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天光破晓复劫灰  第十二章 意欲何为

章节字数:3060  更新时间:13-04-06 20:0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叶昊这种人,本就是多行不义必自毙,可他是叶渊清的长子。商华若是孤身一人,倒也不必怕他,一剑了结,也算是为天下除害。可惜,如今身后背负的不仅仅是一个繁吹谷,行事须竭尽考量。

    既然无法杀他,捉弄一番又何伤大雅?商华故意放慢脚步,周身笼了杀意,每一步落在地面,皆是轻微震荡,如是涟漪散开,一寸一寸蔓延至叶昊脚下,令他恐惧加深,几近崩溃。

    商华固然觉得有趣,一场略带复仇意味的游戏而已。注视叶昊那双恐惧的眼睛,莫名可笑,唇角的血迹根本无力用手抹去,只因他的手支撑身体已是艰难。

    突然,门被一道极强的掌风劈开,一个人影疾行如风,他移步挡在叶昊身前,接着就听叶昊叫了一声“爹”,然后貌似软弱地晕过去。

    商华轻划步伐,移至一旁侧立,眼角掀起一个笑,言语带着戏谑:“不知叶堡主归来,有失远迎,在下深感惭愧。”

    叶渊清先是探了叶昊的脉象,暗叹商华居然只出了两成功力,明显是手下留情。若换做过去,这个儿子早已是一具尸体。商华不轻易出手,想必是叶昊有什么不当之举。

    “不知吾儿所犯何事,竟劳烦商谷主出手?”叶渊清看商华淡淡一笑,端起案桌上的半碗茶,朝他走来。

    “这是少堡主为在下泡的好茶,叶堡主可想喝上一口?”商华闲眼看晕倒在地的叶昊,似乎眼皮抽动,继续说道,“叶堡主事务繁忙,想来难得喝上一回儿子亲手泡的茶……”

    “爹,不要喝!”叶昊蓦地从地上弹起,扬手打翻茶碗,回过头就撞上父亲那双凌厉的眼睛,再看商华,笑的是若无其事。

    “你退下。”叶渊清镇定道,但见叶昊依然立在那里,忍不住大喝一声,“我叫你退下!”

    “是,爹。”被父亲这么一吼,叶昊几乎是落荒而逃。

    之后,叶渊清摒退众人,封闭房门,不允任何人打扰。他对商华道:“我教子无方,还请见谅。”

    商华对此显得毫不在意,只管坐下道:“无妨,他也是想帮你。”

    叶渊清沉声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是叹令公子一片孝心而已。”商华可以想象叶渊清的脸色有多么难看,他也懒得看,伸手去端新泡的茶,“你命叶修请我至中吴,无非是为那点事。少堡主不过手法有误,其目的却是父子同心。”

    “商华,你我相交三十年,你竟是如此看我!”叶渊清有些气恼,话还未说出口,即被他当面数落,颜面上自是过不去。

    “你既能派叶修一路监视我,又何必在乎我如何看你?”商华抬眼就见叶渊清面色铁青,冷笑道,“如若只是送张拜帖,何必与我四处奔波?你若是随意遣个门客来,倒也值得相信。可惜你的二公子生性太过耿直,天生不知如何说谎,虽是冷面待人,但眼睛是骗不了人的。叶修并不愿帮你做这件事。你让他每日传消息给你,以为我不知道吗?”

    叶渊清轻哼一声:“既然你早就知道,为何不戳穿他?”

    商华笑着摆手:“我又不傻。若是戳穿了他,谁知你又会派谁跟在我身边?明枪易躲,暗箭难防,一个叶修足矣。”

    叶渊清释然:“没想到三十年前,我看低了你,三十年后,还是一样。”

    商华把茶碗放到一边,直接发问:“你想知道些什么?不妨直说。”

    叶渊清欣赏他的性格,亦是直言:“当年你入了长门,我不曾向任何人提起,因为这件事没有必要让其他人知道,哪怕他们位列四大家族。”顿了顿又道,“破晓,是否在你手中?”

    商华看他道:“你问得可真是直接,要我如何作答?何况我说了,你就会相信?连假话也相信?”

    “商华,事关重大,还望你据实以告。”叶渊清言辞恳切。

    “渊清,你这么做,值得吗?”商华为他感到惋惜,明明是一代英雄豪杰,却为朝廷卖命,“破晓,并非你想要的,而是广陵的那位想要,是吗?”

