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天光破晓复劫灰  第一章 雪落云离

章节字数:3022  更新时间:13-03-28 11:4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九都之南,琨山之上,倏尔刮起冷冽寒风,晴空万里刹那晦暗不明,冥冥之中隐着一层幽幽的哀泣。老者骇然仰首望天,这是久违三十载的寒意。

    曾有人记得那一天,九都城就此落寞的那一天……

    她被他紧紧拥入怀中,像是揉进血肉的亲昵,她并不抗拒。即便背部离开石门之隙,笼罩周身的气息瞬间被怪力抽去,神志恢复清醒的那一刻,依然没有抗拒。他的拥抱深重而轻柔,在她耳畔吐息:“云离。”

    那摄人心魄的低沉嗓音,重复唤着一个陌生人名字。小离犹豫片刻,轻轻挣开他,望着他的深情与强烈,低语:“我不是云离。”

    商华温凉的双手抚上她的脸庞,掠过她的眉眼:“你是。我知道你是。”

    小离握了他的手:“眼睛。只是我的眼睛,对吗?”

    商华摇头,唇角微微勾起:“是全部。”说罢,又将她搂住,“三十年了。阿离,对不起,我忘了你。”

    不知怎么地,小离的眼角竟然溢出泪,双手忍不住环住他的身体。

    “放开她!”入口处传来一声怒吼,一抹玄色从身边拂过,身法飘忽,是为柳家上乘轻功。未沾商华半点衣角,即将小离带至他身边。

    那人一袭玄衣,威仪儒雅,一看便知他就是戚家现任家主:戚从流。

    一听闻商华送小离回了折梅山庄,立即飞奔而回。何曾料到,入眼的一幕,竟是他拥她入怀的画面。时隔三十年,依旧是那么令人刺眼。他将小离点了穴道,禁锢在身后,对商华道:“折梅山庄已不是你商华随意出入的地方!”

    他的修为突飞猛进,商华对此并不意外,戚家本就有许多旁门左道的速成之法,专为天资不高的子孙而设。

    “爹,放开我!”小离在挣扎,眼神向她父亲哀求。

    “你叫他爹?”商华想明了一切,觉得可笑,“戚从流,你究竟对她做了什么?爹?就凭你也受得起?她明明是你的……”

    “住口!”戚从流打断他,有些事时机未到,“所有人都说你已忘了她,唯独我不相信。商华,你骗得了天下人,可骗不了我戚从流!”

    “我不曾欺骗任何人。从来只有你,以为天下人都负了你。”商华深知今日难免一战,可是脑海中记忆聚合离散,使得他难以集中神志。

    果不其然,戚从流在掌上燃起虚火,是小离曾使用过的“九方秘术”。三十年前的他连皮毛也没学会,今天已能轻易燃起浑厚的火焰。他洋洋笑着,对商华手中的繁花三千剑不屑一顾:“今时不同往日。我绝不会再让你碰小离一下!”

    商华勉强聚起一道内息,将长剑举在眼前,微微一笑:“是么?那你就试试。今天,我一样能带走阿离!”

    多说无益。戚从流的功力果真不可同日而语,这多数归功与戚家的速成之法与之修炼的禁术。他的九方秘术与小离出于同源,但流于异处。那记虚火在小离掌中澄澈空明,而在他手中则是阴晦污浊,不过必须承认的是,威力的确比原本高出几重。

    九方秘术的口诀原来的要点在于“藏神於无”,但戚从流的招式却与之完全相悖,是近乎狂暴的外涌。幻化而成的虚影已不仅止于防御,而带有强硬的攻击性。强招必自损,但看戚从流的模样竟是丝毫无恙。

    商华拔剑回身,踏上石壁,荡剑使出一记“千色”,算是暂且将其钳制。但神识依旧涣散,因而无法集中精力速战速决,且戚从流为人阴险,时常以小离作为掩护,致使他不得不顾忌三分,下手留情。

    戚从流自知敌不过商华,用一些恶劣伎俩居然也能冠冕堂皇,何况无旁人在侧,再怎么样也不会传到江湖上。反正他的目的很单纯,一个“赢”而已。

    小离看着父亲步步紧逼,但商华担心伤到自己而步步退让。她看出商华状态有异,如此拖延下去,只怕会中了父亲的计谋。越看越着急,丹田之中蓦地腾起一股暖流,霎时遍布周身,凭她的意志冲击被封的穴道。

