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天光破晓复劫灰  第二章 人心可度

章节字数:3105  更新时间:13-03-28 11:4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只要她还有利用价值,戚从流就决计不会伤害她,非但如此,还会很好地保住她的性命。他说,不会让云离记起过去。那又如何?过去那些,忘了也罢。戚云离也好,戚小离也好,她命中注定爱上的人,只有一个。

    一夜飞雪,灵台空明。商华将小离交给戚从流后,独自盘坐在石门前调息,在天亮以前完全恢复,包括记忆中曾经缺失的空白。

    他的手覆上门隙,对着虚无空寂:“等我。”

    折梅山庄的侍者把商华当作大小姐带回的贵客,丝毫不敢怠慢,且对石门前发生的事,一无所知。

    戚从流加固小离身上的封印,双尾蛇纹龟缩不见,点下她的睡穴之后,离门而去。他去了花厅,见商华正在悠闲饮茶,脸上没有半分担忧的神色。他心底一怒,折下枝头的一段冰柱,拂袖掷去。

    冰柱掠过商华的鬓边,直插入不远处的石柱上。商华不动声色,笑着端起一碗茶,笑道:“我想,你不会杀我。”

    戚从流在他面前坐下:“为何如此肯定?”

    商华为他满上一杯茶:“你若要杀我,昨日即可动手,根本不必给我半个时辰考虑。这半个时辰,与其说是给我,倒不如说是留给你自己。”

    “你很冷静。”戚从流一贯对他佩服,却非心服口服。

    “真正懂得冷静的人,是你。”商华直言不讳,“古时有勾践卧薪尝胆,今日有戚庄主苦心经营三十年,甘愿放弃四大家族的地位,委实难得。只不过,以庄主的性格,付出一分,就必求十分回报。”

    戚从流低笑道:“爹常说,你看人通透,确是如此。不妨说说,这一回,你又看透了多少。”

    商华浅笑道:“戚庄主雄心壮志,我小小繁吹谷主岂可猜度?若真要说,我也只说一件事。你对小昙施‘阎镜之术’,目的绝非一个繁吹谷,而是以花家为由,从而离间四大家族。不是么?”

    “商谷主果真不简单。不过……”戚从流眉梢一敛,准备说下去,却见商华正挑眉看他。

    “方才我所说的,只是花鸢尾的推测。”商华细观他神色变化,皆在他预料之中,包括他靠演技现出的五分虚假。

    “那个花家的黄毛小子!”戚从流脸色泛青。

    “对,就是你最瞧不上眼的那位家主。”商华试探他,“在下劝你快去解了那个术。否则,鸢尾倾花家之力,未必不是你的对手。”

    戚从流轻蔑一笑:“就凭他?”

    商华随他笑了一阵,言中别有深意:“戚庄主心怀天下,自然不必把一个花鸢尾放在眼里。倘若有朝一日得偿所愿,别说是一个花家,哪怕颠覆四大家族,也自是不在话下。”

    戚从流面色一凝,回想自己的言行并无失当,但商华言中之意分明正中关键。然而,即便是他说中,亦不可轻易承认:“商谷主说笑了。”

    “在下是否说笑,待戚庄主看过这两个字,自有分晓。”商华指沾茶水,将戚从流的野心赋予二字之上。再抬眼看戚从流,那脸色真是难以言喻。

    “商华!”戚从流握紧双拳,克制内心躁动的恐惧。商华所书二字,如一柄匕首扼住他的咽喉。广陵,定央国王城,是他想要的。

    话说数百年前,祁氏与戚氏乃是武林世家,因感于王道颓丧、世风日下,从而揭竿而起,集武林之力夺得王权。然,一山不容二虎,当年为戚氏战功最为显赫且民望最高,但后来不知何故,终是由祁氏登上王位,为定央国君。戚氏一族迁徙至南方,从此不问朝事。

    戚家并未就此没落,反是成为武林中一枝独秀,称霸百年之久。但江山代有才人出,叶家与秋家的出现,改写了武林格局。三足鼎立的局势又在百年前改变,四大家族并立于世。故此,戚家一代不如一代,直到三十年前退出四大家族。

    戚从流自是不甘,他想要夺回本属于戚家的一切,不择手段。

    他不会想到,那暗藏在心底,连夫人柳静也无从知晓的秘密,竟然被商华看破!这个人的确有存在的价值,但也并非无可取代。

    戚从流杀心又起,掌间暗燃虚火化针,突然刺向商华。谁知商华举杯优雅,他的针仅刺入杯中。

    商华看了一眼那化作水汽的细针,笑道:“这可是花家的伎俩,戚庄主当真博学多才。不过,我得提醒庄主一句。昨日没把我杀了,你必将抱憾终生。因为你,不会再有第二次机会。”

