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天光破晓复劫灰  第四章 月下秋水

章节字数:3119  更新时间:13-03-29 19:5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九都城说大不大,但游玩起来同王城广陵不相上下。戚家先祖创立折梅山庄,迄今数百年,各处寺庙古迹由定央开国至今,更是多不胜数。

    商华气定神闲,拉着小离四处闲逛。直到夕阳西下,小离记起渡口船期,立即拖了他走。可他们见到的,却是半江瑟瑟半江红,般水悠悠无人渡。

    眼看船夫一个一个栓船回家,小离心想今天是要留在九都了,但仍不死心追着船家要求渡河,可惜得到的回答都是一样。回头一望,商华正悠闲地站在水边看落日,只得垂头叹息。

    “山映斜阳天接水,芳草无情,更在斜阳外。”商华负手临风,紫衣翻飞,银发如雪,淡淡吟着句子,行步施施然。

    小离坐在渡口的木桩上打盹,觉得阳光没那么耀眼才睁开眼睛,不想夜幕已然降临,而商华依然站在水边,望着半轮月色。也不知他在想些什么,莫不是在想那算命的话?可知那些街边术士十有八九不可信,他倒是认真。

    走到他身后,迟疑许久才开口:“今天晚上……我们……”

    商华转过身,周身如是笼了清辉,他微微笑着:“我们马上就渡河。”

    般水边上没有一个人影,小离问他:“船夫都回去了,难不成我们自己划船?”

    商华蓦地将她凌空抱起:“我们来的时候也没坐船,现在更是不必。”

    “你放我下来!喂!”小离挣扎一阵,愣住,“你不要跟我说,你来的时候,是直接用轻功……”倒过两只手指作奔跑状。

    “你还是同以前一样聪明。”商华笑了笑,看她手还悬着,便吩咐,“搂我脖子。要是掉水里,我可没兴趣下水捞你。”

    “什么以前以后?放下我先!”好在夜色昏暗,小离透红的脸并不明显,“我轻功也不错,我们可以比比谁先到对岸。”

    “比?就算以你过去的功力,也最多只能撑到半途。”商华不屑地打量她颇有志气的眼睛,摇头道,“现在嘛,唉……”

    小离死死瞪他,但是有用么?他说的对,她能跑出四分之一就不错了。

    水面吹来一阵风,商华右脚后移一步,随即点地疾速后退,身体左倾一转,闪到一侧。一道幽光劈入那处的木箱,碎得四分五裂。

    “发……发生什么事?”突如其来的变故,小离着实吓了一跳,好在商华身法快,要不刚才那一下,定会要了她的命。

    “你的血光之灾。”商华轻笑着,两眼朝水面看去,止水无声。夜静得只能听见水岸虫鸣,想来此人内功极高,将吐息隐藏得滴水不漏。

    “我看是你的大祸临头!”小离一听便知是那个街边算命师的危言耸听,但倚在他胸前,渐渐感觉一层又一层的内息从他体内散出,又是一惊。内息外散本就凶险,稍有不慎必伤及经脉,他能做到如此随意,当真令人佩服。

    小离只觉商华倏尔一震,再看周围,竟已移出数丈之远,方才站的那处,又被一股力道打成一片狼藉。她在想,商华为何不出手?他仅需凭借感知之力,即可洞察先机,击败那人根本没有难度。

    商华没有停顿,脚步一划,又至他处。这猫捉老鼠的游戏玩了几个回合,那人似乎厌倦了,出招也不似之前那么频繁,身法自然也慢下来。

    只见商华唇角微微上挑,对小离耳语:“待会儿我出招,你认真看看,是不是那夜在繁吹谷劫你的人。”

    原来他的目的是这个!方才那几下,只为引得那人频频放招,以便确认其使用的功法。那人十分谨慎,每次只放半招,寻常人自是看不出所以然。但是,只要对方重复且出手松懈,很容易露出本源招式的特质。

    商华故意背过身,对小离道:“下一击会在身后。他来了。”

    须臾之间,放下小离,蓦地转身抽出长剑,划出一道樱色剑弧,不知是何时跃起,当再见他的身影,已是绕到那人身后。那人惊了一瞬,发招动作停滞,手势悬在半空。

    “是他!”小离看清那个即将闪出幽光的手势,指向那人,“就是他!”

    “你是谁?为何会使秋水山庄的武功!”商华落地,见那人手拈一缕光丝朝小离奔去,便即刻提剑而去。岂料那人一个回身,弹指就把百道光丝射向他!