    商华的轻功早已超越柳氏功法,这一点出乎戚从流的意料。两人互相压制,内力相斥不休,一时间打得难解难分。

    突如其来的寒风愈演愈烈,零星落下几点冰屑,在两人内息的流转中,相继炸裂,化作晶莹的粉尘。

    这是琨山的第一场雪,比起往年,姗姗来迟。

    漫天飞雪,簌簌而落,落入两大高手夹击之中,飞旋、碎裂、耀目。

    商华的动作突然迟缓,戚从流趁机拨去一道虚火,擦过他的右臂。鲜血一滴一滴落在地上,如是红梅。那些迸发的记忆竟是缓和下来,渐渐拼凑。

    落樱台、秋水山庄、长门、青陵、玄明塔、琨山……各处都有他与她的踪迹,唯独缺失了一块拼图,那张脸若隐若现,仍是看不真切。

    戚从流怎会放过这个机会?本以为商华遁世,他的计谋可全数施行,如鱼得水。岂料他阴魂不散,在小离拒婚逃家的时刻重现江湖,打乱一众计划。只要他一死,再重新控制小离,一切又将回归正轨。

    如千万根银针齐齐刺向他的头部,这漫天的冰雪像是最致命的毒药,渗入他的血液,麻痹他的所有思绪与动作,甚至看不清戚从流的动作,完全感知不到杀气从何而来。

    只觉白茫茫的境地里,有一个软绵的身躯忽然扑到他身上,随后嘤咛一声,两只手死死抓住他的衣襟,温热的液体在他心头流下。

    飞雪静静飘落,万籁俱寂,只听耳边有她的声音氤氲如烟:“你……没事吧?”她的手从他肩上滑下,顿时白茫散开,见她安静地躺在怀中。如三十年前的那一天,鲜红的痕迹,一点一点从她雪白的衣里透出,沁入雪地里。

    天灵盖上的针锥之痛随之袭来,比以往任何一次都难以忍受。商华眼见满目的鲜血淋漓,如是当初的悲恸。第二次了,再一次经历这种痛,深瞳里的寒冰支离破碎。这一刻,他终于彻底记起一切,但似乎又要失去一切。

    仿佛又见她全无血色的笑容,美得像是一朵将落未落的梨花,感觉她齿间逸出最后一缕气息,对他说:“忘了我……”

    “不要!”商华疯狂地抱住她,失而复得、得而复失,须臾而已。他想好好守护她,却让她又一次死在眼前。这一次,她一句话也没有说,唇角依旧盈着一抹笑,沾染着血丝。“阿离!”唤她的名,又有何用?

    “她不会死。”戚从流冷言,灭去掌间虚火,“中了‘孤魂咒’的人不会死。”

    “孤魂咒?”商华抬头看他,“你居然对自己亲妹妹用‘孤魂咒’!还让她称你作父亲!她已经死了,你为何还要让她不得安宁!”

    “哼,谁说只能用于死人?”戚从流不屑道,“当初父亲已为她弹奏殇华调,她不可能死。”

    “当年殇华调并未奏完,不是么?”商华在雪地里等了七天七夜,听到的只有断弦之音。

    “父亲的确只奏了半曲便油尽灯枯,但半曲已召得魂魄重归肉体。我所要做的,只是为她固魂,继而把她唤醒而已。”说到这里,戚从流言中隐恨,“可惜我资质不高,这禁术我苦修十五年才有小成,若再早两年,她便遇不上你。”

    商华低头发现小离颈上的双尾蛇纹又有相接的迹象,质问道:“你苦修的何止一个禁术!这双尾蛇纹,你该作何解释!”

    戚从流冷笑两声:“解释?我用得着向你这个外人解释?你要是不想让她死,就把她交给我。明日正午前,她必将清醒。”说完,他将一道力打入小离体内。

    商华没料到他会忽然出手,抱起小离,避到远处:“你又对她做了什么!”

    戚从流笑着转身:“我说过我不想解释。你可考虑清楚了,全天下能救活戚云离的人,只有我一个。给你半个时辰,之后若是她死了,可怨不得我。”

    “这道门里的东西,是什么?”商华有意靠近石门,如他所料,戚从流飞身而来挡在石门前。

    “与你无关。”戚从流似乎很紧张里边的东西,这恰恰证明那东西见不得光。

    “与我自然无关,但与阿离必然关系密切,”商华坦然道,“她已经碰过这道门,并且说了一些话。”

    “她说了什么?”戚从流面色煞白。

    “与你无关。”商华还了他一道。

    戚从流轻哼一声,暗笑道:“告诉你也无妨。这石门里,封印着云离的一缕魂。只要这缕魂还在里面,她就永远记不起你。”

    商华大悟,方才小离说的话不是幻觉,那是真正的云离。不过事实是,他拼尽全力也破不开这道石门。

    戚从流阴冷笑着:“你不必这样看我。我绝不会让云离记起你。她是上天赐予我戚家的秘术师。她的所有,只能属于折梅山庄!”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