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繁华三千归去来  第二十二章 暗香残烛

章节字数:3027  更新时间:13-03-28 11:4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夜入秋水,商华一人独居风荷苑,然叶修与周小宗却被侍者引去了夕照楼。

    小宗天生没有谨慎的觉悟,更没有多想,见床倒头便睡得不省人事。然而,叶修却时刻关注相距不远的风荷苑,总觉得将有事发生。

    “木兰舟上映清波,风荷曲院浮月影。你安排我住在此处,难道不是想与我单独相谈么?”商华仰卧在荷塘边的石栏上,凭空一唤,“秋夙,出来吧。”

    “这句诗,你还记得?”秋夙自暗处走出,在商华身边停下,“我以为,除却一个戚云离,你是什么也不屑记得。呵,不知该不该佩服你的胆色,这秋水山庄,你居然还敢来。”

    商华本想应些什么,但听闻‘戚云离’三个字,莫名锥心,痛楚难当。自从逃出青陵,心里就不断重复这个名字,一旦想起,痛彻心扉。可惜,除了痛,便什么也没有了。每痛过一次,眼前闪过的朦胧人影即是清晰几分,到了今日,竟然现出几分戚戚的样貌。

    秋夙见他不说话,不由嘲讽:“听昔人说,你全忘了。你觉得我会相信吗?我可以说,这世上没有人比我更了解你,甚至比你自己还要了解。可惜,再懂你有什么用?开你心门的人,是云离,不是我。所以我那天说过,即便你忘了,也忘不了她的眼睛。你肯救那个周戚戚,也是因为这个,只是你自己不愿承认。”

    商华不得不承认这一点,从未有一个女子如秋夙聪慧,她的确了解他,但不是全部。那个戚云离……他微微一笑,轻合双目。

    “为什么不说话?”秋夙见他假寐,“你当真对我无话可说?”

    “既然你说懂我,不妨猜猜此刻我想什么。”商华淡淡吐息。

    “你想知道我是否恨你。”秋夙抿笑,眼底泛着商华看不见的寒意,“是啊,我恨你,恨你逼得我与父亲恩断义绝。”

    商华仍是不言不语,秋夙便说:“三十年了,连哥哥也走了,我再恨你又有何意义?对了,承儿的事,谢谢你。”

    “既然要说谢,在印月阁又为何那般说话?因为他姓叶?”叶家与秋家向来有隔阂,三十年前便是如此,商华是知道的。

    “是的,因为他姓叶。叶家堡背后是什么,你很清楚,他们做过什么,你也很清楚。对待他们,根本无须客气。”秋夙说得咬牙切齿。

    “他们也是为了生存。”

    “所以不容他人生存。”

    商华缓缓睁眼,见水光在她眼底激荡,无以平息。

    倏尔一阵暗风袭来,弥漫诱人香气。瞬息之间,风荷苑,灯火尽灭!

    波光摇曳,在半空忽地一闪,映出如雨的漫天银絮。暗中谁人五指修长,邪魅一笑,目光森寒:“华公子?呵,繁剑商华。”

    商华从石栏上弹起,一掌击出一丈见方的气盾,将那些银絮滞在空中。月光乍泄,气盾耀出白芒,把银絮照出原来的形态,是一根根极细的银针,拖着长长的尾焰。商华瞬时收掌,银针皆化作灰烬,若银雪纷纷。

    只闻水面上有点水之声,商华抽出繁花三千,对秋夙道:“退后!”

    但觉来者身形飘忽,拂袖盈花香,随手划至的内息虽不是霸道强劲,却是凌厉无比,不浪费一分一毫,正如银针刺穴的精准。

    商华站立原地,挥舞长剑,樱色剑气盘绕周身。他渐渐确定来者针对的只有他一人而已。十招之内探出破绽,商华负手甩剑,另一手反接劈开间隙。

    与此同时,秋夙袖里飞丝,呲呲声此起彼伏,数不清的丝线分别擦过熄灭不久的灯芯,青烟深处溅起火星,楼阁各处顷刻燃火。此时,临近众侍者亦是举火而来,风荷苑映若白昼。

    叶修闻风而来,恰见一人一袭海棠红衣,额前绕过绞成绳的丝光穗带,从左耳后垂坠而下,五官妖魅。与商华对峙几招,两道光弧频频相斥,掌间折扇一收,衔住他的剑锋,两人内力相接,无人敢靠近。

    叶修怔怔道出那人的名字:“花鸢尾。”

    侍者们面露惊异,他们如何能想到堂堂花家家主居然夜袭秋水山庄!

    商华似笑非笑,持剑好似轻松,感受对方尖锐的杀意,任凭他全力抵抗自己的内力:“花少,风华楼一别,今日再见,为何动手?”

