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繁华三千归去来  第二十一章 秋水山庄

章节字数:3157  更新时间:13-03-28 11:4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商华与周小宗同仇敌忾,叶修势单力薄再也无力反对,只好默许三人同行。不过一路下来,小宗似乎与商华一见如故特别投缘,反是相识多年的叶修愣是一句话也没插上。叶修颇为担心,只怕小宗一时兴起,说了不该说的话。

    世人云,西子湖畔望秋水。但这“秋水”二字说的并非是秋水山庄,而是“眸盈秋水,秋水伊人”,美人之意。

    秋家的女儿素来是世上拔尖的美人胚子,当年的秋夙与秋昔人可以说是皎若朝霞,灼若芙蕖,皓质呈露,碧玉天成。当年前来提亲的一众名门世家公子哥足足绕上禹州城四五圈,可这双姊妹花一个也没看上,甚至到了今天也没嫁人。曾有江湖传闻:一见商华误终生。也不知是真是假。

    后来秋家两任家主相继早逝,秋家的重担就落在秋夙肩上。虽说她是个女子,但巾帼不让须眉,使得秋家的家势一如往昔。就连天生体弱的秋昔人也在某次长门会武上一战成名,令众人不敢小觑。

    目前两人共同抚养兄长秋行留下的独子:秋承。望他成为下一任家主。

    自从戚家退出四大家族,九都城一夜冷清,自是比不上禹州的繁华。周小宗一入禹州就被各种事物吸引,但想到姐姐未有下落,也没了兴致。

    三人来到秋水山庄门前,叶修以叶家身份拜会,很快被请入庄中。但秋夙尚在沐浴更衣,所以侍者就请诸人暂在前厅等待,稍候片刻。

    这一等就是半个时辰,叶修暗叹这位女庄主非同与常人的行事作风,竟是连叶家人也不放在眼里。另一边商华和小宗倒是谈得投机,两人居然决定先去庄内各处逛逛,留叶修一人坐镇。但出于须顾及小宗,叶修只好也跟了去。

    印月阁、风荷苑、夕照楼……秋水山庄果真无处不是美景。当三人想去秋水塘观赏一番,却被侍者拦住。三人本是绕道离开,但闻里边传来重物坠地的声响。

    “少主!”侍者面色紧张,无暇顾及商华等人,与一旁赶来的侍者一同冲进秋水塘。

    商华三人面面相觑,终是随众人而入。水塘边上,一个面色苍白的男孩瘫倒在地,一旁的侍者手忙脚乱地给他喂水,不停唤道:“少主!你快醒醒!”

    看来这个男孩就是秋家年仅九岁的继任庄主秋承。在深秋之际,仅着一身里衣昏倒在满是湿冷之息的水塘边上,实在惹人猜度。

    只听有侍者道:“要不要通知庄主?这……”忽然发现秋承醒了,高兴道,“快看!少主醒了!”

    “不……不要告诉姑姑,我……”秋承神色坚毅,推开侍者站起身,似乎双腿有些发软又差点摔倒,好在自己稳住,“还有两个时辰。”

    “少主,想来庄主不是有意罚您的,您何必如此认真?要是伤了身子,庄主也会心疼的!”侍者本想过去扶他,却被他一眼瞪开。

    小小年纪能有这般凌厉的眼神,不知是天生,还是秋家姐妹教导如此。商华看他的气色,即知他是力竭所致,但尚可撑上一段时间,可两个时辰确是太长。

    “是我的错,我不该贪玩误了练功的时辰。姑姑说的对,我是秋家的希望,若不能严于律己,如何能堪大任!”秋承虽是一脸稚气,但已有了这个年龄少见的老成之态,言行举止倒与他的爷爷有几分相像。

    秋承说完,无视侍者们的劝阻,将双手按在地上,用力翻起身体,颤颤巍巍倒立着,可惜双脚已无法撑直,汗水一滴一滴落在地上,唇上咬出鲜血。

    叶修不禁叹道:“听闻秋夙对这个侄子寄予厚望,严苛至极,本以为传闻只是传闻,不想居然是真的。要一个九岁孩童连续倒立十个时辰,太不人道。”

    小宗从旁看着不说话,想起自己的幸福生活,忍不住同情起秋承。

    “不行,他撑不下去了,我得先让他下来。”叶修看不下去,想着先救下秋承,突然有人拦住他的去路,侧眼一看,是商华。

    “他是对的。一个孩子肯担下如此重任,当真难能可贵,你我又何必阻他?”商华唇角扬起笑,很是看好这个秋承,“他可以撑下去。成全他又如何?”

    “他最多再撑一炷香的时间!可那样对身体的耗损太大了,对修为毫无益处!”叶修往前两步,又被商华挡在身后。

    “不经一番寒彻骨,怎得梅花扑鼻香?”商华侧首回去,轻笑道,“有我在,他绝对能撑两个时辰。”

    说完,商华漫步过去,侍者们见此人气场非凡,纷纷让道。商华俯首看已是强弩之末的秋承:“你撑不下去了,对么?”