    “你既已清楚,就别强人所难。人各为其主,我叶家的主,百年前就已注定,我无从推托。”叶渊清暗自叹息,为了叶家,他放弃太多,包括自己的感情。

    “你要我据实以告,我便直说了。那件东西,若是你想要,我拼死为你取来又有何难?但若是广陵的那位想要,就算是知道,我亦无可奉告。”商华与他向来是好友,直至三十年前,他悔婚伤了苍兰,两人的关系才开始疏远。

    叶渊清深知商华对朝廷全无好感,要他为朝廷卖命,是比登天还难。他明白商华对他仍有朋友之谊,虽是高兴,但也无奈:“你当真不知?”

    商华摇头:“一无所知。”

    叶渊清不信:“商华,你和……是唯一入过长门的人。以你的性格,若找不到想要的东西,定誓不罢休。你怎么可能不知道?”

    “你错了。我并不想要‘破晓’,繁吹谷也不需要这件东西。”商华眼神黯淡下来,“我想要的,始终只有一样。”

    “她已经死了。”叶渊清自然明白他所指的东西。

    “若她没有死,你相信吗?”商华如是问他,默默笑开。

    “怎么可能?当年我派去的人,亲眼看到戚垣一剑……对不起。”叶渊清不忍再说下去,听商华说戚云离尚在人间,只当是他思念成狂。慢着!他想起戚云离了!回想刚才的话,他分明想起了一切!

    商华看他震惊的表情,点头道:“是的,我都想起来了。所以很肯定的告诉你,破晓……我不知道。”

    叶渊清不想再问,若是他不想说,再问也是徒劳。不过,还有一个方法。这次他去广陵,就是接到叶修的消息,才特去请来那四个人。

    门外响起一阵骚动,只闻长剑出鞘,而后齐齐坠地,没有兵刃相斥,叶家堡的人似乎不战而败。

    当那股力量临近忠昭堂,商华与叶渊清同时起身:“戚从流!”话音未落,一道玄色身影已在眼前。

    戚从流散去掌上的虚无之焰,径直走到商华面前,双眼翻腾着无止无休的怒意,质问道:“你把我的女儿藏在何处!速速交出来!”他这次有备而来,数十折梅死士已在外候命,叶家堡门人方才与之一战惨败,已不敢再出手。

    商华滞了片刻,干笑两声:“女儿?事到如今,你还在说这种话?是否要我把这事实昭告天下?戚从流,你疯了!”

    叶渊清不知他们言中何指,只得先上前劝说:“戚庄主,有话好说,何必伤了和气?”隐隐觉得,戚从流今日有些不同寻常。

    戚从流厉声道:“和气?我戚从流与商华这个小人有何和气可言?你让人假装我折梅死士,掳走小离,你到底居心何在!”

    叶渊清惊诧不已,先前接到叶修的密报,说是本想带戚小离回中吴,但半途被人劫去,因对方是折梅山庄的人,料想是戚从流想接回女儿,所以便没有纠缠下去。谁知这居然是商华一手布下的局。让叶修亲手失掉戚小离,并眼见为实,相信那些是折梅的人。果真高招!但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商华的人是如何会使戚家的秘术,而且还是法阵。只能猜想是当年云离传授予他。

    “这句话,当我问你才是。若非你的居心,我何必带走小离!”商华面不改色,依旧是笑着,“你想知道她在哪里?呵,你永远……也没必要知道。”

    “那她只有死!”戚从流搬出唯一的筹码,他以为掌握商华的弱点,有恃无恐,“你忍心让她死吗?失而复得,得而复失。你忍心吗?”

    “呵呵,她不会死。你的能力远在她之下,你操纵不了她。”商华轻笑着,在他眼里,戚从流就是一个笑话。

    叶渊清听出个中玄机,不由大惊:“你们是说……云离,她没有死!”他这才理解商华方才所言并非妄语,而是事实!明明是死了的人,竟然还活着!戚家秘术果真高深莫测。

    商华望着戚从流的愤怒,却对叶渊清道:“你想知道云离是谁吗?”

    “商华!”戚从流大声喝止。这个秘密,他不能让任何人知道,尤其是叶家,还有广陵的那些人。

    “她就是……”商华料定自己没机会说出口,不过只是一个唇形,就见戚从流一掌打来,脚尖一转,顷刻已至忠昭堂外,“杀人灭口?果然高招!”

    商华抽出繁花三千,顿时樱红如练,漫天飞舞。他知道,戚从流为了守住秘密,定然会竭尽全力,虽是不会输,也必须提防他的秘术。

    戚从流见他剑已出鞘,且剑气四起,剑势与那日石门前一战全然不同。这是怎么回事?一直以为那天的他即便受了影响,也应用了五成功力,但今日一见,当时所看见的,只怕不足两成,或许更少。

    周围人众见大战在即,飞速逃散。若为两大高手内力所波及,非死即伤。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