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天光破晓复劫灰  第二十三章 始料未及

章节字数:3035  更新时间:13-04-17 19:5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佛祖结跏趺坐,手结说法印,是为说法相。圣颜垂眸,万物空色,诸法空相。

    商华双手合十,诚言道:“佛祖,弟子只为救人,得罪了。”话音方落,纵身跃至佛像之后,在佛台下方察觉些许漆色脱落。手敲其上,竟泛空音,一掌劈去砖块松落,露出一条幽暗地道。

    裴皓随后追来,见商华损坏佛台,左掌起势又要劈去,忙拉住他:“这是佛门净地,你……这是……”眼见地道,大为震惊。

    商华一摸入口边上的泥土,在指上捻开:“刚挖不久,不会超过一个时辰。”说完,将身体探进去,“我去追人,你在此守着,以免他们声东击西。”

    裴皓依约守在地道边上,见住持入殿,上前解释:“我等只为救人,惊扰佛门,还望大师见谅。”

    住持的那句“我佛慈悲”还未说出口,便闻地道深处传来刀剑相斥之声,又闻“嗖”地一声,一枚暗器从地道疾速飞出,钉入佛台后的墙面,深入寸许。细刃上滑落血珠,在暗黄墙面甩出一弧血痕。

    “难道……”裴皓担忧商华遭遇暗算,即刻潜入地道中。

    此地道并非由寺内开凿,而是由寺外凿入,仅容一人屈身穿越。商华破开入口时,传了些动静,故此那头有人射出暗器。好在商华栖身及时,仅是划伤肩膀,伤口很浅且无毒,并无大碍。

    商华见前方似有光亮,疾行而去,身体还未探出洞外,一柄长刀已迫到胸前。若非驻足及时,只怕已是一刀穿心。

    只听洞外有人叫嚣:“不论何人,出洞即死!”

    “是么?那在下倒想试一试。”商华退后两步,掌心聚力,徒手打向长刀尖锋!但闻“呯”地一响,随之而来的则是淘沙之声。削铁如泥的长刃,在商华掌风里,不是折断,而是化为铁砂,硬生生打入地道土壁!

    瞬息之间,商华一掌停在一人刀柄前,盈盈笑望那位已被吓得面如死灰的某人,两指挑开他握的刀柄,继而锁住咽喉:“不知该是何人即死?”扫视身处之地,是灵隐后山的一处平台,一面山路,两面悬崖。

    “公……公子。”那人浑身发抖,乞求地看向站在远处的一人,“救我。”

    “没用的东西!”所谓的公子目色冷傲,掷出一枚暗器,割破那人咽喉,目视其鲜血飞溅而出,不为所动。

    “你可真够狠的。”商华将那人平放在地,为他合上双眼。

    “你是何人?敢扰我的大事,你可知有何后果?”冷面公子拎起手中的人儿,披头散发低着头,从身形可辨出他是秋承。

    商华这才想起自己仍是乔装打扮,一张老脸示人,应是无人认出。手里的繁花三千亦是缠了布,乍看之下,像是一根棍子。默默笑着,把“棍子”扛上肩,对那公子道:“我一个无名小卒,公子不必知道。只要公子肯交出那个孩子,我自可既往不咎,放你们离开。”

    冷面公子轻笑道:“大言不惭。”手指向商华,只说一个字,“杀。”

    听他一声令下,周遭七人齐齐拔剑袭来。与寻常的劫匪不同,他们的行动并不鲁莽,反倒是训练有素,一看便知是合作多年的老手,每个人的站列方位是环环相扣、优劣互补,可谓攻守兼备。两人前攻,其余五人分位包抄,三人攻上,四人攻下,剑历八方,攻势不可挡。

    商华闲眼一瞧,觉得有点意思,若非救人要紧,真心想与他们好好玩上一回。他一脚踩了下盘一剑,另一脚飞腿将一人剑势折上,再反身以长剑打偏攻势,两腿敏捷飞旋分踢,侧首闪过迎面一剑,二指弹开剑锋。踮足一跃,凌空打出剑气,逼得七人避出一丈开外。

    退却只是一瞬,七人又分出另一剑阵,比方才更为凌厉狠绝,他们的目的不仅是阻止商华接近那位公子,更要尽量将其斩于剑下。刚才商华尚未出剑,动作已快到令人咋舌,这一次绝不能掉以轻心。

    纵然七人皆为高手,但商华若用剑,取胜只在十招之内。可当前暂且不宜曝光身份,只得招招避过,且不能用繁吹谷的招式。现下所用招数,无一不是往日对战习得的对手招式,各门各派混杂其中又生出独有变化。他想起哪招便出哪招,毫无规律可言,即使两招全无关联,也能顺势连接,令人眼花缭乱。

