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繁华三千归去来  第三章 繁吹谷主(二)

章节字数:3070  更新时间:13-04-30 15:2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戚戚没做成饭,繁吹谷上下一片数落。苍兰本想罚她,但听说商华给她做了饭,便不再说什么,只因他从不轻易下厨。殊不知,那所谓的饭不过一块排骨而已。无论如何,戚戚终是被免了做饭的差事。

    洗完商华的那块雪青色罗帕,戚戚把它搭在晾衣的细绳上,不自觉陷入沉思,视线挪不开罗帕角落的那朵玉簪花。想着这花是谁绣的,或是这块罗帕原来的主人是谁。因为这怎么看也不像是男人用的花色。

    一开始想到苍兰,激得一抖,瞬间否定。雪白的丝线在阳光下耀得晃眼,戚戚只觉得这花像是在哪里见过,想着想着,指尖竟传来一丝刺痛。蓦地把手一甩,竟把罗帕拂了出去,霎时风起,伸手愣是没抓住。

    戚戚拔腿追出去,心里一急,不由自主就施了轻功,凌空一个旋身把罗帕握在手里。落地时候才后怕有没被旁人看见。

    一道风从耳边擦过,挽起她的长发起落,吹向前边的水潭,曳动今年最后一池莲花,带了几瓣鹅黄花叶到她脚边。

    她抬眼望去,是繁吹谷里唯一的一株阿勃勒树,听说是商华早年云游归来携的树种,待他出关,这树已是这般大了。大片的树荫,笼着树下一袭悠闲的紫衣,青竹钓竿斜在脚边,脸上搭着一片莲叶,漂亮的银发随意从青石边散下来。

    见他修长的手指揭开莲叶,一双好看的眼睛朦胧着看她:“你来这里做什么?”

    “哝,你的帕子,洗好了,还你。”戚戚把东西递过去,张开手才发现那罗帕被她握得皱巴巴,刚想缩回来,他却快速抽过去。

    本想他会嫌弃一番,不想他盯着那朵玉簪花出神,偏头看她眼里的惊惶,笑了笑:“你暗恋我?”

    “啊?”他误会了什么?

    “不是暗恋我?那你在我帕子上绣什么花?”商华抚着罗帕上的针脚,“还算绣得不错,我就宽宏大量地接受了。”

    “喂!这花原本就在你帕子上,怎么会是我绣的!再说了我哪会……不是,你自己帕子有没花都不知道?”

    商华沉思良久,问了一句:“你怎么知道我喜欢玉簪?”

    “商华!我再说一次,这邪花不是我绣的!”戚戚看着商华无辜的眼神更加来气,“一定是你惹的风流债!”

    “不可能。外面的姑娘都以为我喜欢白佛桑。”他把莲叶重新搭在脸上,声音轻飘飘,“好吧,不是就不是。何必生气?真是。不知情的人还以为真是你绣的。”

    戚戚站上他躺的那块大青石,居高临下看他,喉咙里捣鼓碎碎:“老男人就是老男人,就算还是二十岁的身体,依然改变不了五十岁的事实。装年轻、不正经,还幻想有人暗恋……变态!”扭头见那青竹钓竿微微抖动,就想过去一脚踹下水潭。

    轻轻过去,抬脚正要踢,身后冷不防就一句:“你说我变态?”

    脚底一滑,来不及喊救命,眼看就要扑进初秋的冰冷水潭。突然有一股力道在她腰间稳稳一揽,背部即撞上什么坚硬,大概是谁的胸膛。

    “不多不少,三个人情。”戏谑的声音就在耳边。

    戚戚推开他:“谁要你救!你是不是就喜欢别人欠你人情!”脚底又是不稳,本能地攀在他肩上。

    “你说对了,我最喜欢别人欠我人情。”商华把她从头到脚打量一遍,包括这暧昧的姿势,眼角瞟着她的手,淡淡道,“哦,现在是四个……”

    戚戚很有骨气地松手:“我怕你啊!”岂料一道推力击中腹部。

    商华推她下水,动作干净利落且毫不犹豫:“你早说。”

    戚戚在水里扑腾了十几下才浮上来,喝了一肚子水,连话也说不利索。第一眼就见他捂嘴欲笑的模样,气得挥手撩起一道水花,也顾不得隐瞒武功的事。可不知何时,他已在身前划出气障,她这点功力根本没用。

    “钓竿、篓子收一收,先走了。”

    “商华,你给我等着!”戚戚打着冷颤,指着商华远去的背影一阵狂骂,可他却像是半句也没听到。

    *

    不知为何走到落樱台,商华摊开那块罗帕,看着那玉簪花,心里涌起什么,却什么也捉摸不到。

    半空落下一瓣干花,是初春落在缝里的山樱。恰好停在玉簪花蕊上,像是心湖荡开,破碎的波光里,藏着零落的眼眉。

    “这是你绣的?这么难看。”

    “不喜欢就还给我!”

