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天光破晓复劫灰  第七章 白玉簪花

章节字数:3072  更新时间:13-04-01 20:0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夜深人静花不语,潭寒影动月如钩。清朗的夜空,落着零星小雪,水潭边上坐着一个人,他抱剑望月,指间拈着从天而降的冰屑,慢慢融化,然后蒸发。他料定她一定回来,甚至可以想象她要说的话。

    小离远远走来,手里握着一样东西,是一支镶着羊脂白玉簪花的发簪。虽然有人说过,要为他戴着,但是昙夫人的话点醒了她。这支发簪,并不属于她,尽管舍不得。

    之前去他房间,没看见人,心想他也许会在这里。果然。小离在远处看他的背影,如当时初见的眼神,隐隐伤情,是为了那个人吗?

    她走到他身后,犹豫了好久才拍了他的肩:“喂,这个还给你。”

    商华没有回头,他早就知道她在暗处看他,也很清楚她要归还的东西:“这是你的东西,不必还予我。”

    小离默默念出那个名字:“戚云离。”看他的身体明显颤了一下,咬了咬下唇,把发簪递到他眼前,“这是她的簪子。既然你爱的是她,就不该给我。”

    “是啊,我爱的是你。”商华浅笑着,侧过头看她。

    “你在开玩笑吗?”小离感觉他的玩世不恭在此刻不合时宜,他的眼睛就像一个漩涡,仿佛要将她卷入其中。

    “我像是开玩笑吗?”商华缓缓起身,走近她,可每走一步,她便后退一步。

    小离受不了这种“玩弄”,两手撑在他身上,把神色藏在他的影子里:“很好玩,是么?把我当作她的替身很好玩,是么?只因为我的眼睛像她,是么?可我是戚小离,不是她。”低下头,让眼泪落在泥土里。

    商华握住她冰冷的手,声音轻飘飘地在她上空:“如果我说,你就是云离。你会相信么?”

    小离抬眼看他,完全忘了脸上还挂着泪水。她不明白商华的话,只是傻傻地回答:“可……可我不是她。”

    商华拭去她的眼泪,沉思一阵,静静说道:“如果我说,你爹不是你爹,你娘也不是你娘,小宗更不是你的弟弟。你信我么?”

    小离先是点点头,很快又摇头:“我信你,但不知道要信什么。”

    “你只要相信,你是戚云离,是这世上唯一配得上这支发簪的人。”商华拿过她手里的发簪,重新缀入她的乌发。

    “可我明明就是戚小离呀?”小离被商华说糊涂了,什么爹不是爹、娘不是娘,他似乎知道许多事,但一件也不告诉她,总说一些奇奇怪怪的话。

    “那些事,总有一天,你会明白的。”商华很想解释给她听,可这些对现在的她而言,确是难以理解,更是难以接受。她爱的父母,实际上是她的兄嫂,她所谓的命运,不过是她哥哥为了满足一己私欲,擅自设定的假象。他希望她保持现状,简单地活下去。

    小离似懂非懂,直觉他有不得已的苦衷,摸着头上的发簪,对他点头。

    商华温柔笑着,低声对她说:“时候不早了,快去睡吧,明天还得赶路。”

    小离瞪大眼睛:“赶路?”今天打得那么凶,不用休息?

    “难道你想一直留在这里,等你爹娘来抓?”商华看她眼底闪了闪,转身往另一个方向走去,“你早点睡。我去看看昙夫人。”

    “我……我是戚云离?”小离自言自语,似乎在玉簪花的瓣叶上摸到什么。取下来一看,是他刻上的“云华”。

    *

    商华打发了侍者,进到昙夫人房里,见她房中果真悬着他的画像。轻轻摇头,只听黑暗里有人在说:“对不起。”

    点了灯烛,见昙夫人睁着双眼,空洞地望着帷帐:“这些日子,我没有忘记。我出手杀了万花深潭的人,还动手伤了自己的儿子,更在繁吹谷大开杀戒。我一辈子也没想过杀人,可那些人却……”

    “你醒了就好。”商华探她的脉象,确定她所中的阎镜之术已经彻底解了,看来小离的能力正在渐渐恢复。

    “我还差点杀了苍兰。她……死了吗?”虽不知苍兰为何恨她,但两人毕竟是好友,若是错手杀了,定是悔恨终生。

    “她很好,有人救了她。”商华看她在自责,于是安慰她,“你放心,她没有怪你。反是一醒就急着告诉我,你中了那个咒。”

