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繁华三千归去来  第六章 知己重逢

章节字数:3217  更新时间:13-03-28 11:3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不出商华所料,白绪出手很阔绰,带他们离开的时候,顺便付了账。也不知她是什么来路,陶然阁的老板对她点头哈腰,甚至不敢收她的银票。

    虽说是抓他们回去,但白绪却安排了很体面的马车,自己骑一匹白马走在最前边。戚戚终于明白商华口中省路费的含义,怎料是以这样一种不光彩的方式节省下来。斜眼看他,他竟端坐着闭目养神。

    想掀开帘子看风景打发时间,岂料这马车的门窗都是封死的。戚戚挪到商华身边,轻声道:“喂,你打算什么时候溜?以你的实力,应该没问题吧?”

    商华合着眼睛,只是嘴动了动:“为什么要溜?要省就要省个彻底。”

    “如果我记得没错,这个白绪就是渝州白家的大小姐。她诬陷我们偷他爹的字画,这捅的篓子可不小。她爹可是白隐啊!”戚戚要崩溃了,在家中耳濡目染,多多少少知道四大家族是绝对惹不起的。

    “白家那幅也是我写的赝品。”商华漫不经心说着,一边咧开眼角看她,“这江湖上的事,你倒是很清楚。”

    “呃……略有耳闻,略有耳闻。”戚戚干笑着坐回原来的地方,“我们这样被劫,大师姐会不会派人来救?”

    “她?小兰兰估计才刚发现我们出了谷。”

    “等一下……大师姐不知道我们出来?”戚戚发觉情况不对。

    “若是她知道,我们又何必抄小路?”商华睁开眼,眼角带着一丝袅袅的朦胧,“那个长门约,你我都不愿去,一同溜出来也算志同道合。”

    “这算是哪门子的志同道合!”戚戚警觉看他,缓缓道,“该不会这也得算人情吧?”

    商华闲雅地往后一靠:“就当我日行一善,送你这个人情。”

    戚戚扶额:“我去,难不成还得谢谢你?”

    白家不愧为四大家族里的首富。白绪一路好吃好住,半点没亏待两人。除了赶路期间要关在移动小黑屋,其余时间管得也算宽松,主要是商华总是一脸不会落跑的坦荡样,使得白家随从都卸了心防。

    第四日清晨,一行人总算抵达渝州,在一座气派的宅院前停下。戚戚的心情紧张到极点,看他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感到绝望,甚至想着见了白隐,是否应该搬出父亲的名字好让自己脱身。

    “一别尘世三十春,再逢旧地何知人。”商华望着白家宅门,道出一句。

    戚戚只当他伪作风雅,现实地往他身边一靠:“跑不跑?”

    商华笑而不答,任凭白绪朝里面大喊:“爹,我回来了!偷你字画的小贼给我抓着了!”

    不久后,宅院里匆匆走出一名宽袍深裾的中年男子,一头乌发仅有鬓边一缕花白,年轻时的俊美依稀可见。先是把白绪从头到脚打量一番,确认毫发无损才开始絮絮叨叨:“你呀你,出门也不说一声,爹有多担心知道么?江湖险恶,要是出个什么事,我该如何向你死去的娘交待……”

    “爹,能换几句么?”白绪送给这个唠叨父亲一个白眼。

    “小白。”商华投去一个笑,声音带着几分熟络的轻浮,目光所及,正是那位名叫白隐的中年男子。见他三十年如一日的吃惊神色,笑道:“不认识了?”

    “你……你还活着?”堂堂白家家主居然话中带哽,眼眶微红。他的手颤抖不已,指向眼前这个发若皓雪但容颜不改的俊逸青年,那种天生不知忧虑的笑,只属于这个人。三十年过去,他回来了,貌似不经风雨的清浅。“大……哥。”

    戚戚怔住,脑袋僵硬地转过去问他:“白家家主……唤你大哥?”

    他认真点头,顺便凑过去轻声道:“我小弟。”

    面对毫不谦虚的商华,戚戚并没有太多怀疑。毕竟在三十年前,他就已经是武林神话,而那时的白隐不过是个十余岁的少年。

    诧异的人只有一个白绪,她瞪大双眼重新审视这位俊逸无双的银发男子,父亲分明比他年长许多,却尊称他为“大哥”。她猛然想起父亲提过一个人的名字:繁剑商华。如若是他,前几日陶然阁秒杀众人的那一剑就不在意料之外,但现在的他理当年过五旬,怎会是眼前的翩翩公子?

    她试探着问父亲:“爹,他是……商华?”

