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天光破晓复劫灰  第十五章 舍而不能

章节字数:3025  更新时间:13-04-09 19:5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连夜逃离中吴城,到下一处城镇,方才天亮。一路奔波,小离的伤势更为恶化,她无暇顾及戚从流是否追来,随意找了间客栈暂且歇下。客栈老板见她面色苍白,劝她找个大夫来瞧瞧,却被她一口回绝。

    她并非不想找大夫,而是她很清楚自己的伤势,这不是乡野大夫的水准可以医治的。本以为还能多撑几天,可昨夜逃得太急,内息没把持住,如今连呼吸都觉得有些许疼痛。

    不止一次觉得自己疯了,明知那个秋夙不是商华的对手,却仍是为他担心,生怕他出事。取出怀里藏着的发簪,看着上边的“云华”,觉得心痛,又是不舍。

    其实,是想见他吧?自从那回石门前的怪事后,她的眼里、梦里全是他。商华,一个与自己完全格格不入的人,为何会这样影响自己?

    记得那时的感觉,石门里的那股气息涌入身体,她没有丝毫抗拒,更是随心说出那句话,一切自然而然。心里一直有个谜团,无法解开。难道正如他说的,我就是戚云离?

    背上传来火辣辣的疼痛,瞬间又骤然发冷。这几日,也不知发作多少次了。小离握紧发簪,梢上的白玉簪花好似映出他好看的眉眼,如是融雪的笑,额前落下汗珠,她反复念着:“商华,你在哪里?”

    待疼痛减缓,小离让店家准备好热水,锁上门窗,卸去衣装。月白衣衫从肩头滑下,望着镜中那道掌印已渐渐泛黑,眼泪不禁落下来。不是痛楚,也不是软弱,只是恐惧……害怕自己再也见不到他。

    沐浴之后,本想继续赶路,但实在太累了,而且在这个节骨眼上,还是走夜路比较妥当。只是想着,很快昏睡过去。

    醒来的时候,天边已红霞如絮。一阵敲门声传来,小离开了门,是店小二送来饭菜,可她之前分明没有吩咐。

    小离扫了一眼饭菜,立即把店小二叫住:“是谁要你送饭来的?”送饭不稀奇,送的都是她爱吃的,这就稀奇了。菜色偏清淡,看来那人知道自己受伤。

    店小二从门口退回来,面露难色,又马上堆起笑容:“姑娘,这是掌柜吩咐的。掌柜说你像是病了,所以就派小的送些清淡的来。”

    小离手指其中一碟精致小菜,她一眼看出这是出自名厨之手:“你们店能做出这道菜?”发觉店小二愣住,又道,“你最好说清楚,否则……”迅速抽出匕首架在他脖子上。

    店小二吓得魂飞魄散,指着左墙道:“是……是住在隔壁的客官要小的去大馆子办的。姑娘就饶了我吧!我只是个送饭的。”

    “给我滚远点。”小离松了手,推他出去。

    “是,是,小的明白。”店小二飞也似的奔出去,一下子就不见了。

    小离走到左侧相邻的客房前,犹豫片刻,推门进去,见他一袭蓝衣坐在那里吃饭,两眼惊呆了。走到他面前:“叶辰,你跟踪我?”

    叶辰自知行迹败露,坦然道:“我不放心你。”

    “我很好,你可以回叶家堡了。”小离不愿他跟着,他是堂堂叶家三公子,她希望两人之间没有任何牵扯。昨夜他放走她,已是欠他一个情,若再让他一路照顾,只会欠得更多。

    “是吗?”叶辰垂眸道,“我听见你哭了,伤口很疼吗?”

    “就算我疼死,也与你无关。”小离没想到竟被他听见,咬了咬下唇,“叶公子,你还是走吧。”

    “你为何如此待我?你不愿嫁我,可以。但总不至于连朋友也做不成。眼看朋友有难,我能坐视不理吗?”叶辰深知此生与小离无缘,可是,若能以朋友的身份守在她身边,也是足够了。

    小离望着他的眼睛,已然没有执着,而是真切的关心。但她必须说:“如果是朋友,就请你放过我。”

    叶辰将她的手腕紧紧握住,凝视她苍白的面容:“你明明伤得这么重,为什么不懂得爱惜自己!你有想做的事,你想见他。但你只有活着,才能见到他,不是吗?”

    眼前又是浮现他噙了笑的眼睛,和唇角勾起的弧度,好像他站在自己身后,又伸手将她揽入怀中。眼泪止不住,夺眶而出。从来没有那么想念一个人,从前虽然也喜欢他,但从来没有到这个地步。有时感觉自己不是自己,体内有另一人的神思要把自己占据。她抗拒,却又无力抗拒。随商华离开折梅山庄后,一切都变了。她对他的心,像是开了遍野的玉簪花。

    是自己想见他,还是另一个自己想见他?不知从何时开始,已是分不清了。

    “你到底是怎么了?”叶辰见她沉默不语,又簌簌落泪,心疼地抬手帮她拭去泪水,“为什么哭成这样?”

