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繁华三千归去来  第二十六章 风雨如诉

章节字数:3108  更新时间:13-03-28 11:4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前往画岭途中,戚戚有意无意避开商华,众人察觉,却无人言语。

    鸢尾与六月忧心昙夫人,沿途与各地万花楼暗中联系。叶修亦是暗地里连日飞鸽传书,将情报传于父亲。小宗终日守着戚戚,生怕她身上的双尾蛇纹作乱。

    商华时常独自一人仰卧在荒野的草丛深处,遥望苍穹繁星。他总是能感觉谁的脚步在何处停驻,日复一日,十步之距。他有时候会想,若以后要娶个妻子,戚戚这样的也挺好,至少日子不会无聊,但心底总有说不出的顾念。

    深秋近冬,天气愈发寒冷,临近般水的城镇连日阴雨不断,夹着零星冰屑,飘飘摇摇,却始终没有落下半片雪花。谁在为谁僵持不下?

    第二天即可抵达渡口,但冰雨始终没有减弱的迹象,反是越下越大,像是没有尽头。

    夜里,戚戚站在窗前,看般水对岸的朦胧灯火,却不知窗旁有一人终夜执伞,陪她、伴她。她不知道,他也不需要她知道。

    清晨,渡口传来上游决堤的消息。往日平静的般水,如今卷着涛涛巨浪。

    他们一时是过不了河了。于是,鸢尾提议,暂去万花深潭住上几日。

    众人方入画岭,便闻得此起彼落的惨叫哭号。在漫天大雨里,依然清晰骇人。那一声声一句句,他们自是听得清楚。

    “夫人!住手!”

    “夫人放过小的吧!”

    “快去寻楼主回来!啊!”

    忽然有一人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中,浑身染血,腿上的伤痕深可见骨。他一见鸢尾,踉踉跄跄扑上来道:“夫人……夫人她疯了!她杀……”话未说完,瞠目而毙,唇角流下暗红的血色。

    鸢尾腰间的香引蝶发出剧烈的金芒,而后一瞬暗灭,竹篓底部落下几缕黑灰。他握紧折扇,一臂挥出,挡在叶修拔出的剑刃上:“这是我花家的事,与叶家无关,与在场的所有人都无关!六月,拦住他们!”

    “是!”六月抽出佩剑,拦在众人前边,“家主有令,任何人不得靠近!”

    “哼,看你有没有这本事!”叶修不管那么多,一大步跨出去,半空中挥剑斩去,只见眼前身形一晃,仅余尘埃。看来,是小瞧了这个名叫六月的武侍。

    六月身法飘忽,步下生尘,不知何时跃入空中,更不知其何时现身于叶修上空,只知剑光灵巧如电,放去一招,再看那处,人已不见。

    众人叹为观止,想来六月的轻功可与柳家相比,更是惊叹花家如何能有此等高阶的轻功。商华站在一旁看着,没有出手。

    叶修虽躲开那一剑,但在一女子之下且未占上风,心有不甘,脚下加快,仰身投去一剑,左手挥出藏于身后的长鞭,掀起一道水练。他行事果决,弃剑而毫不犹豫,颇有其父之风范。

    商华暗暗一笑,深知叶修出鞭即是专注应战,足下一点,便朝深潭疾行而去。一旁的戚戚见了,抛了纸伞,一手扯过小宗,随后跟上。

    六月似乎无意阻拦商华,倾力一战,只为绊住一个叶修。

    双瞳无色,微泛幽紫暗光。眼见为实,昙夫人果真中了阎镜之术!

    只因她是母亲,鸢尾根本不敢对她出手,生怕伤到她。商华见他数十招皆是只守不攻,非常被动。可即便只是防守,鸢尾也撑不了多久。如是攻击所用的“恨雪”,此刻也只能勉强起到防御作用。反观昙夫人,周身力量简直是用之不竭。

    不过,这是假象。中了阎镜之术,所出招式用的将不是内息,而是生命力。昙夫人每多发一招,便是折损寿命。最终的结果,会是两败俱伤。

    眼见昙夫人又要发出一掌,鸢尾亦做好抵御之势。商华飞身过去,穿到二者之间,一边以剑挡住昙夫人,另一边拂袖把鸢尾推至两丈之外。

    “不许伤害我娘!”鸢尾清楚商华的实力。

    “你娘若不停下,是会死的!”追来的戚戚迎风喊道,手里已拈起秘术指法,却被人从旁制住,她急得扭头一看,“小宗,你干什么!”

