来不出声!我倒要看看你能躲到何时!……”一路骂着走远了。

    沉香稍微放松了些,观察了会儿,附在傅桓真耳边低声道:“主子别怕,奴才认得路,等天亮了,奴才领主子出去找人。”

    还等不及傅桓真感慨面前小孩的早慧,就听着很近的地方有人“嘻嘻”笑了一声。那声音仿佛是在头顶,又仿佛就在耳边。两人都是一惊。不过沉香反应极快,起身拉着傅桓真就跑。没跑得两步,傅桓真只觉得手里一空,沉香小小的身子仿佛被无形的绳子拴住,飞出去挂在了数米开外的七八米高的树杈上。

    傅桓真全身僵住不能动,像木桩子一样摔进草丛里,听得沉香大喊:“你别动我家小姐!”他挣扎着跳下来,还没落地却又倒飞回去挂着。

    “你这娃娃有趣,”树下不知何时多了个人,负手仰头看着不能移动的沉香笑,“姑姑中意你这小娃娃。说说看,愿不愿给姑姑当徒弟?”

    沉香没再喊,沉默了会儿,道:“你放了那个小姑娘,我给你做徒弟。”

    那人又嘻嘻笑:“若是我不放呢?你待怎地?”

    沉香又沉默下来,只是静静看着那人,片刻后阴着声音道:“我们打不过你,最多给你杀了。我不怕死。”抬高了声音,“主子别怕,去哪里奴才也陪着主子。”

    那人哈哈笑:“你家主子早没气啦,你跟她说话做什么?”

    沉香立刻大声喊:“主子——主子——”

    那人还在笑:“你不信么?若她还没死,怎么这会儿都不答你话?”

    傅桓真想叫沉香别慌别信,自己好生生活着,张口却发不出声音,只能听着沉香的喊声越来越惊慌,没了之前的沉着。

    “如何?”那人道,“如今你没了主子,还不跟我做徒弟去?”

    沉香住口,又是一阵沉默之后,声音愈发阴沉,冷森森地:“我既没了主子,又怕你做什么?要么你现在杀了我,要么以后我杀了你。”

    那人噗哧笑:“我砍了你双手双脚,将你做成个蜡烛点着玩,你怎么杀我?”

    “我说了,我打不过你,由着你要怎样。”沉香仍旧冷森森地说,“你最好真地砍了我手脚,还得拔了我舌头、挖了我眼睛耳朵,但凡留着我一口气,终归要找法子杀你。等我长大,你就老了,我一定找得到法子。”

    那人听得一愣,接着笑得捂了腰弯下去,边笑边拿了袖口擦眼角。

    傅桓真趴在地上,旁观而清地觉得那人不过逗弄小狗一样逗着沉香,但沉香几句话却听得她又是吃惊又是心酸难抑。说实话,刚刚得知他真实身份时,对要接手这样一个烫手山芋,她内心其实并不十分舒服,总觉得自己叫那梁将军挖了个坑跳,时间长了之后,才因这孩子乖巧听话有了几分喜爱,却不想这一夜遭遇,将小孩的另一面展现出来。这样决绝果断、冷绝无畏,又仿佛耄耋一般看透生死……难怪那人要逗他,难怪那人觉得他有趣。

    他不过才六岁,却已经有了这样的心性。

    那人笑够了,抬头道:“我自然也有的是法子叫你杀不成我,或者到得最后,你都忘了要替你主子报仇,却把我当作主子又如何?”

    “你试试看。”沉香只接了这几个字,再不肯开口。

    那人嘻嘻笑了声,突然转头。傅桓真以为是在看她,却听见后头几步距离有人痛呼了声,随后有重物落地。

    “大侠饶命!”是之前那婆子的声音,“老奴因主家嘱咐前来寻我家走失的小姐,并非有意窥探。”

    “可找到了?”那人道,“地上这个,还是树上这个?”

    婆子声音里隐约几分惊喜:“地上这个。大侠看中的徒弟,老奴哪里敢冒犯。”

    “嗯。”那人点点头。

    婆子见势,立刻作了个揖,试着往前走几步,见那人并没有阻拦的意思便加快脚步到了傅桓真旁边,弯腰伸手。就听得那人道:“你们什么生意都接,这么些年却还是只混得个末流门派,也是难得。”婆子惊诧抬头,那人微微一笑,婆子脸色骤变转身即逃,却连脚步也没迈起便倒下地去,再没了声息。隔着不远处,之前寻过来那个帮手也一样倒地没有动静。

    傅桓真却发现自己能动了,便翻个身坐起来。

    “主子!”沉香在树上喊,声音惊喜。

    “你别动。”傅桓真道,转而向那人,“你既是特意来找他,又何必这样逗弄?”

    那人“噢”了声:“你怎知道我是逗他耍?我可是在你眼前刚杀了人。”

    “因为给素不相识的人讨说法而追杀鸿门长老的鬼罗刹,又怎么会同个小孩子当真?何况你杀的人是要杀我的人,我要是计较,岂不是傻?”

    “前晚我同人动手,不过说了几句话,你这小丫头倒还记得。”鬼罗刹道,“至于傻不傻,”她叹口气,“我若是当你两个小娃娃傻,傻的可不就是我?”说着身形一闪,下一刻已经将沉香带到傅桓真面前,“去扶着你主子,再待久些,又有苍蝇追上来,烦也烦死。”

    沉香扶了傅桓真,等她决断。傅桓真拍拍他的手,示意迈步,一边问道:“姑姑要带我们去哪里?”

    “这便喊上了?”鬼罗刹笑:“也罢,你俩年纪相若,他既喊得,你自然喊得。”她走过去,不知拿了什么丢在死人身上,“我同人打赌输了,来给这小子做师父。他既是你家的奴仆,自然要连着奴仆的师父一同养着。只是这样回去,不免便宜了你那个装模作样的爹。正巧姑姑还有事要办,事情办完了,再去阳城。”

    傅弘安为什么会变成个“装模作样的爹”暂且不提,这鬼罗刹亦正亦邪,行事随意,陪在身边也不知是福是祸,不过——傅桓真侧头看看如同冬日融雪一般渐渐消失的两具尸体——无论如何,在她手底下大概是走不脱的了。

    鬼罗刹却在和沉香说话:“娃娃,你若点头,去边塞也罢,去京城也罢,姑姑都带着你去。跟着这小丫头作甚?这才几岁,阎王殿前便绕了数回,你给她做仆人,三天两头要替她挡命,辛不辛苦?”沉香只是扶着傅桓真埋头走,不啃声。鬼罗刹也不计较,自顾自又道,“你辛苦,连带着我也辛苦,可是不划算?”突然一回头,拿了个瓷瓶递过来,“你主子肩上的伤,每日涂一涂。”

    沉香这才有了些表情:“多谢大侠。”

    鬼罗刹啧啧两声:“小心眼。”看着傅桓真,“你也是个能忍的,流了不少血吧?”

    傅桓真白着脸一笑:“死不了。”

    鬼罗刹哈哈两声,大步朝前走去。

    走了一段路,傅桓真毕竟有伤,林中路本不好走,渐渐体力不支,沉香扶着她也显得吃力。他想要开口叫鬼罗刹停下歇息,傅桓真摇头不许,咬牙跟着。鬼罗刹却仿佛脑后有眼,折身回来,一边嘀咕着,一边将两人左右各一夹在腋下,脚下轻点,人便飞掠起来,转眼便是百米之外。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