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天光破晓复劫灰  第十九章 夜来风雨

章节字数:3075  更新时间:13-04-13 19:5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六月依照约定,未将小离受伤之事告知白少,且在小离的饮水里下了重药,令其昏睡休养。禹州城日益龙蛇混杂,也不乏有好事之徒故意混淆视听。总之夜长梦多,二人打算趁夜潜入秋水山庄。

    混入秋水山庄并非易事,即便六月过往有不少经验,仍是不可轻举妄动,何况身边跟着一个资历浅薄的白家少爷。本着智取不力敌的原则,六月用暴力手段得来两套武侍的衣装,与白少换上,堂而皇之入了山庄。

    两人对山庄地形不太熟悉,虽说六月曾来过一趟,但是匆匆来回不及多看,隐约记得印月阁的方向,就先过去探查一番。那是秋家庄主的地方,往来亲信定然不少,随意抓上一个问问,也许能有收获。

    待到了印月阁外边,六月才发现事情并非想象的那么简单。百步之内无人踪,更别说守卫,那座迎风弄月玲珑剔透的阁楼如是孤岛一般,立在一方旱河之上。仰首望去,一处紫幔轻扬,是阁楼唯一燃着灯火的地方。只听上边传来一阵瓷器碎裂的声响,六月与白少一同借临倚的假山,跃了上去,不敢靠得太近,生怕暴露行踪,只从假山的溶洞中透着看阁楼内的情景。

    见木桌掀翻在地上,落了遍地青花碎片,一个雪色青衣的中年女子,肌肤若雪,看她眉目含威,想必就是秋夙了。站在她对面的是一个孩童,八九岁的模样,倔强凌厉的眼神与之年岁毫不相称,大概就是传闻中的秋承。

    秋承仰头看他的姑姑,一点畏惧也无,反是很有气势:“我没有错!消息是我传出去的,但是我没有错!”

    秋夙扬手要打他,但见他的眼睛像极秋行,又把手放下去:“承儿,你硬要让商华住在你那里,姑姑依你了,但你怎能相信他?他是什么人,他三言两语就骗得你替他做事,你有没有想过,这对秋水山庄会是什么结果!”

    “他没有骗我,也没有逼我。是我自己决定这么做!”秋承俨然不把这个秋夙放在眼中,“秋水山庄得之破晓,昭告天下有何不可?我秋氏傲立江湖,他们还敢来犯不成?若有人敢来,难道秋水山庄治不了他们么?”

    “承儿,这世间没有谁能真正傲立江湖,稍有不慎,一步踏错,就算千百年的基业也会在一夕之间化作乌有!”秋夙收敛情绪,尽量平和地对秋承道,“你还小,易受人诱惑,姑姑不怪你。但这一次,来的皆非等闲之辈,若他们得不到破晓,我秋水山庄将永不得安宁。”

    “姑姑,区区一个破晓,真能扰得秋水山庄不得清净?”秋承望着眼前这位姑姑,发出疑问,“其实,现下能颠覆秋水山庄的根本不是破晓,不是吗?”

    秋夙眉间一动,低头注视着秋承,这种眼神真的像极了秋行,不止是轮廓,更有眼底透出的东西。这个孩子,是她一手带大的秋承吗?有那么一瞬,觉得这孩子陌生。

    秋承见她不答话,便继续说道:“谁来秋水山庄都不成问题,哪怕他们动手,以姑姑的实力,完全不必怕他们。但是,若有人察觉另一件事。姑姑,你还在乎一个破晓么?”

    秋夙心底一震,冷静道:“破晓与我秋家甚为重要……”

    “姑姑,难道你不担心那些人破坏你们的计划吗?”秋承心里一直以来都忍着闷气,他认为两个姑姑都没把他当作秋家的继任家主,不论他说什么都被当成玩笑话。今日也是一样。他依然认定自己没有错,“姑姑,你没发觉承儿今天只唤你‘姑姑’么?”见秋夙的惊骇神色,他道,“我知道是你……二姑姑。”

    “承儿,你居然……”秋昔人惊异不已,她与秋夙瞒过秋水山庄上下所有人,竟然瞒不过一个九岁的孩子,听他今天的话,看来他确实不像平日表现得那么乖巧,他在伪装,可是,他还那么小,怎么会有这样的心思?

    “承儿很早就知道了。”秋承望着二姑姑的眼睛,“因为以往受罚的时候,大姑姑从来不会来秋月塘看我,但是你会,还命人在旁边照顾我。”

    “承儿,你听我说。”秋昔人的惊讶很快就过去,冷静道,“这次的事,二姑姑不与你计较,但是你也不要再碰任何事,好好留在秋月塘,你大姑姑很快就回来了。”

    秋承直觉不对,缓缓后退两步:“二姑姑,你要做什么?”

