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繁华三千归去来  第九章 剑意逝水

章节字数:3109  更新时间:13-03-28 11:3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好在商华来得及时,若是再迟上半刻,戚戚的命可算完了。那招名为“月霞”的刀丝绝技,是禹州秋水山庄的独门秘技。没想到区区三十年,她就能以寻常丝线替了刀丝,且使得出神入化,已远胜她的父亲。

    一对眼珠子雾蒙蒙转了转,见一袭紫衣优雅地支颐在榻旁,如雪的银发恰好落在她枕边,看这床榻的样式,竟是在他房里!记得中招后就失了意识,对后来发生的事一无所知,难不成是他救的我?隐约想起昏死前喊了那个谁谁的名字,丢脸的羞愧红了满面,红到耳根。

    “你总算醒了,本想你再不醒,就让小白把你给埋了。”慵懒的声音慢悠悠从上空飘进耳朵,仰起头看他半闭着眼睛,神色似乎有些疲累。

    “你可真了不起,打不过那人也就算了,何必让白少磕了一地血。”他睁开眼睛,眸子落了漫天星光,只看着她。

    “我……我只是推了他一下。”望着他的眼神,心神一恍,戚戚赶紧把头缩回被里,当是他没睡醒走神。

    岂料他叹了一声:“推一下也这么大力,真不是女人。”

    像是触动某根神经,方才的奇怪感觉一扫而空,戚戚猛坐起身:“商华!你是不是一天不奚落我就活不下去!”这么一喊,顿觉气脉通畅,受袭之时的痛感半分也没留下,甚至好像从未受过伤。

    “我好歹帮你敢走那个人,让我奚落几句又有什么?”商华伸出手指,在她眼前作了个手势,“七个人情。”

    “我就知道!”他怎么可能放过让她欠人情的绝佳机会!戚戚平静下来,想着这个人情与之前的六个比起来,也算货真价实,“不过这次谢谢你。”

    “好说好说。”商华低笑道,“有人想见你。”随即朝门外击掌。

    进来的不是别人,正是被戚戚一推磕破头,现在额前缠着厚厚纱布的白少。他一下子蹦到戚戚面前,吓得她以为是来寻仇。可白少居然握起她的手,紧紧按在怀中:“周姑娘,多谢前日救命之恩,我白少必定铭记心中。”

    戚戚只感觉他的脑袋被磕坏了,礼貌笑着把手挣出来:“你喊我‘戚戚’就可以了。那个救你……呃,佛不是曰过,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本想再扯下去,但见商华已在一旁偷笑,便没兴致再说。

    白少见她神情怏下来,皱眉道:“是不是还会痛?中了月霞非同小可,即使师父为你运功疗伤一天一夜,你也得好好养上几天。这几天就别下床了,我多叫几个人来伺候你。”

    “一天一夜?你说他为我疗伤一天一夜?”戚戚怔住,眼里只有站在门前背对她的那个紫衣男子。难怪他显得疲累,原来是为了给她疗伤。

    “是啊,月霞毁的是人的周身经脉。师父用了一天一夜把你受损的经脉全都修复了。我爹说普天之下也只有师父能做到这件事。”白少还在钦佩商华的能力,就听戚戚在他耳边大喝一声:“你站住!”

    虽说月霞的损伤非同小可,但助人修复经脉更加非同小可。这对运功之人是极大的耗损,可方才他一句也不曾提起。戚戚心里感动,想再对他说声谢谢,却见他的步子已悄悄迈出门,情急之下只好大声叫住他。

    商华若无其事地回头,靠在门边,轻笑道:“不用谢了。你不是说过,身为谷主,救弟子于危难乃是理所应当。莫非……你想欠我第八个人情?”

    “不是。”一听到“人情”二字,她什么感谢话也说不出来,顺手抓起白少的手道,“他做到了。所以你要履行承诺教他。”

    “先顾好你自己吧。”商华打了个哈欠,“我先去睡上一觉。白少,明日午时来我房前。”

    “是,师父!”白少难掩激动之情。

    “慢着!”戚戚又叫住他,“这是你的房间,你要去哪里睡?”

    “自然是去你的房间,有意见吗?”商华转身就走。

    “很有意见!我把床还给你,你给我回来睡!不准睡我房间!”戚戚气得把软枕丢出去,企图下床把他追回。

    商华幽幽传来一句:“白少,拦着她,要不你明天不用来了。”

    白少立即将戚戚截回床榻,苦口婆心:“师姐,就让师父睡一晚吧。”

    “谁是你师姐!你给我让开!”戚戚无语凝噎。

    次日午时未至,白少早早去了商华门前等待。与此同时,白绪搬了桌椅和戚戚一起在旁边的凉亭里,两人一起嗑瓜子喝茶。因为跟了商华一段日子,对其品性有一定了解的戚戚,赌一文钱料定他绝不可能准时。

    果不其然,白少从午时等到申时,才听见房门吱呀打开。

    商华从房里出来,虽衣着整齐,但发未束披散着,睡眼惺忪,走起路来晃悠悠,见白少一动不动站在门前:“要不要先进来喝杯水?”

