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繁华三千归去来  第二十章 行迹有踪

章节字数:3102  更新时间:13-03-28 11:4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当商华得知戚戚可能受伤,竟然破天荒让苍兰备了快马,与叶修一路东行,力求在两日内抵达禹州秋水山庄。

    一日奔波,两人暂于都昌城休息一夜。入城时,黄昏已暮,在客栈随意找了僻静处坐下。由于叶修待人冷淡,沿途无多交流,如今寻了空,商华自是要多聊几句,顺便看看能否问出些什么。

    叶修端正坐着,举止如丈量过一般规矩矜持,端酒的小二见了即知其身份不凡,但在商华眼里终归只有“做作”二字。

    “听你所言,秋昔人仍守于长门之外。但四大家族的目的无非是为了破解那心法,我既已入了长门,又何必让人继续守着,有意义么?”商华猜测,定是叶渊清提议继续守门之事,只因他的话无人敢反驳。可是如此坚持,若说别无居心,绝不可能。

    “只要破晓仍在长门之内,四大家族就有责任继续坚守。”叶修目光微冷,神情像是万年不化的冰川,顿了一下,“还是说,你已经带走了它。”

    商华唇角携了笑,给他杯中盛了酒:“若我真带走了它,现在坐在我面前的人,就不是你,而是你父亲。”

    叶修把酒杯往边上一推:“饮酒误事。大哥还是少饮一些为好。”

    商华握住酒杯,举在眼前:“误不误事,要看是谁。比如你,就算滴酒不沾,也未必能拦得住我。”发觉叶修眼神一颤,又道,“不过你不用担心,你父亲既然派你来,就料定我不会拒绝,更不会逃跑。他有些事想问我,我刚好也有事想问问他。一来一去,我没有损失。”

    叶修没有接话,只是手往酒杯那边靠了靠,但始终停在那里。商华一见,笑着摇头:“话说,你是不是在监视我?”

    “大哥何出此言?”叶修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

    “邀我去中吴,大可随意派人来请,可他却让你来。除了显得郑重其事,难道就不想从我身上看出什么?”商华随口一说,就从叶修脸上看出半真半假。

    “天目峰裴皓?他为何在此?”叶修答非所问,眼角瞥向一边。

    商华看去,见裴皓居然一直望着自己,似乎犹豫不决,笑道:“裴兄,不来共饮一杯么?”

    裴皓迟疑一阵,终是走过来,没有坐下,而是对商华抱拳道:“长门约上,在下出言不逊,着实有愧,还望商谷主见谅。”

    “你想说的就是这些?”商华低笑道,“若我记得没错,当日你并未对我不敬,倒是我师妹……呵,你想赔罪,似乎找错人了。”

    “苍……”裴皓神色一乱,居然有些局促。

    “都昌距天虞山并不远,我师妹尚在繁吹谷。”商华稍稍点了一句,暗笑着把酒递给他。

    “是,商谷主,在下即刻启程前去向苍兰女侠赔罪。告辞。”裴皓离去的神情像是下了极大的决心,连商华递的酒也没喝,直接跃下二楼,骑马去了。

    叶修旁观不语,许久才问道:“你为何不亲自应下,何必让人多跑一趟?”

    商华缓缓道:“若他真心想赔罪,方才就不必犹豫。天目峰名门正派,门下弟子心怀坦荡,怎会为了区区道歉而迟疑不决?我刚才不过是顺水推舟,给他一个去见我师妹的理由罢了。”

    “你说……他……”叶修冰冷的表情有了些动荡。

    “唉,一点也不坦率。看他刚才那样子,八成是对苍兰动了心思。”商华突然凑到叶修身边,挑眉道,“这叫什么来着……哦,老铁树开花。”三十年前,苍兰错过了叶渊清,商华为她惋惜,直至今日。

    “裴皓不过而立之年,但苍兰前辈却……”叶修自知失言失礼,没再说下去。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不就是年龄,年龄有什么问题?女人年纪越大越有魅……”商华正说在兴头上,忽然察觉邻桌的一个花甲老太婆老是盯着他看,于是默默坐下,“好吧,当我没说。”

    商华坐定,闲适一笑:“现下得解决另外一个人。”

    叶修一惊:“谁?”

    商华瞟见角落有人影一缩:“他跟了我们一路了,可别说你没发现。”

    叶修亦是察觉,但疑惑:“那人不是裴皓么?莫非另有其人!”

