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天光破晓复劫灰  第十四章 求而不得

章节字数:3168  更新时间:13-04-08 19:5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水塘之上,只余一座残桥,和溅了一池塘水的池上亭。广陵四君,败于破晓剑气之下,商华杳无踪迹。天色已晚,戚从流与之四人留宿叶家堡。

    叶渊清派出大量人手,外出搜寻商华下落,叶家堡武侍仅余平日半数。守备松懈,外人自是有机可趁。但此时叶家堡高手云集,也无人敢近,除却一人。她一身月白衣衫,直接越墙潜入,身形飘忽,守卫无所察觉。

    小离一路快马加鞭,外加轻功卓绝,虽比秋夙晚一步离开禹州,但却比她早一步抵达中吴。她必须赶紧找到商华,告知其秋水山庄的阴谋。可在叶家堡转了几圈,也没见到他的影子,听门口守卫所言,商华应是进了叶家堡。

    因之前受了秋昔人一掌,又连夜赶路,原本不重的伤势,似乎开始恶化,但尚在可以忍受的范围内。感觉有些疲累,小离寻了一处林子,坐下来歇息。

    突然,有几人从一旁的小径出来,一身工匠的装扮。其中一人打着哈欠,不情愿道:“这桥断了,哪是一朝一夕就能修好的?也不知堡主在想什么。”

    另一人示意他轻点声:“你就不怕别人听见?堡主开口了,我们就得修。这几日堡里住着不少贵客,要是他们看见叶家堡这破烂样,传出去岂不是让人笑话?所以呀,我们还是快些吧。早点弄完,拿工钱走人。”

    有人扑哧笑了一下,之后便停不下来:“这里哪算是破地方?你们没见那忠昭堂,听说九都那什么庄主跟一个白头发的人打起来,输得难看不说,还把旁边的墙全给毁了,连忠昭堂的匾也给弄掉了。丢死人了,哈哈哈哈……”

    没见这几人动手修桥,倒见他们坐在石堆上聊起来,说的大致是戚从流带人闯入叶家堡要女儿,后来主动挑衅商华与之一战,并最终战败,若非商华手下留情,只怕这折梅山庄是又要换主人了。

    小离一听那紫衣银发的形容,沉不住气就跑出去,站在他们面前质问道:“你们方才说那个人,现在何处?”

    那几名工匠先是被林子里跑出的白衣女吓了一跳,但一发现是个活生生的年轻姑娘,便露出色迷迷的神情:“小姑娘,来找人啊?可惜那位公子早已离开叶家堡,不如……你就来找我们几兄弟,岂不快哉!”

    小离不与他们客气,以极快的身法在他们几人间穿梭,扬手给了一人一个响亮的耳光,后拂袖停在原处:“你们最好认真回答,否则等会儿就不是一个耳光这么简单。快给我说!”

    那几人还没搞清楚状况,直觉晕头转向,脸颊上是火辣辣的疼,见小离气势汹汹,捂脸道:“竟敢打我们!姑娘,你这是敬酒不吃吃罚酒。兄弟们,上!”

    “还来?”小离才不把这几只苍蝇放在眼里,步踏乾坤,挥起双拳正要开打,忽觉胸口涌起一腔血气,喉咙一甜,竟是吐出一口血!丹田里聚起的气息忽而凌乱,在经脉之间相互流窜,一时握不住力,小腿一软,险些摔在地上。

    “哟,小姑娘,想打架也得先问过哥哥们。”几个工匠放下手中的工具,朝小离走去,见她面色苍白,心底不禁暗喜。

    心脉紊乱,小离控制不住,又吐出一口血,脑袋一阵轰鸣,听不清他们在说些什么,甚至看不清他们的表情,手捂胸口,退步说道:“我爹就在叶家堡,你们要是敢过来,我爹一定会杀了你们!”这样虚弱的声音从嗓子里飘出来,连自己都不敢相信。只怪自己太过冲动,毫无准备就冲出来,如今自食恶果。

    其中一名工匠淫笑道:“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且不论你爹是谁,女儿能有个乘龙快婿,理应高兴才是。”

    小离本想施展轻功逃脱,但不知怎么地,四肢像是脱了力,根本找不到施力的点,脚步移了半天,仍在原地。恐惧感,油然而生。

    “这里是叶家堡,岂容你们放肆!”一袭蓝衣从水塘对面飞身而来,侧身将刚才那位淫笑君踹进水里。

    “你是什么人!敢动本大爷,你不想活了!”掉进水里那人挣扎起身,挂了一头水草,对蓝衣公子破口大骂。

    在浮桥上的几名同伴不停挥手要他住嘴,可见他依然势不可挡,忙喊道:“他是叶家三公子,你快别说了!”

    水里那人傻了眼,赶紧窝回水中,只露出一个头,呆望着叶辰,浑身战栗,说不出一句话。桥上的同伴见了,也不敢拉他上岸,只得静待发落。

    叶辰先将小离扶好,后瞪他们一眼:“给我滚!”

