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天光破晓复劫灰  第三章 九都命师

章节字数:3081  更新时间:13-03-28 19:5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自商华带她从折梅山庄逃出,小离一个劲地往山下跑,只怕母亲柳静一个瞬身把自己拐回去。谁知商华倒显得悠悠哉哉,走得一步比一步慢,比她这伤势未愈的人夸张百倍。也不知他如何能在这样危急的情境下,生出此般闲情逸致。

    不幸在雪地里滑倒三个回合的小离,无暇惊异于自身恢复的迅速程度,她回头瞪他,这一瞪不要紧,主要是看他笑成那副样子,十分要命。鉴于他的笑确实好看,于是无奈道:“走快一点能死吗?”

    商华眼里是能掐出水的宠溺,看她摔了一次又一次,只觉得可爱,也不去扶她:“放心,你爹娘不会追来。”

    小离脸色一沉:“过分自信是一种病。”

    商华蹲到她身边:“若是他们要追,你我还能悠哉地走到这里?”

    “悠哉的只有你一个人好不?”在雪色中的他太过耀眼,回想起他日前的动情之举,只当他是旧梦难忘。想到这里,小离避开眼神。

    “总而言之,你的伤还没好,慢些走才是。”商华虽是这样说着,但仍然没有扶她,自顾自地站起来。

    “你不觉得这句话说得有些晚么?”小离拍拍衣裙起身。

    商华想起方才她尚未回答的一句话,继续问道:“刚才你凭什么觉得我胜不过你……爹娘?莫非他们有什么合体技之类的?”

    小离愣了一下,半晌没有应声,似答非答:“可能以为你身体还没恢复。”

    商华似乎得到答案,不再追问,自然而然牵起她的手:“阿离,我们走吧。”

    小离不由自主拉紧他的手,可心里忽然掠过什么,又下意识放开,见商华回头看她,也不知该怎么解释,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她冲他笑了一下,把手藏到身后:“呃……我不会再摔了,你不用……喂!”她还未说完,商华过来拽了她的手就往前走。果然不是个听人说话的主啊!

    两人下了琨山,绕过两条小径,到了九都城里。过往行人时不时注视商华,分不清是因为看着他面生,还是美男子走到哪里都显得面善的非正常特质。还有一种可能就是,商华从头到尾死死拽着她的手。

    照道理来说,是折梅山庄造就了九都城,但面对这位戚家大小姐,城里竟没有一个人把她认出来。也就是说,这位小姐几乎很少来城里走动。

    商华无意问她:“该不会你从小到大都住山上吧?”

    小离惊讶:“你怎么知道!”

    商华有意道:“戚家的家教真是严,什么年代了,还大门不出、二门不迈。”

    小离轻叹着摇头:“这我就不清楚了。爹说我十六岁时生了一场大病,把脑子烧坏了,所以十六岁以前的事全都记不得了。可能有些地方我去过,只是我忘了而已。”

    “脑子烧坏了?呵呵。”商华低声讥笑戚从流对亲妹的谎言,简直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发觉小离在看他,随口说道:“那你今日就好好逛一逛。”

    “不行!”小离甩开他的手,“要是我爹改变主意,我们可就……”

    “我保证你爹不会追来。”商华又想去拉她的手,可这次没那么顺利。

    “你拿什么保证!”小离把手藏得非常紧,灵巧地避开“魔爪”。

    商华皱眉想了一阵,后严肃道:“你饿不饿?要不要吃碗面?”

    小离往他背上推了一下:“拜托你快点找船过河吧!”

    两人推推攘攘,经过一个悬有“命有乾坤”的算命摊子。商华注意到那个街边资深算命师的眼光不寻常。四目相接,那人开口叫住他们。

    “相逢即是有缘。两位是否有兴趣算上一卦?”算命师摇着那破龟壳,就像甩骰子似的。

    “没兴趣!”小离说着扭头过去,突然怔住。这个算命的,不就是当初只看了一眼,便断言她魂魄有缺失的那个神棍么!她见商华貌似颇有兴趣的样子,忙阻止:“就是他上次说我缺魂少魄,简直有病啊!我们快走!”

    商华本想挪开的步子,毫无迟疑地归位,并且坐到那算命师面前。料想此人定是高人,若是那些浪得虚名的混饭命师,怎会仅凭一眼之力看出端倪?

