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繁华三千归去来  第十九章 何谓心忧

章节字数:3124  更新时间:13-03-28 11:4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天虞山地势复杂,入繁吹谷更须历经九曲迷踪,能在深夜孤身闯入者,绝非等闲之辈。且不说杀意凌厉,能近苍兰百步内而不为之察觉,定是高手。

    苍兰将戚戚锁在屋内,拔剑迎向袭来的阴风。两股内息相斥,绽开犹如飞絮的污浊,顿时漫天泼墨。

    寒珞剑划出白光,恰是劈开那方混沌,藏身其后的人影无处遁形。依其身形来看,是一名掩去容貌的女子。反手握剑,削出一道光弧,刹那间,映出隐藏在夜空里的千丝万缕!

    “秋水山庄!”苍兰负手持剑指向那人,冷眼相看,“上次现身渝州的那位,想必也是阁下。她不过是个小姑娘,无论与谁有些相似,终归不是那个人。阁下又何必赶尽杀绝?”

    蒙面女子虽是使用与秋夙相同的刀丝,却没有半点她的狠绝。苍兰这么说,不过是想看看她的反应。见她眉间一皱,但并非是行藏败露的恼羞成怒,如果说是不忍,又分明存在更深的含义。天色过暗,着实看不清晰。

    苍兰厉声质问,剑依然指向她的心口:“你不是秋夙。你究竟是谁!”

    只见她眼底闪过一丝冷笑,右手尾指一动,刀丝现出游走的冷光。短短须臾,正是敌手尚在判断的时机,先前步下的暗招顷刻启动。尾指一扣,一道银光突现在苍兰身后,直逼其后心。

    苍兰自是察觉,踏步一跃,银光从足下擦过,若是慢上半刻,只怕性命堪忧。但她也发觉其中有诈,那刀丝明明可以更快,却是给她逃脱的机会……不好!

    不知何时,她已布下天罗地网,也许方才的杀意只是一个诱饵。苍兰回身一周,银光相逐好似彼岸花开。速度太快,根本避无可避。眼见她眉梢含笑,敏捷穿过自己设下的刀丝,并朝着门打出一掌,袖底银丝刺透门扉!

    “前辈!”临近传来一声低喝,一道长鞭犹若烈风苍龙,一击即破一处缺口,有人倾身过来,带苍兰从缺口跃出。

    他是叶修,长鞭绝技尽得父亲真传,远胜过他的兄长。平日里为免兄弟争斗,常年用剑掩人耳目。今日算是第一次在人前显露实力。

    “戚戚!”苍兰落地后,即刻冲进房间,只见墙上细小的凹点滚落血珠,地上几滴零星殷红,竟是不见戚戚身影。而那个蒙面女子,早已消失无踪。

    “只是将她掳走?”苍兰推断戚戚伤势不重,且那人未起杀心,暂时安心。当务之急必须告知商华,可是他尚未出关,尚且需要一晚。

    “前辈,此话何解?难道那人除了将她掳走,还有别的目的?”叶修听出这件事发生不止一次,戚戚对于叶家事关重大,他必定要问个清楚。

    “在渝州城时,曾有人企图用‘月霞’夺去戚戚的性命,好在师兄出手救了她。”苍兰若有所思,“可是这一次,她却不要戚戚的命,只是将她掳走。”

    “月霞?秋水山庄的月霞!”依方才所见,来人使用刀丝,是秋家人无疑。月霞亦属秋家刀丝绝技,叶修不禁怀疑一个人,也只能是那个人。

    苍兰叹了句:“莫非真是因为那双眼睛长得像她?”

    叶修听见她的叹息,生疑道:“像她?是谁?”

    “一个故人罢了,三十年前已经死了。”苍兰不愿多说,后生晚辈实在无须知晓那些陈年旧事。

    叶修沉思,繁吹谷隐世三十年,戚戚不过十七,理应与秋家无存瓜葛。若硬要说恩怨,只可能与苍兰口中的“故人”有关,但碍于身份,不便多问。

    夜入三更,苍兰命晚晴领弟子外出搜寻戚戚下落,虽知如此是徒劳无功,但她不能什么也不做。她有一种感觉,这个戚戚对师兄很重要。

    当一缕阳光照进繁吹谷,涵清洞的禁制渐渐散去,山崖上肆虐的寒风亦是停息。一个银发紫衣的男子在冰冷的山洞里睁开双眼,他第一眼见到的,是刚刚进入洞中的苍兰与叶修。

    “师兄,功力恢复了吗?”苍兰见他周身清辉收回体内,料想是无恙了。

    “这自是不用说。”商华起身,见师妹身边多了一个人,“哟,叶二公子,怎么那么有空?不知辰公子伤势如何?”

    “已无大碍。”叶修抬手作揖,“家父邀商谷主往中吴一叙,命晚辈亲自护送,不知前辈何时可以动身?”