    “你说是来寻你,还是我?”商华轻扫过叶修的神色,又朝角落瞥一眼,有意高声道,“戚戚有些话要我转告你,今晚你来我房里一趟。”

    “也好。”叶修看出他的意图,应下后,先行离去。

    天色暗下,叶修如约前去商华房间,感觉身后时不时拂过一阵风。可以判断那人的轻功不错,但估计江湖阅历不足,行迹诸多破绽。若贸然转身,只怕会惊动那人,很可能让他逃脱。

    令叶修不解的是,商华为何不直接擒住那人,以他的能力应当不难才是。唯一的解释就是他有别的目的。身后溅起一幕尘埃,想着那人的动静未免太大,倘若此时不回身,就显得刻意。

    叶修转身几欲出手捉拿,眼睛却看见商华擒着一黑衣人:“你什么时候?”也不知商华由何处出现,须臾已将那人擒拿在手。

    商华拎着那人后襟,一手去扳那人下巴:“方才我说那句话,是想证明他跟踪你我的目的。后来你先走,我又把他给甩了,他就只能跟着你找我,本来就松懈的防备就更弱了。你说是不是?喂,你抬个头会死吗?”那人很是倔强,用尽全力死不抬头。商华叹气,一把扯去他的面罩。

    叶修只觉那人面熟,天色较暗就走近一些看清楚,恰好那人斜起眼角看他,似乎在使眼色,是他见惯了的哀求意味。叶修对商华道:“他是周小宗,周姑娘的弟弟。”

    “你就是小宗?”商华拧过他的头,见他故作镇定的表情的确与戚戚有几分相似,再看他一身夜行衣,分明是初入江湖的青涩之态。

    “是!我……我就是周小宗!”商华的脸离他咫尺,小宗望着那双看似充满侵略性而实际上尽是揶揄之色的眼睛,直觉此人不好对付,心虚高呼,“你看我作甚!我就是周小宗!”

    “知道你叫周小宗,何必重复一次?说的好像怕我怀疑一样。”商华偷窥叶修外显的不动声色,读出他眼底的无可奈何。看来手里的人确实是戚戚说过的弟弟,但名字一定也是假的。

    “你来做什么?”叶修看着狼狈的小宗问道,“你这样出来,你爹知道吗?”

    “当然知道!可是爹要我出门找姐姐,顺便历练历练。”说到这里,小宗一脸自豪,溢于言表。

    叶修沉思道:“他会让你出门?怎么可能?”

    小宗挣开商华,走到叶修面前得意道:“叶二哥,不用怀疑。我爹说了,男子汉大丈夫迟早要独当一面。”

    从旁打量这位不过十五六岁的少年,行事张扬,一身富贵,也不知他是如何从九都独行至都昌,除非有人暗中相助。猜到大致的状况,商华笑道:“我说这位小朋友,江湖不好玩,你还是回家再练两年吧。跟踪个人也能被发现。”

    “你小看我!”小宗不服气的走去,颇为自负,“我认得你,你就是那个商华!”

    “哦,出来还是有做功课嘛。第一次见就认得我?”商华见他这说话不经大脑的粗线条个性,忽然觉得戚戚真是个心细如尘的好女子。也好在是周小宗的冲动大意,才使得自己生了警觉之心。

    “那是自然!”小宗不知自己已被套了话,还是怡然自得的模样。

    叶修察觉商华的用意,立即劝说小宗:“你还是先回家,你姐姐……我会接她回去。”

    小宗顿时不满,好不容易说服父亲出了门,怎能那么快就回去?“叶二哥,你是不是有我姐姐的消息?你知道她在哪儿?快带我去!”

    叶修严厉道:“胡闹!行走江湖并非儿戏!你资历尚浅,此行不宜……”

    “若是叶三哥在,他就一定会带我去!”小宗一生气,把叶辰也搬出来。

    “我不是三弟,定不会让你涉险!若有三长两短,我叶家堡无法向你爹交待。”叶修清楚小宗这口无遮拦的个性迟早会惹祸,再加上他心性单纯,容易被人利用,方才商华三言两语就套出不少话。“都昌城有万花楼,我会出面让花家的人护送你回去。”

    “你以为那些个软脚虾能看得住我?”小宗对自己的武功很有自信。

    “你!周小宗!”叶修无言以对,普通花家侍卫的确敌不过他。

    “咳咳,我说两句可以吗?”商华一眼看穿叶修的顾虑,想着有些人在身边,总好过去防暗处的人,“叶兄弟,我觉得带他在身边并无不可。”

    小宗猛地一惊,他没想到这个人居然会帮他说话,更是挺直腰板看向叶修。

    叶修反对:“我说过,我绝不会让他涉险!”

    “那就别让他涉险。”商华一手搭在小宗肩上,“以你我二人的实力,保护一个孩子应该没有难度吧?何况你真的安心把他交给花家人?若让他独自一人流落江湖,我看这才是真的危险。到那个时候,又有谁能护他?”

    小宗看到叶修难看到无法形容的表情,不禁为商华鼓掌。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