    “中咒?”昙夫人惊诧不已,把记忆倒转到杀人之前,神色变得紧张。她想起了不该知道的事,忙坐起身。

    商华见她神色有异,莫非是想起了什么?据说中阎镜之术的人根本不会记起关于施术的事,但她这样子分明是记得清楚,难道是因为小离的净土万生?或许世人只知明镜谕可暂时抑制阎镜之术,却不知戚家尚有此不外传的秘术。

    经昨夜随算命师偷上琨山,他算是弄清了一些事,但秋水山庄究竟参与了多少,他还是必须问个清楚:“小昙,你想起什么?告诉我。”

    房里只有商华一人,昙夫人便放心把那日的事尽数相告:“那日我离开天虞山,在定州留了一天,心里总想找苍兰问个明白,于是想趁夜里再去一趟。可还未到天虞山地界,就遇上一个蒙面人,他使出秋家的刀丝绝技。但我心说秋水山庄与我花家素来无冤无仇,不可能做出这等暗箭伤人之事。后来我技不如人,便被那人带去了一处地方。”

    说到这里,昙夫人顿了顿,她只觉那处地方非常诡异,是一个偌大的山洞,岩壁耀着磷光,似乎去过这个地方,但那时的她为免被发现,只能微微睁开一条缝,却看见两个人。

    她继续说道:“有一个男人等在那里,为我施了术,后来我便昏死过去,不过在我彻底失去意识之前,使刀丝的那个人摘下了面纱。”

    “是秋夙,对么?”无须多想,商华就断定是这个人。

    “你怎么知道!”昙夫人惊骇不已,想必商华已知晓不少鲜为人知的事。

    商华皱眉,低声道:“个中牵扯太多,对秋水山庄与戚家之间,我也觉得不可思议。不过他们的真正目的,我还无法确定,亦猜不出他们下一步会做些什么。你失踪以后,我暗中知会小白,要他避人耳目去找你,现在……”

    昙夫人深知他将会有所动作:“你要我做什么?”

    商华若有所思:“我希望你什么也不做,连你解咒之事也不可外泄,也不得让小白知道。若有人居心叵测,只怕小白寻你之事已被察觉。如果真是这样,倒可以借由小白掩饰你的现状。”

    昙夫人点头:“好,我按你说的做,我会一直留在这里,并会限制他们出入画岭。”脑中有什么一闪而过,她疑惑,“今日替我解咒的人,她不是上回与你同行的姑娘么?她怎么会戚家的秘术?又为何会戴着那支发簪?”

    商华坐到她身边,笑得沉默:“如果我说,她就是云离,你信不信?”

    “戚云离!”昙夫人瞠目结舌,“她……她不是已经……她们的容貌、言行、品性相去甚远,如何能是同一个人?”

    “这一点,就要找个时间问问戚从流。”商华轻笑道,“如今他的所思所想,已非你我可以猜度。”随后,商华便将戚从流那些荒唐事说与昙夫人,亦说到现在的小离已忘曾经。

    昙夫人沉思片刻,隐隐担忧:“照你这么说,他已全然不顾兄妹之情,他既然可以这么做,也难保他今后不会加害云离。”

    商华莞尔一笑:“其实,我也想到了。他这一次能让秋夙劫走阿离,说不定下次又会找来何方高手。他执意让阿离嫁入叶家这件事,我会亲自去弄清楚。”

    昙夫人觉得奇怪,当年戚垣强迫让云离嫁给广陵那个人,而今日的戚从流既是有如此野心,为何弃之广陵而不顾,转而投向中吴叶家?她问商华:“你要用什么理由去叶家?难道又是半夜偷着去?”

    商华哭笑不得:“小昙,我用得着每一次都这样么?这次可不同,是叶渊清亲自命他儿子接我去叶家堡。虽说时间拖得久了点,但他那个儿子一路监视我,想来我去一趟是免不了。所以,顺水推舟。”

    昙夫人隐约记得那个使鞭的年轻人,眼眉与身形都像极当年的叶渊清,看来也是一个固执的人,难为商华能忍他这么久。

    商华从袖中抽出两封信,放到昙夫人面前:“小昙,我想拜托你两件事。”

    “你说。”面对商华的请求,昙夫人从来不会拒绝。

    “这封信请你让亲信交到苍兰手中。另一封……”商华望着另一封信,淡淡笑着,向昙夫人道出一个计划。

    从昙夫人房里出来,见小离竟在门前等他,手里又握着那支发簪,两眼凝视着上边的白玉簪花出神。

    商华走近她,俯身凑到她眼前:“又在等我?”

    小离没有被吓到,只是再次把发簪递给他:“我想过了。这是属于戚云离的东西,不是我的。”

    商华苦笑着,将她的手推回去:“不论你是否听懂我的话,这个都是你的。你可以不戴,但必须留着。倘若有一天,你懂了,就把它戴上。”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