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繁华三千归去来  第十六章 塘川墨香

章节字数:3110  更新时间:14-04-21 15:5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深林人不知,明月来相照。画岭山涧雾霭岚岚,如此月下美景却成为某些人出行的阻碍。商华与戚戚漏夜离开万花深潭,虽说路况比起繁吹谷好上许多,但能见度实在不敢恭维。若非商华时时刻刻拎着她,她早就迷路到深山老林去了。

    本是担心他的身卝体,想说劝他再留几天,但他说昙夫人身边的人出入频繁,迟早会走漏风声。与其到时候给她造成不必要的麻烦,倒不如先走为上。

    想起昙夫人的那句“我会看着你”,戚戚也不再犹豫,反是催促商华早些启程,远离画岭,远离般水。可真到了般水边上,她又犹豫了。

    商华熟络地找出当年藏在岸边的老木筏,从旁边林子里截了根竹子作竿,准备带戚戚渡河。渡过般水就是九都,就算昙夫人追上来,也不敢在戚家的地盘张扬。就在筏子下水的那一刻,戚戚跑得不见踪影。

    虽然很快就找到她,但她说什么也不愿去九都。商华会意一笑,没再说什么,即刻带她沿般水往东。

    般水与大江卝的交汇处有一名为“塘川”的小城镇,与云间城一山之隔,二人隐去身份在那里落脚。

    商华戴着帷帽,只掀开一条缝探察周遭往来,确认安全后转而看向戚戚。见她唇边沾了饭粒,顺手帮她拭去:“我们这是在逃命,你怎么就光顾着吃呢?”

    被他这么轻轻一碰,戚戚身卝体僵了僵,脑子一下子炸开,语无伦次:“不是有你么?再说了,我们也不算是逃命。”

    “也不知我是为了谁才变成现在这样,唉,心痛。”商华支颐看她,露卝出半边脸上眉头挑了挑,显出三分幽怨。

    “心痛就回去。你家小昙八成正哭得梨花带雨。”戚戚懒得理他,誓将一桌的好菜消灭干净。

    “这话怎么听着有点酸呢?”商华好整以暇地继续望她,“话说你为何不肯去九都,怕见你表姑妈么?”

    “噗……咳咳……”戚戚正喝着汤,被他这么一说,整个人都不好了。在他的注视下收拾残局,瞪他一眼:“怕你那木筏会沉。”

    “不过就是一个沉……诶?”话说到一半,商华的眼神像被什么牵了去。

    戚戚循着看去,再次用“登徒子”三个字总结出前因后果。

    那是一位年轻女子,竹青衣色衬着曼妙身姿,发如绢丝泼墨垂到脚踝,侧过来的那张脸生得秀致,只是瞳色微冷,只是……她正朝这边走来。

    她堂而皇之地坐到商华对面,半晌才道:“你便是繁剑商华?”

    “正是。”商华点头应声。

    “六卝月。”她微冷的眉边,弯成月牙状,“我的名字。”

    六卝月?戚戚在脑子里千百遍搜寻,觉得这名字异常熟悉,却理不出头绪。一时忘了礼数,凝视她漂亮的脸蛋,想着是谁教得一个十五六岁的姑娘这样?冷艳高贵,笑起来又是天真,令人看不透、猜不透。

    此时,商华笑了笑:“云间六卝月,万花出岫。想必你就是花少身边的六卝月姑娘,失敬失敬。”

    戚戚的下巴险些磕在桌上,她猛然想起风华楼那日,白少与鸢尾的对话。不禁咽了咽口水,眼前这位竟然就是只准了堂堂花家家主十日假期的六卝月!

    六卝月自行沏了杯茶近到唇边,浅笑道:“商谷主觉得此茶如何?”

    商华笑道:“甘洌回香,甚好。”

    六卝月未饮一口,缓缓放下杯:“哦?六卝月可不这么看。”

    “姑娘有何高见?”

    “正如商谷主所言,此茶甘洌回香,但谷主少说了一样。”六卝月倾杯,将茶水沿桌边洒下,“雨时香。”

    “这是你家夫人取的名,对么?”商华旋着杯,含笑道,“蒙卝汗卝药就蒙卝汗卝药,取这样一个名……罢了,她总是这样。”

    “什么!蒙卝汗卝药!”戚戚蓦地起身,又摇摇晃晃坠下去,不省人事。

    商华推了推她,平静道:“就说你光顾着吃,真是。”抬头看六卝月,“想来姑娘已为在下备了客房,烦请带路吧。”

    六卝月吃惊看他:“你怎么会没事!”

    商华微微一笑:“怪只怪你家夫人取名附庸风雅,连香气也不舍去了。方才在下一闻便知,花香已掩了茶味。”

    一晃眼,已是次日清晨。戚戚捂着混沌的脑子醒来,睁眼就见商华正握着一支白毫在墙上画着什么。走近一看,居然是自己的睡姿!