    商华躲闪不及,被蹭破一片衣角,对那人笑道:“原来你的目的,是要杀我。还真是我大祸临头啊。”见小离要过来,立即阻止,“你先躲起来,免得伤到你。”

    只听那人遮掩容貌的黑纱之中,传出略为诡异的笑声。后来说话的声音,像是刻意变过。那人看着小离躲到一摞木箱后:“本以为你一生只会专情于她一人,可惜啊,你与其他男人并无不同。”

    那人口中说的,显然是戚云离,但他不知道,现时的戚小离,正是被戚从流施术的她。商华在想,若是小离恢复当年的容貌,现在这人第一个要杀的还会不会是自己?当然,这要视乎此人身份是否与自己的推断一致。

    商华笑道:“男人只能是男人,你还想有什么不同么?倒不如让我看看,你究竟是谁?”随即扬起一片剑气。

    那人见商华起势,便知是剑招“临风”,觉得奇怪。临风本是防御的招式,他如是要赢,理当用逝水那样的招式。来不及多想,他感觉一阵凛凛剑气如风,迎面袭来,打在身上如刀割一般疼痛。快速闪身躲避,十指操控千道幽光飞丝,企图斩断剑气,但自己的光丝竟是一道一道熄灭。

    眼看剑气就要实实打在身上,可商华却收手了。那人有些被羞辱的愤怒:“你这是什么意思!要杀便杀!”

    商华不理会他的话,淡淡说道:“看你的反应,似乎对我的剑法十分熟悉。所以,我以前定然见过你。这招‘临风’的确是防御之用,但只要运剑时真气逆行,剑招的作用也会逆转,转守为攻。”

    “你对我说这些做什么!”听商华毫不掩饰自家剑招奥妙,那人更是觉得耻辱。苦练三十年,结果终究不会改变。之前败于他,是一招。今日,仍是一招。

    商华慢慢走近她,丝毫不惧:“当日在秋水山庄,你以修习粼波的弟子不在少数为由,否认你掳走阿离之事。但你可否知道,粼波一出,必是成百上千道光丝,所以此招也被称为天罗地网。而你,可以随意操纵光丝的数量,甚至方才我闪避之时,你竟然能凭空分解出一道。这才是我要阿离看清楚的真正原因。只有一道粼波,如此精准,这世上只有两人可以做到,一是秋昔人,可她现时身处青陵长门。那么另一人,也就只有你了,秋水山庄庄主,秋夙。”

    那人一怔,果真不再掩饰声线,发出女人柔媚的声音:“商华,哼,毕竟是商华。我秋夙无话可说。”说完,摘下面具,露出一张似乎正是双十年华的美丽面容,眼里却是冰冷。

    小离目测危机解除,从木箱后钻出来,躲到商华身后,打量着这个女人。她就是秋家的家主?不是四十多岁了吗?怎么一点也不显老?

    “你看我干什么!”秋夙见小离盯着她看,就呵斥了一句。恰是转过头去,又对上那双令人妒恨的眸子。忽然笑了:“眼睛。呵呵,只要有一点像她,不管她是谁,你都要带在身边,是么?”

    “不是。”商华轻轻摇头,把小离揽到身边,“我是真心喜欢阿离。”

    “阿离?又是阿离!连名字都一样!”秋夙妒意更甚。

    商华感觉小离在挣扎,放手松开她,问秋夙道:“你为何要杀我?莫说你不是我的对手,就算你可以,也大可不必来这九都城。”

    秋夙说了一句令人疑惑的话,似乎另有所指:“既然有的人杀不了你,倒不如由我亲自动手!”

    “你就这么恨我?”商华从她的话中想到什么,但未及细想,便感知有船将要靠岸。依划水声判断,此人内力不低。

    秋夙还想说些什么,只见商华一动唇,意思大致是:“有人来了,快走!”

    她这才感知到渡口的异动,瞥他一眼:“我不会谢你。”随即踏空离去。

    划水而来的人是叶修,他分明看见有黑影逃逸,且发现商华的衣角有破口,但两人皆是缄默不语。

    叶修问小离:“他放走了谁?”

    未等小离回答,商华就哈哈笑开:“你以为她会说么?你太天真了。”

    叶修回想那个人影,吐息均匀缓慢,腾空而起,连半点声息也无,是个高手。这样的高手来找他们,不可能没发生任何事。但是他们选择隐瞒,也无从得知真相。

    “你是来接我们的吧?”商华远望栓在渡口的小船。

    “我本是来追戚昭宗。”说到这里,叶修有些气愤,“他担心我挟持小离去中吴完婚,居然骗我无船渡河,结果漏夜跑了。”

    “好在有他,否则我们两个不可能站在此处。”商华眼眉一敛,想起一件事,对叶修道,“你先送阿离回画岭,我明日再回去。”

    叶修冷冷道:“你不担心我带走她?”

    商华只用极其平常的语气对他道:“你不会。”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