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繁华三千归去来  第十二章 青陵旧梦(一)

章节字数:3158  更新时间:13-03-28 11:3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一滴血落,好看的唇角微微勾起,血珠顺着他下颚的完美弧度缓缓滚落。他看着她映不出任何世物的瞳孔,第一次觉得她的眼睛生得是这样美,美到像是蕴藏了无限深情的似曾相识。“戚戚。”他轻声唤她。

    “大哥,你没事吧!”白隐见戚戚一掌就把商华打伤。虽说他有一半功力尚未恢复,但即便如此,他也远胜在场的叶渊清与秋昔人,更不用说四大家族里武功造诣最为平庸的他。

    “小白,让苍兰先回繁吹谷。”商华收剑回鞘,一手抹去唇角血痕,“我估计得晚几天。”他步履一挪,脚下绽出一环光晕。

    众人未及反应,商华就以超乎常人的身法绕至戚戚身后,剑端击中她后心重穴,后单臂制住她的咽喉,另一手凭空划出不明形态的图腾,当即一掌打在长门正中。是惊动天地的一声巨响,长门开启!

    商华携戚戚一同跃入长门后的黑暗,销声匿迹。长门瞬时关闭。

    一场嗜血的噩梦终是清醒,她战战兢兢睁眼一看,发现商华倚在岩壁上睡着,而自己正枕在他腿上。从未见过这样的他,她都要被吓傻了。一张冰冷的脸,眉头轻蹙,紧闭的双眼上睫毛微颤,唇色竟是苍白。

    她记不起发生了什么,颤抖地去推他:“喂。你……你没死吧?”话刚出口就恨不得抽自己嘴巴,实在太晦气了。

    “你醒了?”那双静水无波的眸子,只映着深邃苍穹,却见不到半点星光,可眼角依然噙着笑,许久才回了她的话,“除非我想死,否则谁也杀不了我。”

    “你现在这副样子,真的很没说服力。”戚戚继续保持枕着的姿势,感觉自然而然,睁眼看他,伸手触到他的脸,微微一僵,一骨碌爬起来,温热的手覆上他前额,“怎么这么凉!”

    “没事,歇一会儿就好。”商华想去掰下她的手,却没考虑到掌心的温度更为冰冷。一碰到她,手反被她握住,见她不断为自己呵气取暖,笑了笑:“怪事年年有,今天特别多。”

    戚戚努力搓他的手,可就是一点用处也无,有点着急:“你不能少说两句么?你的手怎么搓不热啊?换是小宗的手,早就暖和了。”

    看她认真的模样,他也没把手抽回来,似笑非笑道:“你总算是还我一个人情。”见她瞪了一眼,又改口,“你说的小宗是谁?”

    “我弟弟。”

    “看不出来你这品性还能当姐姐,令弟的童年可真够……”

    “你到底是怎么了?”戚戚没听他说话,只觉他的手冷得不寻常。

    商华略微一怔,今天她居然没有还口!稍稍有些不太习惯,恰好撞上她质问的眼神,如实说道:“你走火入魔,那心法过于厉害,即便是我精通,也需耗上一番气力。”话说到这里,掌心倏尔传入一股暖暖的内息。

    戚戚轻合双目,口中默念着什么,而后两手交握处盈出月白光晕。她无法再掩饰下去,看来方才的噩梦是真的,她打伤了叶辰,也打伤了他。她不知自身与那心法有何渊源,只知商华之前为她修复经脉已损过半功力,今日又是……如果她的探息之术没有出错,现在的商华余下的功力不足两成。

    掌间白芒乍现,渐笼周身,青丝飞散,这是她有生以来第一次成功施展“七魄凝华”。集七魄之力,渡人生息,是极为高阶的疗伤归元秘术。虽然很早就学会这个术,但总是无法捕捉七魄稍纵即逝的力量。两月前离家出走,一位街边算命师告知她的魂魄有缺失,但听小宗说野生算命师不可信,她也没放在心上。今日看来她确实不必放在心上,因为这一次,她成功了。

    商华只觉心口气息一窒,凝视着笼在白芒之中的人儿,心底忽然涌起千丝万缕,似乎要纠缠出什么,但又很快化作灰烬。不由自主去看她的眼睛,看得入了神,眼底渐渐恍惚,直到发觉她的脸幻出另一张轮廓。咽喉深处干涩地漫出一个字,像是极度陌生又烙印在灵魂深处:“戚……”

    “你好些了吗?”戚戚抬眼看他,眼眸澈如月光。

    “我……”即将脱口而出的那个名字,又是不见,包括那张轮廓。

    “那就再一会儿吧。”戚戚又默念了什么,那白芒亦将商华笼住。

    “我好多了,谢谢。”商华反拢了她的手,白芒淡下去。

    戚戚高兴握了他的手,笑道:“原来真的有用!你的手不凉了!”

