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繁华三千归去来  第二十四章 眉如远山

章节字数:3109  更新时间:13-03-28 11:4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在众人的注视下,鸢尾运功解开苍兰所中的“夜绛”。没有人比他更清楚,这是他母亲自创的招式。白少说的没错,裴皓也没有诬陷任何人,但这样一来,内情更加扑朔迷离。他唯一能想到的是,母亲很有可能受制于人,凶险未卜。

    苍兰缓缓醒来,第一眼看见商华,干涩的喉咙竭力发出声音:“师兄,小昙她……她好像……”视线逐渐清晰,见旁人在侧,立即止声不语。

    商华见状,附耳过去:“师妹,你说。”

    “阎镜之术。”苍兰补上一句,“她的眼睛……不会有错。”

    “我知道了。你好好休息,一切有我。”商华静静立在榻旁,一言不发。背对众人,自然不必掩饰,少见的肃然凝着眉间寒霜。

    阎镜之术,封存百年的禁术,可摄人魂魂,如坠阎罗之域,对镜明心,洗刷心智且仅余恶念。中咒者,双瞳无色,微泛幽紫暗光。那个人,竟违背祖训,修炼禁术,定然居心叵测。若是方才众人听见,江湖必然动荡,且昙夫人必遭追杀。那个人的目的究竟是什么?布下棋局的人,难道是他?

    白少见鸢尾神色不定,便忍不住为他问一句:“师父,师叔说了什么?”

    商华假装为苍兰探脉,而后对鸢尾道:“伤她的人,确实不是你母亲。”

    “依你看又会是谁?方才花楼主施用‘夜绛’,诸位有目共睹。”裴皓依然坚信自己所见,即便鸢尾义正言辞令人动容。

    “那夜的‘粼波’亦是有目共睹,但又非秋水山庄之人。”商华挑起眼角,看向叶修,“叶二公子,你说是不是?”

    叶修闭口不言,神色大致是默认。商华又说:“花少也说了,有人想挑拨离间。若真是如此,栽赃嫁祸也说不定。”

    白少追问:“师父,你猜是谁会有如此胆量?”

    商华低笑看他和白绪:“我猜你们俩要大祸临头了。”见众人不解,又道,“你们以为回了渝州,小白会放过你们?”

    想到颇为严厉的父亲,白少隐隐不安,见白绪面色也不大好,料想这一回去必定被罚思过数月。可现时眼前出了这么大的事,错过未免可惜。

    “罢了,我去给你们写封求情信,拿了就快回去吧,免得小白派大批人马四处找你们闹得人尽皆知。”商华对众人道,“诸位,失陪一会儿。你们俩,跟我来。”

    白少与白绪跟了商华出去,小宗本想跟去凑热闹,却被叶修一把拉住。

    因商华的屋舍较为偏僻,未被大战所累。三人进了屋子,商华便将门扣上,快步走到案前,铺开白纸。

    白少见商华神色略显凝重,以为他要写些不利的字句,忙过去哀求:“师父,看在我们帮你保护繁吹谷的份上,别写得太过,你知道我爹……”

    “白绪,你快马加鞭将这封信送到你爹手上。”商华提笔快速写完信,交到白绪手上,“一定要快!要小白马上按信里写的去做,一刻也不能耽搁!”

    “那……我呢?”白少指着自己。

    “你身上有伤,要是被小白看见,定会担忧,不如留下帮我。”商华思忖一阵,“裴皓也得立即回天目峰,恐防有变。”

    “这信里写的是……”白绪接住信,觉得有些沉重,心想定是与近日发生的事有关,而他让白少留下,也不止帮忙那么简单。

    “这个不便明说,记得,一路小心。”商华在信里请求白隐暗中寻找昙夫人,另附了那人的姓名,要他小心防范。白绪年纪尚轻,知道的越多越是不利。但有些事必须同鸢尾私下商谈,可叶修在侧,实在找不出机会。

    只听白绪一声“是,世伯”,惊得商华抬起头:“你喊我什么?”

    白绪茫然道:“父亲称前辈作‘大哥’,晚辈不该唤一声‘伯父’么?”刚一说完,就见白少在一旁偷笑,狠狠跺他一脚。

    在白少的哀嚎声中,商华干笑道:“我这样貌,做你哥哥还差不多。”

    “万万不可,晚辈怎可与父亲同辈?”白绪向来不拘小节,但一站到商华面前,手脚是说不出的拘束,生怕一触到他的眼睛,双颊又是发烫。明知他是父亲的大哥,可心里仍是……

    “那你也叫我‘师父’好了。”商华无奈,想着初见的白绪有三分豪态,可最近愈发扭扭捏捏起来,也不知为何。顺口对白少道:“改日把‘逝水’传授给你姐,这样也算名正言顺,少烦心些。”

    “师父,你说要我……要我……”白少眼里放出万千光彩,有些得意忘形,他望了白绪许久,道出两个字,“师妹……”

    “妹你个头啊!”白绪心底一急,抄起手就往白少脑门敲下去,“占我便宜很得意嘛!”