    “不许向任何人透露他的消息。”白隐亦知长门之约在即,商华不应在这之前现于人前,否则武林恐生动乱。他又吩咐一句:“快把你弟弟找回来。”

    “女儿这就去。”白绪往那袭紫衣瞟了一眼,匆匆离去。

    白隐快步上前,拉了商华就往里走:“外面不方便,我们去里边聊。”

    商华边走边回头招呼戚戚:“喂,别站着不动,跟我进来。”

    “她是谁?”白隐回过头,望着那一身月白袄裙的小姑娘。

    “我吗?”戚戚指着自己道,“我叫周戚戚,刚拜入繁吹谷门下,白前辈喊我‘戚戚’就好。”

    “戚……”白隐忽然沉默,又缓缓道,“你的眉眼可真像她。”

    “我说小白,你真是色心不改。这天下间的姑娘是不是都像极你的故人?”商华玩笑说着,发现白隐看他的眼神有些奇怪,“我说错了吗?”

    白隐看了他很久,悟了什么:“滞命止息。你与我说过这功法,没想到你真的那样做了。但,忘了也好。”

    商华饶有兴致看他眼睛:“我到底忘了什么,你和小兰兰都这么说。难道真像她说的,是风流债?”

    “嗯,风流债。”白隐诚恳点头。

    经过一番交谈,商华封印自身三十年以忘情之事,已然毫无疑问。当年他出门游历,与商华一见如故,后来发生种种,皆是亲眼所见。包括商华忘掉的一切,没有人比他更清楚。很多旧事,即便是苍兰,亦无从知晓。

    白隐注视门外的人影,不由叹息,想着商华即使忘了她,身边带着的人亦是与她有几分相似。这周戚戚的一双眼睛,与她竟然有八分神似。转而想到他携弟子前来,应是前去青陵赴长门之约。

    “大哥,你这是要去青陵,故取道我处?”

    “你觉得我会去赴约?别开玩笑了,我只是闲来无聊,才来看看你这位白家家主。”商华望着墙上的一幅美人丹青,“阿月,你果真娶了她。”

    “她生下两个孩子,心力交瘁……”白隐有些伤感。阿月本就先天不足,不宜生子,但偏偏一胞两胎。本是生下白绪后就该放弃,可她依旧强撑着生下另一个孩子,而后很快便去了。

    “那四年之后,你想让谁去守门?”名帖上写明下一轮的守护是白家。

    “我。”白隐笑了笑,“四年之后,待到那时,我会将家主之位传予吾儿。”

    商华看他眉间沉稳,已全无当年的浮躁,但他这样做无非为保子女周全,不禁担忧:“莫说四年之后,即便是现在的你,在青陵之中也撑不过两年。”

    白隐突然看向他,眼底闪过一道光:“你还记得青陵里的事?那你还记不记得当年你做了什么?”

    若非亲身经历,外人绝无可能了解青陵予人的折磨。年过不惑,身体便无法承受。二十年前,白隐曾是长门守护,深谙个中凶险。繁吹谷从未列位四大家族,换句话说,繁吹谷的人一生也无法进入青陵之境,但商华却能断言白隐的期限。是的,他进去过,且凭一己之力闯入。自此,改写了两个人的命运。

    “我当年做过什么?”商华不假思索,笑道,“不就与那时的守护打了一架,然后入了长门,在青陵里逛了一圈。”

    “你记得她是谁吗?”白隐的语气变得凝重。

    “那一年?应该是戚家的谁吧?我只记得在十招之内就赢了他。”商华对自己的话无存怀疑。他从来不愿多看败者一眼,记不清也是理所应当。

    “你们担心的就是这个吧?”商华浅笑着,“即便我去了,他们质问我闯陵之事,我亦无妨。事无不可对人言,何况我连‘破晓’的影子都没见着。”

    “好一句‘事无不可对人言’。你不去是对的。”质问从来无关痛痒,但若将她牵扯进来,只怕已忘却前尘的商华无言以对。

    白隐看着门窗上映着的影子,又问一句:“既然你不去,带人有用么?”

    商华漫不经心往那头瞥了一眼:“因为她也不想去,所以不如跟着我。免得小兰兰看人手不够,把她给拎了去。”

    过了不久,白绪归来,带回白隐那儿子拒绝回家的消息。

    白隐一听,气得拍案而起,不顾商华在旁,高声道:“那臭小子是不是又在风华楼与花家小子争那无用的东西!”

    “风华楼?当真是个令人怀念的地方。”商华提起一些兴致,对白隐微微一笑,“你自不必说他,三十年前的你不曾如此胡闹?那无用的东……容我想想,该不会与你我当年争的是同……唔泥多木……”嘴被某人捂上,再没人听清他说了什么。

    白隐捂住商华的嘴,免得他把当年的丢脸事全抖出来。若是让女儿知道她父亲当年也做过那样的无聊时,简直是威严无存颜面扫地。

    白绪默默目睹,颓然道:“爹,要不要叫人把他绑回来?”

    “不用!我要亲自把他抓回来!我要打断他的腿!”白隐怒气冲冲,正要夺门而出,忽然有人将他拦住。

    商华以极快的身法掠至门前,侧脸勾起唇角:“小白,莫要冲动。风华楼,呵呵,不如,就让我去会上一会。”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