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天光破晓复劫灰  第十六章 束手就擒

章节字数:3023  更新时间:13-04-10 19:5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破晓之谜,大白于天下。笼罩江湖武林千百年的魔障,破除的那一日,并无使得多少人释然,反是生出一种更为深沉的仇怨。整整三十年,几乎所有人被蒙在鼓里,他们苦苦追寻。争夺与等待,年复一年的长门之约,会武台上起起落落,以生命为赌注的守护……在这一天,沦为一场笑话。

    商华,繁吹谷主,从不曾列位四大家族,从未正经参与过一次长门盛会,本就已是武林神话的一个人,得到了武圣留于尘世的最后印记:破晓。

    一夜之间,繁吹谷成为众矢之的,若非白隐出手相护,只怕苍兰的苦心守护早已化作乌有。商华亦成为整个江湖武林的追杀对象,没有人不想从他身上夺得破晓,可他们不会知道,一切已成定局,即便他死,也没人可以得到。

    商华一路乔装打扮,终于在某天夜里赶到禹州。途径酒肆,得知那日池上一战闹得满城风雨,破晓之秘已在数日前传到禹州。故此,秋水山庄亦是得到这个消息,这么一来,小离的处境就十分危险,即使真正坐镇山庄的是秋昔人。

    潜入秋水山庄,轻车熟路。依他推算,秋昔人顾念情谊,定会搬去风荷苑暂住。既然他先前有交待,她一定会让小离留在她身边,寸步不离。但奇怪的是,风荷苑内一片黑灯瞎火,连守卫也无,想必里边无人居住。

    商华料想自己的推测不可能出错,其中定是出了什么意想不到的事。于是,他准备抓个过路的侍者问上一问。可惜,巡卫路过两轮,也没见着个落单的。

    这么守株待兔也不是办法,商华想到一个人,也许靠得住,即刻往秋月塘而去。他要找的人是秋承,虽说是个孩子,但心智可不一般。

    飞快打晕两名守门的侍女,从窗里跃入房里。才刚落地,就听床榻那头传来一个孩子的声音:“你是谁?”

    商华迅速走到他身边:“是我。还记得吗?旷兮其若谷,浑兮其若浊。”

    “你是商华?”秋承直呼他的名讳,毫无违和感,“你来做什么?你知道现在有多少人要你的命吗?我两位姑姑也不例外。”

    “你懂的可真够多的。”商华欣赏这个小孩,真是前途不可限量。秋昔人定然不会把这种消息告诉秋承,但他却很清楚,说明他定是用了什么方法,才使得侍者冒死将情报告知。能在这个年纪拥有不要命的亲信,是一种实力。

    秋承盘腿坐在榻上,问商华:“你来是为了找那个姑娘?如果是,我可以告诉你,她不在这里。就在她来秋水山庄的那个晚上,她就离开了。”

    商华越发觉得这个孩子不简单,常年禁足秋月塘,却对所有事了如指掌。他说小离刚来就走了,这与预料的相去甚远:“出了什么事?”

    秋承据实以告:“那夜有人送了一样东西给姑姑,但过了不久,武侍便将风荷苑团团包围。姑姑很少动怒,可那天却发了好大的火,甚至打了那姑娘一掌。好在武侍里有个叫晚晴的人与她相熟,竟然当着姐姐的面,使计把她给放了。”

    原来晚晴是秋水山庄的人,之前料想她是折梅死士,倒是错了。小离受了一掌,但还能逃脱,说明伤得不重。但能激得那人动手,原因必然关乎秋家的命数,是小离知道了不该知道的事。另据秋承所言,他亦然明白一件事,商华求证道:“看来少庄主已经知道现时的庄主是为何人。”

    秋承泰然道:“两位姑姑性格完全不同,不是装就能像的。不过我到现在还是不能理解,一向温和的二姑姑怎么会对人出手?即便那位姑娘揭穿二姑姑的谎言,她最多也是把她关起来,不至于伤人。这其中的变故,我就不得而知了。”

    “居然还有其他原因。”这下商华是猜不透了,还有什么事能比秋水山庄的存亡更为重要,逼得秋昔人出手?