    戚从流阴笑着,收起虚无之焰,淡淡道:“哼,即便我不杀你,终有一日,你也必将心甘情愿死在我眼前。”

    “何来心甘情愿?”对于这句话,商华摸不透。

    “你肯为她奏一曲殇华调么?”戚从流毫无征兆地说出这句话,显得有些刻意,以一种奇怪的眼光注视商华。

    “什么是殇华调?”小离的忽然出现,使得两人皆为之一惊。

    商华惊的是,她方才走来,直至近身,他与戚从流二人居然无一人察觉。而令戚从流吃惊的是,他明明点了她的昏睡穴,可她似乎不受影响,这才想起昨日,她是自行冲破穴道才得以保全商华。

    两人几乎同时想到一件事。虽说小离的记忆无可恢复,但她身体的记忆经过昨日的“死劫”,已有了苏醒的迹象。从戚从流的表情不难看出,他没有料到这一点。若说小离的实力彻底归位,他将没有能力操控她。

    “阿离。”商华柔声唤她,同往日一样。将手伸向她,眼角噙着她最喜欢的笑意,眼底落了漫天星光,在白雪未融的花厅,他对她说:“可否愿意跟我走?”

    只觉得心里有什么被唤醒,不太真实。小离轻轻应声:“好啊。”

    或许从繁吹谷的第一眼开始,她已被他深深迷惑。昨天不惜一切也要救他,算是肯定了一件事。再回想父亲的所作所为,竟然是那样陌生。曾经有那么一刻,她在想,戚从流真是她的父亲么?但后来考虑到大逆不道的问题,就此作罢。

    “不准跟他走!”戚从流厚颜无耻地拿出所谓父亲的威严,告诫小离,“你要是敢走出家门一步,你就不再是我女儿。”

    “哈哈哈哈……”商华笑得打颤,“我说戚庄主,你真是世间罕有……”

    “如若不从,待下一次蛇纹缠身,可别怪为父见死不救!”戚从流不把商华的嘲笑放在眼中,只要小离不信,他多说亦是无用。

    “若下一次,阿离可自行克制这双尾蛇纹……”商华故意话说一半,发觉他神色复杂,想来小离确是有这种能力。

    “爹,女儿跟你说过多少次,我不想嫁!”小离对戚从流吼道,完全不顾念他的身份,也许她的潜意识已有所改变。

    戚从流怒喝:“婚姻大事,向来是遵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你听爹的话便是,中吴叶家乃四大家族之首,绝不会委屈你。”

    小离默默重复念着:“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她眼里闪了闪,满是疑惑。

    面对小离的反应,戚从流心虚不已。不过也有一句话说的是,长兄为父。

    趁他不备,商华划步到小离身边,揽过她的腰,直接踏空离去,反正以他的身法,是基本没有追上的可能。

    刚要踏上围墙,一道飞练忽而掠过,挡住去路。

    一名绿衣女子飘然落地,水色披帛轻轻落在肩上。虽是四十多岁的容貌,却依是花容月貌,眼眉间尽是温婉之意。完全看不出方才那一招是出自她手。如此来去无影的惊人身法,天下间只有一人与商华不相上下,那便是柳静。

    柳静出自轻功世家,十三岁已闻名江湖,后因家族突遭灭门,才嫁入折梅山庄。那场灭门惨案,至今是个悬案。无论如何,因为柳静入门,戚从流的身法突飞猛进,在江湖中处高手之列。

    “谁也不能带走我的女儿!”柳静说起话来毫无气势,但她随时无风而动的裙摆,的确令人不得不防备。柳家武功虽是不济,但极高的身法可弥补不少。

    “原来是戚夫人。”商华拱手作揖,感觉小离似乎很怕这个娘,一直躲在他身后。回头小声问她:“怎么了?她不是你娘么?”

    小离有些难以启齿:“其实,我逃家好几次了,都是被娘抓回去的。你小心点,娘的轻功很厉害,再加上她的飞练……我们能逃出去么?”

    商华发现她貌似很不看好自己:“我有这么差劲吗?”

    小离摇摇头,又点了点:“爹和娘一旦联手……你知道的。”

    “我的大小姐,我知道什么啊?”商华对这话感到莫名其妙,随口问她,“你身体怎么样了?能帮忙么?”

    “你说呢?”小离拍拍他的肩,任重而道远,“你可以的。”

    两人窃窃私语之际,周围似乎起了一丝骚动。后院梅林的方向,腾起滚滚浓烟。

    随即听到有人喊:“着火啦!梅林着火啦!”

    戚从流与柳静不由得一愣,此时墙角现出一个人影,朝商华做手势。

    商华会意,立即扛起小离,跃出墙外。

    二人正欲追赶,只见有人拿着火把迎面走来:“你们放了姐姐吧。”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