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天光破晓复劫灰  第二十四章 情之一字

章节字数:3088  更新时间:13-04-18 19:5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牢中一夜,世上千年。白少脱困后,感慨万千,想自己活了快二十年,从未有过如此体验,居然睡着稻草也能做一夜美梦。

    白少满心以为来接他出牢房的人会是商华,当他看到裴皓那张略显老的沧桑脸,心里自是凉了半截。本以为这就是结束,可当他问起商华的行踪,裴皓竟是好死不死地说了两个字:青楼。

    虽说万花楼与寻常青楼不可相提并论,但万花楼的本质确是如此。白少深感不忿,道是自己受苦受难,然商华为人师表,竟然将徒弟的生死置之度外!

    尽管裴皓一再解释,白少依然难以消气,一心赶下秋水山庄,去往禹州城的万花楼,打算找商华理论一番。可待他们到了街上,却见近几日从各地聚集而来的江湖人士,正渐渐退出城外。

    白少觉得有些古怪,便随意抓了个人,装作有意无意地问道:“这位小哥,看你的行头,应该是白石山的吧?怎么不多游玩几日,急着回去?”

    那人一头雾水,手指自己佩剑:“公子,我是青木崖的弟子。”一时情急,居然走漏口风,正撞上白少的心思,只得尴尬道,“公子,听你这话,想必与我是一路人,大家各为其主,就不敢得罪一个秋水山庄。如今事态明了,我等还不得尽速退离,否则被秋家盯上,我们这小门小派可担当不起!”

    裴皓走过来,顺势故作神秘,低声问道:“不是说秋水山庄得了破晓么?你们怎么甘心就这么走?”

    那人急着离开,又不想被两人缠着,便将事由道来:“我跟你们说,昨夜有人夜探秋水山庄,根本没见那繁吹谷主的影子。你们也知道,破晓在那个谷主手上,既然他不在,破晓又怎会在呢?所以啊,我们这些个还是快些逃命。”说罢,拎着包袱,拔腿就往城门跑去。

    “夜探秋水山庄?”白少只觉可笑,想着秋家怎会给个无名小帮派夜探的机会?莫非是少庄主被劫,那些武侍没了精神,就生了错漏?

    “真不愧是秋夙!”裴皓并不知现时的秋夙乃是秋昔人,如是叹道,“依我看来,秋大庄主是故意放人进去一探究竟,果真商谷主不在庄中,即使得谣言不攻自破。各门派生怕因此得罪秋家,不得不闻风而逃。果然高招!”

    “你呢?”如今已是风平浪静,白少想着也没必要去戳穿秋家的谎言,顺道问了裴皓,“你是天目峰的,你不走么?”

    “我正要去城北寻我师弟,而后一同回去。”裴皓握剑抱拳,“白少主,后会有期。”说完,即转身而去。

    白少看着他匆匆远去的背影,摇头道:“不用跑得那么快吧?你好歹也帮他们找着人,多留两日又不会出事。罢了,先去万花楼找人。”白少朝城南方向走了两步,突然停住,眉间一皱,“禹州的万花楼在城南还是城西?”

    夕时。禹州。万花楼。焚香未烬。

    一如往日的紫衣银发,静坐在床榻边上看她。从灵隐寺回来,他便一直坐在那里,温凉的指尖一次又一次抚上她的眼角眉梢。希望她醒来望着自己,又希望她能多睡上一会儿。她的伤势已好了许多,今晚应该能醒。

    她的手指微微动了一下,触到一人的温暖掌心,猜到是他,然后睁开双眼,看他的深瞳落了漫天繁星,而后清醒:“秋水山庄肯放了你?”

    商华笑着摇头:“我不知道你在哪里,就留在那里等你。你果然来了。但我错算了一件事,我没想过她会打伤你。阿离,对不起。”

    “你昨天不是说过了?”小离回想昨日恍惚之间听到的那席话,虽不知他所说的过去是什么,但似乎不太重要,还有他……似乎吻了……想到这里,脸不由泛红,想装作一无所知,“我想喝水。”

    “好,你躺着别动。”商华柔声劝她,而后起身倒水,可当他转回头,竟见小离撑着坐起,忙拿了枕头垫在她身后,“你怎么不听话?”

