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天光破晓复劫灰  第十三章 池上天光

章节字数:3161  更新时间:13-04-07 19:5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一道玄色风,瞬息之间,移步忠昭堂外,两手拈起不知名的伽印,如是莲花,又如蛇蝎。凭空借力跃起,反转而下时,双手已作日轮印状,涵空之间,一个黑点疾速旋转为风穴,完全不似内息所就。

    这就是戚家秘术的诡异之处:无根而生,幻化无穷。高阶术者,甚至可以不耗费内力,用等同祭献的方式获得一种契约形式的交易。但是,这种术,为戚家先祖视为禁术。无论如何,以自身寿命作为代价,是得不偿失的做法。故此近百年来,戚家秘术日渐势微,所谓的高阶秘术大多失传。

    直到戚云离降生,戚家认为她是上天赐予的天生秘术师,故野心又起。但戚垣疼爱女儿,舍不得她修炼那些秘术,然而戚从流则不同。他认为,只有强者才能立于世,一个女子的小小牺牲,根本不足挂齿。

    可是,又有谁能预料三十年的事?戚从流急不可待,便强行修习的那些秘术,拥有了今日的实力。但这种力量是有尽头的,所以,他要快,他要先把所有人推向那个尽头!

    三十年前,商华已阻了他一次,他不容许再有第二次!不管以怎样不可令人信服的借口,他都要杀了商华!

    可惜,有些东西不是一个人超脱禁锢就能得到的。比如,实力。

    商华的动作极尽风雅,只是举剑朝上,内息注入剑中,剑身上暗铸的流云纹,忽而流入空气,染成樱色,聚起更为强大的风旋,与之相斥。

    须臾之时,脚下地砖裂出千道细缝,尘土轰然乍起,呈环状层层掀起。土屑翻滚直至墙根,如峰峦倾塌之势,尽数分裂。忠昭堂内一片狼藉,堂前匾额亦是裂成数片,散落各地。

    商华手腕一转,剑鸣回荡,风旋随剑花流转,碎成千瓣琉璃,卷入戚从流的风穴之中。足尖点地跃起,逼得戚从流节节败退,不得不收敛风穴,重重打出一拳,将他的千般剑势,一击即碎!

    围观之人,不免受到波及,好在有先见之明退开几丈,仍是无法幸免。他们皆为戚从流的风穴所伤,却感受不到半点繁花三千的剑气。只因商华出招只针对戚从流一人,方才他的剑招不过是分散戚从流的力量。

    商华本想用这招“碎云”将戚从流的风力全数打散,可他没料到这风穴的力量是无根而生,源源不绝,能碎去一半,已是万幸。是自己轻敌,也恰是证明了戚从流的杀心。

    叶渊清适时甩出天河,长鞭游龙,避去那骇人的力道。他从来不知戚从流有这等实力,与其说他深藏不漏,倒不如说他蓄谋已久。能在短时间把自身实力提升到这种地步,且不论用了什么方法,都已是奇迹。

    所有人都看得真切,戚从流步步杀招,旁人不解他与商华有何恩怨,唯有叶渊清知晓一二。但到这个时候,连叶渊清也无法判断其真实原因,因为戚从流的杀意已远在意料之外。在他眼底涌动的,已非仇怨,而是欲望!

    商华一掌把剑打向戚从流,剑气破风而行,戚从流启用他所谓的九方秘术抵挡。虚无之焰,渐渐熔成幽暗的色泽,只手抵挡。谁知商华二指回转,剑划出一个大圈,回到他手中。

    戚从流把他的行为当成怜悯,方才那剑,只要他再多用一成功力,自己便无力再挡。焰火不熄,怒问商华:“为何停手!你我之间,必一决胜负!”

    商华轻抚剑身上的流云,指尖感到微微灼热,笑道:“你的确很强,这一点,我承认。不过,这一场架,若是打下去,那结果,你心知肚明。人生苦短,又何必白费力气?”

    “你是说我一定会输?”戚从流对他的语气异常反感。他不甘心,苦练三十年,居然仍是伤不了他一分一毫!当日折梅石门之前,就该杀了他!即便还有利用价值,也该杀了他!那时的自己,究竟在想些什么?是的,他的确有可能帮他做到那件事,但若是这样下去,自己可能等不到那一天。

    “我说过,你会后悔。”商华轻笑一声,“后会有期。”纵身一跃,过了墙边废墟,竟不知去了何处。

    离开忠昭堂,商华本欲即刻离开叶家堡,可身后微风一动,似乎有人跟上来,而且,不止一人。屏息一探,大致有四人,均为高手,若他们有何目的,一旦合力,只怕自身也无把握全身而退。

    商华意图甩开他们,叶家堡占地广阔,还是可能周旋一番。远望有一水塘,周边密林遍布,也许能趁机脱身。即刻闪身瞬移,藏入密林之中。掩去神息,商华隐身在林叶之间,耳畔安寂无声。

    一道疾风倏忽而至,没有任何预兆,也无任何人息,或是出手时分的拂动。这股凭空而生的力量,直逼商华足下的那根树枝!

