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天光破晓复劫灰  第十章 隔墙有耳

章节字数:3130  更新时间:13-04-04 19:5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狭小的空间,气息阴郁,心脉迟缓到几近枯竭,倏尔难以喘息。忽而有一股清流好似无中生有,从体内未知的境域涌出,淌入四肢百骸,冲破他人所给予的禁制。缓缓吐出一口气,睁开双眼。

    小离尚未搞清楚自己是如何清醒,触摸四周冰冷的木壁,与身上的衣物,大致明白身在何处。只隐约听见外边有人对话,而直觉告诉她不可轻举妄动。但好奇心驱使,她很想知道她们在聊些什么。

    不知不觉,进而专注。小离合上双目,静心聆听,只觉内息流转,呼吸变得缓慢均匀,本是模糊不清的声音,竟然渐渐清晰,如在耳畔。

    她记得,其中一个声音属于秋夙,然而另一个,仅是耳熟。

    在外与秋昔人相谈的秋夙,居然完全没察觉第三人的存在。而秋昔人亦觉得奇怪,想以她姐姐的功力,应是瞒不了多久,可现在的时间已出乎她的意料。气息能隐藏得如此细致,看来这个“周戚戚”不容小觑。

    秋夙愤然道:“戚从流言而无信。我已遵守承诺将商华引至折梅山庄,他不仅没有下手,而且还放了他!早知如此,我就该先杀了那个女人,再杀了他!”

    秋昔人大致猜到她说的那个人,低声问道:“姐姐,那个女人是谁?”

    “哼,你不知道,就是跟在商华身边的那个,你在长门约是见过的。不过姿色极其一般,想必也没多加留意。”秋夙忽然笑了一下,对昔人道,“你知道她是谁吗?你以为她真的叫周戚戚?她是戚从流的女儿戚小离,是戚家的人!”

    “难怪那么像……”秋昔人暗暗自语,想到方才看到的那双眉眼,若二者之间有这层关系,那么相像一些也是无可厚非。

    “你在说什么?”秋夙一向关注这个妹妹的一举一动,看她惊觉的神色,即刻肯定她隐瞒了什么,“你是不是做了什么我不知道的事?”

    秋昔人连连摇头,及时反问一句:“姐姐,真的要杀他吗?”

    秋夙眼底闪过一道光,带着一丝残存的温润,把紧握的拳悄悄藏进衣袖,久久无法释然:“若不是他,爹又岂会去得那么早,秋水山庄又怎会落得如斯田地?”

    “可生死之战,必有胜败。爹的死虽与他脱不开干系,但多是因为不甘。”秋昔人一时心急,竟然没发觉姐姐已生起怒意,“关于秋水山庄,大哥当年之事,也应承上一分责任……”

    “你在为商华开脱?”秋夙注视她的眼睛,是一如既往的清澈,不似自己的内心已然斑驳成墟。

    秋昔人由始至终都没变过,看待事情清明如初,从不会偏袒任何人。这一点,是秋夙一生也羡慕不来的东西。她的责任,已不容许她想这些。她所能偏袒的,只有一个秋水山庄。

    见姐姐动怒,秋昔人方知失言,这是姐姐最不喜欢听到的。可是,这是事实。

    秋昔人的目光深处又生出几分恐惧,秋夙只能暗自叹息,她曾心有所愿,妹妹也不外乎如是。兄长秋行常年随父在外奔波,家中只有昔人一个妹妹,也许昔人永远也不会知道,最了解她的人,是她的姐姐。每当商华与之交谈,她情窦初开的妹妹总会远远看着,自以为躲得很好。

    当年秋夙为了商华与父亲断绝父女关系,曾庆幸这个人不是昔人,她可以继续当她的秋家小姐,而不像自己流落江湖,一无所有。

    想到这些往事,纵使觉得心痛惋惜,但如今秋水山庄的命运是握在她的手里,不能有一丝一毫的偏差。有一件事,她瞒了天下人,包括叶渊清。

    秋夙在唇角淡出阴冷,“好在我们还留了后路。只要没有人知道你破解了长门之秘,我秋水山庄就有筹码在手。”

    是的,秋昔人虽先天身体不济,但天资过人,仅在商华之下。上一回镇守长门之时,她就已将晦涩难懂的心法谨记心中,可她却没有像其他人一般急于求成。所有人在长门外皆是苦练心法而不得道,而她则是趁此清净,疾速提高自身修为。且在四年后,假借休养之名,悄然远赴西域,求教高人,终在此次长门约的前一个月,参透了心法。

    秋昔人并不显得任何欣喜,只是对秋夙道:“姐姐是否想过,也许其他人也破解了心法,与我们一样,等待时机?”

    “不会。”秋夙对此判断深信不疑,“叶家向来急于求成,欲速则不达,定不得心法要领。白家之人资质在四大家族中最为平庸,必然不能参透。说到花家,一心想坐稳四大家族之位,若是领悟心法,早已昭告天下,断然不会秘而不宣。所以,真正的胜者,是我们秋家!”