    “我已经好多了。”小离呆望着他微微蹙眉的模样,不自觉把手指贴上他的眉心,似乎不受控制地说道,“为什么皱眉头?会长皱纹的。”

    “你……”商华心头不由一颤,这是她当年说过的话,即便她忘了所有。看她认真的模样,将她手腕轻轻握住,把水杯递给她,“看你那么有精神,一定能自己喝水了?我倒省事了。”

    小离瞪他一眼,才刚温柔一会儿,怎么又变回那气死人的德性?罢了,看在他笑得那么好看的份上,暂且先把水喝了。然后怀着任重道远的心意,郑重拍着他的左肩:“要堂堂谷主为我倒水……”话说一半,明显感觉他的肩略微颤了一下,忙把水杯放到一边,仔细摸他的肩,貌似布料有点厚。

    “没事,不小心而已。”商华笑着让她躺好,然后要把被子拿回去,却被她拉住,问她,“怎么了?”

    “让我看看。”小离直起身子,伸手就撩开他的衣服,动作自然熟练。当她看到他肩上覆了些绷带,隐隐透着殷红,竟有些心疼,“你受伤了。”

    商华倒是没有抗拒,任凭她撩衣服又欣赏,对他而言,这早已稀松平常。肩上的伤本来没什么,不过后来为了掩饰身份,乱七八糟的剑招用得频繁了些,伤口才稍稍裂得严重。待她看够了,才将衣服重新理好:“一点小伤,明天就好了。”

    小离无视他笑眯眯的表情,直接问他:“昨晚去做什么了?”

    商华愣了一下,随即笑得不能自己:“你这话问得真是……说得好像丈夫彻夜流连烟花之地被妻子揪了把柄,哈哈哈哈……”

    “你……你流连烟花之地?”小离开始想象一些不太和谐的画面。

    “你还真的信了?”商华忍住笑意,“你该不会在想什么吧?”

    “我……我没有!绝对没有!”小离矢口否认。

    “行行行,就当你没有。”商华笑得不行,把水杯放到一边,对小离说,“你还是别想那么多,好好休息。等你好些,我们再走。”

    小离看着他的笑,心里只觉温暖,像是被这样一个人捧在手心里。凝望着他,总觉得这张脸在记忆留存了好久好久,越发清晰。

    商华看她在发呆,手在她眼前一晃:“喂,流口水了。”

    小离想也不想拎起袖口就往嘴边擦,大为紧张:“还有么?”

    商华忽然静下来,像是之前坐在一旁那样安静。“阿离……”呢喃她的名字,握了她柔软的手贴在胸口,慢慢靠近她,看着她美丽的眼睛,和令人心动的薄唇。一时动情,轻轻印下去。只是微微的触碰,她没有躲开。

    照顾小离睡下后,商华悄悄退到门外。刚一转身,就撞上白少那张煞白的脸,比叶修的神情还要冰冷。

    商华看他浑身僵硬,用手戳了戳他:“看你这样子,想要杀了我?”

    白少抬眼看他,问道:“你真的喜欢她?”

    商华往门缝里看了一眼:“你都看见了?”释然一笑,“对。我爱她。”

    “可你比她……”白少实在说不出两人足以形成父女年龄差的事实。

    “你知道的所有,不一定是全部。”商华知道他要说什么,但有些事,他无法理解且无须知晓。

    “使得禹州满城风雨,我被囚、秋承被劫……只为了引她出现?”白少第一次感觉这位师父并不像表面上那么温文风雅,也不是他以为的高深莫测,真实的他究竟是如何?为一己之私,不折手段……令人惧怕?

    “这句话,裴皓也曾问过。”商华淡然笑道,“有一件东西,是这世上我唯一想要的东西,我失去过一次,现在,我决不允许再有第二次。”

    “是小离?”白少似懂非懂,直觉他会为这个东西舍弃一切,“但你知不知道,你这么做,可能会害了她。”

    商华涩然笑道:“当年,我便是没有这么做,才失去她。一个人想要的,除非自己守护,否则只能眼睁睁看着别人将它打碎。”

    白少看他望入门缝的眼睛,温柔到极致,是任何时候都见不到的商华,也是任何人都想象不到。扪心自问,自己确是不可能做到。不知商华的过去是何种光景,但必是悔憾重重,就算回去问父亲,也未必能知晓全部。

    “师父。”

    “今日你是第一回这样唤我。”

    “我喜欢小离。”白少的声音从不曾如此低沉。

    “阿离不可能让给你。”商华这一句,耀着锋芒,“任何人,都不可以。”

    白少默了默,抬头看他:“记住你今日说的话,师父。”

    商华看到他眼里的执着与落寞,笑道:“一定。”

    “那好。师父,保重。”白少不再多言,也不在禹州多做停留。他本就是奉父命来寻商华,如今目的已达,是时候离开了。

    “不送。”商华笑答,无作挽留。

    他朝窗外看去,目送白少步出万花楼,而后向城门而去。他背影的坚毅,与他父亲有几分相似。拿起,方能放下。倘若真能放下,再见之时,这个人,将不可同日而语。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