    商华及时蹬跃而出,还未踏上另一棵树,与前一刻几乎相同的力道,再次从脚下掠过。很快明白一件事,他们并无杀心,只是想把他逼出密林。既然如此,现身又何妨?

    纵身跃起,凌空踏了树顶的枝叶就出去。落在水塘浮之桥上,眼角瞥去,商华见四名老者正分立四方,将他包围。

    正当这时,他视线掠过水塘西南方的一座石亭,亭前有碑刻:池上亭。只觉这名字眼熟,一时之间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暂且搁下。

    只听站在东面的老者道:“商谷主坦然无畏,果然令人钦佩。方才吾等苦苦相逼,就不怕一旦现身便遭逢杀身之祸?”

    商华微微一笑:“若四位前辈当真有心要在下的命,大可不必等到现在。”

    老者点头笑道:“那吾等也不拐弯抹角,只问商谷主一句,商谷主是否已取走青陵之秘?”

    “前辈所言,是‘破晓’么?”商华见四人衣着繁复,袖口衣角均刺着不同的图腾。大约猜出他们的身份,只是没想到武林传说,竟然也有成真的时候。

    “若在商谷主手中,还请谷主双手奉还予吾主上。”老者的话音十分肯定,好像是亲眼看见商华手里握着一样。

    “主上?”商华负手回去,低笑出一种轻蔑,“前辈口中所说,莫非是当今定央王祁世风?”

    四名老者面面相觑,目露惊异,最终还是东面的老者道:“看来商谷主已猜出吾等的身份。”

    商华敛目轻笑:“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前辈袖口的图纹早已说明一切。想必四位就是广陵祁氏的护卫四君,少阳、少阴、太阳、太阴前辈。晚辈久仰大名,有缘相会,荣幸之至。”

    少阳君淡然道:“既然商谷主如此清楚,还请据实以告。破晓,现在何处?”

    商华觉得好笑,如果一对一叫做诚意,那么四对一就是硬抢。有些事,没人知道,他也不想说,甚至不介意带着秘密直到死去。面对现时的逼问,他自然无动于衷:“就连四位前辈也无见过此物,怎可认定晚辈已将此物取走?”

    太阴君幽幽道:“定央先辈古籍且有记载,青陵之秘,有气而无形,取之而无踪,得之潜人脉,隐入神思处。商谷主与戚从流一战,吾等已看出端倪。即便你尘封破晓之锋芒,也难阻止其与剑气融为一体。”

    商华轻捻指尖,暗自浅笑,这四个老头说的不错,破晓无形,其锋芒已与剑气融为一体,但他们不知的是,这种融合早在三十年前就已嵌入经脉内息,无人可以取走。换句话说,破晓,早已彻彻底底属于商华一人。

    当年同云离一同进入长门,在玄明塔被动地得到破晓,他没有告诉任何人,甚至从未外显破晓的力量,他担心的就是今天。所有人都想得到这样东西,但却无人知道此物的奥秘所在。有谁愿意相信,他们穷尽心机想要的,早已属于他人,并且夺也夺不去。

    这足以倾覆天下的力量,牵引千百年间的所有觊觎,在商华眼中,不过是弹指青烟。他是最不屑且最不需要这力量的人,他却得到了。

    商华沉声道:“即便我想给你们,也是做不到。你们也说有气无形、取而无踪,既是这样的东西,又怎能随随便便就轻易交予他人?”

    太阴君有些动怒:“商华,你给是不给!”

    商华无奈:“若是能给你们……也就好了。”

    “兄弟们,动手!”少阳君发令,四人结成四象法阵,将商华困在其中。

    “你们还不明白吗?”商华深知,若要破解这四人的法阵,只有一个方法。虽然很不想用,但这四人联手确是无坚不摧的强大,别无选择。

    商华抬起右手,思之所至,剑气如涛,二指汇起一股迫人心脉的澄澈之息。

    这就是破晓,是武圣留下的最后一道剑气,今生只为商华所用!

    只是轻轻一划,四象法阵灰飞烟灭,无声无息。商华逃离叶家堡的途中,不断忆起那画面,倘若用了全力,即是毁天灭地。

    从今晚后,他该去往何处?世间的一切暗涌,将朝他袭来。

    脑海中一道电光闪过,他终于明白那熟悉感的来历!

    月下秋水,池上天光,保车易子,谁主定央……倘若“月下秋水”指的是般水河畔秋夙的袭击,倘若“池上天光”指的是他在池上亭初显破晓,那么后面两句……

    那位九都命师,究竟何许人也!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