    小离想要离开,却又不忍丢下商华。想着顶多被骗几个钱,就陪他坐下了。

    商华彬彬有礼:“敢问先生大名。“

    算命师当作没听见,开始摆弄破龟壳,摇出几枚铜钱,细细排开。一捋那撮山羊小胡须,面色凝重,抬眼把他俩望着:“履卦。如履虎尾之象。”

    小离直觉他又在卖弄,赶在他长篇大论之前,问道:“大师,请说重点。”

    算命师盯着小离看了半天,又在商华脸上随意一扫:“你虽是大祸临头,但也比不上这位姑娘,她在五个时辰内必有血光之灾。”

    “喂!”小离有些怒了,这人每次都没什么好话。

    “若真是此卦,不是另有险中求胜之意么?”商华看向他的眼睛,静若平湖,想必其心思笃定,又说,“为何先生只说我与这位姑娘将有祸端,却不言明其中有惊无险之意呢?”

    “既然公子知道得这样清楚,又何需问卦?”算命师暗暗一笑。

    “不过消磨时间而已。”商华握了小离的手,示意她切莫着急,然后接着问算命师,“先生曾看出这位姑娘缺魂少魄,今日又是如何?”

    “今日?”算命师往小离眉心一探,又掐指一算,“依老夫看,上回只是少了一缕魂,这回看来,姑娘的魂魄已有了衰败之象,公子还是早作打算。”

    早作打算,通常可以理解为准备后事。没有哪个人愿意三天两头被人说一些不吉利的话。小离从来不信术士之言,但见商华一本正经的模样,不得不在意。

    商华认真问他:“先生可有破解之法?”

    算命师仰首望琨山之巅:“若能得助于折梅山庄,倒是有一线生机。”他顿了顿,“琨山戚家之秘术深不可测,听闻有一法可续人性命。不过代价甚高,恐怕戚家之人不会为无关紧要的人施用此术。”

    “是什么术?”小离倒是要问问这个术,因为她从未听说过家中有此等秘术。就算是有,也大致为禁术,但既然是禁术,他一个街边算命师是如何得知?小离终于明白商华为何坐下请他卜卦。

    “此术失传已久。而且……”算命师低头道,“或许根本不算是秘术。”

    “但说无妨。”商华想到三个字,等他印证。

    “不知二位可否听过‘殇华调’?”算命师果真非常人,其所想与商华一致,“此为一琴曲,修为非三十年之上不可运功弹奏,否则触弦之时,毙命之日。”

    “又是殇华调……”小离不止一次听到这个术,只是一直是听说罢了。离开折梅山庄之前,听父亲问商华一句话,似乎也是关乎这个术。

    “果然。”商华看了小离一眼,忽而笑道,“先生可否给在下看看手相?”

    “有何不可。”算命师要商华摊开手掌,“不知公子想问什么?”

    “姻缘。”商华唇角一掀,略有调侃的意味。

    小离怏怏看着商华,花样可真多啊。心说,这才是你问卦的真正目的吧。

    算命师貌似很认真地看了老半天,但一言不发,似乎到了瓶颈,还从破包里翻出一本掉页的参考书。小离见了,心底默念着,少了几页真的没问题么?

    商华悠悠问道:“先生,如何?”

    算命师若有所思:“真是奇了!公子的姻缘本是一盘死局,但半途又有逢生之象。只不过……终不脱死局,不得善终。”

    “我忍够你了!说句好话能死么!”小离可以忍受他对自己的胡言乱语,但是商华……为什么有些心疼?更可怕的是,她居然相信这臭算命的话。

    “老夫只是实话实说,何错之有?”算命师突然出手抓住小离,摊平她的手,细细观之,摇头道,“从这手相上看,你们二人还是真是般配。同是死局。”

    “什……”小离缓缓把手抽回,拉了拉商华的衣袖,低声道,“我们走吧。”

    “好。”商华摸出一锭银子放在算命师面前,“今日之事,有劳了。”当他伸手来拿,又将银子按住,“敢问先生尊姓大名。”

    算命师蓦地一笑,背起破包,收了摊子,银子也没拿,就这样走了。

    小离望着算命师的背影:“居然不要钱?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又瞄一眼那锭银子,问道,“繁吹谷不是很穷么?怎么你随随便便就能拿银子出来?”

    商华看她一眼,叹气道:“你关注的点还真特别。关于这银子,我只能说穷的是繁吹谷,而不是我本人。”

    “大师姐知道么?”小离无语看他。

    “她知道我藏私房钱那还得了!”商华作惊愕状,“你可不能告密!”

    “条件。”

    “你可真是现实啊。”商华凑到她耳边,“告诉你也无妨。我的财产全藏在我房间的画缸下面,那里有个暗格……”

    “你告诉我做什么?”小离没想到他忽然间那么坦白。

    “因为你是阿离。”商华执了她的手,柔声道,“我的阿离。”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