    “请师父赐教!”白少双手捧剑,在商华跟前跪下。

    “你为何如此执著?以白家之势,你根本无须拜我为师。既然你父亲说过我,你就应当知道我是什么人,我繁吹谷于江湖武林又是何种处境。接了家主之位,安稳度日,难道不好么?”

    “四年之后,我要接任的是守护之位,而非白家家主!”白少目光毅然,“父亲已守过一轮长门,不可再有一轮!青陵凶险,我必须让自己变强!”

    “很好。这句话,我喜欢!”商华扶起白少,凑到他耳边笑道,“千万别让小白知道,否则他绝不会允你与我学剑。”说完,眼睛转向凉亭。

    得知弟弟心思的白绪连连摇手:“我不会说的。”

    戚戚将一盘瓜子递给白绪:“不用紧张,他的意思是要你留一点,待会儿拿过去给他吃。”白绪哑然。

    商华极快地把剑从白少的剑鞘中抽出:“你看好,这一剑,叫‘逝水’。”

    一剑刺出,剑尖所指,一片萧然,回身若惊涛击石,剑光飞溅而散。终剑有去无回,名曰逝水。

    商华把剑还给白少:“用剑不一定要快,精准才是关键。就像你掷铜钱,那种一击即中的心境,想必你已了解。”

    “原来师父要我掷铜钱是这个用意!”白少把眼光慢慢地挪向戚戚。

    “难道还有别的用意?”商华搭着白少,一同看向那边。

    戚戚赶紧把头偏到一边,一个人影闯入视线:“是大师姐!大师姐找来了!”

    商华不以为然:“小兰兰,她怎么会……什么?她来了!”吃惊的戏码还未做足,苍兰已站在身后。

    “师兄,你在躲什么?”苍兰语气不善,不像是假装,“长门之约,你不去便罢了,还有谁能迫你去么?但你居然逃出繁吹谷,还躲到渝州,你以为没人能找到你,可天下之大,你又能去往何处?”

    “兰妹,你别动气。”白隐急匆匆奔来,速度慢了不说,还喘着气,看来是许久不曾练武了。“你看青陵就在渝州城北,大哥又没说不去……”

    “我的确不想去。”面对白隐的好意劝说,商华更倾向于坦明事实。他知道苍兰不悦,但也不愿说那些令人宽心的假话:“长门之约不过如此,繁吹谷向来不在四大家族之列,去了也无用。那种地方,去过一次,便不必去第二次。”

    “繁吹谷日渐势微,若连长门约也不出席,只怕江湖上再无你我的立足之地。”苍兰不想看着鼎盛百年的繁吹谷没落地不剩一丝痕迹。就因为这个原因,这些年她宁可被其他门派耻笑,也会如期现身。

    商华沉沉一笑道:“现在的繁吹谷与世无争,这样很好。”

    苍兰眼中尽是失望之色:“你是谷主,竟说这样的话,你究竟记不记得落樱台上你……”说着就去扳商华的肩,一使劲居然令他晃着侧过身。她呆住了,换作往常,以她的功力根本动不了他分毫。当即去探他的脉,却被他摆手避开。

    商华敛好衣袖,淡然道:“不用探了,不过暂时少了一半功力,歇息几日自会恢复。”

    “一半功力?怎么可能!”商华的实力,苍兰最清楚不过。只有与绝顶高手的激烈交锋,才能让他赌上一半功力。但若是有这样一战,她一路过来不可能听不到半点风声。

    “你说她不会来,可她偏偏来了。”商华言中暗指。

    “是她?但就算过了三十年,她的功力也不可能伤到你。”苍兰立刻想到那个狠心让自己亲妹前去守长门的女人,秋水山庄庄主、秋家家主:秋夙。

    “她是伤不了我,但她能伤得了别人。”商华朝戚戚看了一眼。

    既然他少了一半功力,那么他自然不可去青陵涉险。苍兰暗自叹息,遂让跟随的弟子给他递上一方长盒:“这里面是什么,你很清楚。这本就是属于你的东西,替你保管三十年,也该物归原主。本想你能带它赴长门约,如今……罢了。”

    商华抚上那木盒,浅笑停在唇边。

    其实,收到长门约名帖的那一刹,他的确有心赴约。可他在涵清洞寻得戚戚的一瞬,却改变了决定。连他自己也说不清原因,心底莫名抗拒那处地方。但在最后,他终是无法心安,选择了渝州。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