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繁华三千归去来  第十四章 青陵旧梦(三)

章节字数:3057  更新时间:13-03-28 11:3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破晓,武圣之物,随其长眠青陵。因长门心法无人可破,故此亦无人有缘得见。相传破晓藏于青陵主殿后之玄明塔第八重,塔内第九重乃是空置,其意为仅次于天。数百年来,众人猜想破晓为武圣毕生所学之秘籍,亦有人说破晓为武圣之神兵利器,可惜至今无一书记载。

    商华三缄其口,无非为隐瞒入陵之事,生怕江湖因此而永无宁日。何况他是真的见过破晓,单凭这一点,就足以被人逐杀至死。

    三十年前,他瞒过了所有人;三十年后,一切昭然若揭。

    叶渊清与秋昔人亲眼见他携戚戚跃入长门,白隐亦是无能为力。想必此事已传遍天下,商华踏出青陵的那一天,即是风云变色。

    “怕不怕?”

    “怕……怕字怎么写!”

    戚戚手心冒汗,紧紧攥着衣裙,双腿哆嗦着向后挪,眼睛略微咧开一条缝去看脚边的黑洞,心脏像是冻成一块冰又狠狠一颤,把冰冷蔓延至四肢百骸,后背凉飕飕。她幽怨的眼神把商华看着:“真的要跳吗?”

    被商华拽进黑灯瞎火的主殿,眼睁睁看他娴熟地摆弄机关,把武圣的棺樽平移到一侧,眼都不眨一下。趁她站着发怵,顺手把她拎到原来石棺的位置,差点脚滑落入这混沌不明的黑洞,好不容易站稳,又听他说:“跳。”

    “我们这样跳下去,还爬得上来么?要不要先准备绳子什么的?你说……喂!拜托你听我说话啊喂!救命啊!”戚戚踌躇着讨价还价,还没回过神,就被他一把揽在胸前,倾身跃入黑洞。

    死死勒住他脖子,一路大呼小叫,感觉眼泪都飞出来了,但那只手却纹丝不动地环着他,额前擦过他的呼吸。直到四周安静下来:“喂,到了。”

    戚戚喊得嗓子发疼,一时间说不出话,自觉没了下坠之感,可仍是不放心。用力跺了跺脚下的地,似乎有些不平整,但确是地面无误了,松了口气。

    忽闻头顶上的气息一抽,他缓缓道:“你跺的是我的脚。”

    挑起一边眼皮一瞧,忙弹开:“对不起!”

    商华勾起一侧唇角,笑着看她:“方才就算是摔死,但有我商华陪着,你不觉得三生有幸、死而无憾么?”

    戚戚抬眼看头顶上黑灰雾气团成的混沌裂着电光,怏怏道:“真上不去了。”

    商华与她一同望天,点头道:“是上不去。”

    “早知道刚才就不该答应你来看什么东西!”戚戚猛地把商华推开,见他侧开身子咳了两声,又心生愧疚,“你没事吧?”

    “这是你自己选的,怨不得我。”商华在唇边轻轻一拭,没有回答她的话,只是望向右侧百步之遥的玄黑高塔,“有些答案必须由我自己去找。”

    “又在说些让人听不懂的话了。”戚戚过去挽了他的手臂,见他错愕,“不要误会,我是怕没人带我出去。”

    “真是个现实的姑娘。”商华含笑着看她,“真是很难嫁出去。”

    “这一点你不用担心。爹说向我提亲的公子都绕够九都两圈了。”戚戚一时忘形,再次说漏了嘴。

    “哦,九都。”商华会意笑了笑,“戚戚,答应我一件事。”

    “哈?”这人居然唤她名字而不是“喂”,不得了啊。

    商华脚步一顿,扭头看她:“你在这里清醒后发生的一切和我说过的话,不可以告诉任何人。”

    戚戚没往心里去,没心没肺应了声:“那也得能出去。”

    “我们会出去的。信我。”商华的深瞳又是一潭明澈,双眼注视着玄明塔第八重的飞檐,“如果来过,一定会留下什么。”手臂一紧,带着戚戚飞身而上。

    等二人平落到八重,商华猛用剑支着身体咳几声,戚戚见了不禁责备:“一层一层走上来不行吗?知道你现在运功有多危险吗!”

    商华轻笑道:“我一刻也不想等。”说着,一手推开身旁的门扉。

    二人惊呆了,玄明八重的房间里空空如也,不见灯火。商华让戚戚燃了虚火才能勉强视物。东面石台上原本应放着什么东西,如今竟是空置。

    “会不会传闻说错了,那‘破晓’在下面几重?”戚戚正要往下跑,手被商华擒住,“怎么了?”

