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天光破晓复劫灰  第二十七章 秘而不宣

章节字数:3201  更新时间:14-04-21 15:5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白绪守候渝州城外,迎商华与小离入白府。白隐本是遣白少前去,却出乎意料被其拒绝。白绪对此不解,直到她眼见二人亲卝密,才知她弟卝弟不愿来迎的理由。虽说商华已间接收白绪为徒,但她由始至终只唤他作“商谷主”。

    商华方一进门,白府家仆即刻引他二人去后院,没有说明原因,只道白隐在那里等他。经过庭园,似乎见一人在练剑,剑气凌卝乱。

    庭园春花初绽,二月白梅还缀在梢头,可枝叶很快被人削去,花卝瓣曳上空中,碎成零星落下。剑尖所指,一片萧然,终剑无回,名曰逝水。那一袭青衣划剑,是白少剑舞凌厉,但毫无生机可言。

    商华止步,端看他的剑势,摇头叹息。随手折了长廊边上的薄叶,挥袖掷去。

    只听“噌”一声,剑鸣不绝,白少两手握剑一斩,叶片一分为二,见到廊上的紫衣身影,抱剑道:“师父。”抬头方见站在他身旁的小离。

    商华漫步过去,注视他双眼:“你可知如此运剑,极易入心魔。若你心不静,还是歇息几日为妙,否则欲速不达、得不偿失。”

    白少低下头去,默然道:“谢师父提点。”而后无多谦辞敬语,收了剑离去,与先前的潜心好学全不相同。

    “这孩子怎么这样?唉。”白隐在旁叹道。他在后院等了商华许久,耐不下心才出来一看,不想却又见白少如此。对商华表示歉意:“大哥,别介意。”

    “无妨。”商华见他摒退左右,预感事态有异,“小白,府里是否出事?”

    白隐略微摇首,若有所思:“有事也算不上。大哥,你随我来。”考虑到实情轻重,本想开口让小离在外等候,但见商华牵了她的手前行,便不再多言,大致也猜到白少情绪异常的本因。

    白府后院,鲜有人至,只有白隐闲来无事来此清净。可今日不同,商华远远就嗅到浓烈的药味,皆是治疗内伤的只有白家和祁氏买得起的名贵药材。

    一踏进房门,小离最先叫出声:“秋夙!”看她躺在榻上一动不动,面色苍白,赶忙捂住嘴,眼角望着商华。

    “怎么会是她?”商华快步过去,探她脉象,眉间忽而一皱,“小白,她为何卝在此处?看她的伤势,五卝脏卝六卝腑皆有损伤,已非一朝一夕所就。”说着,立刻把她扶起,将内息打入她体卝内。秋夙的状况相当严重,好在白隐用卝药名贵,否则根本撑不到他来。但此刻也必须小心,稍有不慎,她极有可能成为废人。

    “这话我正想问你。”白隐扣上房门,拉下竹帘,“早前听闻你中了秋夙的计,身陷秋水山庄,我还让白少去寻你。可按照白少回来的日子算,她受伤的时间最多在十日之前,但大夫却说她起码伤了有大半月。”

    商华记起小离提过,秋夙曾与广陵四君交过手,但方才内息一探,秋夙体卝内残留的内力根本不属于他们四人。莫非如他所料,她在途中卝出了事?想起一件事,忙问白隐:“是谁送她来?”

    白隐脸色一变,音色竟有些发卝颤:“是秋昔人。她……她不是在青陵么?”

    商华垂眸道:“看来她早已料到,所以把那东西托付与我。”

    “什么东西?”

    “秋家铁印。”

    “什么!她……她竟然交给你?她不怕叶渊清……”白隐越听越糊涂,肯定内卝情复杂,自己似乎错过了许多,“大哥,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这说来话长,现在她的身卝体怎么……”商华感觉注卝入秋夙身卝体的内息,居然毫无预兆地涣散,于是再提升内力,必须强卝制将她的内息全数聚合。可她伤得太重,若只是伤了经脉,倒是好办,但她脏腑损伤过重,内息根本无法运转,就算借助他力也是举步维艰。

    “住手!”小离突然喊出声,一时情急竟想徒手扯开商华,却被他内力弹出几步外,“你快住手,你内力太强,会伤了她!”

    商华一听,立即收手,发觉秋夙的面色确是比方才更为糟糕:“难道是有人不想令她伤愈,或是要她永远无法清卝醒?”他望向小离,见她清澈的瞳色里藏着几分顾虑与恳求,明白了大半。改口道:“阿离,你没事吧?”

    小离摇摇头,走过去拉起秋夙的衣袖,见其曲池穴泛着紫黑色的气息,在意料之中。低头默了许久才道:“让我来吧。我可以救她。”

    白隐愣住,顿觉她不可思议:“小姑娘,以商华的功卝力都不做到,你可以?”