    商华倏尔起身,往窗外一探:“有人来了。”

    白绪依商华所言,即刻骑马出谷往渝州而去。商华与白少回到苍兰房间,见到一女子发若泼墨长至脚踝,衣色竹青,看她回过头来的微冷瞳色,果真是六月。

    未来得及相问,小宗一脸忧虑跑到商华面前,指着正在交谈的鸢尾、六月喊道:“他们抓了我姐姐!还不肯放人!”

    六月微微一笑,却冷得同叶修不相上下。只听她说得不紧不慢:“商谷主,上回与你同行的那位姑娘,日前潜入万花深潭,被我姐妹抓了正着。今日特来请示家主该如何处置。”

    “你家主刚说要放人!是你不让!既然你执意不放人,还来请示他干什么?装模作样!”小宗大声指责六月。

    早前听闻鸢尾对这个六月言听计从,今日一见,确是属实,但鸢尾始终不计较辱了身份。没想到在叶家人面前,鸢尾仍是如此,真不知六月是何来历。

    叶修喝止小宗,对商华道:“是周姑娘渡过般水后身体不适,本想去画岭求医,却不知昙夫人已失踪。因她入了万花深潭即昏迷不醒,而昙夫人久无音信,六月担心出状况,便带她来寻鸢尾。”

    白少见六月孤身一人:“你说带人来。那人呢?”

    “夫人失踪,或多或少与繁吹谷脱不了干系。既然周姑娘是繁吹谷的人,我们花家自然不能不考虑个中利害。”六月看白少的眼神,像是与之平起平坐,“白少主不必担忧,周姑娘身在定州陶然阁,若你不放心,自可去看她。”

    “鸢尾,你倒是说句话!”白少素来看不惯六月,又见鸢尾一副神游天外的模样,忍不住大喝,“花鸢尾!”

    “事关重大,还请商谷主与我二人前去定州一趟。”看鸢尾的神情,似乎隐瞒了什么。他手指暗暗朝叶修一动,避开所有人,只让商华看到。

    商华会意,对裴皓道:“裴兄,依我之见,你还是先回天目峰,以策万全。”又吩咐白少,“你替我留守繁吹谷,我很快回来。”

    叶修顾念戚戚的状况,无法置身事外:“我与你同去。”

    小宗听闻姐姐昏迷不醒,更是忧心:“我也要去!”

    “二位还是作罢。我家主人只允商谷主一人前来。”谁也没料到,这句话出自六月之口。她替鸢尾说出这句,既可免了得罪叶家,亦给了商华托辞。

    “六月姑娘所言极是。这是繁吹谷的事,不可牵涉其他人。”商华有意说道,顺便扫过叶修与小宗的面色,微微笑道,“戚戚既是我繁吹谷弟子,我自会护她周全,诸位等着便是。”

    叶修再无说辞,毕竟现在的她是周戚戚,他不便以叶家的身份做些什么。拉住小宗,使了眼色,放商华离去。

    六月果真不是寻常女子,在外人看来,她是一个对家主毫无礼数可言且傲慢不逊的侍者。但在商华眼里,她做的每一件事都是为了维护这个万花楼主:鸢尾。

    可以说,她是昙夫人放置在鸢尾身边的挡箭牌,看似包揽一个家主该做的、该说的所有,可又如何不能说一切都是鸢尾的意思。她,只是一双手。

    定州距天虞山不远,商华估算叶修定将尾随而至,便在途中向鸢尾说明一切。抵达陶然阁后,鸢尾即刻发出密令暗中寻觅母亲下落,并与六月召集随行亲信商议。商华由侍者引路,去了戚戚所在的房间。

    第一次见戚戚如此安静地躺在那里,以往的她哪怕睡着亦是满口梦话。商华坐到榻旁,凝视她的闭目宁定,虽是昏迷,但双颊透着一丝红晕,有着说不出的动人。忍不住伸手去触她的发丝,掌心掠过竟是感受到她吐息如兰。

    手不自觉僵在半空,商华认真看她的脸,感到异样的陌生。忽而她颈后有光一闪,刺得商华避开视线,当他回过神再看,那张脸,竟然发生变化!

    像是水纹层层荡开,人似美玉,眉如远山含黛,肤若桃花含笑,又如雪芙初绽时沾上的晶莹冰屑,说不尽的清丽绝色,说不出的动人心弦。这张脸,是再熟悉不过,却是从未见过。

    商华脑海中一时混沌,似云海翻腾着惊雷闪电,一道一道打在他心上,有些东西如风一般,有清晰的感触,却永远现不出行迹。心里就要涌出什么,又被一股力量生生拉入黑暗之中,再也找寻不得。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