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天光破晓复劫灰  第十七章 闲庭信步

章节字数:3096  更新时间:13-04-11 19:5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明知茶里有毒,商华毅然饮下,遂了秋氏姐妹的愿,也存有自己的考量。为赶回禹州,商华一连几日不眠不休。既然人在风头不宜行走江湖,故也寻不得小离,倒不如顺水推舟以逸待劳,借由另一种途径寻人。

    商华这一睡就是两天两夜,药力造成的昏迷早已过去,剩下多是真的疲累。秋昔人为此担心不已,生怕是药下重了。可她真正该担心的,应是如何早日回到青陵长门之外。破晓已出,叶渊清很有可能在近期召集其余家主前往青陵,以便放了她。但秋夙未归,她亦是不便离开秋水山庄。

    昨夜得秋夙飞鸽传书,她命秋昔人尽快逼商华交出破晓,她不日便归。

    商华醒来之时,当逢正午,本以为秋昔人会让他住回风荷苑,谁知起身望窗外,却是秋月塘的景致。倚窗下望,见秋承正在练功。唇角勾起一抹笑,大致想到自己身在此处的缘由,多半与这孩子有关。

    门外侍女听了动静,便叩门进来,端了洗漱的清水、可口的饭菜,与之前作客并无不同。商华一眼看出那些小菜乃是秋昔人亲手所做,想来是料中她的心思。回头对退出门去的侍女道:“替我谢谢庄主的美意。”

    侍女见他扬起笑来,先是一怔,后脸一红,即刻应声出去。

    商华正不亦乐乎地享用饭菜,抬头见秋承进来,笑道:“多谢少庄主让我住这秋月塘,在下很是满意。”

    秋承朝饭菜瞥了一眼,摇头道:“从未见过二姑姑下厨,为你倒是破例了。那日茶中有毒,你就不怕今日饭菜里亦是有毒?”

    “她不会对我下第二次毒。”商华悠悠然道,“何况我已内力全失,对她没有任何威胁,更别说逃出秋水山庄,所以,没必要那么麻烦。”

    “你真的内力全失?”秋承淡淡问出这一句,望着眉开眼笑的商华,转身关上门,坐在他面前,“看来是真的。二姑姑的毒固然厉害,但你是繁剑商华,奈何不了你也是理所当然。不过你这一留下,便是顺了她们的意,再想走,可就难了。但既然你敢留下,就想必有离开的把握。”

    商华停下筷子,支颐看着秋承,叹道:“你可比你两位姑姑强多了。只靠听说就能推断出这么多事,也不知她们何苦执着于青陵的那样东西,不是自寻烦恼么?”

    秋承可不这么看,他一向在两位姑姑面前表现低调,反是对商华这个外人显现心智。一是认为商华是友而非敌,与秋水山庄有利无害;二是两位姑姑不愿他过早干涉江湖之事,他也就顺其自然。他自小心思缜密,颇有其父之风。

    他坦言道:“站在顶峰的人,方可傲视群雄。谁都渴望更加强大,何况强大没有尽头。你说我比二位姑姑强得多,我看未必如此,至少我比不过二姑姑。二姑姑心性内敛,就算知道什么,也不会轻易说出口,毕竟大姑姑才是庄主。比如这一次,她定然知晓你是有意留下,也会离开。只不过,她暂时猜不到你的目的。”

    商华在眼底透出笑意,对秋承道:“你想知道我的目的么?”

    秋承直言道:“你会告诉我么?”

    商华看着他机智思敏的眼睛,飘出一句:“我在等一个人。”

    “谁?”

    “你若帮我做一件事,告诉你也无妨。”商华调侃着看他,“只怕你不愿意。”

    “为何如此肯定?”秋承看不透那双眼睛,似乎藏了千头万绪,却又淡然如一张白纸。

    商华挑眉道:“把我身在秋水山庄的消息散出去,你以为如何?”

    秋承撇头看他:“若是如此,那些要杀你的人,定会把禹州城闹得鸡犬不宁,而我秋水山庄也将成为众矢之的。你居心何在?”

    商华敛目一笑:“我的居心,很简单,只是想让某人来这里找我。”

    “那个姑娘?”秋承青稚的面目肃然,“你费尽心机,只为她来找你?若是寻人,这个方法的确不错,你既不便找他,不如坐着等她来。但要以我秋水山庄作为代价,你以为我会答应你?”

    “江湖传闻,多是捕风捉影。若真为这样一个传闻,就使得秋水山庄成为所谓代价,那么……”商华转身轻笑,立在窗前,遥望山色的明晦难辨,“我在秋水山庄,便是‘破晓’在秋水山庄。难道少庄主不想看一看,这天下到底有多少人敢与秋水山庄为敌?”见秋承貌似不解,直接道,“换句话说,若是破晓为祁世风所得,你们四大家族会向他讨要么?那些人敢围攻广陵么?”