    “变卝态!画我卝干嘛!”戚戚指着他,骂不出气势。仔细看那幅未完的画,确实画得很好,眼角眉梢每一个细节丝毫不差。

    “墨不够了,你去取些来。”商华笑吟吟看她,笔停在半空。

    “哦。”像是摄了魂,戚戚乖乖转身出门。

    拉开门扉,一阵冷风吹在脸上才让她清卝醒,忙关上门,紧张对他道:“我们不是被那六卝月迷晕了吗?这是哪里?门外怎么一个守卫也没有?”

    商华欣赏着自己的画作,声音慢悠悠地飘过来:“第一,不是我们,被迷晕的只有你而已。第二,我让六卝月给了个院子住,没有守卫是因为你眼神不好。”

    果然又来了,各种找机会不给台阶下。反问道:“既然你没事,为什么不先走?反正我没啥用处,六卝月迟早会把我给放了。”

    “对我有用处就行。”商华转过身,“你到底去不去拿墨?”

    “马上。”戚戚翻着白眼出了门。

    走在院子里认真一瞧,果真在暗处藏着不少人影。她一走到院门口就被拦下,说了原因后,侍者让她回房候着,随即找人送了墨过去。

    商华对送来的墨不屑一顾,只对来的侍女道:“不够,请姑娘再去取些。”

    侍女往房里一看,见半面墙已上了画,心想墨确是不太够,于是转身就去取。临走前,还把戚戚从头到脚打量一番,顺道斜了一眼。

    墨送来后,商华不仅没有接着画,反而丢卝了笔去榻上躺着。合着眼,对戚戚道:“把墨都给我磨了,越浓越好。”

    戚戚愣在那里,等她想说些什么,某人已翻了身睡死。望着墙上的半幅画,感觉一桶冷水浇了她一身,是冷到心底的失落。

    无可奈何花落去,寄人篱下无话说。待戚戚把墨一点一点认真磨好,已是大半夜了。打着哈欠唤了商华起身,正要躺回榻上,却又被他揪起。

    “你还让不让人睡啊!”戚戚大声抗卝议,身卝体一仰,竟从榻上跌下去。

    “那你想不想走呢?”商华居高临下端看她一副狼狈样。

    戚戚重重点头,打起精神:“要我做什么,你说!”

    商华一手解了发尾的束带,坐到妆镜前:“帮我把头发染黑。”

    “染……你……”戚戚呆立当场,讶然道,“你要走,轻功出去便是,何必这么麻烦染……染什么头发,一头墨水味别提多难闻了!”

    “你说的对,出去很容易。但塘川距天虞山尚有一段时日,你就打算一路躲躲藏藏?帷帽是好,但却比我这头发更引人注意。”商华顿了顿,转眼看书案上的一瓮墨汁,“你可以去闻一闻那幅画,是否还有墨味。”

    戚戚半信半疑到墙边一闻,古怪道:“怎么是茉卝莉花的味道?”

    商华低笑道:“我太了解小昙了,她喜欢花香,恨不得身边的所有东西都沾上那香味。自然地,墨也是一样。”

    戚戚怔怔看他,一时觉得他很适合银发,配上紫衣,有一种九重天外的翩然。

    “怎么?觉得染了可惜?”商华看着发呆的她,感到颇为好笑,“我这一染,可就真的是三十年前的模样了。风华无双,你不想看一看?”

    “你知不知道什么是谦虚?”戚戚瞥他一眼,端来墨汁。

    “谦虚?能吃么?”商华不以为意。

    “好吧不能。”戚戚咕噜出四个字,指间分出他一缕头发。

    “认真点,天亮前要搞定。”商华说完把眼一闭,“我先眯一会儿。”

    “小心我在你脸上……”拿笔凑近他的脸,一望他唇角的笑意,戚戚心里一顿,是怎么也下不去手。而他,也没有接话。

    第一声鸡鸣传进屋子,戚戚终于大功告成。一夜下来,怕弄脏他好看的紫衣,又怕打扰他的安眠,每一个动作都极其小心谨慎。

    她弯下卝身卝子停在他的肩头,望着镜中的黑发青年,心底不由得一阵激荡,有那么一瞬的似曾相识,仿佛在梦里见过。

    或许是累了,她头一坠,点在他肩上,再抬眼看镜中的梦里人,缓缓睁开了双眼。唇角携着笑,好看的眉眼微微上挑,那漆黑的眸子像是苍穹里的无边星光,轻轻看她的眼神,是明澈的流星划落眼底……是初见的模样。

    “你很热吗?”商华半醒着开口,“你脸红了。”

    “哦。那个……那个好了。你自己看。”戚戚埋头整理一台子杂乱的东西,身边的茉卝莉花香一阵一阵飘过来,扰得她魂不守舍,忍不住侧目看他。

    原来三十年前的他是这个样子,正如他说的,风华无双。

    紫衣黑发,不知怎么地,她眼前顿时漫天飞雪,从神思深处透出一股哀伤。

    “戚戚,你见过我?”他望着她,音色飘渺,像隔着一层纱。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