    她会武功,而且不止一点,商华是知道的,但是今天,他发觉低估了她:“九都戚家的秘术向来不外传,你怎么会的?”

    “这……这……嘿嘿,戚夫人是我远方表姑妈。”戚戚随口撒了个谎。

    “据我所知,戚夫人柳静擅长轻功,而非秘术。”

    “你管的会不会太宽了!”戚戚故作生气,起身观察周围环境,猛地一惊。

    她只记得商华把她拥入一道石门,随后便是满目漆黑。此处似为长道,是可四骑并行的宽道,但前后无尽,两侧石壁上每隔两丈便有一对烛台。一股熟悉的气味浸入鼻腔,比之前更为浓重,她惊道:“长门!我们入了长门!”

    “是,我带你进来的。”商华站起身理了衣装,缓缓道,“你放心,我自有办法出去。”

    “你明知这里很危险,为什么要和我一起进来?走火入魔的人是我,把我一个人丢进来就好了,你为何还要……”说到一半停住,刚才那几句并非戚戚真正想说的,但不知何故就这样不知不觉说出来,连自己也觉得诧异。待她准备艰难开口解释方才那几句,抬起头竟然看见他更为诧异的眼神。

    “你想说,为何我还要陪你踏进来,以我现在的状况,能承受多少死气。对吗?”商华很自然地把话接下去,只因隐约记得谁与他说过这番话,而且一字不差。他在心里略略一过,笑了笑:“反正有我在,我们一定能出去……”

    “进来逛逛,当是玩。”戚戚亦是接了他的话。

    “你怎么会……”商华不相信她能看穿他的意识。

    “不知道。”戚戚摇头,“好像耳边总绕着一个声音,先把你的话给说完了。”

    “嗯,估计遇到鬼了。”商华掩住疑问,在戚戚鼻尖打了一个响指。

    “你……你吓唬我。”戚戚一听有鬼,浑身起了鸡皮疙瘩,仍然装作一副很有骨气的样子,“我……可是被吓大的!我……我住鬼屋长大的!”

    “那你抖什么?”商华看她逞强的模样,觉得好笑,突然扯过她的手腕,“这样拉着就不怕了吧?真是怕了你。”

    见她泄气无语的表情,本该是得意,可眼前又一次掠过那张轮廓。这一回不仅是脸的轮廓,更有模糊的身形。他的手被狠狠甩开,似乎还要被扇一记耳光,但提前伸手截住,仿佛听到一对男女的对话:

    “现在好了,两个人都被关洞里。你到底安了什么心!”

    “这样你爹和你哥可就找不到你我了。”

    “你偷了四大家族的铁印,明知这唯一的用处就是开启墓门,你以为他们找不到这里?”

    “找到有什么用?要开长门也得先学会那套心法。阿离,你就这么不想见我?宁愿替你哥哥守这破地方也不愿见我?你可知道,只要我想,就定能见你。”

    “我……唔……”

    一个霸道而绵长的吻,哽咽出最后一句:“商华,我想你。”

    “喂!喂!你在愣什么?快想办法出去啊喂!”戚戚用力挣扎,却怎么也甩不开。他莫名其妙抓住她的手腕,居然面无愧色,还盯着一旁的空处出神。

    “阿离。”他声音低哑,怔在那里。

    “你……你在叫谁?”戚戚彻底呆住,他怎么知道我……心脏像是被人紧紧捂着,说不出话。但看他貌似不是在唤自己,便放下心来:“商华,喂!”

    商华悠悠然回过神,若无其事挑眉一笑,没有言语。他分不清那是真实,还是幻觉。他真真切切听到自己的声音,也清清楚楚感受到一种难以言喻的心痛,却又说不上来。那个轮廓……阿离,她是谁?当年分明是独自一人入了长门,那么与他对话的……是青陵中游荡的魂魄吗?

    戚戚担忧道:“你今天是怎么了?老是发呆。”

    叶渊清曾说,他为戚云离扛下血案之责,可他从来不替人背黑锅。戚家守护……戚云离……阿离……那日明明把她打败,然后……慢着!为何空出一段记忆?忘忧弃生,化极归真。我忘记的究竟是什么!

    “痛啊!你放手!”戚戚的手腕终于被他握到发疼,他在想什么那么出神?为什么一句话也不说?

    “对不起。”商华下意识放开她。

    他居然说对不起!这个时候,他不是该把她奚落一番吗?比如娇生惯养武功差、细皮嫩肉不经打那些。他只是单纯笑着,好看的眼眉下掩映了什么?

    “你饿不饿?”商华冷不防一问,眼神突然转变,像等着看笑话。

    “哈?哦,不饿。”戚戚连连摇手,可肚子却很不争气地“咕”一声。不用猜,商华又是笑得滥颤了。“有什么好笑的!你肚子饿的时候不叫啊!”

    “不……不是。”商华果真笑得上气不接下气,扶墙道,“有……有回声。”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