    “它确实在这里,可是现在……难道这三十年曾有人来过?不可能。武圣棺樽下有我留的记号,应是没有人移开过才是。”商华记得“破晓”盛于石台之上,他用尽方法也不能靠近,后来他便离开了。

    “咦?好像有字。”戚戚走到石台前,虚火映照其后的石壁。

    黑石砌成的石墙上,剑痕如新,上书四行:

    清风霁夜白无瑕,

    关雎对月影成双。

    望尽天涯相思处,

    谁点云端一朱砂?

    戚戚抚摸着深刻的剑痕,感其运笔气质轻逸、深静有力,眼角莫名泛起些许泪意,神识里似乎要抓到什么,到了掌心摊开一看,一缕青烟而已。

    “云端一朱砂……”商华默念着这四句诗,走到石墙边,借着虚火,手指在每一字每一笔描过,“霁夜……关雎……”

    “这字怎么看着眼熟?”戚戚也开始研究,但又觉得与之前见过的有些许差别,没有此般轻逸。

    “是我的字。”商华垂下手,按在石台上,触到一根坚硬之物。

    “对!就是你的字!你在定州写的那个……”戚戚突然语结,两眼盯着商华从石台里拾起的一根发簪出神,貌似比这字更为熟悉。

    “玉簪花?”商华看这银簪梢上嵌着的羊脂玉簪花似曾相识,立即从袖中抽出那块雪青色的罗帕。它角落绣着的,与这发簪上的,竟无不同!连花瓣的卷曲都是一模一样!

    商华屏住呼吸,转过发簪,果真在某瓣花叶的下端看到两个字,是他亲手刻上的“云华”。此时,他只能想起一个名字:戚云离。

    天灵盖上的针锥之痛随之袭来,像是千万根细针刺遍记忆的每一处。记忆深处被刺出一抹殷红,笑靥倾城一闪而过!是先前掠过的轮廓,她是谁?虽然只有一瞬清晰,他仍是看清了。她在笑,美丽的眸子里映着一个人,是他。

    戚戚见商华猛地一晃,摇摇欲坠,急忙拖住他,可是力量有限,最终两人戚戚摔在地上。

    “喂,你怎么了?喂!商华!”她忽然被他反按在地。

    他口中念着什么,翻腾的目光直视她的双眼:“是你?”

    “什么你啊!喂……”须臾之间,心脏骤停而又猛然跳动。他……他竟然……就这样……吻下来!

    刚开始还是轻轻触碰,后来竟想撬开她的唇齿。戚戚被吻得一阵恍惚,当发觉他得寸进尺,一把将他推开。

    想哭也哭不出来,这是初吻!居然被一个五十岁的老男人莫名其妙地夺走了!他……是老男人?好像也不是……天呐!在想什么!

    “你敢轻薄我!你知不知道我爹是……男女授受不亲你懂不懂!你……”戚戚狠狠抹了嘴,指着商华的鼻子骂了半天,发现他靠着墙壁一动不动。轻手轻脚爬过去,在他脸上戳了戳:“喂,你醒醒。喂,帅哥?”依然没有反应。

    “你不能死啊!你死了我怎么出去啊!”戚戚奋力摇他,焦急得想再用一次“七魄凝华”,却怎么也不成功。眼泪打着转,把心一横:“好啦,我不计较了,亲两口也没什么,你醒醒好不好!”

    “……离。”他唇角动了动,长长的睫毛蒙了一层水雾。

    “谢天谢地!还是你比较现实啊!”戚戚再看他的脸,面色非常不好,唇色黯淡,一摸额头居然烫得灼人,忙渡息为他降温。

    “你又还了我一个人情。”沉沉的话音从上方响起,戚戚抬头去看他,那双好看的眼睛正半眯着看她,带着一丝笑意。

    “你总算醒了。能走吗?”戚戚趴在他身上睡了一觉,精神已是大好,以为耗损的功力要恢复些时日,不想这么快就复原了。

    “对不起。”商华看了一眼手里握着的发簪和罗帕,想起方才吻她的事。

    “你……别说出去!”戚戚双颊微红,痛恨自己竟然没有为这件事生气。果然就像小宗说的不像女人、不知羞耻、没矜持么?

    “你不说,我就不说。”商华扶着墙站起身,又看着黑墙上的诗句。

    “果然现实啊。”

    “彼此彼此。”

    戚戚想去扶他,却被拒绝了,心底不自觉地生出一种优越:“我说商谷主,不行就不要硬撑嘛,被人扶着又不丢人,我是绝对不会笑你的!”说完这番话,心中的郁结一扫而空,没想到这辈子也能奚落他一次啊!

    商华不以为然,走出房间,淡淡说了一句:“这么有骨气,自己跳啊。”

    “喂!”戚戚冲过去已经来不及,她往栏杆外一看,商华已拿着剑平稳落地,还回头冲她笑了一下。

    “哼,就你轻功好!”说完,非常潇洒地纵身一跃……呃,脚崴了。

    商华看着她,啧啧摇头:“唉,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不等她还口,“话说你真的会泅水?”

    “……”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