    “我不知道。”小离无法自控,泪眼朦胧之时,他的容貌越是清晰。商华,你说的,都是真的吗?感觉叶辰的手抚上眉梢,赶紧退开:“我要走了。”

    她话音未落,人已出了房间。叶辰轻叹一声,仍是追上去。依她现在的状况,一个人上路,实在太过危险。

    此夜无月,小离一骑在前,意识时而模糊,不过,她仍是强打精神,不断告诉自己,只要再撑几天,马上就到禹州了。她在马背上摇晃的身影,看得叶辰心惊胆战,他怕她有意躲开他,所以只好远远跟着。

    行至一处空旷荒野,漆黑的夜空忽而落下无数幽光,如烟花绽开的绚丽,又多出几分阴寒妖冶。一人青衣黑纱,从天而降。

    小离感觉阵阵寒意,一寸一寸朝她后心袭来,当即脱开马镫,由马背上跃起,避开身后的幽光,翻身落在地上。她抬眼望天,幽光散落在她周围,像是一个牢笼,把她困在其中。

    青衣人缓缓落地,两手十指间皆缠绕着几缕光丝:“你终是比我快上一步,柳家的轻功绝技,果真是领教了。”

    小离认出这个人,这一次,她没有蒙面:“秋大庄主,你也不赖,只比我晚上一步。商华已经走了,你找不到他。”

    秋夙低笑道:“虽是不知你是如何知道我此行的目的,但是遇不上商华,至少还能遇见你,不是吗?上回有商华在,我动不了你,这一回,可说不定了。”幽光映在小离脸上,显出苍白之色,“哟,你受伤了?这下可难办了,也不知该不该趁人之危。”

    小离冷笑:“趁人之危的事,你们秋水山庄做的还少吗?”

    “你说什么!”秋夙容不得任何人说秋水山庄半句不是,何况这个戚小离是无中生有。回想此行隐秘,她绝不可能得知,除非……忽然弹出一道幽光,缚了她的手腕,一触她脉象,惊道:“这是……”

    “你应该很熟悉。”此时小离的笑容如雪耀目,“你最好不要对我动歪心,否则消息一旦散出去,可怨不得我。”

    “哼,你要想说出去,也得有这个命!”秋夙确是隐隐担忧,这是秋昔人的内力所致,而且不仅仅是一掌,更有……看来这个戚小离已然得知一切,否则以昔人的个性,绝不会下这么重的手。

    小离望向暗处,她知道叶辰就在那里:“就算我没有这个命,其他人未必不会有。”

    秋夙循着方向看去,感觉有一个人正在靠近:“你带了帮手?”不对,不止一个!共有五人,其中四人乃是高手。

    小离不语,只见叶辰从暗处飞身过来,一掌击碎几道幽光,来到她身边。小离很清楚,他一定会救她。以他的身份,秋夙决计不敢伤他,而自己也能借由这一点全身而退。这算是利用吧?叶辰,对不起。

    叶辰抱起小离,跃出秋夙筑就的牢笼,再把她扶上马背:“你快走,这里有我。”如同意料之中,秋夙不敢轻易对叶辰动手。

    小离没有说话,她只觉得愧疚,把一个救她的人推入险境。不过,这种负罪感很快烟消云散。她看见有四个人,同时从暗处跃起,将秋夙团团围住。

    荒野上,冷寂无声。叶辰早已被人护至他处,站在秋夙眼前的,只有四名老者。她知道小离一定能寻得商华,她必须追上。

    “拦住她!”叶辰大喝一声,四名老者立即挡住秋夙去路。

    “就凭你们几个老头?”秋夙虽知他们是高手,但自己也并不弱,下一狠招,也许就能打开一条通途。指尖弹出丝线,小指一勾如拨琴弦,千道幽光如流星纵横穿梭,一招狠绝的“月霞”,苍穹中,如同死局。

    四名老者瞬身分列四方,内息灌指而出,拂袖点指,金光流转,竟在瞬间把秋夙的攻势齐齐斩断!

    秋夙大惊失色,慌忙收起光丝,手指停不下颤抖:“你们……你们是……广陵四君!”心底升起一种恐惧,匿迹江湖数十载的神迹居然再度现身!且是听从一个区区叶家少公子的命令!

    转眼间,四名老者不见踪迹,连同叶辰一道,一丝气息也无留下。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