    “前辈?你我年龄相仿,不必如此。”商华一听“前辈”二字,顿觉浑身不适。看他的认真模样,倒是与其父当年不相上下。不过当年叶渊清被苍兰感化后已好上许多,看来这个叶修是还没开化。

    商华拨开二人,往洞口看了一眼:“那个周戚戚又上哪儿了?”

    苍兰将用布缠好的剑递到他手里:“昨夜,戚戚被人掳走了。因我无法破解禁制,只得在洞口等到现在。”

    “是谁!”商华的声音瞬间冷却。解开封布,露出剑柄上的白樱。听到她被人掳走的消息,胸口似乎被什么刺痛,抚过去,是在青陵玄明塔得到的发簪。

    “一个用刀丝的女人,但似乎不是上次那个人,这一次她不要戚戚的命。”苍兰碍于叶修在场,没有点明那人的姓名。

    “容晚辈一言,昨夜之人绝非秋二庄主。”叶修亲自点破二人所想,是不想有过多避忌,毕竟他也想寻回戚戚。

    “看来二公子清楚我与师妹言中所指。”商华细看这位冷面公子,眉宇敛锋芒而不露声色,却已洞悉一切,“为何如此肯定?说来听听。”

    叶修坦言:“秋二庄主正在青陵长门之处,定然不会现身此处。”

    商华勾起一侧唇角,对叶修颇为欣赏,心想那个叶渊清生了一个好儿子,叶家堡算是后继有人,转而想当日见到的叶昊,当真无法与之相提并论。刚才叶修所言,明显暗示昨夜现身之人是秋夙,但却无挑明,很不简单。

    “师妹,帮我准备一下,我要去一趟禹州。”商华吩咐苍兰,眼睛却在叶修身上扫视,察觉其腰封之后藏着一副长鞭,但手里却握着剑。

    “师兄,禹州我可以替你去,周戚戚只是一个弟子,你万不可因如此而误了叶堡主的邀约。”商华素来随性而为,但即便戚戚要救,那叶家的拜帖也不能当视而不见。作为谷主,他必须懂得取舍。在门派声望之下,一个弟子的确算不上什么。

    “去禹州用不上多少时日,只得让叶堡主多等几日,事由因果我自会向他说明,你不必担心。”在商华心里,叶渊清根本算不上什么,反而是戚戚,不知为何会如此在乎她的安危,心境已无法一如止水,“我即刻出发。二公子,烦请你与令尊说一声,过几日,我定会赴约。”

    “晚辈可与商谷主同行。”叶修的话总是出乎预料,“秋水山庄位列四大家族,有晚辈前去,多多少少算个助益,也可免了些周折。就当我一路游山玩水耽搁了,家父明我秉性,定不会为难。”

    商华听他说话有板有眼,果真是个有意思的年轻人,与他一同上路定不会无趣。当然,这仅是对他而言,若换了别人,定不愿与这座冰山多说半句。因为他想到一个人,那就是叶辰。戚戚那么怕见叶辰,定是与叶家有着不浅的联系。叶修愿意同他去救一个不相关的人,必是有这一层关系。这路上,也好找个机会问个清楚。

    “那就有劳二公子与我走这一遭。”商华简单笑着,令人如沐春风。

    “能与商谷主同行,当真荣幸之至。”既是客套,叶修自然奉陪。他也有必须要弄清的事,戚家与秋家之间,究竟出了什么罅隙,顺便多些时间完成父亲交代下的任务。

    商华发觉他眼中有一些繁复的东西,想必他也有他的目的。但是作为一个长期不与人相交的叶家公子,能隐藏到这个程度,已属难得。

    苍兰见他心意已决,且叶修居然不反对,与那日的强硬有着天壤之别,难道是因为眼前人是“繁剑商华”,他心向往之?以叶渊清的性格,他会容许自己的儿子景仰他人么?

    “那好。师兄,你先与叶公子下去歇息片刻,我准备准备。”说完,苍兰就跃下高崖。

    见此处仅余下叶修与他,他便随口一句:“那日在前殿,三公子似乎认识周戚戚,但是戚戚好像又不太想见他。不知二者之间……”

    叶修一怔,眼神仍是谦和:“叶家与周家有些来往,舍弟儿时曾鲁莽做了些事令周姑娘不悦,不想周姑娘仍是介怀。仅此而已。令前辈见笑了。”

    “哦,原来是这样。”商华眼眉一挑,“方才不是说过,不必唤我‘前辈’,日后直呼我名讳即可。呵,叶兄弟。”

    “晚……晚辈不敢。”叶修着实惊到。虽听父亲所说,商华止息滞命仍是三十年前的风华无双,但前辈毕竟是前辈,从不敢有半分逾越。但商华确是武林中稍有的平易近人,他此番要求,身为晚辈确是难以拒绝。

    “你我此行不宜张扬,如此相称只为了方便。日后在令尊面前再唤我‘前辈’便是,这一路就不必太拘于礼数。”商华只能劝他,这人也真是固执。

    “是。商……大哥。”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