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繁华三千归去来  第八章 九方秘术

章节字数:3200  更新时间:13-04-30 15:3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尽管白少锲而不舍,但商华终归没收下这位欲天资聪颖而不能的徒弟。因为他与他父亲一样,比较适合且擅长赚钱,老老实实当个天下首富难道不好吗?可又是拗不过他的执著,最后准许他唤一声“师父”过过瘾,当是挂名。

    接下来的事,用戚戚的话来说,就是:自作孽,不可活。白少好歹也是白家的继任家主,可现在却是成天围着商华,左一个师父、右一个师父,甘心情愿为他端茶递水、洗衣扫地,若非某夜被轰出门,否则连铺床叠被的活也干了。

    比起商华不堪其扰,戚戚倒是乐得清闲,所有杂事都让白少接了手。她终日同白绪一道逛街吃饭谈天说地,两人成了相见恨晚的朋友。

    某日,商华一大早起来就被白少一脸诡异的笑恶心到食不下咽,端了棋盘就往白隐那边逃。硬闯到房门口才得知白隐与某人约好谈一桩生意,刚一转身,又是撞上那张诚恳过头的笑脸:“师父,今日有空教我两招么?”

    “不是说好只挂名?”白少一路胡搅蛮缠,他也顺着一路拖行到庭院。

    “虽说是挂名师父,但多多少少也得指点个一招半式。要是日后出门被人揍了,也好亮出来显个身份。”白少殷勤地接过棋盘。

    商华勉强撑了眼皮看他:“这天下还有人敢揍你白少?”

    白少故作委屈:“师父你看我一张大众脸,出了渝州又有谁认得我身份?”

    从外貌上看来,两人皆是俊美风姿,年纪相仿。但总有一人挺身走在前边,一人哈腰走在后边。无论外人怎么看,都免不了违和之感。

    商华无意瞟见院角的一棵沉香树,心生一计:“有铜钱么?”

    白少非常配合地放一枚铜钱在他手上,眼里满是期待。他期待是正确的,商华两指拈起,曲指一弹,铜钱即打穿两尺宽的沉香树干,“嘣”一声钉在墙上。看似随意的动作,竟有如此强大的力量。白少看得两眼发直。

    “我也不强人所难,只要你在天黑以前能将半枚铜钱钉入树干,我就勉为其难教你几招。”商华望着五十步外的沉香树,脸上掠过一抹笑。

    “师父,此话当真?!”白少激动地取出又一枚铜钱,倾力一掷,可在二十步远的地方就叮咚落地。神色僵住,甚至有些发白。

    商华清咳两声,沉重拍他的肩:“你努力。为师看好你!”

    “师……”白少完全懵了,见商华越走越远,自己也走到那棵树前,凝视那条缝许久,对路过的家丁悲壮道,“给本少爷拿一万枚铜钱来!”

    一天时间过得飞快,天色渐渐暗下来,白少已是一天不吃不喝,手指被铜钱磨出血,从二十步的距离开始,遍地铜钱,止步于沉香树七步之外。

    他身体晃了晃,被掌灯的家丁搀住:“少爷,天已经黑了,不如先吃点东西?”

    白少推开他,站稳脚步,目光倾注在指间的铜钱。一天下来,他似乎已抓到什么诀窍,不比之前费力,却比之前投远了许多。从小到大,他少有这样的执著,即便商华的时限已过,他仍不愿放弃,并坚信自己能够做到。

    仔细回忆商华的动作,合上双目,心境若静水无波,隐约一叶飘落,猛地睁眼,指尖弹出铜钱。“小心!”他这句未免喊得太晚,外游归来的戚戚从眼前走过,那枚铜钱就要正中她的脑门。

    “真想不透你们有钱人,没事拿铜钱扔着玩,有意思么?”戚戚摊开手掌在他眼前,她掌心里躺着的正是方才他掷出的那枚铜钱。

    “你……你接住了?”白少额前一凉,略有湿润,他保持镇定问她,“这就是刚才我……我……”适才他用了十成功力,若是击中寻常人,不去半条命也得晕个几天,可眼前的这位居然徒手接着了,看她的脸色还是异常轻松。

    “是我亲眼看你朝我丢过来,不信你问他。”戚戚手指向旁边的家丁,岂料他早就跑得没影,地上歪歪留着一盏灯。

    “你会武功?”白少试探她。

    “我……我不会。”戚戚顿了一下,忙转移话题,“你在这儿扔铜钱做什么?”