    “送出的东西哪有要回去的道理。”

    “我有说送你么!拿来!商华!还给我!”

    这是……如同针锥刺入头骨,一阵剧痛之后,什么也没有留下。

    他皱了皱眉,若无其事地把罗帕叠好,放入袖中。

    苍兰走到商华面前,而他丝毫没有察觉:“你还会来这里?我以为你这辈子都不会踏上落樱台了。”

    他扬起笑:“我就随便走走。”

    “既然你有心走到这里,说明你还是想当这个谷主,师兄……”

    “有心也好,无心也罢。这个位子,不适合我。”商华拾起一片枯叶,“总觉得出关后,人变得无欲无求,心境轻了许多。”

    无欲无求?因为你已经忘了自己唯一想要的东西。苍兰发现他在看她,立即收了情绪,肃然道:“拜入门中的弟子,多半是仰慕你的剑术。你既已出关,若不传授个一招半式,岂不是对不住他们。”

    商华轻笑:“不是不可以。只要你能回答我一个问题。”

    “你说。”

    “我最喜欢什么花?”

    “白佛桑。你问这个干嘛?”苍兰权当他是为自己找个台阶下,没多加在意,心满意足道,“既然我答出了,就当你答应了。”

    商华盈盈笑道:“小兰兰,能不能缓两天?我才刚出关,身体还没恢复。”

    苍兰干笑两声:“师兄,你这话哄哄别人还行。明日辰时见不到你,你就死定了!”不理他作何反应,头也不回走下落樱台。

    只听他暗暗道:“不是她。”手不由自主拢了拢袖口。

    日落西山。商华在房里枯坐了一下午,也没见戚戚来端茶递水。房里的一切陈设都是三十年前的,包括书架上的书籍。那些旧书实在没有再看一遍的必要,他再次无聊到极点,心里又盘算着如何捉弄那个周戚戚。

    说来也奇怪,这几日在谷里见过不少弟子,但能让他记住的只有那个戚戚。长相一般、脾气又差,难道睡了三十年,连品位都给睡没了?

    正巧与戚戚同房的晚晴来送饭,他顺口问了:“周戚戚上哪儿了?你告诉她,再敢偷懒,就别想待在繁吹谷。”

    晚晴以为谷主发怒,忙道:“戚戚病了,所以我才替她。”

    翻书的手停住:“病了?”

    “今天她回来的时候,浑身湿嗒嗒的,没多久就发烧了,还一直说胡话。”

    “哦?”商华摆手道,“知道了,你下去吧。”

    “是。”晚晴当是躲过一劫,刚想离开,又被商华叫住。

    “苍兰找你有事。你去一趟。”商华放下书,手在袖里摩挲。

    “是。”晚晴出门折了方向,去了苍兰那边。

    商华转眼望落下的夜色:“居然病了。”

    凡是商华莫名其妙喊人去找苍兰,苍兰便会把那人留住一段时间。这是多年养成的默契,代表着某人又要支开什么人,做什么事。

    他站在榻前,借着灯火,看她微红的脸:“功夫真是白练了,泡会儿凉水就能成这样。”坐下去探她的脉,手竟被她敏捷擒住。

    戚戚死命拉着商华的手,一脸陶醉,红扑扑的脸居然显得可爱许多。随后那所谓的胡话便开始了:“娘亲,我要红烧肉,多放点冰糖。不嘛不嘛,要皮蛋瘦肉粥,不要咸菜粥。爹,我要糖葫芦……”

    她说着,口水就那样从嘴角流出来,还往商华的袖口上蹭了蹭:“娘亲,我跟你说,我遇上变态了。对呀,一个臭老头啊。唔……没占我便宜,呵呵。可是他长得好漂亮啊,那眼睛好像藏着星星,他的睫毛好长啊……娘亲,你说这年头的变态是不是都长那么好看呀……”

    商华僵笑着:“你的确是病了。还病得不轻。”手任由她拽着,顺便运气渡入她的身体,直至她的热气渐渐退去。

    清晨,鸟儿拂过窗前的枝叶,沙沙作响。她缓缓睁开眼睛,觉得身子很是轻松,一摸额头,已经退烧了:“上天保佑,这次病好得可真快。要是能多病几天,那该多好,可以名正言顺躲着那个老男人啊。”

    榻旁飘来几缕香气。“好香的粥。晚晴师姐你真好。”戚戚伸了懒腰,翻身下床,这才发现,房里一个人也没有,只是桌上摆着一碗热气腾腾的粥。

    她走过去,欣喜道:“皮蛋瘦肉粥!”很快,脸色煞白。

    碗底压着一张字条:“大病初愈,口味当清淡一些。红烧肉就别想了,变态不会做红烧肉。”

    “……”

    昨晚拽的那个人是谁?昨晚说了什么!天呐!还流口水!关键是……吱溜吱溜……蹭在他身上?!

    耳根灼得发烫。无地自容。自挂三尺白绫的冲动。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