    秋承无法回答他,但见他一身紫衣银发,风华无双的绚烂笑意,不由看入了神,双手一颤,险些坠下,但双腿被商华钳住:“你……”

    “想撑到两个时辰,就听我说。”商华感觉他手撑稳,就松开他的腿,俯身下去,“旷兮其若谷,浑兮其若浊。澹兮其若海,泊兮若无止……”

    所有人屏息凝神,听这个紫衣人对他们的少主低声私语,眼见少主气息逐渐平稳,面色渐渐好转,双腿亦是绷直,双臂不再颤抖。

    小宗推推叶修:“他在说什么?那个小少主怎么那么快就没事了?”

    叶修读出商华的唇语:“这是高阶的道家心法,十分高深莫测。这秋家的小少主真不简单,商华只是略微点拨,他竟然那么快就参透了。”说着,目光转向一脸茫然的小宗。

    小宗明白他的意思,不屑道:“我资质平庸,你再看也没用!”

    “你知道就好。”叶修不再看他。

    “叶修!”小宗没想到这冰块这样不给面子。

    商华见秋承渐入佳境,笑道:“照我说的做,以后罚多久也不用怕了。”

    秋承觉得这话奇怪,仍是睁眼道:“谢谢。”顿了顿,“你是谁?”

    “繁吹谷,商华。”

    “繁剑商华!”秋承眼底闪了闪。

    “懂得不少嘛。”商华笑了笑。

    有侍者从印月阁方向跑来,对商华三人道:“庄主请三位移步印月阁。”

    比方才比起,此刻的印月阁盈了几缕花香,令人心旷神怡。堂上主位端坐的女子正是秋夙,如雪的肌肤全无衰老之像,绰约多姿,一身水色青衣笼薄纱,眉眼间透着让人无法形容的冷冽。

    “商谷主,别来无恙。”秋夙望了商华一眼,却没有多看叶修,“听他们说,你授了些吐纳心法与承儿,还真是谢谢了。不过,这终归是秋家的事,尚且轮不到外人插手。商谷主,多心了。”

    “多心?在下还以为庄主能言一句‘有心’。”商华笑得如沐春风,直觉秋夙若有似无地看着他,仿佛还有些当年的残思。

    “晚辈叶修,见过秋庄主。”叶修自报家门,心底已是有了介怀。

    “晚……辈周小宗,见过……”小宗心里发怵,不敢直视秋夙。

    “不知叶二公子为何前来?”秋夙根本没有给小宗说话的机会,对她而言,从不对无用之人多说半句。

    叶修不满她的傲慢,但她毕竟是秋家家主,不可怠慢,也不可失了叶家的风度:“晚辈日前在繁吹谷,见有人用刀丝绝技掳走谷中一名弟子。众所周知,刀丝之技出自秋水山庄,故此,晚辈同商谷主特来相问。”

    秋夙冷笑道:“所以,你们以为是我做的?”

    商华低笑:“还望秋庄主指点一二。”

    “哼,若是我秋夙所为,定然会认。”秋夙抬眸看商华,厉色无情,“比如渝州白府的那次。呵呵,听说那姑娘安然无恙,想必是你商谷主释了近半内力救了她。你可真舍得,这也难怪,情之所至。现在看你站在这儿,应是恢复了。真是,可喜可贺。”

    “你对我姐姐做了什么!”小宗一听便沉不住气,若非被叶修拦下,只怕当场就会闯出祸端。

    秋夙瞥他一眼:“哦?你是她的弟弟?的确是有几分相似。”

    商华继续道:“依秋庄主所言,掳走我门下弟子之事确是与你无关?”

    “并无干系!”秋夙直接否认。

    “那刀丝绝技,该如何解释?”叶修坦言问道,因是他亲眼所见。

    “呵,刀丝之技并非只有我姐妹二人精通,修习此技的门下弟子也不在少数。何况若是我出手,又岂会之事掳走那么简单?”秋夙淡然说着,眼刀掠向商华。

    “那就烦请秋庄主交出会‘粼波’之术的弟子,晚辈斗胆向庄主请求,对那些弟子一一盘问。”叶修道出那日蒙面女所使的招数,见秋夙眉间一动。

    “粼波?”秋夙一惊,庄中会此术的弟子不足五人,究竟是谁私下出手?她必须先于他们调查清楚,于是说道,“其中两名弟子外出办事,明日才可归来。依我看,三位不如先在庄里歇息一日,如何?”

    商华对二人点头,后道:“既然秋庄主有心给一个解释,那我等便却之不恭了。”

    据商华对秋夙的了解,她确是一个敢作敢为的女子。她说没有掳走戚戚,那就是没有。只能待明日那两人归来,再见分晓。可是,他隐隐觉得,此事似乎与秋水山庄并无关联,既然那人不愿透露身份,理应不会大意到使用秋家绝技“粼波”。

    近日太多蹊跷,似乎陷入一盘未知的棋局。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