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繁华三千归去来  第一章 三十年后

章节字数:3335  更新时间:13-04-30 15:1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不是只有江山可以改朝换代,江湖风云历经多年,终归是要一轮洗牌。如今的四大家族,以叶家为首,白、花、秋三家,轮序次之。关于那九都琨山的戚家,自上代家主归天后即隐于江湖,没有人知道原因。

    曾经纵横江湖的繁吹谷,因谷主商华遁世,声望便一落万丈,近十年来招收到的弟子,可谓屈指可数。每当新人入谷,总是会遭受无数异样眼光。

    这位周戚戚,便是其中之一,她是繁吹谷在一年中收到的唯一一名弟子。据说还是代谷主苍兰外出购粮之时,在路边捡到的。看她饿得发昏,就本着一片慈悲心带她回来,岂料她赖着不走。这样也好,今年繁吹谷的业绩不至于太难看。

    落樱台上,周戚戚正在行拜师礼,可这拜的不是苍兰,而是繁吹谷初代谷主的墓碑。一直以来,苍兰只肯让新入门的弟子唤她作“大师姐”,说是只有谷主商华才能当他们的师父。

    很可惜,当年十九岁就被称作“武林神话”的商华,在这些后辈眼中,不过是个不存在的幻影。当初他一战成名,纵横江湖不到两年就遁世,所以流传的事迹非常稀少,传到后人耳中的更是……几乎没有。

    苍兰总说,谷主在涵清洞闭关修炼,并非遁世。但是,这关一闭就是三十年,许多弟子从入门到不告而别,愣是没见着商华一面。

    戚戚问起这位神秘谷主的事,基本没人愿意搭理她,其实很多人入繁吹谷只为了混口饭,只怕苍兰看待她也是如此。好在还有一个叫晚晴的师姐,颇有资历且闲来无事,在某个睡不着的晚上,道出旧事。

    “听闻三十年前,大师姐收到消息赶到琨山时,谷主已重伤倒在雪地里不省人事。胸口一剑,后心一掌,对于‘繁剑商华’而言,这些都不足为惧。最致命的是,谷主在失血过多的情况下,在雪地里连跪了七天七夜,这才成了重伤。回谷的时候,已没了半条命,是大师姐用剑逼着大夫硬把他救活。后来不知怎么地,谷主入了涵清洞,直到现在。”

    说到这里,晚晴困意渐生,哈欠不止,可戚戚却被她说得倦意全无,扯着她的衣襟追问:“谷主不是武林神话么?干嘛跪七天啊?”

    “为了女人……”晚晴忙用手掩了嘴,好像说错话似的,赶紧钻进被窝,翻过身子背对着戚戚,“很晚了,睡吧。快睡!”

    “哦。”戚戚极不情愿地躺下,想着好不容易听到些许重点,就这样断了。没能听到那个商华的情史,委实可惜。

    一觉醒来,同房而眠的师姐晚晴已不见踪影,只在床头给戚戚留下一套棕黄色的粗布衣裳,还有一张字条:“醒了去做饭。”

    戚戚盯着字条,愣了半晌,后默默地摊开那衣裳。没错,这是厨娘的制服。听说繁吹谷的饭菜都是由新来的弟子负责,直到有下一位新弟子接替。不过照谷里的情况看来,下一任厨娘还真是遥遥无期。

    来到厨房,抄起锅铲,在残余的油光里,看到自己的模样。算不上是美人,但也不难看,母亲总说她的眼睛有八分长得像姑姑,十分动人可爱。可现在没时间想这些,戚戚瞅着一屋子锅碗瓢盆发愁。

    虽说两年前生了一场大病,把过去十六年的破事都给忘了,但她可以肯定,她这辈子绝对没有进过厨房!她爹宠她到偏执,一点粗活也不让她碰,于是成就了今天的悲剧。

    为了保证同门师兄师姐的生命安全与身体健康,戚戚决定放弃做饭这悲壮的差事,在被人发现以前,偷偷溜出了厨房,且找了处地方藏身。只盼着过了午时,他们能自行解决吃饭问题。

    在某个角落找着一棵遮阴的桂树,倚着山壁坐下,风吹落点点桂花。戚戚嗅着那淡淡香气,渐有了困意。在眼皮就要砸下来的最后一刻,一滴极凉的冰水从天而降,直接点在她脑门上,凉得她一个激灵跳起来。

    “谁呀!”她喊着抬头,只见高处一团氤氤氲氲,再无其他,“涵清洞?”

    戚戚四下张望,确定无人,单手攀上从崖上垂下的藤蔓,一蹬石壁就跃了上去。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那是极为高阶的轻功,是她母亲传授的功法。从小不喜欢父亲教的那些东西,只对轻功情有独钟。当然,这一技之长,她没有在任何人面前显露过,包括她的父亲,和繁吹谷的所有人。

    中间借了几回力,终是轻松上了高崖。脚刚踏上去,一股寒风就钻入裙底,激起一层鸡皮疙瘩。本是还有一个喷嚏,但她却在瞬间屏了呼吸。入眼的冰凌在日光下闪烁摄人心魄的美。方才漫天的氤氲,自然是洞穴深处漫出的寒气。