    “你的意思是……”秋承大致明白商华言中之意,秋水山庄的确可借此机会一窥世势。到底有多少人不把秋家放在眼里,这也许不重要,秋承真正想看的是,叶家堡与折梅山庄的人是否会前来。反正商华等到人自然会走,那些人不仅会扑个空,更是难以自圆其说。

    商华见其了悟,深谙心术已成,笑着转了话锋:“方才见你练功,似乎是我教你的心法。我会住在秋月塘,应当也是你安排的。少庄主,不妨直说吧。”

    秋承认真道:“上回你说的那几句心法对修为相当有助益,我想请你再指点一二,仅此而已。”

    商华表现出难以置信的神情:“秋家的内功也算上乘,为何不找你姑姑?”

    秋承无奈道:“她们说我年纪还小,练功应当循序渐进,不可操之过急。可我是秋家的继任家主,如此下去,我何时才能大成?”

    商华点点头,心想这个孩子确是操之过急,秋夙与昔人的担忧不无道理。秋承太过看重秋家的一切,年纪虽小,但心思太深,极易入魔障。他虽要利用他,却不能害他,于是说道:“那几句心法足够你用几年,以你现在的功力,的确不宜修习过于上乘的内功,但是,我倒可以教你一套运用内息的掌法。”

    “真的吗?”秋承眼里闪出孩子的光芒,十分兴奋对商华道,“我们现在就开始吧。你在这里的消息,我会很快传出去。”

    “多谢少庄主。”商华颔首,笑得温和。

    秋承随即对内侍亲信耳语,商华在他身后暗暗笑道:“秋承,你终究只是个孩子。若换做是你的两位姑姑,她们断然不会冒这个险,去看一个微不足道的无聊结果。我商华此番所为,固然不是君子,但凡事皆有代价,这就是你锋芒无遗的代价。”

    随后,商华传授了一套繁吹谷的入门掌法给秋承。这套掌法并没有什么实际作用,在实战中基本用不上。只因繁吹谷以剑术见长,祖师爷创出这掌法只是为了让门下弟子掌握内息运转,将来使剑便能随心所欲。

    对于普通弟子,自然只能是这种效用,但商华却不同。当年仅用一日学会这掌法,第二日便将其改了个天翻地覆。所有招式顺序打乱,任意重新排列后,居然不逊色于其他门派的高阶掌法。

    但这种变化不是人人可以领悟的,比如眼前的秋承,把商华演示的招式全数记下,然后攻击他,明明是同样的掌法,秋承却讨不到任何便宜。也不知商华是如何将毫不相连的招式,连贯如行云流水,而自己的每招之间都像是断开一般。

    原本说好不用内力,可秋承心里一急,内力就直接从掌心灌了出去。商华本欲反手相抵,但眼角瞟见秋昔人站在远处,就任凭秋承打来,在体内聚了真气稍稍挡了下,后作势弹了出去。

    秋承本想过去扶他,但见他使眼色,往后一瞧,发现他的“大姑姑”正站在几步外看着。听她说道:“承儿,你先回房歇息,我与他有话要说。”

    “是,大姑姑。”秋承依然没有出卖商华内力未失的事,乖乖听从回房去了。

    秋昔人走到商华身边,原打算把手伸过去搀他,但考虑到自身身份,就把手负至身后,有意无意道:“你要教承儿,我不反对。但你不要忘了,你内力尽失。虽说承儿内力不高,可毕竟是全力的一掌。你……没事吧?”

    商华缓缓起身,对她笑道:“多谢秋大庄主关心,在下很好。不知庄主前来找在下,是否仍是为了破晓之事?”

    秋昔人端看他面色无恙,才作冷漠答道:“不是。你向来说一不二,若你不愿,我也勉强不了。我来这里是想问,你明知那茶里有毒,为什么还喝?”

    商华不以为意,坐到一旁悠闲地喝茶:“反正死不了,喝了也无妨。”

    “原因。我想知道原因。”这两日,秋昔人隐隐感到不安,仿佛有人告诉她,这个商华留不得。

    “呵呵,稍安勿躁。我想再过几日,庄主必能清楚。”商华忽然注视她的双眼,带着一丝魅笑,“再说了,庄主不是很想我留下么?”

    “你!”秋昔人只听出一层威胁含义。

    “对不起,在下说的是尚在青陵长门的秋二庄主。”商华有意提起此事,是希望秋昔人尽快回到青陵,以免被好事之徒牵出马脚。

    然而,秋昔人似乎不明其苦心,听了这话,只当是挑衅,拂袖而去。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