    不过,商华打了几招便觉得厌倦,顺手一推,把剑插入石缝之中。步伐灵转,在繁乱的剑花中探手过去,两指击中一人手腕要穴,使得那人手蓦地一松,一举把剑夺过。有了剑,剩下的事,可就好办了。

    商华仗剑回风,如狂风卷浪,冲入七人阵心,剑光起落,一招即将七人佩剑打落。继而长剑离手,以剑气引之,回旋一周,如电光之势,在七人肩上齐齐划出一道伤口,笑道:“这是还你们的。”

    七人心生惧怕,竟不敢再动手,纷纷朝那冷面公子退去。那公子有些气急败坏,不是属下不中用,是眼前这老头实在太强了,光从剑招根本分不出他属于哪门哪派。甩手把秋承往他们手上一丢,抽出自己的佩剑,指向商华:“看来你是真心与我们过不去。人在江湖,各为其主,你又何必惹祸上身!”

    商华低头暗笑:“我这辈子惹的祸也不少了,多这一件,根本无伤大雅。我不得不说一句,实力悬殊,你们还是乖乖把人交出来。否则,伤了性命,可怪不得我。”

    “那就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冷面公子的剑术的确比那几人高出许多,每招间隙都透着一股阴寒,是怨念。

    “不自量力。”商华侧剑削过,激起火光四溢,噌噌几声,把那公子的佩剑打出十数个缺口,“还是到此为止吧。”

    冷面公子面色震怒,简直是怒火中烧,正要打来最后一击,只闻地道里传来一阵声响,大致是有人爬出。他冷眼一笑:“原来你还有帮手!呵呵,让我先了结了他!”脚步一转,马上往洞口打去。

    从地道里出来的人,自然是裴皓,他见有人一剑袭来,下意识抽出长剑抵御。那人的破绽很是明显,打掉他的剑是轻而易举。

    正在这时,商华瞥见地上有几颗碎石,那公子就要踩上,惊道:“小心!”

    可惜太晚了,那公子急于求胜,一步失足,脚底一滑,成了千古恨。只见他重心一偏,身体竟然直挺扑向裴皓刺出的剑尖!

    血溅、血涌,长剑穿胸而过!裴皓愣在那里,眼睁睁看着这位命中带衰的公子,撞上自己的剑,送了命。

    那七人见了,惊惶不可终,手指过去,颤声道:“天……天目峰,裴皓!”

    商华惊见裴皓已卸去伪装,他怎会料到有人认得他,还道出他的名字!

    未来得及料想后事,那七人竟将秋承举起,抛入山谷!

    商华顷刻跃出,一把抓住秋承腰带,硬是把他拽回。在山壁上踏了几步,回到平台上。回头一看,那七人已跑得无影无踪。再看那公子的尸体,竟然也不见了!问了裴皓才知,方才那些人趁着商华扑出去救人,即时放了烟弹,将尸体带走。只不过,被主人无情射杀的那位,他们并没有带走。

    裴皓揭开那人的面罩,似曾相识却说不出个所以然。细察他的衣着,虽是普通,但用料不凡。一个下属的吃穿用度能到如此地步,纵观江湖,也没有几家能做到。若是那几家,那方才那位不慎殒命的公子又是何人?

    他正在沉思,商华从旁问道:“你为何卸去装扮?就不怕被人认出,日后有麻烦?不对,那些人已经认出你了。”

    裴皓看了那尸体一眼,坦然道:“方才在地道里被石锥划破,所以顺手弃了。可那又如何?人死不能复生,再说这次是意外,他们能奈我何?”

    商华对他的豁达表示担忧:“意外么?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这一次,是我的错。日后若是……”

    “商谷主言重了。”裴皓忽而打断他,“人,终归是我杀的。”

    两人将秋承先行带回灵隐寺,细细检查后发现他只是喝了些迷药,稍后便能醒来。但问起死在寺里的那两名贼人的尸体,住持竟说不曾见过。

    商华见天色不早,便先行一步,准备去万花楼寻小离。关于这个秋承,就托付给裴皓,让他带回秋水山庄交换白少。所有的事情,也算告一段落。

    当“秋夙”从裴皓手中接过依然昏睡的秋承,问起寻人的过程。裴皓只是避重就轻,将灵隐寺之行叙述一番。说到那位同行的人,二人并无多言,已是心知肚明。

    那天夜里,秋昔人曾去过秋月塘寻过商华,但房间里空无一人。那时,她才知道商华并未失去功力。一直以来,只是顺水推舟。即便如此,她也没有声张,更没派遣武侍去寻他。当她看见牢房里的白少被点了穴道,一切明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