    白少倒也容易被人牵着走,丧气道:“师父说,只要我在天黑前把铜钱射入那树干,他便教我。”见戚戚望天,更是失落,“你不用看了,我知道天早就黑了。”

    戚戚在他脸上扫了一眼,弯腰捡起一枚铜钱:“你看好了。”她直接走到树前,直接把铜钱塞入商华打出的那条缝隙,“就是这样。你被他耍了。”

    白少傻眼,细细想来,商华确是对距离与方式没有任何要求。呆立当场。

    戚戚用过来人的语气,同情道:“没事,以后会习惯的。”

    “谁!”白少见一道影子从眼前一闪而过,但方才一喝没起半点用处,那影子根本没将他二人放在眼里,反是明目张胆跳进商华的院落。

    “你帮我叫人来。”白少吩咐戚戚一句,转身便追那影子去了。

    戚戚才迈出一步,身后荡来一波内劲,似曾相识,却又说不上来。直觉告诉她,此人非同小可,白少有危险。等不及叫人,戚戚亦飞快跑进院子。

    在清朗夜空纵横交错的是泛着幽光的丝线,像是布一个局,一个死局。分明只是寻常的刺绣丝线,可划空而过的瞬间,竟是不逊色于兵刃的冷冽。在尾部渐息的微光,与剑锋的寒极为相似。

    空中的那道黑影,小指一勾如拨弄琴弦,幽光一闪,一条难以察觉的丝线与白少相距不过咫尺之间!

    戚戚犹豫该不该出手,手重重一握,那枚铜钱还握在手心。不容多想,挥手一掷。黑暗之中,星火一现,丝线齐齐断裂。

    “你来干什么?快去叫人啊!”这是他生平第一次真真正正感受到杀意,白少逃过一劫,居然不畏惧,“戚戚,找师父回来!”

    “等找他回来,你连渣都没了!”戚戚移步过去,挡在白少身前,“快滚!”

    “大敌当前,对朋友客气一点能死吗?”白少一副不知死活的模样,抄起落地的长剑,还想同她一道并肩作战。

    “你给我让开!”戚戚在他肩上猛推一记。

    白少一个趔趄倒下去,头刚好磕在石阶上,立马昏死过去。

    戚戚摇摇头,估摸着一战在所难免。白少晕了也好,至少看不到她用的招数。摆开架势对黑影道:“长门约在即,你连白府都敢闯!”

    黑影不说话,把头偏向一边,挑指扬手,起势轻傲。此时层云散开,露出淡黄色的月亮,月光从戚戚眼眉间一扫而过。黑影怔住,手不住颤抖着:“是你?怎么会是你?为什么你还活着!”

    “你认得我?”戚戚迟疑着问她,那是女人的声音。

    月色渐明,黑影显出窈窕身姿,也将戚戚的容貌看清,涩然一笑:“你不是她,只是眼睛有些相像罢了。”

    又是眼睛。之前白隐也说她的眼睛与某人很像。若是如母亲所说,她的眼睛有八分像姑姑,那么他们说的人,也便是姑姑了。戚戚想着这位素未谋面的姑姑究竟是个怎样的人,为何谁都认识她?

    只闻那黑影的语调多了憎恨:“即便只是像她,也必须死!”随即操控千丝万缕召向戚戚,第一样要毁掉的,就是那双眼睛。过了三十年,依然容不下。

    千万缕幽光如流星一般映入她的眼睛,分明还未中招,可浑身已开始刺痛,这种感觉十分熟悉,仿佛经历过一次。她发觉控制不了自己的意识。

    几乎是潜于本能的举动,双臂缓缓抬起,在胸前结了一个不曾学过的伽印,喉咙深处淌出一段咒文。她惊住了,是她曾经用尽方法也背不下的咒文,可是现在……“偃息朱明,坐阴苦木,消气於虚,藏神於无……”

    身前化出一方虚影,戚戚惊异这股气息来源于自身,且幻化出实体。千道幽光尽数消融于虚影之中,并发出锻造淬火的声息。

    “九方秘术!”黑影一阵战栗道,“没想到你小小年纪,竟能使出这招!告诉我,是谁教的你!是不是那个女人!”

    “谁教的我关你什么事!”戚戚这一吼扰乱了神思,方才那股意识瞬时消散,连同那方护体的虚影一道,粉碎得一干二净。当她再去想刚才念诵的咒文,却是半个字也记不起,更不用说驱动那股内息。

    “呵呵,看来只是凑巧。”黑影森森笑着,抬手又举起千道幽光,密布的丝线比先前更加阴寒,幽光成火,连一眨眼的功夫都不到,侵入戚戚的身体。

    戚戚喷出一口鲜血,望着地上的血痕失神,周身痛极,难以言喻。她觉得今天是活不成了,可心里总有一处空空的,似乎有些不甘心。也不知是中了蛊,还是着了魔,她直直喊出那个名字:“商华!”

    那黑影顿了一下,心口一震,眼角即掠过一抹皓皓银白和一袭再熟悉不过的广袖紫衣,眼眶一热:“他……”

    “戚戚!”商华一掌震碎那丝线,一手把她捞进怀里,好看的眉眼翻涌怒意,盯住夜空里的那道黑影,眼底闪了闪,“是你?”

    “你这样护着她,只因为她的眼睛长得像她,是么?”黑影苦笑两声,随即闪身不见。

    商华将躺在怀里的她,静静端详一番:“你的眼睛确实好看,若说长得像谁,还真是说不清。”望向那黑影消失的地方,“她还是来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