    “姐姐果然看得通透。”秋昔人依然不苟言笑,静若止水。

    “不过,我不懂。你既然入了长门,为何不将破晓取出?你要待到何时?”秋夙语气一变,质问她,“莫非青陵之中并无‘破晓’,或是有人早已将它取走,而你为了保护那个人,有意欺骗你的姐姐?”

    “昔人不敢。”她很清楚姐姐指的是谁,而且猜中了所有,但她绝不能透露半分。于是淡然道,“青陵内机关众多,我好不容易才找到出口,捡回性命。况且我已知道如何进出,待我身体复原,再寻出口潜返,亦非难事。”

    那日,她跃入玄明塔后的暗河,再度醒来已被过往船客救回,所以,她并不记得青陵出口位于何处。幸是如此,否则秋夙早已潜入青陵。

    秋夙知道自青陵归来后,昔人的身体一直不好,故此,不想迫她。换了温和的口吻对她道:“无妨,一切已在你我掌控之中。记得下一次,你一定要将‘破晓’带出青陵。这样一来,哼,中吴叶家堡,我秋水山庄定取而代之!”

    “昔人定当竭尽全力。”秋昔人见秋夙起身,想来她是又要走了,默默舒了一口气,“姐姐要去何处?”

    “中吴。”秋夙目光一烁,“听闻商华去了叶家堡,我秋夙自然要去问候他一番,哈哈哈哈。”

    “姐姐……你……”秋昔人未及叫住秋夙,人影已出了房门。

    藏在衣橱里的小离听着两姐妹说着那些秘密,本就是万分惊异,更对自己父亲的行为感到不耻。但她听到最后的那句,心底不禁一震。她要杀商华?这个女人要杀商华!这样想着,手肘不慎撞到木板,从衣橱里摔了出去。

    秋昔人听到动静,从外间赶进来,见小离坐在地上揉肩膀,讶然道:“你……你居然能解开我点的穴道!不愧是戚从流的女儿,我低估你了。”

    小离看了她半晌,着实无法将她与刚才的秋夙联想在一起。若她不是秋夙,而与自己之前料想的一样,那么这个人就是所谓的妹妹。小声问道:“你是秋昔人?秋家二庄主?”

    “你都听到了?”秋昔人的手在背后聚起掌力。

    “听到什么?”小离没想到自己在此时此刻居然能冷静成这样,说起谎来,气不喘、话不抖。难道是与商华一起久了?

    “你若没听见,又如何知道我是秋昔人?”秋昔人的掌力已随时可发,“如果你听见了,只怕商华来接你,也只能得到一具尸体。”

    “糟了,问早了。”小离懊恼方才太过冲动,一下子就把自己给坑了。强大精神,奋力狡辩:“如果我说,我只听到最后一句呢?”

    “来人啊!”秋昔人大喝一声,数十名武侍者即在门外集结,更有百人之众将风荷苑包围得水泄不通。

    小离心想,无论如何也得闯出去,一定要在秋夙之前赶到中吴,自己的轻功一定比她强!怀着这种想法,小离两掌之上,同时燃起虚无之焰!

    秋昔人蓦地一惊,出手迟疑一瞬:“九方秘术!你的功力明明就……”

    “废话少说!”小离十指圈拢,朝秋昔人打去,正面迎上她的“拂柳”。两力相抵,击碎二者之间的木桌。小离趁机跃出房间,但觉背上一记刺痛,也没有多想。

    方闯出门外,十数人一拥而上,最前边的一人,她的容貌令小离无比熟悉。小离手里的招式突然停住:“晚晴师姐?你怎么会在秋水山庄?”

    那人确是晚晴,是秋夙命她拜入繁吹谷,作为内应。现今完成任务,身份曝光,也该是回来了。

    晚晴没有说话,眼里闪过一个飞腾的身影,对小离喊道:“小心!”

    小离反应不及,背上刺痛之处,猝然中掌!体内血脉翻涌,喉咙腥甜苦涩,猛地喷出一口血,身体直接落在晚晴身上。

    秋昔人以秋夙的语调发令:“给我生擒了她!”

    “挟持我。”晚晴见小离尚可睁眼,神志算是清晰,对她耳语,“快挟持我。”

    “师姐……”小离没料到晚晴居然会帮自己,虽明白这样会将晚晴推入险境,但目前已别无选择,她必须马上赶去中吴。

    小离轻声道:“对不起。”从晚晴腰间抽出匕首,架在她脖子上,对众人大声喊道,“你们再过来,我就杀了她!”

    众人惊愕之际,晚晴暗中将一枚烟弹塞入小离手中。小离会意,将晚晴往前面猛地一推,在秋昔人讶异目光下,重重砸下烟弹。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