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天光破晓复劫灰  第六章 知与谁同

章节字数:3018  更新时间:13-03-31 19:5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一时参不透这十六字玄机,亦寻不得那位算命高人,商华决定先回画岭,再作打算。这一回,他倒是乖乖坐船了。

    他料想,如今小离暂时无碍,叶修定会重提赴叶家堡之事。现时还猜不出戚从流的下一步,所以小离跟在他身边才最是安全。但她定然不肯前去,又不能把她送回繁吹谷,又有何处才是安全之地?若送去渝州,白家大致会惹上事端,然而天目峰实力有限,亦不在备选之列。

    苦思之时,船身一阵晃动,他的眼底映入粼粼波光。也许,只有那里了。

    回到画岭,已是午时,再深入往万花深潭,大致还有半炷香的路程。

    商华行路向来不紧不慢,忽闻草丛里一阵窸窣,停了步子:“不知何人在此恭候?可否现身一见。”虽说没了声音,但气息吐纳仍是清晰可觉。他又道:“若阁下不愿现身,在下就……”话音未落,直接背身后跃,剑柄一勾,便将某人从树梢上拨下,手臂一环,揽在怀中。

    她眼睛闭得很紧,两手死死箍在商华的脖子上,生怕自己砸到地上。许久,她才微微睁眼,见他眼角噙了笑,好看的唇形像是在说:“你在等我?”

    “绝对没有!”小离连连摆手,挣扎着想从商华的怀里翻下去,可惜他的手劲太大,她就像陷在沼泽里,越想挣脱,陷得越深。

    “原来你想摔在地上?”商华挑眉道,“抱歉。”在小离茫然的注视之下,很自然地双手一松。

    一声闷响之后,小离捂着摔疼的屁股,瞪着他吼道:“你还真把我丢在地上!我有说想摔么?要是摔断一两根骨头,你要负责的知道吗!”

    商华笑着点头,手支了下巴看她:“你确定不是在等我?”

    小离突然一红,背过身去,放声嚷嚷着:“是啊!等你又怎么样!以后再也不等你了!吃力不讨好,还要摔地上!我再也……”话未说完,感觉两只手渐渐横在胸前,将她揽进怀里。

    他在耳边呢喃,低沉的嗓音令人迷醉:“谢谢你等我。我以为,现在的你,不会再等我了。”

    小离整个人傻傻地任他抱着,伸手勾住他的手臂,不敢侧脸看他,只觉耳根发烫。很久很久,试着掰开他,低头说:“我们先回去吧。”说完,一个人走在前边,他忽然拉住她的手腕。

    “怎么了?”回头看他的时候,才想起脸上的绯红还未全部褪去,赶忙又转身,可肩膀却被他扳回去。

    “闭上眼睛。”他温柔地命令她。

    “不闭行不行?”她只觉得紧张,生怕一闭眼就会这样那样……希望是自己想多了。

    “可以。”商华没有强迫她,且从怀里摸出那块雪青色的罗帕,在掌心摊开,露出里面那支镶着玉簪花的发簪。

    小离记得,这是在青陵玄明塔里拾到的东西,是商华非常珍视的东西,似乎与某个人有关。为此,他曾失控。

    她抬头看他,明知故问:“这是……”

    没等她问完,商华将它小心翼翼地插入她的乌发里,扬起她喜欢的笑,对她道:“这是你的,现在还给你。”

    不是,这是那个人的东西。小离想把它拔下来,却被商华制住。她望着他的眼睛,想不出任何反驳的话,低声说:“这明明不是我的,你……”

    商华打断她:“我说是你的,它就是你的。”抚着簪子上刻有的‘云华’二字,神思有些恍惚,“为我戴着它,别摘下来。”

    小离摸着簪上的那朵玉簪花,心里很清楚,商华想的是另一个人,只因为我的眼睛像那个人,所以……她的眼光黯淡下来,哑然道:“你知不知道,你变了。变得很奇怪。从我家出来,你就很奇怪。”

    商华没理会她这句话,只是捧起她的脸:“阿离,你笑一次给我看,好吗?”

    小离只觉心里一沉,说不上是一种欣喜,更多的是悲哀。她算是什么?一个替身?她的声音低下来,不知他能不能听见:“我情愿你唤我‘戚戚’……”

    这时,万花深潭的方向似乎跑来一个人,一路喊着:“戚姑娘,戚姑娘!夫人不好了!您快去看看呀!”那人跑到小离面前,面色苍白,“夫……夫人好像又疯了,少爷和叶公子就要制不住她了!”

