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繁华三千归去来  第十章 长门之约

章节字数:3316  更新时间:13-03-28 11:3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青陵,武圣长眠之所,至今千年矣。传闻其兵刃“破晓”亦藏于其中,各方人士趋之若鹜,故有江湖武林四大家族挺身相护。虽有后人猜测“破晓”并非兵刃,但四大家族仍旧依祖训轮流守护于长门之外。

    长门乃是青陵前殿通往主殿的第一道石门,欲开启就必先习得前殿石墙上雕刻的内功心法,但千百年来无人参透,即便是守在此处四年的高手。

    没有人不想得到“破晓”,四大家族也不例外,可惜长门始终无法开启。故此,各家主在两百多年前订下了新的长门之约:各门派在场角逐,武功最高者可随四家主与继任守护一同进入青陵前殿,参详心法。

    其中的真实用意,众人心知肚明。相互利用,无人言说。

    从那一日起,每至长门约,各门各派皆会斗得你死我活,毕竟这世上没有永远的友情与恩怨,只有永远的利益。就算每回只有一个时辰的限制,也不能放过。不仅要赢,而且要不断地赢,绝不能让他人有机可趁。

    时至今日,所有人仍是以为无人可参透那心法。殊不知早在三十年前,就已有人堪破心法之秘,且不止一人。

    青陵前的平地上已筑起高台,座位亦按门派兴盛列位完毕。因花家借故婉拒赴会,列在神道前的主位仅余三张双螭紫檀木椅。

    白隐同往年一样睡过头,而后紧赶慢赶,终于在叶家人现身之前坐到左侧木椅上,长吁一口气。他这一行人着实简单,除了白绪、白少,只带了白府的管事和一名侍女,比起各门派的浩浩荡荡,显得有些寒酸,但他毕竟是白隐,那些东西终归没有必要。

    他往右侧看了一眼,对落座的那名清秀女子点头致意。这名女子便是禹州秋水山庄的二庄主秋昔人,虽年已不惑,依旧娟秀动人。别看她一副病弱模样,武功修为却是高出她姐姐许多,是秋水山庄第一高手,只不过因为身体原因,通常无法久战,甚为可惜。

    白隐环顾一周,对身旁的管家道:“她果然没有来。”

    那管家音色低沉:“她即使不露面,也应是隐身在周遭。”抬眉间那漆黑淡然的眸子,不是商华又会是谁?当苍兰把那件东西交给他,他便决定要来了,虽然是以这样的方式。

    顺两侧排位看去,终在最末的位置见着苍兰的身影,身边随着三四名弟子,没有一个门派上前与之相谈,足见繁吹谷之没落。

    跟随的那名侍女从一开始便心不在焉,商华见了,面目肃然却似调侃:“你对我的易容术多多少少也有点信心,那叶辰定然认不出你。”欣赏自己的作品,差点忍不住笑出声。

    被他装扮得相当土气的戚戚白他一眼:“你觉得我这样子能见人么?”

    “为何不能!”白少忽然凑上来。他头上的伤已然大好,连条疤也没留下,依旧一袭青衫站在白隐身边,台下那些个久闯江湖的姑娘,已全无矜持,一双双眼睛无法从他身上移开。在他眼里,这是鸢尾没来赴会的唯一福利。

    “你是我白家继任家主,注意分寸。”白绪冷言一句提点。近来她愈发觉得这个弟弟对戚戚不同寻常,但大庭广众、众目睽睽,还是得避免传出白家继任家主与侍女之间的绯闻。

    白少生平最怕这个姐姐,立即缩回原位,眉梢无意一瞟:“来了!”

    众人目光所及,即是中吴叶家堡一行人。为首的自然是叶家家主叶渊清,一身鸦青锦袍,蕴着紫绿光色,头上那顶鎏银白玉冠,听闻乃是定央王祁世风所赐,尊贵非常。但无一人感到讶异,因为叶家堡暗中为朝廷所用已是公开的秘密。

    随在叶渊清身后的是他的二子叶修、三子叶辰。三父子皆是不凡之貌,尤其是叶辰一身碧蓝衣装,显得更为丰神俊朗,远远胜过他的父亲。

    此时所有人起身,抱拳相迎:“恭迎叶堡主。”

    白隐与秋昔人亦起身走到叶渊清面前,只是微微点头,三人默契会意,一同往神道走去。他们将要合力开启青陵墓门,迎出守护长门四年的叶昊。

    四位家主各有一枚六芒星铁印,因花家不出席,就将铁印托付予白家。四人一同将铁印摁入门前的四座石台。脚下微震,烟尘轻逸,墓门左右移开。

    出现在墓门正中的人,双唇紧抿,面色青白,身形轮廓与年轻时的叶渊清几乎没有差别。此人便是叶家长子:叶昊。

    四年前的叶昊英俊沉稳,颇得其父之风,后自愿守护长门,竟成了今日这副样子。这也是白少不愿让父亲再度守门的原因。青陵内遍布死气,生人不可久留,年长者定然无法支撑。

    叶渊清上前抱住他的儿子:“不愧是我叶渊清的好儿子。你定要养好身子,待为父百年后,叶家堡就得靠你了。”

    不知是谁高呼一声“叶少主”,众人皆举手附和:“叶少主!叶少主!”