    小离面无表情,声音很轻:“跟功卝力没有关系。”

    商华有些担心,毕竟她刚伤愈不久,但若真是那人下的手,现时确是别无他法。俯身问她:“你的身卝体真的可以?不要勉强。”

    “我的伤早就好了,不必担心我。”小离仰起头,冲他笑了一下。

    “那好。不要硬撑,若是支持不住,我会另想办法。”商华说话异常温柔,引得白隐侧目。要知道,在这世上,他只对一人这样说话。

    白隐眼见小离掌间白芒乍现,渐笼周卝身,即刻认出这是戚家的“七魄凝华”,他此生仅见过一次,那人也曾用这个秘术救过他。他目视商华眼底的情深款款,又见小离每一处细微动作皆与当年那人如出一辙……还未推断完全,就觉有人拉他一下,回头看是商华对他点头,几乎明了。

    二人不便打扰小离施术,退守屋外,商华将一切告知白隐,令其大为震卝惊。可他的心境尚未平复,商华又把秋家姐妹合谋之事道出。白隐呆立当场,信息量太大,一时难以全盘接受。

    不过,白隐却对商华说出近几日江湖流传的一则秘闻:“大哥,有件事未明真假,不知当不当说?”沉吟片刻,继续道,“江湖传闻,叶家大公子叶昊日前暴毙,死因不明,但叶渊清不仅秘不发丧,还若无其事去往青陵。”

    “叶昊暴毙?”商华觉得古怪,“一个月前,我去过叶家堡,那小子还想下卝药害我,我为此还出手教训了他。怎么这么快就死了?”

    “大哥,难道是你……”

    “喂,我像是那种人吗?我出手很轻,睡一觉就没事了。”商华白他一眼,又道,“莫非我一走,他就被人寻仇?善恶到头终有报?”

    “应该不是,叶昊死讯传出尚且不足五日。”白隐忽然压低声音,窃语道,“其实听说你应邀前去叶家堡后,我便派人守在叶家堡外监卝视。直到十日前,我的人发现一辆马车趁夜入了叶家堡后门,车里有一具尸体,很像是叶昊。”

    商华有点惊讶:“如果真是叶昊的尸首,那他是死在外面?”

    白隐点头道:“八成是叶渊清要他出门办什么重要的事。谁知他这一步棋,却让儿子送了命。”

    “那时重要之事?既能让他派出叶昊,也能让你派出白少……”商华脑中电光一闪,“莫非叶昊是去了禹州,之后便死在那里?”

    “叶家也想得到破晓?”在白隐印象中,叶渊清对破晓的态度向来是无所谓,举行卝长门会武,使得其他门派有幸入内参详心法也是他的意思。若他当真为此事遣了叶昊出去,可鉴其野心不小。

    商华低笑道:“依我看,没有人比叶家堡更渴望破晓。当初叶昊给我下毒,也是为了这个。”话说一半,笑意僵住,“小白,你可知叶昊暴毙的消息是何人传出?”

    白隐疑惑道:“这一点,我也想了很久。除了我,还有谁知晓此事?”

    商华终是道出心中疑问:“我在路上听说,天目峰一夕被灭,可有此事?”

    白隐惊道:“什么!天目峰被灭!何时的事?”天目峰并非小门小派,要灭整个门派,谈何容易!

    “其门下弟卝子落草为寇乃是我亲眼所见。古怪的是,连你都不知道天目峰灭门之事,那广陵人又岂会知道?”商华忆起那弘某人举手投足带着三分傲气,不禁怀疑他的身份。

    “广陵人?”正当白隐理不清头绪,只听商华叹了一句:“糟了!”转眼看去,他眼神复杂,时而暗夜江涌,时而澄澈冰冷。

    “我明白了。”商华缓缓说道,“秋夙被何人所袭、叶昊为何人所杀、消息经何人传出,还有最重要的,天目峰灭门的真正缘由……那个人,哼,每一步棋皆是如此狠绝!”

    “是谁?”

    商华按住他的肩,凑到他耳畔:“小白,你还记得么?上回我让白绪送信给你,信里我写了一个人的名字。”

    白隐想起那三个字,眼前仿佛浮现那身玄色衣装:“都是他做的?”

    商华轻笑道:“他未必事事亲自动手,但一桩一件都在他计划当中。这三十年,他秘术没精进多少,可把借刀杀人的伎俩练得是炉火纯青。叶渊清被他利卝用成那样,还浑然不知,死了儿子还把帐算在他人头上。关于秋家,这人很可能也知道她们姐妹的事,所以才暗中使了下三滥的手段。”

    白隐问道:“过几日青陵之期,你我当是如何?”

    商华暗笑道:“既然他以为秋夙去不了,那我们就给他一个秋夙。还有,你多派些人埋伏卝在青陵四周,我稍后去风华楼找花家的人。这一次可热闹了,见血是免不了了,也不知武圣他老人家是否介意?小白,你说要不要先去上炷香?”

    “……”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