    小离皱眉,心急叹道:“明镜谕竟然没用!但是我……我的功力不行,使不出那招‘净土万生’。”

    商华按住她的肩,微笑道:“你可以。因为你是戚小离。”他刚才听到她的低语,他想唤她真正的名字,却必须克制自己。但无论如何,他已喊不出那声‘戚戚’。她就是云离,却不能只当她是云离。

    “就凭我?”小离猛摇头,“不行不行,这个术,我只见爹用过一次,连心法都没见过,怎么可能使得出来?”

    当时偷看父亲练功,觉得身上泛着金色很好看,可惜很快被父亲发现,还被关了两天。后来请求父亲教她,又是被他一下子拒绝。一连几日,她重复梦着父亲教她这个术,甚至她用得比父亲更好。而且她记得,当她成功施放出这个术时,父亲的表情不是喜悦。

    “听我说。你不要多想,只要你有救昙夫人的心,‘净土万生’的心法自然会在你眼前显现。”云离精通戚家所有秘术,即便现在的她是戚小离,灵魂也一定会留有记忆。对她点头:“相信我。”

    入到万花深潭,六月已将所有人护至安全之所。鸢尾、叶修正与昙夫人相斗。因阎镜之术是以消耗生命力为代价,所以二人都不敢大肆攻击,担心一招放出,昙夫人将以更甚的力量反攻而来。

    此时的叶修手挥长鞭,看来已使出全力,但被昙夫人一掌打入寒潭。鸢尾唇角血迹斑斑,他伤势未愈,此刻亦将无以抵抗。

    商华见状,把剑丢在一旁,徒手迎了上去,仅用内息护体,出手没有半分内力。在昙夫人与鸢尾纠缠之际,飘忽一闪到其身后,将其手反折,欲用内息制住她的双手。如同所料,昙夫人的力量遇强则强,商华只能比她更强,如此相互压制,且能撑上一些时间。

    小离从旁看得呆住,一副手足无措的模样。商华喊道:“小离,快过来!”

    “我……我不知道,我不会……”小离急得脑海中一片空白,什么心法是一点也没想起来。

    “点她天都穴!快!”商华已将内息强制注入昙夫人体内,使得她重穴暂时归位。这对他是极大的耗损,过不了多久,邪气就会反噬。

    小离不知所措,一时将全部内力灌于一指之上,紧闭双眼,硬往昙夫人的天都穴戳去。

    因功力不足,昙夫人眼里暗光更盛。她紧盯着小离的眼睛,音色惊悚地令人不寒而栗:“戚云离……你是戚云离!你还活着!为什么你还活着!商华爱的是你,你当死而无憾了!为什么要活过来!为什么!”

    小离一听那名字,心神一晃,内息忽而断流,只觉一股诡异的力道竟然从穴位钻入她手臂,只要瞬息就能侵入心脉。心底一慌,内息愣是没接上。小离浑身一凉,心想这回死定了。

    突然间,那力道似乎被什么扯了去,缩回穴位之中。小离定睛一看,商华唇角沁出一滴血珠,对她道:“再来一次。我撑不了多久。若到万不得已,我只能出手杀了她!”

    杀了昙夫人?小离神识一震,有一个声音在她耳边盘绕,那是她自己的声音,从灵魂深处漫出的声音:“不能让任何人死在眼前!不可以!若是她死了,就是我杀了她!”

    昙夫人体内的邪气在瞬间起势相斥,当小离以为不会再有内息抵挡,紧要关头,周身诸穴忽然涌出精纯内息,源源不绝,浑身筋脉顺畅无比。从来不知道自己拥有这样的功力,短短时间聚起的内力,竟然比平日多出十倍!

    正在此时,她的眼前仿佛看见一方圆盘法轮,相错流转的法盘上,隐隐现出金色的文字,倏尔金屑层层剥落,竟是如天书一般的贝叶文!惊奇的是,她居然能看懂,并且诵出!

    几行贝叶文自法盘上脱落,浮游在小离周身,再攀上她的手臂,随着她的内息,通过指尖注入昙夫人的天都穴,行至其血脉之中。

    昙夫人眼中的暗光开始涣散,那双骇人的瞳子映着小离发间的簪子,那抹暗光忽而又得了生机,毫无预兆地激烈:“这个发簪!是这个发簪!戚云离!”

    这一次,小离心神入定,将所有贝叶文念诵完毕。

    昙夫人不断挣扎,商华与小离的内息将邪气稳稳控制,并从她体内拔除。

    商华渐渐撤去内力,卸去对昙夫人的禁制,落回地面。他拾回长剑,仰望贝叶绕身的小离,如是三十年前的惊鸿一瞥,他喃喃道:“云离。”

    暗紫色的气息从昙夫人的天灵盖逸出,随即湮灭无踪。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