    鸢尾不断提高内力,却始终感觉不到商华内息的尽头,似乎绵长无尽,长此下去,估计是要败了。“今日我来,只想问你一件事。”

    秋夙挥手示意侍者退下,鸢尾亲临且出手相杀,定有大事发生。若被侍者听去传出,只怕多生事端。

    叶修快步走来,问道:“鸢尾,方才那招‘恨雪’也是你?”

    鸢尾轻蔑一笑:“是,不过失了手。真是可惜。”

    叶修对鸢尾出手之狠感到惊讶,素闻花家行事低调且难以捉摸,却没料到眼见的却是这般:“中‘恨雪’者必死。若是误伤秋庄主,该是如何!”

    “若是秋庄主真是那么容易中招,就不配位列四大家族。”鸢尾没有松懈手中的内息,只觉略有吃力,他问商华,“商谷主,我母亲现在何处!”

    “小昙?”商华眉头微蹙,“她半月前已去云间寻你,难道……”

    鸢尾大惊,忙撤去内力:“她失踪已半月,是六月告诉我,她从画岭追你到天虞山,之后便再无下落。你可知,六月在定州等了整整十日!”

    “那日在繁吹谷外,我的确见到她,对她说叶家也许会找你相商长门之事,她随后便去寻你了。”商华思索一阵,“近日太过奇怪,戚戚失踪,小昙也失踪。”

    “戚戚?那个跟在你身边的姑娘?”鸢尾有点印象,“她也不见了?”

    “她在谷中被外人掳走。据叶修所见,那人使的是秋家绝技‘粼波’,所以我才赶来禹州。”商华说着,见秋夙飞来一个眼刀。

    秋夙正声道:“我已查清,掳走那个周姑娘的人并不属于秋水山庄。”

    叶修仍是心存怀疑:“秋庄主,此话可当真?秋水山庄刀丝绝技向来不外传,这一点,你该是如何解释?”

    “会不会是叶二公子看错了?还连累商谷主白跑一趟。”秋夙对待叶修依然没有半分客气。

    “秋庄主,您这话是何意!”叶修有些无法容忍秋夙的态度。

    “并无他意。”秋夙至始至终没看他一眼。

    “不知二者之间有无关联?”商华轻拍叶修的肩,摇摇头,转向鸢尾,“花少可否派人四处寻查?依小昙的个性,若遇危险,所到之处定会留下些香粉。”

    鸢尾缓缓摇头,苦笑道:“偏偏连香粉的踪迹也无。可笑我万花楼遍布天下,竟是连自己的母亲也寻不得。”

    秋夙推断:“有两种可能,一是昙夫人不想让人知道她的行踪,但如今形势,她理应守在云间万花楼。二是,有人不想让我们知道她的行踪,并故意抹去香粉。若是后者,就与周姑娘的情况相同。不过,希望是我多心。”

    “虽然我不想说,但你也许是对的。”不祥的预感已在心头,商华不可置否,只得沉声道,“小昙不从让身边的人担心她,更不用说是花少。那日她逐我至天虞山,却为了花少即刻离去,就凭这一点,她绝无可能无故失踪。”

    “究竟是谁?敢动花家的人!”鸢尾几乎要将扇骨握碎。

    “且不论是谁,现在有一个疑点。如果是同一人所为,那就必然要知晓她们的行踪。戚戚与小昙的行踪皆是隐秘,要同时见到她们二人,只能是繁吹谷外。”商华闭目回忆那日的情景,猛然睁眼,“难道是她!”

    “谁!”所有人齐齐问道。

    “晚晴。苍兰说过,此人已入谷十年,平日里虽是懒散,但是个好师姐,在弟子间混得是如鱼得水,苍兰也相当信任她。如果真是她,就不太妙了。”商华的表情忽而凝重,“不止一个人,连她也仅是区区一枚棋子。倘若那夜蒙面之女有意使用刀丝,目的就是引我来禹州,为了确保我相信,还使出‘粼波’让叶修认定。这样一来,我一离谷,她就能在第一时间通知某个人……”

    秋夙惊道:“你是说繁吹谷有危险!”说完,目光移向鸢尾,很显然,他也是被引来禹州。不禁去猜测背后的那个人,到底把秋水山庄当作什么地方了!

    鸢尾意识到秋夙的眼神,脑中闪念一过:“六月……万花楼……”

    叶修离开叶家堡前,父亲曾说过,商华破解长门心法,定有势力蠢蠢欲动,首当其冲是繁吹谷,其次便是与之密切的人。昙夫人追寻商华直至天虞山,定是被盯上了。不过这与父亲预料的时间,早了太多。

    忽然有侍者在风荷苑门前通报:“禀报庄主,渝州白少求见。”

    商华和鸢尾同时朝门口望去,见一人已迫不及待地闯入风荷苑,手中长剑挥出的招式,正是商华之前传授予他的剑招:逝水。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