    “什么涵清洞?分明就是冰窟!”戚戚缩着肩,瑟瑟发抖着探入洞穴。奇怪的是,当她进入洞穴的刹那,周身寒意尽去,看似冰冷的境地,居然温暖如春。

    这时,她猛然想起晚晴的告诫。说这涵清洞是繁吹谷的禁地,当年商华入了洞穴,就在洞口设了无人可破的结界,就连苍兰也无法破解。偶有弟子欲闯入,都被结界弹下高崖,弄得一身残废。

    这话是唬人的么?戚戚玩心一起,在洞口跳来跳去,直到身体抗议这忽冷忽热的折磨,惹得她一阵哆嗦,才老老实实地往洞穴深处走去。

    涵清洞不深,也无机关暗箭,地面冰凌光滑如镜,戚戚低头看自己的映像,竟然有那么一时半刻认不出自己。地上映出的女子,有一种令人窒息的美丽,却不是她。当是自己眼花,没太在意。

    每走近一步,越能清楚感受到一种气息。曾偷窥父亲练功,这种一波一波荡开的气蕴,叫做内力。眼前这内力虽是柔和,但明显强过她的父亲。最令她诧异的是,这内力居然强到显出形迹。清辉泠泠,如月华初绽。

    再行几步,她不由得惊在原地。四面白芒筑成的光牢,将一人束在法阵之中。白芒平地而起,直达洞顶,不留一丝缝隙。她想再踏近一步,好看清那人的长相。可一步尚未站稳,光壁上忽然涌出千万道幽蓝,是她看不懂的文字,密密麻麻,很快就布满四面,将那人影埋没。

    “不要!”她不知为何喊出这两个字,手就那样追了过去,五指按在白芒上。当她以为会像书里写着发生什么恐怖事件时,那局促游移的幽蓝突然停住,下一刻慢慢散去。她吓得一眨眼,手忘了移开,耳边听见一声碎裂。

    由掌心裂开一道微弱的银光,她下意识把手缩回来,见那裂痕没有恶化的迹象,便松了一口气:“我的内力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强了?这谷主的结界被我轻轻一按就……慢着!这里面的人是谁!不会就是……”后背沁出一层冷汗,步子不稳地向后移,声音哆嗦得不成样子,“谷主,对不起。您……您就继续睡……不是,继续闭关。我……我新来的……”

    “啪“一声,戚戚的心猛跳了一下,再抬头看那光牢,方才那条小缝已层层开裂。不是一般的碎裂,更像是一朵银色两生花的瓣叶披针散开。

    她的眼睛直勾勾看着,喉咙咽下口水,开始盘算以后的日子。扰了这商什么的清修,会不会被灭口?要不就学谷里的前辈不告而别,还是回家喊救命?

    顿时一阵狂风迎面袭来,连带整个涵清洞震了两个来回,咆哮着把戚戚活生生地给震了出去。身体飞出洞口的一刹,四肢百骸像是浸了冰水,麻痹得作不出任何反应,任凭身体从高崖上坠下。

    戚戚无奈地闭上双眼,想着某人好奇害死猫的金玉良言,准备接受断手断脚的下半生。眼皮上一黑,像是什么挡了光,费力地睁开双眼,一个人影映进她的眸子。这人是谁呀?想不开跳崖,还拿我当肉垫?这回可不是残废那么简单了,看这高大的身形,九成九能压死人啊。

    以为结局会很惨淡,但回过神来,戚戚却感觉不到疼痛,只觉被什么温暖的事物圈着。咧开一只眼,辨认眼前的模糊人影,貌似在哪里见过。干脆睁开两只眼看个清楚。怔住。

    下颚弧度美好,嘴角携着笑,好看的眉眼微微上挑,那漆黑的眸子像是宁寂的苍穹繁星,轻轻看她的眼神,是明澈的流星划落眼底。这世上,怎会有这么好看的人?一袭紫衣覆着薄薄的霜,皓皓银发散在肩上,垂在她的襟口。

    “哪里来的姑娘?胆子不小。”他说话了,音色低沉戏谑,是迷人的嗓音。

    “你……是谁?”戚戚只觉得他睫毛好长,愣愣问了一句。

    “商华。”他凌空抱着她,低笑着。

    “商华!”戚戚惊叫一声,当下厥了过去。

    *

    待她醒来,已是夜里,晚晴不知去了哪里,空荡荡的房间只有她一个人。回想白天的事,除了丢脸,还是丢脸。毁了谷主的法阵不说,还劳他大驾救了她。

    话说这是她这辈子见过的最好看的一个人,虽然他的笑隐隐伤情。正因如此,她才懊恼不已。为什么穿着那身破衣服?平日里的衣服可比它好看多了。谷主冲出涵清洞,只为了救一个厨娘?最为羞愧的是,她居然当场晕过去!

    等一下……为什么要犯花痴?谷主今年……十九加二加三十……五十一!为什么为了一个五十岁的老男人犯花痴!可是,他除了头发白一点,那张脸最多二十出头嘛!明明是风华翩翩的年轻公子……“我到底在纠结什么?”

    是的,戚戚纠结了。纠结到累了,迷迷糊糊地睡着,做了一个莫名其妙的梦。

    似乎是一个雪天,她远远看见一个人跪在雪地里,寒风卷着他的衣角,吹乱他的墨色长发。他,是谁……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