    待那些人跑个干净,叶辰才发觉小离已经昏了过去,心想她只身潜入叶家堡定有苦衷,于是没惊动任何人,偷偷把她抱回自己的房间。

    半个时辰过去,小离悠悠转醒,睁眼就见叶辰一脸焦急地守在自己榻旁,惊坐而起,退到墙角:“我怎么会在这里?”

    叶辰对她小心翼翼,只坐在那里问她:“这句话应是我问你才对。先前听说你被折梅死士带回去,可今天你爹又来向商华要人,现在你又突然出现,这到底怎么回事?”

    “他真的已经走了?”小离只关心一件事,“我说的是商华。”

    “你冒险潜入叶家堡,就是为了他?”叶辰有些失落,但仍是回答她,“是的,他已经走了,并且用破晓剑气打败了广陵四君。”

    “他走了就好。”小离总算安心,他平安就好。可是,这种安心维持不了多久,她忽然“啊”了一声,立即翻身下榻:“糟了糟了,他一定回去找我了。要是找不到我,又刚好撞上那个女人……”刚一俯身拿鞋靴,一口气没喘过来,马上开始咳嗽,虽然没有再吐血,但喉咙深处总是腥甜。

    叶辰一下子拉住她,看她痛苦的模样,不由心疼。本不想用这种语气对她说话,但是忍不住:“你知不知道,你受了极严重的内伤!我方才替你探了脉,若是再不诊治,你会有生命危险。”

    小离摇摇头,继续俯身穿鞋:“不碍事,我还撑得住。我必须得找到他。”

    叶辰意识到什么,涩然笑了笑:“你来叶家堡,就是为了找他?即便受了重伤,也要找他?他比你的命还重要?”

    小离的动作一顿,怔了片刻,答非所问:“有人要害他,我要告诉他。”

    “戚小离,你是我的未婚妻,你却在找另一个男人,而且……那个人与我爹同辈。你要我如何看你!”叶辰觉得羞愤,自己心爱之人不顾性命也要找的人,居然是那个人!终于明白那莫名的敌意从何而来。

    “你如何看我,我根本不在乎,因为我本就不是你的未婚妻。”小离站起身,对他冷言道,“还是那句话,收聘礼的不是我,谁收的娶谁去!”

    “你别忘了,你爹还在叶家堡,只要我派人去请他,你就走不了!”叶辰并不想威胁她,只想留住她,即使清楚她心里没有他,也想做最后的努力。

    “你敢!”小离一时激动,气血翻涌,唇角又逸出血来。她推开叶辰递来的绢帕,袖口往唇角一擦:“为什么你一定要娶我?想嫁入叶家堡的好姑娘多了去了,你又是何必呢?我不止一次跟你说过,我真的不喜欢你。”

    叶辰的心狠狠一沉,淡淡说道:“你伤得很重,还是留下来休息几天。你放心,我不会出卖你。”

    小离抬眼看他,知道他是好意,也相信他不会出卖她,但是,她必须得走。努力挤出一个笑给他:“我相信你,你是一个好人。可是,我要走了。”说完,拉开房门,正对上一张极为熟悉的脸,心底生出恐惧:“爹……”

    “跟我回家。”戚从流命令道,顺手将小离的手腕扣住。

    “我不要!”小离奋力甩开他,退到叶辰身边,低声道,“帮我。”

    戚从流瞟见她袖口的血迹,又上前一步:“既然受伤了,就更要随我回去。若连命也保不住,你做什么都没用!”

    对于回折梅山庄,小离自是万分不愿,若是回去,可就出不来了。商华费了那么多周折才把她藏起来,虽然出了点意外,但至少不必回九都。父亲个性强硬,定会让她择日嫁入叶家堡。不知他为何如此坚持,只是这段日子下来,感觉他绝非嫁女儿那么单纯。

    叶渊清紧随而来,一见小离安然无恙,松了一口气。可他没有想到,当他出现在叶辰的视线里,就有了成全的意味。

    叶辰默默退到窗户边上,猛地推开,对小离疾呼:“小离,快走!“也不知这样是对是错,但这却是眼下唯一能为她做的。她想走,便让她走。若她注定属于你,就一定会回到你身边。

    小离划出轻功,倾身跃出窗外,与叶辰擦肩而过时,道出:“谢谢。”

    戚从流正要追上,却被叶辰拦住,只听这位叶家三公子的声音是前所未有的坚毅,眼底耀出的光芒,似曾相识。

    “谁也不许追!让她走!”叶辰正声道,眼睛看向叶渊清。那不是父子之间的眼神交流,竟像是指令。再次强调:“谁也不许追!”

    戚从流才不理这些,方要伸手挡开叶辰,手已被人制住。回过头看,竟然是叶渊清在阻止,感到不可思议。只听他道:“戚庄主,放她走。”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