    “爹不必如此,守护长门本是应尽之责。”叶昊虽是虚弱,眼角却缀着一丝诡笑,映在瞳孔深处的不是父亲的面容,而是漫山为他响起的高呼。

    “昊儿,你先去歇息,待盟会终了,我们就回中吴,你娘一定很想你。”叶渊清不忍告诉他,他的母亲早在半年前病逝。

    叶家随侍护送叶昊离开,长门盟会正式开始。

    叶渊清手指敞开的墓门,对各门派来使道:“同往年一样,只有最强的那个人有资格随我等进入青陵。”

    众人扬手击掌,喧哗之中竟已有两人按捺不住跃上会武台。定睛一看,那两人居然都是白石山门下。不过是一套如同天书的心法,竟惹得同门相残。

    叶、白、秋三家主均坐回紫檀木椅观战。白隐一瞧,发觉身边少了两人。

    商华躬下身,举手投足与真正的白府管事没有两样,只因叶渊清就坐在边上,他更须谨慎:“方才叶辰随便看了那周戚戚一眼,把她吓得半死,所以小绪带她先去不起眼的地方躲着。”他斜眼一瞟,发现此刻心不在焉的人换作了白少。

    过了约两个时辰,会武台上仅余一人,天目峰裴皓,此人亦是上一回最强者。仅仅四年,他修为大进,听闻若是今日赢了,他将继掌门之位。

    裴皓站在高台上,俯视众人,一双恃才傲物的眼睛在众人身上轻蔑而过,最终定在最末那名沉默的女子。从头至尾,她没有说一句话,也无上台比试。她看人的眼睛淡漠到极致。

    “繁吹谷苍兰!”裴皓执剑指向她,“既然来了,为何不上场比试!”

    “为何要上场比试?”苍兰低声道,连看也不看他一眼。

    “从首座降至末位,裴某看来,四年后的长门约,你繁吹谷可不必来了。”言语愈发轻佻,“这十多年,你从未失约,却不言一语,会武台也不曾登上一回,你究竟在执著什么,或想证明什么?繁吹谷的存在?呵呵,这一点,你是做到了。虽然可笑,但裴某也给你个建议,把繁吹谷散了吧,反正你那师兄也不在了,那名存实亡的东西,你守着做什么?”

    满座一阵唏嘘,零星几人暗暗发笑,一切都在商华眼里。他曾想象这些年苍兰是如何度日,但没有想到的是,今日的繁吹谷居然被一个小小天目峰踩在脚下。也许是自己的错,三十年前大败天目峰掌门的那日,就该想到今天。

    苍兰唇角微扬,不过一个轻笑:“裴……该称作裴掌门了。你胜便胜了,又何出此言?你问我执著什么,想证明什么?我可以回答你,我从不想这些。做人但求问心无愧,只要我繁吹谷无愧,便可立足于世,又何来名存实亡之说?”

    “好一句问心无愧。”叶渊清远远看着,默默赞叹,眼底含着莫名的东西。

    “你说我师兄不在了?”苍兰顿时笑得绚烂,“若是他还在呢?如果他站在这里,方才那些,你敢再说一遍吗?”

    裴皓脸色一变,仍是镇定:“那也须他站在这里。很遗憾,他不在。就算他在,我裴某也无惧。既然三十年前他敢做,如今又为何不敢认!即便他先前有功于世,但终年藏身涵清洞,早就沦为一个逃避的懦夫!”

    苍兰敛了笑,声音沉下:“你说我可以,但你没资格说我师兄!”

    裴皓见她发怒,心知即将得逞,他要赢就要赢过所有人。繁吹谷剑术天下卓绝,不胜过他们,便不是真正的赢。“不是我没有资格说你师兄,而是繁吹谷根本没有资格站在这里!”

    “你的目的无非是要与我一战。”苍兰挑眉厉色道,“繁吹苍兰,奉陪到底!”

    寒珞剑已有三十年未出鞘,苍兰拔剑而出,锋芒幽蓝,在场之人已是三十年未曾见了。时光太过漫长,几乎所有人包括她自己都遗忘了,忘记她曾是令人闻风丧胆的“霜天兰叶”。

    苍兰本不想动手,但若避无可避,她也只愿速战速决。

    起剑即是那招“霜天”,冰冷刺骨的剑气在瞬息之间冲击至会武台上。裴皓那只握剑的手冷得一颤,剑才提到半空,就被苍兰挑落。

    “你输了。”苍兰撤下架在他脖子边上的寒珞,并把地上的剑拾起还予他,“这就是你所谓的‘名存实亡’?”

    苍兰即转身向叶渊清:“叶堡主,苍兰不过技痒难耐与裴掌门切磋几招。所以,这场比试还算他赢。那心法,就由他去参详吧。”

    在众门派高手面前一招落败,一句“裴掌门”尤为刺耳。她说他赢,简直是奇耻大辱。裴皓羞愤地握紧长剑,毫无预兆地刺向苍兰。

    “师妹!小心!”他倾身而去,释出藏于衣袍中的惊鸿之剑。

    天地樱红漫如练,三千繁花溅似雪。只看他,眉眼清浅。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