    “姐,你不能这么做!你要是出手,会加快你的……”小宗还未说完,只闻耳畔响起破空之声。

    定睛一看,昙夫人打出“夜绛”,周遭雨水居然在转眼间化为水汽。商华亦抽出繁花三千剑,锋芒一振,没有半点雨水落在剑上。

    昙夫人神识全无,认不得商华,掌风灌出阴寒之息,融了倾盆而落的冰雨,片刻已至商华眼前。他倒也不急,体内真气御于剑锋,手肘一提,剑尖朝下,另一手抵在剑身,推向那道掌风,竟是将掌力分解殆尽。速度之快,将雨珠凌空劈碎,难以洞悉。

    商华在半空跃至昙夫人身后,右手反执长剑,架在她颈前,左手点戳她后背重穴:“小昙,是我。住手吧。”

    隐约发觉昙夫人冷笑一声,商华顿时察觉她背部的穴道竟已移位,他根本没有点中的可能!感觉百道内劲从她背后齐齐发出,商华即刻撤剑退步。本想下一招一剑终结,怎料她却往另一个方向攻去!

    “姐,小心!”昙夫人的目标正是戚戚,小宗折步跨到前边。只是攻势来得太过突然,且过于凶猛,小宗没有拔剑的机会。

    “娘!”鸢尾见戚戚遇险,又不忍母亲铸下大错。体内真气流转至双足,此刻的身法竟是比以往快出十倍!在昙夫人掌力到达之前,倾身迎了上去!

    月光映着地上一滩新鲜的血液,显得更为惨白。雨水很快把殷红散入泥土,但他唇角血若泉涌,随雨水染入他海棠红艳的衣袍,看不出痕迹。鸢尾双膝一曲,重重跪到地上,又猛地吐出一口血。他抬起脸,依是妖冶魅人的笑,几缕湿发贴在额前。

    昙夫人的动作停住,眼底的暗光忽明忽暗。她的手似乎意图将鸢尾置于死地,但神识的恢复却极力克制。她艰难地说出一句话:“儿子,你……快走!”

    鸢尾无力地握住母亲满是杀意的手:“娘,我不会走的。”

    当下的状况已不容手软,商华收剑,掌上聚起飞旋的玄光。可是,就在他要发掌的瞬间,听到她的声音:“让我来。”

    戚戚两指之上燃起明黄火焰,连日不歇的大雨,就在这一刻停了。

    在小宗的惊呼声中,点向昙夫人眉心。见她浑身一颤,唇边落下一滴血珠,听她念道:“不垢不净,无相无劫……明镜谕。”

    “姐,不可以!”小宗想上前阻止,但此术施放期间是绝不能有外人相扰。他恨自己,为何不会这明镜谕!狠狠将手捶入地面的泥泞。

    “戚戚,你的……”商华眼见两道黑纹从她后襟内钻出,缠绕在颈上。

    据他所知,一旦双尾相接,那人必死无疑。然而今日,天降大雨,溟蛇化生。两道黑纹越来越近,他却无能为力。

    仿佛看见她的身体化作星芒,一点一点流逝,像是一颗绝美的夜明珠布满裂痕,时不时泛出清响,是一寸一寸粉碎的声音。他感受到一种深刻的恨,是对于自己无能的恨。他无法忍受她在眼前的消逝,他恨不得不顾一切一剑杀了昙夫人,然后笼下漫天星芒,将她紧紧搂在怀中。

    为什么……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他问自己。看见她落下一滴鲜血,那久违的痛楚又随之袭来。千万根针刺遍记忆的每一处……

    此时,叶修已击败六月,飞快闯入万花深潭,却见到难以置信且不寒而栗的一幕。正如商华在陶然阁看见的那一瞬,戚戚的容貌,骤然,如是清辉。

    戚戚施术之后,再度陷入昏迷,即使小宗竭尽所能,让双尾分离些许,但已是无法将这两道蛇纹从颈上褪去了。照他的话说,戚戚应该立即回家。

    自昨夜开始,商华助鸢尾疗伤之后,便没有说过一句话。他的记忆莫名出现大段空白,无数残片如星芒四落,却始终拼凑不到一起。他相信,唯一的线索,就是躺在自己面前的这个人:周戚戚。不,应当是九都琨山之上的戚家大小姐。

    鸢尾由六月负责照料。昙夫人在明镜谕的压制下,暂无大碍,但叶修担心再生变故,就点了她的昏睡穴,令其沉睡。

    两日后,般水终于恢复正常,可渡船客。小宗走到戚戚房里,看到商华依旧守在她的榻旁,已是两日未合眼。

    小宗走过去,沉声道:“可以渡河了。我要带姐回家。她的封印已经不能再弱了,如果没有爹出手,姐恐怕……”

    “什么封印?”商华注视着昏迷的戚戚,问出这句话。

    “这……”小宗不知该如何解释,这关乎他们家族的秘密。但现在,为了姐姐,他不能再隐瞒:“其实……我和姐姐,不姓周。”

    “我知道。”商华淡淡一笑,“你是戚家继任家主,戚昭宗。而她,戚从流藏了近十八年的女儿,戚小离。”

    “你怎么知道!”这句话出自叶修之口。他刚好路过,却听见商华非常坦然地道出他们姐弟的名字。他究竟知道了多少!

    商华微微一笑,摇头道:“这不重要。”他轻抚她的鬓边,目光柔和无波,“我想知道的是,到底是十八年,还是三十年……”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