    “你不去找她么?”秋承认真问他,“要是她被大姑姑抓住,可不是一掌那么简单了。”

    “现下我不宜露面,只怕是找不到她。”商华心生一计,向秋承道别,“今天你说的,谢了。我过两天再来找你。”

    “你把秋水山庄当成什么地方了,我……”秋承只是一眨眼,商华已是不见。

    离开秋月塘,商华堂而皇之地落在印月阁前,故意弄出些动静,引得大批武侍将他包围。未等秋昔人现身,众人便先行打起来。

    因秋家把刀丝绝技藏得紧,秋水山庄众多武侍门人能得真传者,百里不到其一。如此一来,这些人的武艺也只能维持在一个尴尬的水准。

    商华根本不用出剑,两手叠在胸前,只凭步履轻点,在刀光剑影中,翩若游龙。偶然翻身跃起,脚面勾起一人的兵器,膝盖一顶,又重重一踢,就打得三四人摔在地上,再也起不来。不到一会儿,已无人敢近身。

    这时,“秋夙”现身,对众人道:“你们退下吧。”她看了商华一眼,一句话也没有说,转身回了房间,但门却没有关上。

    商华随后进去,还未开口,只听秋昔人用自己的声音对他道:“你来接她?可惜,她已经走了。”

    “她若是不走,你是否会要她的命?”商华全无顾忌,随意找了处地方坐下。

    “若说我要她的命,你会是如何?把我和姐姐的秘密泄露出去?还是……杀了我们?”秋昔人不知自己是以怎样的语气问出这句话,她想起小离手里的发簪,心底不觉一阵抽痛。

    “你们的秘密自不用我说,纸包不住火,外人迟早会知道。”商华听她满是妒意的语调,心里略有不安,“若你要小离的命,呵呵,我会如何,你当是清楚。”

    “起初姐姐与我说,我是不信的,你怎会因为一双眼睛而背弃她。可是今天,我信了。”当年秋昔人喜欢上商华,是因为他弱水三千、只取一瓢,无论姐姐作出怎样的牺牲,他始终只爱戚云离一人。但是今日,他却找了一个替身,这已不是爱了,而是借口。

    商华不打算告知她真相,现在的她对一个陌生的戚小离都能下手,已然不是当年的秋昔人。微微一笑道:“我只能说,我商华没有背弃任何人。”

    秋昔人冷笑道:“是吗?那你为何把那支发簪给了她?那是云离的东西,也是你最重要的东西。”

    忽然有侍者送茶进来,商华抬眼一看,居然是晚晴。上次使计放走小离,应是死罪一条,但她如今安然无恙,十分令人怀疑。若说古往今来犯了死罪的人该如何保命?只有一个办法,戴罪立功。眼前的晚晴应当也是如此,看她神色隐晦不明的样子,明白了大半。

    “多谢。”商华淡淡笑着,端了茶就开始喝,茶未入口,眼角瞥见晚晴的脸色忽而煞白,自是完全确定前一刻的推断。他看了秋昔人一眼,虽是背对着自己,但她身前的那只瓷瓶,恰好能映出他的动作。既是躲不过,不妨如她所愿。

    “你就不怕我下了毒?”秋昔人看他喝了大半杯茶,才缓缓转身过来。

    “我怕。但我肯定,你不会杀我。”商华的自信,是挂在唇角的笑意。

    “我是不会杀你。但我……确实下了毒,只会暂时令你内力全失。”秋昔人的话音有些颤抖,她最不愿伤害的人是商华,却不得已而为之,“你该知道,你得到破晓的事已传遍江湖,外边不知有多少人想要杀你,想要从你身上夺得这青陵之秘。白隐和小昙自然不会与你争,但叶渊清那老狐狸嘴上不说,却邀你前去叶家堡,也是为了这个。可他与其他人又有不同,他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祁世风。依我看,与其把破晓给朝廷,倒不如给我们秋水山庄。”

    商华听她说得头头是道,应景地点点头,无奈笑道:“不是我不想给,而是我给不了。”

    秋昔人只觉他的话不像在说谎,但如何能相信:“既然你能得到,又怎么不能转交他人?莫非是你不肯?破晓对你毫无用处,你又何必据为己有!”

    “信与不信,任凭你想。”商华的话音渐渐迟缓,像是药力发作,“反正我落在你手里,无话可说。这样也好,等你姐姐回来,你也好交差。”说完,合上双目,不省人事。

    “你为什么不跑?”秋昔人望着已经昏迷的商华,喃喃道,“方才听我说了那么多,那些时间,足够你逃出秋水山庄。还是说,你是故意来找我,故意喝下那杯茶,故意留在秋水山庄……你究竟要做什么!”

    当商华主动出现在印月阁的时候,她就知道他另有目的。她本是可以违背姐姐的嘱咐,把他赶走,但最后却没有这么做。顺了姐姐的意,让他喝下毒茶;也顺了他的意,允他留在秋水山庄。这一切,不过是她的私心。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