    秋昔人当机立断,大喝一声:“来人!把少庄主带回秋月塘,严加看管,没有我的命令,不许他踏出半步!替换秋月塘所有侍者,一个不留!”

    “姑姑!”秋承惊愕不已,他隐藏多年的亲信在顷刻间尽数失去。

    “关于那个人,我不会动他。你可以与他好好呆在一起,记得好好问问他,他这么做,到底有何居心?”秋昔人头也不回,任凭武侍将秋承强行拖走。

    隐在假山之后的六月和白少对方才见闻,无不震惊。这个秋夙,居然是假的?居然是应当留守长门之外的秋昔人?这若是传到江湖上,就算秋家得到破晓,也定然保不住。如果有人有心要扳倒秋水山庄,这就是不可多得的机会。

    刚才秋昔人一喝,隐在四周的武侍纷纷跃出,为免遭人怀疑,六月与白少亦混入其中,更幸运地分配到押送秋承回秋月塘的任务。若秋昔人所言不差,所谓的那个人一定就是商华。同行者尚有八人,等会儿找个僻静处,定能一次解决。

    走到半途,混在队伍中的六月最先起势,指间银针向后一掷,毫无防备的六人齐齐倒地,前边的两人见了,大呼一声:“有刺客!”后立即挥刀向二人而去。

    白少武功着实不济,若非商华先前指点一二,恐怕会连十招也挡不住。他只懂把人挡出去,而后依靠六月一击得手。

    六月收起长剑,轻蔑看了白少一眼,后走到秋承面前。她真心佩服这个孩子,旁边倒了八个人,竟连眉头也没皱一下。

    秋承看着他们二人:“你们是什么人?怎会有我秋水山庄的衣饰?”

    “这东西偷偷就有了……”白少本想得瑟几句,却被六月果断拦到一边。

    “繁吹谷主商华现在何处?”六月问话单刀直入。

    “你们来找他的?”秋承若有所思,“他不是在等那位姑娘么?怎么会来这样两个人?”

    六月低声道:“有人想见他。”

    秋承坦然道:“哦,是那位姑娘。商华他就在我那里,我带你们去。”他对商华的去留根本不在意,有人来带走他说不定是件好事,那些来禹州的人也可散了。

    白少不相信他如此慷慨,世人都说人小鬼大,何况刚才已经见识了。本想弯腰与他对谈几句,忽而感觉身后有寒风掠过,即刻挥剑转身。六月亦是将秋承护在身后,抬手划去一剑。

    秋承见数名黑衣人现于眼前,即大声道,“你们是谁!来人啊!”他觉得奇怪,方才那八人倒地前,分明叫了人,为何现在一个也没出现?莫非是因为眼前这些人?他立马从袖中抽出铜管,一拉引线,银色的烟火冲上云霄。

    “竟敢通风报信!”领头的黑衣人怒道,“大家手脚快一点!上!”

    “你跟着我。”六月左袖一动,放出一轮银针,逼退数人。但她很快感觉不妙,这几人都是高手,单凭她与白少根本挡不了多久。

    刚想到这一点,白少就被击倒在地。六月未及反应,身后即有人打来一掌,她下意识退步一避,手一时没抓住秋承,眼看着他被人夺去!她提剑追上去,不想秋水山庄的武侍已至,将他们团团包围!

    那些黑衣人也不知什么来路,夺了秋承便散了个一干二净,只留下她与白少二人。她见白少并无大碍,问道:“现在怎么办?”

    “你们是谁派来的!竟敢夺走少庄主!”一众武侍当即误以为六月二人和黑衣人是同伙,里应外合劫走秋承,“你们找死!”

    “喂!刚才那些人,我们根本不认识!你们要是想追回少庄主,拜托赶紧派人追他们,围着我们没用啊!”白少从地上爬起,只是肩头略微划伤,看他们固执己见蛮不讲理,认定是他与六月所为,顿时觉得麻烦大了。而且他们人多势众,几乎没可能敌过。

    六月小声道:“这次插翅也难飞了。白少主,你先走,我来断后。”看白少动也不动,又道,“你是鸢尾的朋友,我自然要保你。”

    白少却不这么想,反是说道:“你对鸢尾怎么想,我会不知道?这次你先走,我是白家少主,他们不敢对我怎样。”他不给六月反对的机会,蓦地拎起她的腰带,倾力往上一抛,“走!”转身又是一记逝水,打去围上来的武侍。

    “有人跑了!”武侍大呼,即刻一群人追六月而去,另一队人则是将白少围住,却见他丢下手中兵器,举手投降。

    白少撕下脸上已起皱的人皮面具,笑对众人道:“在下渝州白少,求见秋大庄主。”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